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髮孑然身影背負雙手,靜靜獨立。粗眉大眼,英武健壯。

身披寬大輜重虎紋鎧甲,寒芒盈盈流轉中,殘留著陣陣血腥煞氣。

只是獨站一方,就仿若已與天地合,掌控天地一方,化身成為天地的使者。

見麥哈爾與傑華雨同時走來,氣氛融洽,紅髮青年瞳孔微微一縮。

待得走進后,紅髮青年對著傑華雨微微作揖躬身,以示恭敬道:「伊恩見過巫師大人。」

麥哈爾瞳孔一縮,掃過紅髮青年作揖神色中的忌憚,又看了看隨意嗯了一聲的傑華雨。

心中隱隱明白,恐怕之前傑華雨透露的訊息,是真實的。

只有政爵領的最強者,無可爭議的第一強者,才無人膽敢問其姓名。

「有事嗎?」嗯了一聲的傑華雨,隨意開口問,聲音依舊陰森森,令人發毛。

伊恩紅髮青年皺了皺眉,看著麥哈爾,道:「昨日家族子弟傳訊,說有宵小狂徒敢擊殺我蓋伊家煉靈九重長老,我就前來看看。」

「看完了嗎?」傑華雨再問。

「看完了。」伊恩點頭。

傑華雨點點頭,看了一眼麥哈爾,道:「走吧。」

麥哈爾點頭,當與伊恩擦肩而過時,無意中的一瞥,立即讓麥哈爾瞳孔縮至針尖大小。

只見神台境強者伊恩嘴角鮮血輕溢,渾身顫抖。

眼神中驚恐無限放大,仿若見到了天崩地裂之景,駭然的無以復加。

這一切,發生在無聲無息。



無間,羽化,打賞謝謝… 暗自倒吸一口冷氣。

麥哈爾低頭隨行,傑華雨,強大,強大,強大到令人窒息。

甚至麥哈爾都隱隱懷疑,眼前傑華雨有可能是高等神台境強者!

無聲無息,就令神台境強者受創!

前行中,傑華雨並未望向麥哈爾,就已看透其心,陰森森問:「是不是覺得我很強大?」

「是!」麥哈爾硬著頭皮道了聲。

在這等強者面前宛若光溜未曾穿衣,自然不用過於隱藏,若是隱藏反而惹得不快。

畢竟兩者實力差距,太過於懸殊巨大。

「你看到的,不過是表面上稍微強大一點的光景罷了。」傑華雨意有所指的說,在麥哈爾不解中,幽幽補充了一句:「在我出生的家族中,我幾乎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廢材,時至今日,我都不敢返回家族。」

麥哈爾瞳孔放大,看向傑華雨。

眼前強大至足以橫掃政爵領的傑華雨,竟,竟然只是某個家族千年難得一遇的廢材?

那個家族該有多強大?

「不說我了,說你罷。你應該獲得了某個巫師的傳承!」傑華雨話風一轉。

麥哈爾沉默,巫師一詞,聞所未聞。

「哦?你不知道?」傑華雨意外,可稍微一思索亦能理解,「想必時間太長,傳承信息不多。以至於後來者都會認為這是神道傳承。但你煉魂化血的手段卻不會有錯,不過與煉魂化血唯一有些區別的是,那些屍體竟化成了飛灰。不過這都無傷大雅,畢竟巫師一脈有一脈的特點與傳承,千奇百怪,並不為其。」

傑華雨解釋著,陰森森的聲音中,多了一絲長輩般的提醒,「煉魂化血,畢竟煉化的是他人一身,儘管提純之法看似精純,可還是有細微雜質,堆積下日後阻塞晉陞,還是少用為妙。況且我巫術之道精進略有小成,就能無視神台境與神台境之下所有瓶頸,未必比主修神道差了。」

麥哈爾虛心受教,儘管他不了解巫師半分。

但劍痕的妖異紅芒,確確實實不可能是傑華雨所說的巫師傳承。

「許久未說話了,倒是一下子與你嘮叨說了這麼多。」陰森森的聲音,多了幾分生氣,顯得有些自嘲。

說話中,傑華雨與麥哈爾一同走進了杜魯城。

眼前開闊,仿若進入了另一個世界。繁華,喧囂,綿延建築群,種種映入麥哈爾眼耳之中。

殿宇樓閣,恢宏神殿,不知綿延多少座,道盡杜魯城的繁華與昌盛!

