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半晌,見裡面並沒有誰能危險的樣子,柳雲祁就連自己的腦袋都不拔出了,雙掌猛然發力,在一連串的山石碰撞之聲中,石門被一點一點的打了開來。

當石門完全被推開之後,柳雲祁心裡依舊沒有放鬆心中的警惕,看著面前黑洞洞的石室,他取出之前撿起的魔獸晶核再次朝裡面丟出,在「叮叮」幾聲脆響之後,漆黑的石室在魔獸晶核那昏暗的光芒之下是完全顯露了出來。

石室裡面並沒有柳雲祁想象之中的魔法陣,也沒有魔法晶石雕像。在石室的正中間是一個漆黑的煉丹爐,煉丹爐的周圍又是五道碩大的石門分佈作用。儘管煉丹爐看起來已經是很久都沒有人使用了,但是在其中依舊會有一陣淡淡的葯香味不斷的飄出。

柳雲祁對這煉丹爐不由的產生了一點興趣,圍著這個煉丹爐便仔細的觀察了起來。這煉丹爐就跟西遊記裡面太上老君的煉丹爐差不多模樣,都是同樣的上尖下圓。輕輕的撫摸了下這積累了一些灰塵的煉丹爐,除了一手的灰塵之外還能夠感覺的到這煉丹爐之上似乎還有著一絲溫熱之感。

「有趣。」

柳雲祁饒有興緻的看著面前的煉丹爐,想了想,手中光芒一閃,煉丹爐便被柳雲祁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他覺得,這煉丹爐不像是普通的東西,以後說不定會有什麼大用。再說,就算沒什麼用處,怎麼說也是古董不是?拿去拍賣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啊。

「隆…」

一旁突然響起了一陣石門移動之聲,柳雲祁連忙轉頭望去,臉上的神情頓時一變。

柳雲祁連忙上前制止住了兩女要推開一旁的一扇石門的打算斥責道「遺迹裡面危險重重,你們兩個小丫頭怎麼能夠隨意行動呢?!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月兒不禁縮了縮脖子道「剛剛夫君推門進來都沒事,我們去推門怎麼會出事嘛~,況且,我們也有做好防護措施嘛。」

楊白雪也是怯怯的說道「我們也是覺得學雲祁哥哥那樣做應該不會有危險,所以才敢動手推門的嘛~。」

「還敢頂嘴?!」柳雲祁朝著她們一瞪眼,兩女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屁股後退了一步。

柳雲祁輕哼了一聲,便也不再理會兩女,上前便輕輕的推開了石室大門。並沒有所謂的陷阱,入眼處便是一排接一排的柜子,上面擺放著一個個精緻的小玉瓶,這些小玉瓶看的柳雲祁微微一愣神,隨即臉上是一陣狂喜之色,這麼多丹藥,他如果全部搬走的話,那他就不用再擔心自己以後受傷了無葯可治了吧?

再三的確認裡面不會有危險之後柳雲祁便朝著兩女招了招手,隨即三人便一同踏入了這間石室之中。

這些丹藥被分為內傷、外傷、鬥氣恢復、鬥氣修鍊、精神力恢復、精神力修鍊六個分區。除此之外丹藥還按照等級擺放在一起,其中,一到三階的數量最多,四階的丹藥也為數不少。 總裁大人哪裏逃 但是這些柳雲祁都並沒有放在眼中,畢竟以他如今的實力,五階以下的丹藥對他的效果已經不大了。

將兩女留在了四階丹藥區,讓她們自由拿取自己認為需要的丹藥之後柳雲祁便徑直的朝著五階丹藥區走了過去,五階以上的丹藥相比於其他階的丹藥也真是少的可憐,其他階別的丹藥至少都是有幾百瓶的,而五階丹藥滿打滿算也才上百瓶,其中主要都是一些傷葯。

沒有絲毫猶豫,將架子上的全部五階丹藥全部收入了他姐姐送給他的空間戒指之中,幾百瓶的丹藥當即就佔了空間戒指裡面三分之一的空間。

沒有絲毫的停留,柳雲祁又徑直的朝前走去,相比於五階丹藥,六階丹藥看起來實在是少的可憐,一排柜子加起來也不過是三十幾瓶的各色丹藥,一如先前那般,將它們統統分類收到了空間戒指之中。

