鐵骨錚錚的小鄧雙腿膝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低著頭道:「華先生,請您看在穆老生命垂危的病上,勞煩你出手治一治。」他旋即猛然抬起了頭,目光炯炯的看向華新:「既然華先生您想要我這一魂,那我小鄧這條命就交給華先生您了,只要您治好穆老,我立刻把命交給你!」

「沒興趣!我也不想治!」華新冷漠的承受著小鄧的跪拜,淡淡的道,「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你……」小鄧渾身一顫,見華新一臉冷漠無情,頹喪的站了起來。既然對方不想治,他不能把時間耽擱在這裡,「打擾華先生了,我這就走。」

「華老弟!」葉婷弱弱的沖著華新撒嬌的道,但見華新無動於衷的模樣,便不再說話了。

「啊。」

「爺爺!」

「小鄧,爺爺這是怎麼回事,又患病了么?」

這時,門口驟然傳來了一陣驚呼聲。

「是的。」

「小姐,我們得趕快把穆老送到醫院去!」

「好,快,我們去市一醫院,市一醫院的華醫生一定能治好爺爺的病!」穆英英沖著小鄧急促的說道,「我幾次叫爺爺過來,就是想要帶爺爺去市一醫院看病的。」

「小姐說的是市一醫院的華醫生?」小鄧不由看向穆英英,壓低了聲音道,「他的醫術真的這麼好么?」

「當然!」穆英英斬釘截鐵的道,心中嘀咕也不知道這人是什麼人,不僅醫術好,還強大的不可思議。

「哦,華醫生就在店子裡面,只是他不願意替穆老治療!」小鄧低著頭道。

「他敢!」穆英英心焦穆老的病,火爆脾氣頓時就涌了上來,「跟我進去!」

「哦!」小鄧旋即抱著穆老,緊跟著穆英英身後。

「華新!」穆英英一走進店子裡面,就看見了坐在餐桌上,淡淡的喝著茶水,吃著小菜的華新,火爆脾氣頓時涌了上來,急迫的道,「你怎麼不給我爺爺治病,你還是一個醫生么?救死扶傷不是你的天職么?」

「哦,原來是穆大警官!」華新抬頭就不由看向了穆英英,眼神旋即就落在了她因為生氣而不斷顫抖,洶湧澎拜的那碩大的凶口上,嘖嘖的道,「你又大了!」

「你無恥!」穆英英一見到華新的眼神,就來氣,哼哼的道,「小心我戳瞎你的眼睛!」

「本來就比上次的時候大了一些,我說的可是事實!」華新懶散的往後仰了仰,甚至還自顧自的低頭看著雙手,做了個抓握的動作,「就是不知道和上次比的話,手感如何!」

(本章完) 「你……」

穆英英腦子裡面頓時就浮現出上次在醫院的時候,撕扯華新手臂上的紗布和繃帶的時候想要看一看他是否真的燒傷了,最後居然被那無恥的混蛋把自己的衣服都給撕開了,然後咸豬手就襲擊了自己的凶部,甚至還有一次……她都不想去想。

「哼!」

一邊,葉婷聞言,沒好氣的白了華新一眼,嬌哼了聲。扭頭就從華新身邊走開,向著廚房走了過去,還瞪了老唐一眼:「還不走,廚房不夠你忙的啊。」

「婷姐!」華新見葉婷生氣,不由聳肩訕訕的笑了笑。

「華新!」穆英英凶口劇烈起伏了幾下,旋即深吸了口氣,壓下了自己的火爆脾氣,把英氣逼人的眼神也放柔和了許多,「算我穆英英求你一次,你就替我爺爺看看病。」

「怎麼算求?難道你不是在求我啊?」華新一臉邪魅的凝視著穆英英。

「好,我求你!」穆英英咬了咬牙道。

「沒誠意,叫聲老公來聽聽!」華新邪笑道。

「你……」穆英英的爆脾氣頓時就涌了上來,但一想到爺爺最疼愛自己,心中的爆脾氣頓時就軟了下來,低聲的道,「老公!」

「什麼?你說什麼,我沒聽見!」穆英英的聲音很小,雖然華新聽見了,卻還是故作沒聽見。

「老公!」穆英英這次的聲音稍微提了提。

「小姐!」小鄧一邊看著穆英英低頭,深知小姐脾氣有多爆炸的小鄧也不由發至內心的感動。

撲通!