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穿行青石街道,各種商販們吆喝吶喊,販賣著稀奇古玩。

一種種,一樣樣,一批批,奇思妙想者的智慧結晶。被三三兩兩遊人笑談買走,禮謙善讓,其樂融融。

偶有貴族公子小姐們,騎乘馬車,帶著一串披甲高手經過,雞飛狗跳。

「看那些人,是十一大勢力的探子。」傑華雨為麥哈爾指點。

麥哈爾隨之望去,亦是望見了許多窺探的目光,飄忽躲閃,個個實力盡皆不俗。

「城中杜魯政爵家族,九大准政爵家族,神秘商會。在幾刻鐘后,你的一切資料會擺在這些勢力高層面前。」傑華雨開口中似看了一眼麥哈爾,見其神色平靜,繼續道:「現在被所有大勢力盯上倒不是件好事,不過只要不得罪神秘商會,你倒也不會有什麼事。若有事可來幽靈谷來找我。」

寥寥話語中,傑華雨黑袍包裹著身形漸漸走向人群,隱沒入內,渾然一體,仿若傑華雨本就在其中行走。

看著傑華雨走遠,麥哈爾才收回目光。

「神秘商會?」

麥哈爾低著頭咀嚼著這個名字,這是第三次聽說,每一次都會有一種不同的認識。

對於這個超脫在十大家族勢力之外的商業組織,人人包括麥哈爾都會多少有些了解。

當初剛剛修鍊《劍指七星》,缺少巨大鬥氣積累,麥哈爾就想來杜魯城神秘商會販賣神台境神法,換取大果果靈石晶進行修鍊。

不過其間兜兜轉轉發生這麼多事,還是繞回來了。

販賣神法,麥哈爾依舊決定這麼做。

至少他手上缺大果果靈石晶…

神秘商會位於城東平民區,坐落之地,是某一坐普通的殘敗大殿。

在平民的小圈子裡,神秘商會並不起眼。

或者說神秘商會的門檻太高,在平民眼中,存在太過神秘。

儘管這是一個商業為主的大型勢力,可面對大量煉靈七重以下生意,並不理睬,反而實行一種封鎖。

讓很多甚至連煉靈七重的高手,都不知道神秘商會的存在。

不過儘管神秘商會如此,高手們對神秘商會依舊趨之若鶩。

因為神秘商會之內有,神法,兵器,兵殺技,效果奇異驚人的藥劑,高手。

只要花得起靈晶,就能買到一切所能想到的東西。

同樣,想要出售任何物品,神秘商會優先。

不管是殺人奪寶的暗物,還是偷盜政爵家族贓物,都能被神秘商會兜下,並隱匿一切訊息。

就算政爵領十大家族勢力共同逼迫,都不能可能讓神秘商會客人買賣訊息,泄露一條!

這就是神秘商會,與政爵杜魯家族般古老的存在。

麥哈爾看著殘匾上刻著的神秘商會四字,眼中掠過精芒,大踏步走向殿堂之內。

「歡迎光臨!」

優聲雅意,門前四個年輕俊男美女同時呈九十度彎腰行禮。

四人氣息擴散中,清一色煉靈七重高手。

年輕而強大,展現了神秘商會強大的冰山一角。

麥哈爾正要踏步掠過,突然一道人影擋在了身前。

這是一個身穿華麗管事袍的青年,一臉春風得意,金髮下,碧眼深陷,有種酒色過度之狀。

氣息擴散中,是一位煉靈七重後期高手!

「道友,進商會需要解下兵刃。」這位青年笑著道。

麥哈爾皺眉,反手握住了身後長劍,神秘商會內安全,毋庸置疑,精鋼長劍並不珍貴,也無價值。

但麥哈爾卻並不想交出長劍,這種感覺很不舒服。

「若不解下兵刃呢?」麥哈爾收回手,問道。

青年似早有所料,笑容愈發燦爛:「不解兵刃也可,只要交上二十顆大果果靈石晶。」

「若沒有大果果靈石晶呢?」麥哈爾再問。

青年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臉色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沒錢還想進神秘商會,簡直不知好歹。來人給我打殘,當作奴隸賣……」

「咻!」

長劍出鞘!

