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壓他們六年的強盜,如今終於消失了,他們再也不用支付那嚴苛的費用,再也不用提心弔膽的過日子了。

他們終於獲得了解放,他們得救了。

遠遠地一個藍色短髮美少女和一個頭頂著風車,臉上擁有無數條的傷痕的男人跑到艾斯等人的面前,立正、鞠躬大聲說道:「十分感謝你們對於我們的幫助,感激不盡。」

艾斯聽到后,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後腦勺道:「呀,沒什麼,只是順便做了一下而已。」

這倒沒有說錯,如果不是安說這裡有夥伴的話,他也不會來這裡。

而可可亞西村的解放,只要還要再拖上三年才行。

「不管怎麼樣,你們都是我們可可亞西村的英雄,請務必留下來,讓我們設宴款待你們。」阿健到沒有在意艾斯的話,他十分感激的說道。

宴會!!!

艾斯聽到后,整個人眼睛都亮了起來,他也不客氣,開懷的大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不過,我是海賊,沒有事嗎?」

諾琪高道:「海賊又如何,海軍又如何,我只知道,你們是解放我們村子的英雄,僅此而已。」

艾斯聽到后,神經一怔道:「無所謂嗎…..」

安突然用力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背,靠近他耳邊低語道:「開心一點。現在,你可是一個英雄,而不是海賊王的兒子,不要在迷茫了,未來你會擁有更多的夥伴和認同你的人在,你的存在絕對不是一個錯誤。」

艾斯聽到后,眼角有些發澀。

他苦苦從出生追尋的答案,如今,終於有了答案。

他的存在,從出生開始,就絕對不是個錯誤和偶然。

艾斯露出開心的大笑道:「那我們,舉行宴會吧。」 就在可可亞西村的人陷入狂歡之時,突然,一道令人討厭的聲音響起道:「來人,將這群海賊給全部拿下。」

踏踏踏踏……

待艾斯等人反應過來之時,一群手持步槍的海軍將阿龍等人圍了起來。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那群海軍連著艾斯等人也一起圍了起來。

安看到后,玩味的望著眼前長相卑鄙,和老鼠有著幾分相似的老鼠上校,他直接坐歐比的身上,翹起白皙嫩滑二郎腿輕笑道:「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下水道的小老鼠。」

老鼠上校聽到后安對他的稱呼,他捏著自己細長鬍須的動作一停,陰森森的望著安道:「你稱呼我什麼?」

「下水道的小老鼠,有什麼問題?哦,抱歉,說錯了,其實,應該是臭水溝的小老鼠才對。」安伸出膚若凝脂的小手,捂住根本就遮擋不住的奸笑道。

「來人,將她這個膽大妄為的海賊,給我拿下來!」老鼠上校憤怒的指著安大叫道。

「可以,你隨便綁,但是,你要記住了,你綁了我,你也得完。反正,我關進去,一會就能出來了。」安倒是無所謂的伸出雙手道。

「等一下!」

老鼠上校聽到后,連忙喝止住手下,臉色陰沉不定的望著安道:「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啊,就是偶上面有人,無所畏懼。」安嬉笑的望著老鼠上校道。

「誰!」老鼠上校看到安這般淡定的模樣,心中忍不住信了幾分,聲音不由得低了幾分問道。

「我爺爺是卡普!」安笑嘻嘻的望著老鼠上校道。

反正這麼多同人都是,出海遇卡普,我遇個艾斯,也差不多吧。

反正,以卡普的性格,絕對會同意的。

艾斯聽到安的話,「噗!」的一聲,將水吐了出去。

他一臉懵逼的望著安想到『難道,老頭子又撿了一個小孩強認作爺爺?而且,安怎麼沒跟我說過?不過,好像,以老頭子的性格,也確實有可能。』

遠方海軍本部的卡普突然打了個噴嚏,他甚至蘿蔔頭大笑的小拇指挖了挖鼻孔道:「怎麼突然打噴嚏了?難道是路飛、艾斯想我了?這麼算算,我也好久沒有去看那兩個渾小子。戰國,給我個假期,我去看看我孫子們。」

