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大小姐會生氣!」

「那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她這麼糟蹋自己,她要是有了什麼閃失,我們難辭其咎。」

幾個警衛們商量了一番,最後只能妥協,去車上給她拿了毛毯來。

「小姐,那我們就到車上守著了,您有任何吩咐,隨時給我們打電話。」

頓了頓,警衛抬頭,觀察了一下這幢別墅,「其實,這扇門,我們可以把鎖打開。大小姐您要不要進去?」

她想進去,有的是辦法,最簡單的不過是破門而入。

但她要的不是這樣的結果。

楚城現在不接受她,排斥她,厭惡她,她強行留下已經夠讓他厭煩的了,若是再把門給破了,他豈不是會更生氣。

喬小諾要的,是楚城心甘情願讓她留下來。

只有這樣,她才能在農場里安心的呆下去。

「不需要。你們快走吧。」警衛們在這,楚城更不會出來了。

多傑多莉兩個小傢伙這個時間,應該要睡覺了。

他們要不要聽睡前故事?

如果要的話,楚城還得給他們將睡前故事哄他們睡覺,等哄睡他們之後,保守估計最快也得一個小時了。

一個小時而已,她等得起。

然而,喬小諾到底還是盲目自信了。

這一坐,就坐了好幾個小時。

一直到了後半夜,農場里有蛐蛐的叫聲,時起時落,她冷不迭的打了個哆嗦。

她的體質大不如從前了,也比從前更怕冷了。

一點點的氣溫變化,便容易感冒。

警衛留下的毛毯,還放在一旁,喬小諾的手已經伸了出去。 動力車重新啟動,冷傲峰駕駛著車,直接朝那樹牆撞去。

沒有想象中的巨響,甚至彷彿沒有遇到任何阻礙,在動力車穿過的那一瞬間,整個樹牆輕輕一碰,就碎成了一片灰燼。

暗滅!暗系高階魔法。如果說,當初讓果子成熟,那是吸取營養的話,那暗滅就是單純的毀滅。這個魔法,最惡毒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傳遞xing。它是根據生物體本身的能量,讓其自然毀滅。所以只需要一丁點的源頭,如果施法者不停手,如果沒有人制止的話,那甚至直接能一點點毀掉整片森林!

當然,這種魔法肯定也有限制。因為魔法自身只是一個源頭,並不附帶什麼能量,是藉助目標本身的能量進行毀滅,因此,只能施展於生命體,準確的說,是能量體。然後,需要一定的時間,絕對不可能瞬間就把一片森林給全部毀滅。而具體需要多少時間,也與具體情況有關。

所以,暗滅這個魔法其實也可以用來破壞結界,但簡單的結界還好說,對那些高等的結界,所需要的時間就不是一點半點了,而這麼長的時間裡,肯定早就已經被人發現了。因此,暗滅魔法只適合正大光明的去搗亂,不適合出其不備,一擊必殺!

這片樹牆,剛才已經被夜白的暗滅吞噬乾淨,只剩下一片空殼,自然是一觸即碎了。

不遠處,yin暗角落,

「人剛剛出現在了我這邊,而且很巧的是,因為一些事,讓我看到了,高階暗系魔法暗滅。絕對不會有錯的,不管之前你們的判斷是什麼,我覺得,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哈,果然,我就知道,我們不能以常理度之,這樣來看,真的仈jiu不離十,應該就是他沒錯了!你找個機會,先去接觸一下。」

「可,他們進了zhongyāng森林。」

「這樣啊,那就只有另外再找機會了。我想我應該親自過來一趟。」

「好的,一路小心。」

另一邊,

「嘿,老闆,這東西怎麼賣啊?」一個路人突然蹲在旁邊一個攤位旁問道。

「啊?哦。這個啊,你看著給就行了,哎呀,對不起,突然有些內急,我想先去方便一下,等我回來,還有其他好貨可以給您推薦推薦。」這位老闆捂著肚子一臉抱歉的說道。

「老闆你隨意,我自己先挑挑看。」

老闆點了點頭,快速跑到一旁樹叢,仔細看了看,沒有其他人,這才偷偷拿了個子母碎片出來,

「子君閣出現了,好像跟四方城少城主唐初懷起了些衝突,但雙方並沒有打起來。現在子君閣一行進入了zhongyāng森林,再次失去行蹤。他們期間並沒有跟那人有過任何的接觸。」

