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玉笑了笑,眼神如微風一般從李瑞傑的身上,依次略他旁邊惶恐不安的李暢通和小夏,再略過黑壓壓的記者群,隨後輕笑道:「今天我來,是有件事情想讓你們幫忙宣傳一下;那就是為了本公會的發展,從今日起!惡魔人公會將大開山門!」 靜,安靜,一片安靜。

當冷玉的話一出口,眼前這群記者便陷入了詭異的安靜。

隨後,便是一場軒然大波!

「會長!會長!冷會長!你們公會大開山門是準備收人嗎?」

猴精一樣的李瑞傑最先反應了過來,他捧似的還握著冷玉的手,帶著笑臉,興奮的問道。

「呵呵」

冷玉看了他一眼后,微微抽出了自己的手,隨後望著眼前這群擁擠的記者,面對他們的長槍短炮,怡然自在瀟洒。

「是的!」

話音落地

這群記者頓時興奮了!

「冷會長!冷會長!你們收人有什麼條件嗎」

「冷會長!冷會長!加入你們公會能像你們一樣嗎?」

「冷會長!冷會長!…..」

一個個話筒遞到了冷玉的面前,前面的李瑞傑已經被不知道擁擠的人群擠到哪裡去了,一旁的小夏和李暢通也反應了過來,掏出筆記本,便開始記錄冷玉所說的每一個字,最後後面的記者瘋狂的在往前擠,將最前面對小夏直接就擠到了冷玉的懷裡。

「呵呵!」

冷玉輕輕笑道,舉著自己的雙手,低頭望著被人群擠到自己懷裡的小夏,讓小夏見了之後忍不住俏臉通紅一片。

「啊啊啊!好近啊!好近啊!」

小夏的心中興奮的瘋狂在尖叫,小夏的身旁便是李暢通,他倆的後面便是猴精的李瑞傑,此時李瑞傑急的滿頭大汗,手裡正拿著一隻話筒拚命的望冷玉前面遞,一副恨不得將話筒塞到冷玉嘴裡的樣子。

「大家保持秩序!安靜!我們會長會一一解答你們疑問!」

見到場面再度失控,刑拳再一次站了出來,他的氣勢一放,便像是給這群記者潑了一瓢冷水,紛紛從亢奮之中冷靜了下來。

冷玉望了一眼遠處一個臨時搭建的演播棚,便對這群記者笑道:「大家稍安勿躁,我們去那個演播廳里詳細聊聊吧!」

說著,冷玉便在人群的簇擁之下,開始朝遠處那個臨時搭建的演播棚走去。

此時,演播棚內,正有一男一女坐在台上,播報早間新聞。

「各位市民,早上好,這裡是CCVT電視台,現在為你報道時序快訊」

正播著播著,兩位主持人忽然發現演播廳外一陣喧嘩,不由得疑惑不解。

「誰在搗亂?去看看!」

演播室導演也發現了異狀,碼著攝像機不滿地說道,助手聞言連忙快步出了演播室,可沒一會兒! 腹黑寶寶失憶萌媽 助手便興奮的大吼大叫地跑了進來了!

「來了來了!他們來了!」

「來了啥來了來了!大呼小叫的!」

演播室導演非常不滿

恰在這時外面衝來進來黑壓壓的一群人,直接就將導演和台上的主持人給擠到了一邊……

此刻,正是清晨,元央市數百萬市民才剛剛起起床,一些上了年紀的老頭太太便坐在自己家裡,帶著老花眼睛看著電視。

老劉家,老劉今年已經七十多歲了,他退休之後便有一個愛好,喜歡看早間新聞,由於有些耳背,電視聲音經常會開得很大,惹得孫女很不滿。

「爺爺,把電視聲音開小點!」

孫女劉綵衣不滿的身影從閨房之中傳出。

「知道了!」

老王扶著老花眼鏡低頭找了一會兒遙控器,找到遙控器后,抬頭的一瞬間,望著電視內畫面頓時一臉錯愕。

因為,此時電視畫面里,原先那個兩個主持人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丰神如玉的年輕男子站在密密麻麻嗎攝像機前,臉上帶著陽光般的笑容,而演播市內更是嘈雜不已。