「華先生,剛才是我小鄧的錯,不該質疑於你,只要你能治好穆老,我這條命今天就帶給你了!」小鄧再次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雙腿砸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音。

「聲音太小,我沒聽清楚!」華新看也沒看小鄧一眼,邪笑的看著穆英英。

「小鄧!」穆英英見到鐵骨錚錚的漢子就這麼向華新下跪,心中也是一陣不忍,旋即目光炯炯的看向華新,提高了聲音道:「老公!這下可以了吧。」

穆英英這次的聲音特別的洪亮,目光緊緊得盯著華新。

「啊,你是要吵架啊,震死我了。」華新不由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看著穆英英道,「還有你那眼神,是什麼眼神啊,謀殺親夫啊!」

「你……」穆英英英氣逼人的眼神直直的盯著華新,深知華新無恥的她,也同時深知華新的兇殘以及冷漠,一想到自己的爺爺,她便低下了頭,強行控制自己的火爆脾氣,深吸了幾口氣,同時讓自己的眼神看起來異常的柔和,含情脈脈的看著華新的眼睛,「老公,好老公,親親好老公,爺爺都生病了,你也不替爺爺看看病,小英英心裡好疼哦!」

她說著話,還不由來到了華新的身邊,抓著華新的肩膀直撒嬌,心裡卻恨的牙根直痒痒的,恨不得把華新給殺了似的。

「老婆!」華新的咸豬手頓時就握住了穆英英的小手,穆英英本能的抽了抽,但華新卻抓的更緊,她沒抽出來,這才任由華新抓著自己的手,繼續撒嬌道,「老公,親親好老公,你快去嘛。」

「好好好!」

「既然老婆大人你都這麼說了,那我這做孫女婿的怎麼能不替爺爺看病呢。」華新握著穆英英的小手,旋即站了起開。穆英英本能的想和華新拉開距離,她深知華新的無恥,可不想再被華新占什麼便宜,可她越是不想越是來什麼。

華新站了起來,放下了穆英英的小手,手一松,兩隻咸豬手順勢就放在了穆英英的小蠻腰上,然後身子貼了上去。

「親親好老公,你快替爺爺看看吧。」穆英英強忍著心中的火氣,想一腳踹開華新,卻深知自己不僅踹不飛華新,而且爺爺還需要華新治病。

「好老婆,獎勵老公一個親親,鼓勵鼓勵老公,老公這才更有動力治好爺爺啊。」華新的身子貼在穆英英的身上,尤其是小腹,更是緊緊的貼著,而他的咸豬手也從穆英英的小蠻腰上逐漸向下移動,放在了穆英英的p股上。

「啪!」

華新輕輕的拍了一巴掌,旋即按著貼在自己的身上。

「華……」

穆英英感受到華新的舉動,尤其是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小腹居然被華新那無恥的混蛋給……他居然有了反應,心中的爆脾氣頓時就上來了,只是一想到幾次和華新糾纏那次沒被他給佔盡了便宜,就有些泄氣,旋即柔和的道,「好好,親親老公最棒了,來,讓老婆好好獎勵你一個!」