「你給我滾!」戰國頭也不抬的說道。

「你是同意了?那我走了!」卡普聽到后,面色一喜,連忙拿起沒吃完的甜甜圈,準備離開。

「給我回來!!!」戰國抬起頭咆哮道。

「一會讓我滾,一會讓我回來,你不能看我老實,就欺負我啊!」卡普不滿的嘟囔道。

……

老鼠上校聽到『卡普』兩個字,心頭一顫,忍不住下意識的說道:「海軍英雄·卡普中將?」

安點了點頭道:「不然,你以為呢?」

老鼠上校聽到后,面色猶豫片刻,最後,猛地抬起頭望著安仔細大量起來,過一會後,他指著安興奮的說道:「你騙人,卡普中將根本沒有孫女,只有一個孫子!」

安聽到后,滿意的拍起手稱讚道:「沒有想到,你的來乃子,阿不,腦子這麼聰明,給你啪啪福利。」

安說完「啪啪啪」的拍起小手嬉笑道:「多送你一下,當作鼓勵!」

「你這個混蛋,知道欺騙海軍上校的後果嗎?」老鼠上校拔出腰間的手槍,指著安吼道。

「沒有欺騙啊!」安一臉『你很奇怪誒』的望著老鼠上校道。

「夠了,我已經受夠了,你張嘴就來的謊話,全部帶走!」老鼠上校咆哮道。

「就怕,被帶走的是你吧。」

就在艾斯準備動手之時,突然,又響起一個溫煦不失威嚴的聲音道。

艾斯等人抬頭望去,只看到又來了一隊海軍。

安看到來人到來后,他的嘴角不由得劃過一絲轉瞬即逝的開心的笑容道:「喂,你來的很慢誒!」

來人根本就沒有搭理老鼠上校,徑直的走到安的面前,挺直胸膛大聲的說道:「海軍第8分部中士吉姆,參見安小姐。」

安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手指著老鼠上校道:「去吧這個傢伙給我抓了吧。用槍支指著海軍英雄家屬,還勾結惡龍海賊團為非作歹,無惡不作,小八,將我讓你拿來的他和阿龍的交易記錄本,交給他。」

小八連忙將剛才安讓他取的他們和老鼠上校的交易記錄本等資料遞給吉姆,結束后,還不忘憨笑的對著老鼠上校打了個招呼道:「嗨~」

老鼠上校聽到后,差點沒有吐血而亡。

嗨,嗨,嗨你妹啊!

你是哪邊的人啊!

有你這麼賣隊友的嗎?

當吉姆接到后,看也不看一眼,就收起來對著手下喊道:「來人,給我拿下。」

老鼠上校看到后海軍前來捉拿自己,憤怒的說道:「你小小的一個中士,哪裡來的權利捉拿我!」

「因為正義!你以為你用槍指著卡普中將未來孫媳婦,你還能活?」吉姆裝出道貌盎然的模樣,大聲呵斥道。

「噗!」

艾斯再次將水噴出來,驚愕的望著安想到『怎麼又變成孫媳婦了?安不是男的嗎?還有,安真的是路飛的媳婦嗎?我怎麼不知道那臭小子有媳婦?』

老鼠上校連忙大聲的說道:「你別被騙了,她根本不是,等會,孫媳婦是怎麼回事?」

老鼠上校說到一半,突然,驚奇的大叫起來道,一臉錯愕的望著安。

安無奈的攤開雙手道:「我早就說了,我沒有騙你,你不信,怪我啊!我只說卡普是我爺爺,可沒說,我是他孫子!你自己誤以為的,怪我嘍?┑( ̄Д ̄)┍!」

我有一句mmp,這一次,一定要講了!!!

「我」「帶走!」

老鼠上校才說一個字,就被吉姆一揮手,示意手下帶走。

當阿龍將要被帶走的時候,梅爾突然舉著一副利齒從阿龍嘴裡跳出來,蹦蹦跳跳的走到安面前,邀功般的高舉起來自己手中的牙齒道:「安,我弄到手了,」

安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將狗鏈丟給艾斯道:「它,交給你了,我有事!」

結果,安沒有走幾步,就被艾斯單手拎起道:「你什麼時候成為路飛的媳婦的?你不是說你沒見過路飛嗎?還有,你到底是男是女啊?」

安聽到艾斯一連竄的問題,無奈的嘆了口氣道:「騙人的啊,你還真信!還有,你家爺爺就路飛一個孫子啊,你不也是他的孫子嗎?至於我是男是女,你先放我下來,我來告訴你。」

艾斯聽到后,下意識的將安放下來,安轉過身體走到艾斯的面前,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歐金金(褲襠處)面無表情地說道:「大嗎?」