「嗤!」

鮮血噴洒,寒光收斂。

一具無頭之屍重重倒地,汩汩熱淌之血蔓延而開…… 殺人!

神秘商會門前殺人!

自神秘商會坐落以來,從未有人膽敢如此。

世界上從來不乏一腔熱血英勇,不乏狂妄自大,不乏膽大包天之人。

可千古以來,膽敢在神秘商會這座無底深淵面前殺人的,唯有麥哈爾!

殺人?反應劇烈……

「轟轟轟!」

僅在轉瞬,就有七道強大的氣息從神秘商會內衝天而起。

宛若井噴,衝天而起的道道威壓氣浪橫掃,身影閃動,鋪天大勢蓋壓。

「彭!」

眼前一花,麥哈爾喉嚨一悶,身形漸漸離地,在沒有任何反應情況下,就被一隻大手高高舉起。

這是一個身高足有兩丈的大漢。亂糟棕色長發下,綠眼幽幽,鬍子拉茬粗狂如野牛般面容冰冰冷冷,渾身殺氣沸騰。

可很理智的,沒有第一時間,將麥哈爾的喉嚨捏斷!

「大牛,先廢了這個狂妄小子的四肢!」

「簡直大膽放肆,此子今日必死!」

「死太過便宜,應當放入奴牢,承受七十二鍛煉之苦!」

圍攏過來的諸多高手,紛紛個抒己見,看著麥哈爾寒芒四射。

「夠了!」

淡淡喝聲從商會內傳出,打斷所有遐想。

這個聲音恍若有著魔力,在場眾人全都安靜下來,就連提著麥哈爾的大牛都微微點頭示意。

「大牛放下他。」

隨著聲音,一道人影大步從商會內走出。

「是!」

大牛悶悶應了一聲,五指鬆開,麥哈爾輕輕落地。

麥哈爾神色自若,臉上漲紅退去后,轉頭看向了剛剛出聲之人。

這是一個老者,白眉白須飄飄,略有仙意,蒼老褶皺的臉上,和藹十分。

略顯瘦弱的身材套著一件綉著紋銀金邊的管事袍,而在胸口,有兩道紫色圓環刻痕。

二星管事,神台境強者。

「麥哈爾小友,老夫亞罕尼爾,有事請裡面談。」亞罕尼爾說著伸手一引,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麥哈爾點點頭,在旁側眾多煉靈九重高手殺人的目光中,沒有任何不適,當先邁步走去。

路過那具屍體時,麥哈爾下蹲手掌搭在了屍體上,妖異紅芒閃爍中,屍體分解化為灰燼。

「你…」一旁高手怒目而視,群情洶湧,卻被攔了下來。

麥哈爾藐視不曾在意,做完這些,才施施然起身踏入商會。

神秘商會內部並不像想象中,別有洞天。

依如外部所見,有歐式般古老殿堂般建築風格,殘破不堪,塵土駁雜,四處甚有漏光射進。

踏入其中最醒目是殿堂中央筆直站立的老者塑像,老者身披白鎧,聖潔華麗,手握長劍,直刺蒼穹。

儘管是一座塑像,可向老者面容望去時,詭異突兀的,目光崩失,看不清面容。

「這是第一代始祖!」一旁,亞罕尼爾為麥哈爾解釋,「不知小友來我神秘商會是買東西,還是賣東西?」

「賣東西。」麥哈爾接話道。

Prev Post
鐵骨錚錚的小鄧雙腿膝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低著頭道:「華先生,請您看在穆老生命垂危的病上,勞煩你出手治一治。」他旋即猛然抬起了頭,目光炯炯的看向華新:「既然華先生您想要我這一魂,那我小鄧這條命就交給華先生您了,只要您治好穆老,我立刻把命交給你!」
Next Post
「不行,大小姐會生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