「怎麼回事?發什麼了什麼?」

一瞬間,元央市各家各戶在收看早間新聞的觀眾頭上冒出了無數的黑色問號。

而遠在飛元山下,演播室內。

此時,還沒弄清楚情況的男主持人被人擠開之後,一臉不忿,在那朝著記者大叫。

「你們是誰!你們知不道我們正在直播!」

聞言,眾記者紛紛扭過了頭來,看了他一眼之後,隨之將目光望向了此刻已經站在台上的冷玉等人。

「冷會長!冷會長!我想請問一下….」

提問之聲猶如浪潮,久久不息……

見到被人無視,男主持人剛想發怒,卻被一旁急急忙忙的趕來的台長給拉住了。

「小韓!你不要在這瞎搗亂!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史無前例的大新聞!」

你好,南先生 看來,他先前也在外面,了解到了情況。

說完之後,台長搶過一旁同樣不滿的演播室導演的攝像機,親自扛著,隨後督促一旁的女主持人整理好衣服快上去找機會採訪冷玉。

「把衣服領口開大點」

台長望著裹得嚴嚴實實的女主持人不滿的說道。

「好好好」

女主持人滿頭大汗的解開來一粒扣子,隨後和台長兩人想擠到冷玉的前面,結果擠來擠去,擠了半天也沒擠進去…

「大家稍安勿躁!大家稍安勿躁!」

演播室內,冷玉雙手連連虛壓,頓時讓眾人記者安靜了下來。

隨後冷玉側過頭來,望著眾多的直播攝像機,笑道:「在下飛元山惡魔人公會會長,冷玉!大家早上好!」

轟!

一瞬間之間,直播攝像機的背後的觀眾聞言,頓時瞪大了眼睛望著電視機!

「他就是飛元山上那個惡人魔人公會的會長?」

雖然元央市幾百萬市民在經歷五個多月的適應之後,已經了解到了惡魔人公會的存在,但冷玉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所以心中震撼無比。

「這個人也是神人嗎?」

無數人眼中充滿著好奇。

老劉家,老劉扶著老花眼睛,拿著遙控器,直愣愣的望著電視之中的冷玉,不由自主的加大了音量。

「各位元央市的市民,你們早上好!在下飛元山,惡魔人公會會長,冷玉!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存在,今天,我便率全體惡魔人公會成員,與你們正式見面!」

電視畫面之中,冷玉款款而談,話音落地之後,與站在他背後的刑拳等人一起,朝著攝像機背後的眾多觀眾,微微行了一禮。

禮畢,冷玉站在直播攝像機前,輕輕笑道:「今日,除了和大家見面之外,還有兩件特別的事情要宣布,一,惡魔人公會準備大開山門,廣納賢才,二,惡魔人公會將在下月舉辦一場正式考核,考核者年齡不限,男女不限,身份不限,無論是誰都可以參加,凡通過考核者,都將成為惡魔人公會正式成員,像我們一樣,獲得超凡的力量!」

說著,冷玉微微示意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的李長風,見狀李長風微微點頭,單手對著眼前眾多的記者,眼中銀光一閃,便使得眼前的記者全體漂浮了起來!

「哇!!!」

驚天駭浪一般的驚呼將整個演播大廳都快掀翻,電視機前的觀眾見到這一幕更是齊齊後仰,雙眼瞪的老大!

老劉家,老劉見到這一幕跟著大叫了起來,頓時惹得自己那在卧室里睡懶覺的孫女更加不滿,穿著睡衣就沖了出來,隨後跟著自己爺爺見到了電視畫面之中,那堪稱神跡的一幕,一瞬間睡意全無,接著傻愣愣坐到了自己爺爺身邊,與她爺爺一個樣,瞪大著眼睛,目不轉睛地望著電視機。

演播室中,李長風此時已經收了回了自己的異能,隨後與冷玉一同望著台下驚呼不可思議的一群記者。

直到好半天後,這群記者才算是回過了神來,隨後他們變得更加興奮了!

「冷會長!冷會長!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

「冷會長!冷會長!我們也能擁有這樣的力量嗎?」

此起彼伏的詢問聲如大浪一般,嘈雜而又喧囂,人潮更加擁擠了。

「保持安靜! 剛好我想嫁給你 接下來,我們會長會一一解答你們的疑問!」

見人潮再次吵鬧起來,刑拳便再度出手維護秩序。

「你!你先來!」

一臉兇悍的刑拳隨手一指,恰巧指中了站在最前方的小夏,頓時讓小夏興奮從李暢通手中接過話筒之後,急急忙忙的不安的爬上來台上,隨後忐忑不安地來到了冷玉的身邊。

「你你您好!」

小夏拿著話筒局踀不安地站在冷玉面前,朝著冷玉問好。

一旁的李長風見狀,隨手一招,便有兩張沙發坐椅從演播室中招來平穩的落在冷玉和她的身後,這一幕頓時惹得在場眾人和電視機前的觀眾又發出一陣驚呼。

「呵呵,坐下聊」

冷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隨後很自然的坐在了沙發之上,見狀,小夏這才懷著緊張的心情落坐。

「有什麼問題你可以見儘管問」

冷玉帶著笑臉笑道,彷彿有莫大的魔力一般讓小夏緊張的心頓時放鬆了下來。

「我是YYTV的記者小夏」

這一秒,小夏直接跳槽到了李暢通的電視台,隨後開始展現出自己的職業素養,開始向冷玉提問:「冷會長,剛剛您說惡魔人公會要廣納賢才,又要舉辦正式考核,請問,這兩件事情是分開的嗎?」

聞言,冷玉略微詫異的望了一眼小夏,這個小夏前一秒還是膽小的如老鼠一般,一進入狀態,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職業素養充分的體現出來了。