柳雲祁看著空空如也的架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信步朝里走去。在六階丹藥之後已經再沒有一個丹藥架了,但柳雲祁依舊朝里走了過去,因為在他的視線之中,還有六瓶丹藥被放在他視線盡頭的小桌子之上,在如此眾多的丹藥之中還要單獨存放的,那必定會是極為貴重的幾瓶丹藥,最低也會是七階的丹藥吧。

儘管七階丹藥很吸引柳雲祁的注意力,但柳雲祁還是走的極為小心,畢竟從他的位置走到丹藥的位置還有段距離。

然而,柳雲祁的警惕最終沒有應驗,柳雲祁一路輕鬆加愉快的走到了丹藥的面前。當柳雲祁低頭朝桌上看去之時,一行龍飛鳳舞的小字印入了他的眼帘。

屬性丹藥,服用之後可強行將體質轉化為單一屬性的體質,最低服用要求,武王巔峰。

這幾個字看的柳雲祁心裡一陣激動不已,屬性丹藥!這丹藥居然逆天的可以強行將一個人的體質改善成單一屬性的體質!

擁有風元素體質的他最能明白單一屬性體質的好處,單一屬性由於是將體內其他並不怎麼需要的屬性全部剔除,使得擁有者的修鍊速度會比別人快上好幾倍,並且,就連招式威力都會比同階的人強上很多,這種丹藥可真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啊。

柳雲祁抑制住了心中的激動,將桌上的一瓶丹藥信手拿起,揭開了瓶蓋,當即就是一股濃郁無比的水氣從裡面溢滿而出。剛一開啟瓶蓋,一股股的水元素瘋狂的在石室內滋生而出,轉眼間,整個石室就變成了一片藍汪汪的水元素世界。

見此情況,柳雲祁心中頓時一陣驚駭,沒想到一顆丹藥的威力居然會強大至此,趕忙將瓶蓋重新蓋了上去。但是溢滿而出的水元素並沒有立刻消散,依舊充斥在整間石室之中,一股股清涼的氣息不斷的刺激著柳雲祁的毛孔,使得他渾身一陣舒暢,慕然的,柳雲祁的心中有了一絲明悟。淡淡的,就像一汪清水一般突然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夫君(雲祁哥哥)!」

突然,兩聲呼喊聲傳入了柳雲祁的耳中,柳雲祁當即就從愣神的狀態之中回過了神來。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卻並不明白自己剛剛到底是怎麼了。

轉頭望去,只見兩抹嬌俏的身影映入柳雲祁的眼帘,發現異常的月兒與楊白雪正朝著他這邊跑來。柳雲祁連忙朝著她們招手說道「月兒,小白,你們快過來,我這裡找到了好東西。」

兩女見柳雲祁沒事,都是同時鬆了口氣。一路跑到了柳雲祁的面前,月兒嗔怪的看了柳雲祁一眼道「只是一會不見夫君這邊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夫君可真會讓人操心。」

楊白雪也是一臉不滿的說道「就是,雲祁哥哥你就不能小心一點嗎?這遺迹裡面危險重重,不要讓我們擔心好嗎?」

柳雲祁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情這兩個小妮子是在報復他剛剛責怪她們的仇呢,還真是怪會記仇的。

清咳了一聲,柳雲祁將手中的小玉瓶放到她們面前道「你們看看,這裡面是什麼?」

兩女面面相覷了一眼,都不明白柳雲祁想說什麼,紛紛異口同聲的問道「這是什麼啊?」

神秘讓我強大 「這是屬性丹藥。」柳雲祁洋洋得意的在她們面前晃了晃道「只要一顆,就能將一個人的身體屬性強行轉化為單一屬性,這裡一共有五顆這種丹藥,估計是對應五種基本的魔法屬性金木水火土的吧,怎麼樣,你們兩個要不要轉轉看啊?」