艾斯一臉懵然的點了點頭,而一旁的阿金等人看到后,下意識的張大嘴巴,瞪大雙眼。

這是,多麼令人窒息的操作! 被惡龍海賊團統治,連可可亞西村在內的20多個村子,此刻,正一起聚集在惡龍公園載歌載舞,舉行盛大的宴會。

艾斯猶如餓死鬼投胎般,上多少盤菜,就吃多少盤,吃菜的速度,簡直令人咂舌不已,旁邊人都看傻了眼,驚嘆道:

「好厲害,艾斯先生!」

「真厲害,已經是第五十六盤大肉下去了,竟然還可以吃的速度這麼快,真厲害。」

「不愧是打倒惡龍的男人,連胃量都這麼恐怖嗎?」

「艾斯先生,好帥。」

「哈哈哈,真嗚嗚嗚…..」艾斯話還沒有說完,就直接被噎住在嘴裡,雙手徒勞的抓著空氣,一副看快要窒息的模樣。

「艾斯先生,給!」幸好,艾斯旁邊,及時端上來的一瓶啤酒,拯救了艾斯。

「呃兒~」

艾斯將食物咽下去后,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抓起一塊大肉剛剛咬了一口,突然,整個人毫無徵兆的倒在食物上,鼓起一個氣泡,打起呼來。

眾人誇張的張大嘴巴,異口同聲的大聲的說道:「睡著了!!!」

而阿金此刻由於是病人,傷勢太重,全身上下綁滿了繃帶,所以只能依靠一個村民的幫助才能吃東西,不過,從某種方面來說,阿金也確實是挺幸福的,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

傑費瑞此時,正在和一群小鬼吹噓自己的豐功偉績,騙的那群小毛孩滿眼星星眼,一臉崇拜,就差喊一句「傑費瑞牛逼」這樣的話了。

至於丟斯的話,正在和諾琪高商量那幾顆橘子樹的問道。

諾琪高則是毫不在意的大手一揮笑道:「無論那幾顆都是沒問題的,隨便拿!」

望著這杯觥交錯、熱鬧非凡的宴會,安心裡也是觸目良多。

這宴會的氣氛,真的是挺吸引的人,怪不得這麼海賊動不動就喜歡舉行宴會。

一場宴會,能夠迅速將彼此的距離拉近,讓認識與不認識的,都可以一起把酒言歡,真的是,炒雞棒啊!

「安大人,您吩咐我的,我已經辦好了!」安的旁邊,突然,走出不知道從哪裡走來的吉姆,正帶著一臉溫煦的微笑,半鞠一躬道。

安站在惡龍公園的最高處,淺淺品嘗了一下杯中的美酒淡淡的說道:「你上司手底下,那些不幹凈的資料的收集的怎麼樣了?」

「收集差不多了。」吉姆畢恭畢敬的說道。

「很好,到時候,我會和艾斯到你們那裡大鬧一場,你到時候派人乘機將惡龍等人給全部殺死,嫁禍給你們上司。然後,連著那些收集到的貪污資料,直接送到薩卡斯基的手裡。」

「以赤犬的絕對正義的性格,他絕對會秉公辦理,不會縱容這些事。到時候,你只要赤犬說什麼,你如實回答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給赤犬吧。」

「順便再將惡龍死亡的消息,散播到新世界,讓甚平聽到。以甚平的性格,絕對會向海軍討個說法!而甚平,又是王下七武海之一,面子還是要給的,即便是表面的。再加上薩卡斯基堅持的絕對正義,老鼠和你上司絕對玩完!」

「而你,作為逮捕惡龍海賊團且直言之人,不出意外應該是會交給你接管,如不是的話,你就想辦法架空來到的人,讓他成為你的傀儡。反正現在海軍新世界都忙不過來,對於東海的控制,只要不鬧得過大,適當的爭權奪勢,政府就算知道,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相反,你爭權奪勢,政府不僅不會阻攔,還會暗許。畢竟,一家獨大可不好,均衡,才是王道啊!」

安說了老長一段話后,似乎有些口乾,乾脆,直接將被中美酒一飲而盡,對著吉姆遞過杯子。

吉姆猶如一頭被馴服的溫順小狗,在安將杯子遞過來之時,他雙手捧著美酒倒入到安的杯子中去,嘴裡還不忘問道:「為什麼不直接交給卡普中將呢?卡普中將也同樣嫉惡如仇,也是最接近戰國元帥的人,為什麼要交給性格比較暴躁的赤犬大將呢?面對他,我心裡可是有些虛呢!」

異世醫女 「因為,卡普不僅僅是一個海軍中將,他還是是一個爺爺啊。他對艾斯的感情,不會比路飛低上多少。所以,不要將決定權,交付充滿未知的卡普中將的手裡,必須要交給赤犬。」安淡淡的說道。

頂上戰爭,卡普對於艾斯的情感,安是看在眼裡,他成功了當了一個合格的軍人,也成為了一個失敗的爺爺。

如果,不是戰國、鶴等人在他耳邊不斷地複述你是一個海軍!