「是分開的,我們惡魔人公會眼下急需招聘大量精英人士,來為我們惡魔人公會舔磚加瓦」

冷玉笑著答道

「那正式考核又是怎麼回事呢?進入你們惡魔人公會工作不算正式成員嗎?」

小夏很敏銳的抓住了問題的關鍵

聞言,冷玉笑著打趣道:「我們惡魔人公會有一個星級制度,凡是通過考核的才屬於正式成員,即使進入惡魔人公會工作並不算正式成員,想要成為正式成員也需要進行考核,我不會對自己人網開一面,給他們開後門。」

「那這次您們算是在招工咯?」小夏調皮地笑問道。

「呵呵」冷玉看了小夏一眼說道:「不錯,這一次算是招收內部工作人員,不過你們不用擔心,凡事進入惡魔人公會工作之人,即使不算正式成員,也會享有應有的待遇,我們會提供給你們絕對豐厚地薪資,住房,等等所有福利,但是如果你們想成為惡魔人公會正式成員,還是必須得經過考核!」

聞言,小夏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成為惡魔人公會內部工作人員,和成為正式成員這兩件事情衝突嗎?」

「並不衝突,你即可以是惡魔人公會內部工作人員,也可以是惡魔人公會正式成員」冷玉笑著解釋道。

聞言,小夏再次點了點頭,再次問道:「那成為惡魔人內部工作人員和成為正式成員有什麼要求呢?」

「成為內部工作人員很簡單,就和現在那些大企業招聘聘一樣,只要你們投簡歷,面試通過就行了,至於正式成員…參加考核沒有任何要求,關鍵看你們是否能夠通過考核!」

聞言,小夏又點了點頭,問道:「那冷會長能否透露一下考核內容?」

「這個不會給你們透露,但我可以給你們一點提示,很難,非常難!前一段時間我們在飛元山舉辦過一次小的考核,大約有一千人參加,但只有兩個人通過考核!」

「哇!」

眾人聞言紛紛驚嘆,人群之中有人舉手道:「我知道!上一次我就參加過!結果敗在了第二關!」

這是一名身材有些肥肥肥的小胖子,回想起上次參加考核之時,他的臉上依然掛著心有餘悸的表情。因為,第二關可是活埋啊!太恐怖了!

冷玉想不到現場有上次參加考核的人,因此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見狀,小胖子立馬挺起了胸膛。隨後恭敬的對冷玉問道:「會長大人,我有一個疑問,我們這些上次落選的人還能再參加考核嗎?」

聞言,冷玉笑了笑:「可以!」

瞬間,小胖子大喜,高興的從原地蹦了起來。

隨後,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再次向冷玉問道:「那會長大人,這次考核跟上次一樣嗎?」

聞言,冷玉笑著搖了搖頭:「不一樣,所以你別想投機取巧了!快快減肥,鍛煉好身體,準備參加這一次的考核吧!」

“哈哈哈!「

聞言,在場記者發出轟然大笑,小胖子被冷玉戳穿了心思,臉一臊,大聲道:「會長大人!我一定會努力減肥,通過考核!」

「好!祝你馬到成功!」

見狀,冷玉收回自己的視線,朝著直播鏡頭正色道:「惡魔人公會考核將會在下月舉行,無論是誰,哪怕你們上次落選了,這次依然可以參加!所以,諸位!做好準備吧!我希望你們都通過考核!加入到我們惡魔人公會這個大家庭來!」

話音落下,全市轟然,全城熱議!

無數人奔相告走,大街小巷如過年一般熱鬧! 元央市

元央市是東方大陸的一座城市

這裡的風景很獨特,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河貫穿南北,一顆遮天蔽日的古樹矗立在城市的中央,縱橫交錯的街道透著陰涼舒爽的氣息,飛鳥飛過低矮的屋檐,風聲會吹動掛在屋檐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低吟。

這是一座見不到高樓和大廈的城市,恰如江南魚米之鄉,雖不奢華,但有著內涵,如小家碧玉一般的羞澀少女,含苞待放。

飛元山坐落於元央市的正中央,就在那顆遮天蔽日的古樹旁,格外顯眼,但不鋒銳逼人。

整個元央市據統計有三百多萬人口,算是一個上得了檯面的大市,但即使如此,元央市卻並不擁擠,反而透露出一種優哉游哉的愜意之姿。

生活在這裡的市民,有一種老頭老太的感覺,無論他上沒上年紀,你到這裡來見到他們,都會見到他們慢吞吞地喝茶,慢吐吐地走路,慢吞吞的說話。

就算有時候他們生氣了,與人爭執,都會曼斯條理地與人對罵。

Prev Post
她初來獸世的時候驚慌過,被這些會從野獸變成人,還不穿衣服滿街跑的「妖怪」們嚇到過,也抱怨這裡物資匱乏,娛樂更是少到掉渣……
Next Post
韓誠武搖了搖頭,目光中透著一絲冷意,不過隨後化為不屑之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