月兒的眼前一亮,連忙高興的拉住柳雲祁的手道「夫君,夫君,我要木屬性的,我要木屬性的。」

而楊白雪也是滿臉欣喜的說道「雲祁哥哥,小白想要水屬性的丹藥。」

「嘿嘿。」柳雲祁壞笑的看了她們一眼道「你們想要啊?可惜你們的級別還不夠!」

說著,柳雲祁便猖狂的大笑了起來,兩女當即就明白了過來,自己剛剛是被柳雲祁給耍了,兩女當即就氣哼哼的開始追打起了柳雲祁來,柳雲祁頓時是哇哇亂叫的在盛放丹藥的桌前一邊躲避著兩女的追打一邊繞圈求饒了起來。

良久之後,當三人都氣喘吁吁之時,月兒香汗淋漓的靠在柳雲祁的懷裡氣喘吁吁的問道「夫君,你剛剛說的級別不夠是什麼意思啊?」

「據說,這丹藥要巔峰武王才能服用。」柳雲祁朝著那邊的桌上努努嘴道。 「雲祁哥哥,小白已經是高階武王了,小白就快要巔峰武王,所以,你就先把丹藥給小白唄,到時候小白說不定就直接突破武尊了呢。」楊白雪眼前一亮道。

月兒絲毫都不顯得急迫的說道「月兒才初階武王,就先不跟夫君要了,月兒相信,等月兒需要的時候夫君是會給月兒的。」

柳雲祁沉吟了片刻說道「反正你們這段時間都要跟著我的,就都先放在我這裡吧,等你們到了巔峰武王了我再給你們吧。」

「恩。」

兩女臉上沒有一絲失望之色顯露出來,紛紛是一臉乖巧的模樣對著柳雲祁點頭回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兩個都是他的小媳婦呢,不過小媳婦嘛,也確實是有那麼一個。

見兩女點頭同意了,柳雲祁又走向了桌前將剩下的幾瓶丹藥逐一收入空間戒指之中,當柳雲祁將五瓶屬性丹藥收入空間戒指里準備將最後一瓶丹藥也收入空間戒指里的時候,原本被五瓶丹藥遮擋住的一行小字印入了他們的眼中。

白骨生機丹,八階丹藥。此丹藥有斷肢重生之功效,人死後的一個小時之內若服用此丹藥可續命重生。

就這短短的幾行字看的在場的人心中巨震,續命重生!就這短短的四個字如果讓外面的誰看到了,那絕對會引起大陸上的腥風血雨,估計就連大陸之上有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也會出來爭先搶奪吧!

這東西實在是太過逆天了,斷肢重生也就算了,居然還有續命重生的功效!如果消息走漏出去,那絕對會讓他們永無安寧之日,能不能保得住命都還另說。

柳雲祁連忙將桌上的丹藥瓶收了起來,左右看了看四周,只要月兒兩女在身邊,她們的小臉之上也都是震驚之色。

柳雲祁收斂了下心中激動的心情提醒她們道「這件事情你們不能對任何人說知道嗎?如果被除我們之外的人知道了,那絕對會給我們惹來殺生之禍!」

柳雲祁的話當即將兩女的給驚醒了過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就算是懵懂無知的楊白雪也知道,她們又怎麼會不知道說出去會有多嚴重的後果,連忙對柳雲祁連連點頭,表示自己不會說。

想了想,柳雲祁又補充道「這件事除了我們三人之外,就連最親密的人都不能說。這件事越多人知道,就越容易傳播開來,知道嗎?」

月兒試探性的問道「連萊卡和母親大人都不能說嗎?」

柳雲祁想了想便苦笑說道「說了道也沒什麼,我估計女王大人會直接過來跟我搶了。」

月兒頓時氣鼓鼓的說道「哼!母親大人才不會做這種事情呢~」

楊白雪也輕聲的問道「那父親大人呢?也不能說嗎?」

柳雲祁一拍額頭無奈的說道「女王大人和師傅應該都不會害我的吧?不過能不說還是別說了,好了,你們的丹藥都選好了沒?拿夠了沒?沒拿夠的話就再去拿一些吧,這裡不能久待,萬一正好碰上外面進來的人就糟糕了。」