穆英英說著,就把紅唇湊了上去。

她只是想要蜻蜓點水一般親華新一下,卻哪裡知道華新這無恥的混蛋,雙手就直接捧著自己的臉蛋,然後撬開了自己的牙關,舌頭就伸了進來。

「哼!」

「無恥!」

穆英英心中憤恨的罵道,但旋即變得無力起來。

她可是深知華新的無恥的,自己早該想到的,只是……她泄氣的木然的僵硬著任由華新糾纏著她的小舌頭。半響,她才拍打著華新的後背,同時身體後仰著。

華新可不管不顧,任然糾纏著穆英英的小舌頭。

「華……」

直到穆英英雙手撐著華新的臉,才把華新推開,爆脾氣就要涌了上來:「你夠了沒有了,爺爺還等著呢。」她說著話,聲音越來越小,弱弱的道,「親親好老公,你快替爺爺看看!」

「好的,遵命,我的老婆大人。」華新邪魅一笑,旋即咬著穆英英的耳朵道,「等我這孫女婿替爺爺治好了病,你晚上可得好好的獎勵獎勵我哦,我們好好的造造小孩,也讓爺爺好早點抱到增孫子!」

「嗯。」

「我聽親親好老公的!」穆英英忍著心中的火氣,腹誹的道,「造你妹,老娘不閹了你。」

「哈哈哈!」

「老婆,這可是你答應了的,你要是食言的話,看我怎麼懲罰你!」華新伸手猛的拍了穆英英的p股一下,旋即看向被小鄧抱著的唐裝老者,「好了,你攙扶著爺爺,讓他坐在椅子上!」

「好!」

小鄧旋即站了起來,穆英英也連忙上來攙扶著穆老。

兩人合力一起,讓穆老坐在了椅子上。

「華新,爺爺怎麼樣了?」穆英英焦急的問道。

「嗯?」華新撇了穆英英一眼,「你叫老公什麼?」

「親親好老公,爺爺怎麼樣,你快說拉。」穆英英心中恨得咬牙切齒著,卻沒任何辦法。

「這才對嘛!」華新邪笑道,旋即看向穆老道,「命不久矣!」

(本章完) 「啊!」

「那你快救救他,快啊!」

穆英英抓著華新,急迫的道。

「沒事!」

華新握了握穆英英的小手道:「有老公在呢。」

「親親好老公,就看你得了。」穆英英心中噁心,但嘴上還不得不這麼說。

「好呢。」

「么么噠!」

華新翹著自己的豬蔥嘴就沖著穆英英。

「嗯,么么噠!」

穆英英心裡嫌棄,卻還不得不捧著華新的臉蛋吻了下,為了防止華新又在作祟,還深深的吻了華新一下,同華新濕吻了一下下,這才鬆開華新。

「真是我的好老婆!」華新邪笑著,余猶未盡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這才看向臉色蒼白,嘴唇發紫的穆老。

「嗖!」

華新閃電般的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就取出了針匣子。

穆英英和小鄧兩人心神全都在唐裝老者身上,根本沒看見華新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針匣子。只不過,穆英英看見華新突然拿出了一個針匣子,深知華新神秘的他,不由多看了華新一眼。

嗖!

嗡嗡嗡!

體內的青木真氣灌注在金針之上,金針瞬間以超高倍的速度顫抖了起來,肉眼根本看不見,卻能看見上面閃爍著的青綠之色,然後閃電般的刺入了穆老的天靈、百匯、人中,以及凶口的諸般大穴。但金針刺進了大穴之後,針尾卻在不停得顫抖著。

穆英英和小鄧兩人見到華新閃電般的下針速度尤其是下針的時候眼前閃過的一幕青金色,眼中都不由閃過驚異之色,尤其是小鄧更加驚訝,穆英英卻早有領會。

「醒來!」

華新單手掐訣,打出了一個簡單得清神咒,然後按向穆老的頭頂。

「嗯!」

穆老舒服的呻吟了一聲,這才幽幽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我又犯病了!」

「是小英英啊,你也來了!」

穆老睜開雙眼,嘆了口氣,旋即就看見了穆英英,開心的說道。

「爺爺!」

穆英英立刻喚道,眼睛紅紅的。

「叫你幾天了,也不過來陪爺爺吃吃飯。這裡的天價菜肴10一份,不趁著促銷的時候嘗嘗,以後就沒機會了!」穆老溺愛的看著穆英英。

「爺爺。」

「小英知道了,你先別說話,讓華醫生給你看看病。」穆英英連忙說道。

「咦,是你,小夥子,你還是醫生?」穆老這才看向華新,旋即眼前一亮,「難怪,你說讓我多吃吃這裡的東西,原來你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陳年頑疾。這裡的東西確實不錯,我吃了之後,就感覺陳年頑疾的隱痛都很少發作了,沒想到這次來的這麼兇猛,看來是老了不中用了,大限到了。」