「zhongyāng森林?他們去zhongyāng森林幹什麼?嗯,知道了。繼續監視,不要打草驚蛇,這次我們一定要一網打盡!」

「是。」

這邊,剛才那位路人,手上隨意的掂著貨物。

「暗滅啊,那可不就是暗滅嘛。哎,看來這次情況還真有些複雜,不像是沒有一點緣由啊。不過那群傢伙也是,就沒有一點腦子嗎,被人監視了都不知道。罷了,反正也不關我們什麼事,還是回去讓主上定奪吧。」

然後,選中其中一個,

「嘿,老闆,我選好了,就要這個,你好了沒?」

「這就來,這就來!」

······

「好了,就這裡吧,再次謝過各位了。」進入zhongyāng森林沒多遠,唐初蕊就主動要求下車。

夜白等人把他們送到這裡已經仁至義盡,沒有必要再繼續深入下去。zhongyāng森林越深處,危險xing越大,而且,哪怕子君閣這動力車是越野車,再下去也是無法走的,所以,還不如就在這裡分別吧。

「各位的恩情,此生難忘,以後要是有用得著我的地方,雷歷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狼人雷歷突然跪下來,沖夜白磕了一個頭。

「你們之後有什麼打算?真就這樣一輩子呆在zhongyāng森林裡了?」凱莉關心的問道。

「我們會先找一個合適的地方暫時安置下來。等過些年後,外面可能也差不多把我們忘了,到時候或許也會偷偷出來看看,去拜訪諸位,如果可以的話,也想請大家來我們森林來做客。」唐初蕊說道。

「這是我們子君閣的地址,如果有龍的消息,可一定不要忘了來哦。」龍三這傢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好了「名片」。

唐初蕊接過來一看,微微一愣,

「東部大陸?」

之前,她也一直以為夜白一行是玄武帝國的人呢。不過,東部大陸也好,雖然東部荒廢,但可不是說東部就沒有厲害的人了,而且,以後如果真要從zhongyāng森林出來,那麼去東部大陸那邊的話,對唐初蕊來說,絕對要比在這邊安全多了。

「嗯,記下了。有機會,初蕊一定會來報恩的。」唐初蕊小心收好地址,當然,她其實已經完全記在心裡了,這樣做也是出於禮貌。

「好了,就這樣吧。我們繞一下,從其他方向出zhongyāng森林。」夜白開口,無情的打斷了眾人的依依不捨。

唐初蕊突然有些委屈,作為jing靈的她,從小就受人喜歡,包括第一次見面的人,都捨不得從她身邊離開,怎麼也想多看她兩眼。可夜白呢,話不多,還總是像扔包袱一樣想把她甩掉。好吧,或許她本來就是包袱,但現在都已經沒事了,夜白卻還是這樣。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唐初蕊從來都沒有體會過。

甚至於,唐初蕊一度都對自己的容貌產生了懷疑。可看看其他人的反應,跟以前一樣,沒有差別啊!

最終,夜白還是沒有多說什麼,就這樣帶頭離開了。

唐初蕊跟雷歷兩人立在原地,

「真是個奇人啊。」雷歷感嘆道,作為獸人的他,也同樣尊敬強者。

「嗯。」唐初蕊簡單的應道,奇人,奇怪之人吧。

這一邊,離開的子君閣一行中,火靈兒突然拉著夜白問道,

「那位jing靈小姐那麼漂亮,你怎麼好像一點都不在意啊?」

別人之前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唐初蕊身上,但火靈兒把目光放在唐初蕊身上的同時,也還是在關注著夜白的。嗯,女人就是這樣,如果夜白如火靈兒想的那樣,也被唐初蕊的容貌給迷到了,那火靈兒肯定會吃味;可現在,夜白沒有如火靈兒想的那樣,甚至彷彿根本沒把唐初蕊當回事,這又有些讓火靈兒好奇了。夜白當然不可能是裝的,他這個人不會裝,也沒必要裝給她火靈兒看。

; 就在要碰到毛毯的一剎那,她倏地收回手。

不!