如果不是,戰國在卡普看到艾斯死的時候,牽制住他,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吉姆聽到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安大人。不過,安大人,你知道我的實力不夠,我恐怕不能震懾下屬,而且,如果太久沒有矚目的戰績,恐怕我一輩子也就只能是在這個位置,新世界的忙,我可能幫不上您。」

「所以,這才是我喊你來的目的啊!我會喊她來幫助你的。她的實力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她卻能夠幫助你改變你未來的人。」安突然說到一半,將眼睛轉移到昏暗的房間里的某一處,只見有著一頭齊肩發、身穿洛麗塔裝扮,身材嬌小的可愛少女正坐在一個桌子上,翹起她那黑白條紋絲襪包裹住的玉腿,輕輕搖晃起來。

當安將眼神看向她之時,她不由得露出玩味的笑容道:「終於到我上場了?」

「黑桃海賊團不適合你,你暫時跟著他,順便監視他。」安笑道。

「既然,主人要求了,我也沒有辦法了。不過,你知道我的研究,可需要不少人命作為代價的!他一個正義的海軍,會允許嗎?」洛麗塔裝扮的嬌小少女說到這裡,看了一眼吉姆露出壞壞的笑容問道。

「當然,海軍的一切行為都是正義的。」吉姆特意加重「正義」一詞,輕笑起來道。

三人突然同時大笑起來,沒有錯,海軍的一切行為當然是正義,就是有辱正義,也是海軍,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呢。

「颯,那就讓我們將這個世界好好的大鬧一番吧。希望,這世界能讓我愉悅一些。」安小口小口,品嘗著杯中美酒,露出惡趣味的笑容。 當宴會結束之時,已經是深夜,萬籟俱靜,萬物都陷入了沉睡。

突然,一道黑影偷偷摸摸的穿過熟睡的人群,來到一個房間門口,輕輕地扭動房間的把手,小心翼翼的走向床邊。

等那道黑影,成功潛入到床邊,望著床上熟睡的菲尼克斯·安,那道黑影突然裂開猶如利刃般的鋒利牙齒,手中拿起一把刀,直直的朝著安的面部刺下去。

就在利刃快要成功之時,突然,那個黑影發現他身體好似被巨蟒給捆住,全身在無法動彈分毫。

安幽幽的睜開眼睛,慢悠悠的拉下一旁的燈,望著欲對他行刺的克羅歐比,他不由得露出猶如惡魔般的笑容調笑道:「真是可惜呢,差一點就成功了。果然,惡犬沒有這麼容易給馴化呢!不過,你放心,我有的是耐心。」

「安,你要的東西我送來了。」這個時候,梅爾艱難的拖著一個大麻袋,拖進放下后,往下一扔,擦了擦了擦汗道:「真是累死本精靈了,安,明天你要給我做兩份布丁才可以哦。」

安笑道:「明天還有宴會,要舉行好幾天呢。布丁,下次給你做。」

梅爾歪過腦袋思索了一會,露出開心的笑容道:「也行,我先睡了安,你玩的開心一點。」

梅爾說完,就化作一道猶如皓月般柔和的白光,飛入到安的右手掌心之中。

安從床上坐了起來,用捆綁住歐比的金髮,將歐比放到床上后,自己則是,走到大麻袋面前,將大麻袋裡的東西全部倒下來。

當歐比看清大麻袋裡的東西后,眼神不由得開始有些慌亂起來。

Prev Post
「有種,在這裡打架太擠了。來,到這裡面打,空間大。」黑虎興奮道,似乎可以放手戰鬥,找到人出氣了。並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我們進去。
Next Post
她初來獸世的時候驚慌過,被這些會從野獸變成人,還不穿衣服滿街跑的「妖怪」們嚇到過,也抱怨這裡物資匱乏,娛樂更是少到掉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