「爺爺,你說什麼呢!」穆英英責怪了穆老一句,旋即看向華新,咬著華新的耳朵道,「親親好老公,你可要好好替爺爺看看病,老婆就好好獎勵獎勵你!」為了穆老,穆英英也是豁了出去。

「哦,那好老婆,你要怎麼獎勵我啊。」華新也不由廝磨著穆英英的小臉蛋。

「先不告訴你!」穆英英留了個心眼,沒把話給說死,她深知華新的無恥,這樣這個獎勵究竟是什麼,她還是可以周旋一下的。

「好好,那就依親親好老婆的!」華新咬了穆英英的耳垂一下,這才說道。

穆老詫異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小孫女,平時這個小孫女簡直就是孫猴子齊天大聖一般的無法無天,而且脾氣還火爆的很,沒想到在華新這小夥子面前這麼溫柔,不由老懷大慰啊,看來這小孫女是動了心了啊。

「穆老爺子,你這傷病是年輕的時候被一刀貫穿了肺部,刀氣侵體,傷及了心肺。加上當年的醫療條件和資源條件有限,雖然盡全力搶救,治好了外傷,但還是因為沒有恢復好,肺部留下了暗傷,但那不是關鍵,養一養還是不會對你得身體留下什麼暗疾的,關鍵是那一刀上所攜帶的刀氣,傷及了心肺,且沒有對症治療,所以一直留了下來,陳年頑疾想治也治不好了。」華新淡淡的道出了當年的情況。

「嗯。」穆老眼睛一亮,道,「你說得對,想我穆某人當年與島國軍隊大大小小不知道打了幾百場仗,其中一場和島國軍隊打的彈盡糧絕,最後空手上陣殺敵,一場白刃戰戰得是昏天暗地,死傷遍野,尤其是對面得一名大佐更是武士,就是他一刀貫穿了我的肺部,留下了現在的陳年頑疾。」

「那就是了,島國的武士修習的刀氣勁力傷了你的心肺。」華新點頭,透過金針進入穆老凶口之中的青木真氣,在金針和經絡的形成的微型陣法之中循環往複著,慢慢的深入他的陳年頑疾之中。

「我現在感覺舒服多了。」穆老嘖嘖稱奇的道,「小夥子是有本事的人拉。」他感覺凶口暖洋洋的,一點陳年頑疾的隱痛也沒有,「一點也不疼了。」

「呼。」

「那就好。」

穆英英連連鬆了口氣。

「那能徹底治好么?」穆英英不由看向華新,一臉希冀。

「可以!」華新自信的道,「小問題,不過得等我配藥。」

「好好!」穆英英連連點頭。

「小英英,這位是?」穆老不由好奇的看向華新。

「他是市一醫院的華院長,也是我過去和你提過,讓你過來治病的醫生。」穆英英說道。

「哦。」

「原來是華院長,小夥子年紀輕輕就能成為一院副院長,前途不可限量啊。」穆老嘖嘖稱奇的道,尤其是穆英英還經常說過華新一些其他的事情,雙眼頓時一亮。

「那老頭子我這身體就拜託你了!」穆老客氣的道。

「嗯。」華新點頭,「看在我親親老婆的份上,你的身體我管了。」

Prev Post
「說吧,我該怎麼做?」楊風輕輕的點了點頭。
Next Post
紅髮孑然身影背負雙手,靜靜獨立。粗眉大眼,英武健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