不行!

她不能拿毛毯來披著,楚城不是狠心把她關在門外么?

既然他都狠得下心,她又何必對自己心軟,苦肉計不都是這樣演的么。

等明天一早,他醒來發現被他關在門外的人,已經枯坐一晚,凍感冒了,心裡會不會有一些些的愧疚?

有愧疚,她就能進一步的要求留下來。

打定主意,喬小諾狠狠別過腦袋,不去看那張充滿了誘惑和溫暖的毛毯。

抱緊了雙臂,努力把自己縮成一團,似乎這樣,就能蓄起體溫,抵禦這深夜的浸透骨子的涼風。

天空泛起了魚肚白。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地平線升起,伴隨著陽光,還有一聲無比響亮的——

「阿嚏!」

睡夢中的喬小諾,突然一個冷顫,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她睜開眼,揉了揉已經塞住了的鼻子。

果然啊……

她猜得沒錯,一定會感冒。

腦袋昏昏沉沉的,她抬起手,貼在自己腦袋上,感覺有些發燙。

聽到身後傳來了動靜。

她緩緩轉頭,便看到了睡眼惺忪的多莉把落地的玻璃門打開了。

「姐姐,你怎麼還在這裡?」

她大大的眼睛里,盛滿了疑惑,就連睡意都消散得差不多了。

喬小諾剛想回答,張嘴話還沒說出,又是一個響亮的噴嚏。

「阿嚏!」

她急忙伸手捂住嘴巴,沖多莉搖搖頭,「姐姐感冒了,你離姐姐遠一點。」

「啊?」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多莉一聽,慌忙跑進室內,大喊:「阿離哥哥不好啦!姐姐感冒了!」

這小傢伙,真是善良。

喬小諾看著多莉的背影,感嘆道。

多莉的身影消失不見,過了大概十多分鐘,才重新回到喬小諾的視線里。

她看到,多莉拉著一臉不情願的蘇離走了出來,多莉是跑的,可是帶不動身後的蘇離,所以只好咬緊牙關,使出吃奶的勁兒,生拉硬拽,硬生生的把他給拽到了喬小諾面前。

蘇離極淡的瞥了喬小諾一眼,那一眼,又漠然,也有難以察覺的審視,像是在懷疑她感冒的真實性。

「不好意思,有感冒藥么?」很重的鼻音,喬小諾只好揉了揉鼻子,「我好像感冒了。」

目光瞥了一眼她身邊的毛毯,喬小諾抿了抿唇,自顧自的解釋著,「昨晚在這坐了一夜,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一醒來,就感冒了。」

言下之意,別懷疑,我沒那麼傻,有毛毯不會蓋。

只不過是不小心睡著了,而且睡得太死,才沒蓋上毛毯的。

「阿離哥哥,姐姐真的感冒了啦。」多莉嘟著嘴巴,小傢伙特別的善良,從小到大,無論是爺爺奶奶還是父親母親,都教育她和多傑要做一個樂於助人的人。

她看到蘇離不為所動,只好自己上手,開始扶喬小諾。

坐了一晚上,不僅感冒了,喬小諾的雙腿也麻木了。

剛才還沒什麼感覺,突然一站起來,麻木了一晚上的雙腿,突然想死又千萬根針,同時刺向她的腿。

那痛,清晰細密且綿長…… 這個問題,唐初蕊在的時候火靈兒不好問,已經在心裡憋了很久,所以剛一離開,火靈兒就忍不住問了出來。

「漂亮?」夜白微微一愣,抓了抓頭,「好像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眾人幾乎傻眼,這傢伙是瞎子嗎?呆了這麼久,特別你夜白打了個打燈籠,光線又不暗,你居然看不到別人的漂亮?到底是傳說中的睜眼瞎,還是審美觀有差異啊。

可要真的是審美觀差異,那夜白也該說「不漂亮」,而不會說「好像是吧」,這說明夜白的審美觀其實是沒有問題的,他就是個睜眼瞎?!