兩女想了想,楊白雪一臉喜滋滋的說道「都拿夠了呢,滿滿的一整個空間戒指里都是呢,還有好些我們都拿不下呢。」

柳雲祁當即是一頭冷汗道「你們拿那麼多丹藥幹嘛?一整個空間戒指?還有其他幾間石室都還沒看呢,萬一還有什麼其他更好的東西呢?」

「叮叮….」

柳雲祁話音未落,一連串玉瓶落地的聲音徒然響了起來,柳雲祁一臉無語的望著月兒道「月兒,你在幹什麼呢?」

月兒小臉之上滿是乖巧的說道「夫君不是說還有好東西嗎?月兒正給它們騰地方呢。」而得月兒的提醒,楊白雪也是效仿了起來,紛紛的將戒指里的多餘丹藥都給扔到了地上,給自己的空間戒指騰地方。

看著鋪的滿地都是的丹藥玉瓶,柳雲祁心中一陣無語,這兩個小活寶到底是拿了多少丹藥啊?她們上輩子是沒吃過丹藥這輩子才拚命塞的吧?這些丹藥給她們當飯吃都嫌多了。

聽著這連綿不斷的「叮叮」聲,柳雲祁一陣搖頭無語,突然想到了什麼般,再次看向了那張放著玉瓶的桌面沉思了半晌猛地朝著桌子輕輕一揮手,頓時一陣狂風大作,整張桌子便被狂風給抬了起來,柳雲祁剛準備銷毀這張會泄露情報的桌面,突然一本由金玉鑄就的書籍從桌子底下掉了出來。

柳雲祁微微一愣,朝著書籍一招手,書籍被狂風拖著就送到了柳雲祁的眼前,入眼處便是四個龍飛鳳舞的燙金大字「百葯經書」。

這四個大字不禁讓柳雲祁的心裡起了一絲興趣,信手打開了這本書籍,可是翻看了幾頁卻發現這裡面記載的根本不是什麼修鍊功法,裡面全都是一些煉丹的方法以及一些丹藥的配方而已。

柳雲祁心中不禁有一些疑惑,但對此也並不在意,隨手就將金玉書籍收入空間戒指之中。生怕有什麼被自己遺漏的柳雲祁又將那張桌子揮手招到自己的面前,上下翻看了幾眼,發現除了在桌子下面有一個添加上去的小格子之外再無其他東西,看形狀,那個小格子之前應該就是放置「百葯經書」的地方。

見再無其他東西暗藏在這桌子之上了,柳雲祁的手猛然朝著面前的桌子一捏。「砰!」的一聲悶響響起,那桌子在狂風之中彷彿承受了莫大的壓力一般瞬間被捏碎成了一顆顆木屑,隨即,在狂風的洗禮之下,木屑最終化為了漫天的碎屑四散紛飛。

一旁的兩女這時候也終於將空間戒指裡面多餘的丹藥都給過濾了一遍,紛紛邁著歡快的步伐踢開一瓶丹藥朝著柳雲祁走了過來,看到柳雲祁的這一舉動都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隨即一人一邊的拉住柳雲祁的胳膊就往外走去道。