前面駕駛動力車的冷傲峰微微搖了搖頭,睜眼瞎?大概吧。但夜白其實並不是發現不了別人的美,只是他的關注點,有些不太一樣罷了。當然,這也跟夜白的出身和經歷有關。

夜白,出身在獸人大陸,而且他們七君子一脈,上萬年來,都在跟外族戰鬥。雖然在思想上,夜白可能沒有排外,但在眼力上,夜白看人類,跟看外族人其實是不一樣的。這無關友好還是仇恨,這就是一種單純的傳統繼而養成的習慣,而且還是「良好」習慣。

好比獸人當中,也有妖媚的狐族,慵懶的貓族,還有可愛的兔族。你總不能見到之後的反應是:哇,好漂亮的妹妹。然後心一軟,手一緩,那最終死的可能就是你自己!所以夜白,或者說他們七君子一脈,從小的教育,加上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最終看到這些的反應就只會是:狐狸,狡詐;黑貓,跳得高;白兔,蹦得快。

這不能說是一種歧視,也不能說他們就有惡意,就好比你見到一群猴子,你也很喜歡猴子,但你能說這隻公猴子很帥,那隻母猴子很美嗎?大概也是這個原因,所以七君子一脈才從來不會跟外族人通婚吧,因為外族人在他們眼中,已經無關美醜,就是一個不同的種族,根本想不到通婚那方面去。

而這種現象,在夜白身上尤為明顯,因為夜白有一雙非同一般的眼睛。所以,夜白不是看不到別人的美,只是他通常只會看到人類的美。所以,之前的唐初蕊在夜白眼裡,就是一隻jing靈而已,跟旁邊的狼人沒什麼兩樣,不過就是一個是公的,一個是母的。直到此時火靈兒提醒,夜白通過回憶,才反應過來,以人類的角度,從五官上來看,好像剛才那個jing靈是長得有些漂亮啊。。。。。。

如果讓唐初蕊知道這麼一個真相,不知她是該感到滿足呢,還是更加的悲哀。

眾人一陣打笑過後,向來心細的壯漢里奇突然說道,

「我覺得之前那個唐初懷,不像是什麼好傢夥。」

「怎麼會!」里奇話音剛落,凱莉就直接反對起來,「那個唐初懷從一開始說話就禮貌有加,跟一般的公子哥完全不一樣。還有他最後那番話,明顯就是個好哥哥嘛。」

確實,相比起前不久見過的那個李軍賢,同樣是公子哥,唐初懷給人的感覺就要好上很多,哪像李軍賢,一上場就目中無人,嘴上犯沖。

雪麗也跟著附和道,

「你們想想,那個唐初懷一開始就在懷疑我們了,可跟唐心通過話以後,按理說更應該懷疑我們才是,畢竟我們正好是從那邊過來的,嫌疑一下子變得更大了。 寶貝計劃:囂張媽咪壞爹地 其實他最後說那句話,應該也表明了他已經認定唐初蕊在我們車上,那話就是直接說給唐初蕊聽的,可就算這樣,卻直接放我們走了,這難道還不能說明一切嗎?!」

「知難而退罷了。」里奇說道。

凱莉不服氣了,

「沒打過又怎麼知道打不過?而且,就算打不過,也完全可以想辦法把我們拖住,同時再偷偷調集人馬過來吧!」

「jing靈。」旁邊的花容月突然開口,「應該是那句jing靈吧。」

Prev Post
紅髮孑然身影背負雙手,靜靜獨立。粗眉大眼,英武健壯。
Next Post
「有種,在這裡打架太擠了。來,到這裡面打,空間大。」黑虎興奮道,似乎可以放手戰鬥,找到人出氣了。並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我們進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