「好啦~,別再浪費時間了啦,萬一外面的人進來了事情可就不好辦了啊!」

「小白還想知道這裡還有什麼好東西,我們快點走吧。」

「好好好,別著急啊,我們慢慢來啊,外面可還有一個威力強大的魔法陣守護呢,他們沒那麼快進來的。」

柳雲祁一邊被兩女拉著,一邊觀察著四周,見似乎沒什麼遺漏的東西便安心的被兩女拉著離開了這間石室。

「隆隆…」

打開了旁邊的一間石室的大門,入眼處便是滿滿的一排排的書架,裡面各種修鍊功法都有,各種修鍊功法看的柳雲祁也是眼花繚亂。

兩女一看見石室內都是書籍,紛紛興趣缺缺,一個個的都是眼神飄忽的想去其他石室看看所謂的好東西。

柳雲祁見其如此,隨意的拿起了一部武技功法翻看了幾眼說道「你們這兩個丫頭啊,可真是不識貨,這些可都是萬金難求的修鍊功法與武技秘籍啊,你們居然一點興趣都沒有。」

「哦~」兩女還是興趣缺缺的回道。

這兩個小妮子不愛看書柳雲祁心裡也是知道的,當即就揮了揮手說道「你們去其他兩間石室看看吧,注意點自己的安全啊!」

「好的!謝謝夫君(雲祁哥哥)!」

兩女頓時精神奕奕的上前一人一邊吧唧的就給柳雲祁親了一口,隨即蹦蹦跳跳的離開了這間石室結伴去了其他石室去尋寶去了。

摸著臉上有些濕潤的口水印,柳雲祁無奈的搖了搖頭。有了之前經驗的他信步就朝著最深處走去,一路上功法武技無數,每當看到一些有趣的武技或功法就會停下翻看幾眼,隨手就丟入空間戒指之中,越到深處,書架上的功法秘籍就越少,而裡面的功法秘籍也都是越精妙。

越到後面,就連珍惜的身法秘籍都出現了三、四本,看到最後,有些看煩掉了的柳雲祁索性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將藏在最後面的書籍全部都收進了空間戒指之中,書的存放相比丹藥來說比較不會佔空間,幾百本也就佔了相比于丹葯來說一半的空間。

想了想,柳雲祁從後半部分的書架開始無差別的不斷收取功法秘籍,直到感覺到差不多了才停下手來,而此時,藏書室裡面一半的功法秘籍都被他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本來這麼多書籍對他來說也是沒什麼用處的,但是決定創建勢力的他這些基本的資源還是要保障的,丹藥雖然在現今大陸上有些難找,但總歸是有門道可尋的,可功法就不一樣了,好的功法在大陸之上可是輕易找不到的。

眼見差不多了,柳雲祁抬步便要離開藏書室,突然間又想到了什麼,柳雲祁又快步的回到藏書室的最深處,四處搜尋了下,除了空書架還是空書架,想了想,柳雲祁抬手將最深處的空書架上下翻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秘藏的暗格之類的東西,便興趣索然的將書架放回了地上。看來,不是什麼地方都有暗藏的好東西啊。

不過儘管沒找到暗藏的寶物之類的東西,但還是沒有打斷他探尋寶物的積極性,他急步便離開了這間藏書室,左右查看了一眼便朝著一間打開的石室里走了進去。 才剛剛走到石室門前便聽到了一陣陣清脆悅耳如同銀鈴般的歡笑聲從石室中響起,隨之而來的還有兩女尋到寶物后興奮的交談聲。

如果不是知道裡面的兩女是月兒和小白,柳雲祁估計都會認為這裡鬧鬼呢。畢竟在這種陰森沉悶的環境之中還能有如此動靜傳出,這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翩。

信步走入了石室之中,石室之內擺放的都是一件件武器裝備。隨手拿起一旁一個武器架上的一柄長劍,仔細查看了一下,刃口鋒利無比,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寶劍。

「咯咯咯….」

柳雲祁正鑒賞著手中的寶劍,前方又再次傳來了兩女的嬌笑之聲。

心中好奇之下,柳雲祁信步便朝著石室深處走去,一路上是一排排的各色的武器擺放其中,其中大部分都是長劍,長槍與大刀雖然也看到了不少,但相比於長劍還是少了一些。

越過一排排的武器架子,很快就來到了石室的最深處,入眼處便是身著輕紗長裙的兩女正在裡面互相嬉戲玩鬧。

兩女身著一身白色輕紗長裙在石室中嬉戲,就彷如兩個輕靈空幽的嫡仙般美麗動人。兩女的打扮著實是讓柳雲祁呆愣在原地,半晌柳雲祁才回過神來,心裡不禁有些奇怪,剛剛兩女並不是如此打扮的啊?怎麼突然之間換衣服了?

「小白,月兒,你們這是在玩什麼呢?怎麼突然換衣服了?」

兩女見是柳雲祁來了,如同翩翩飛舞的蝴蝶一般邁著輕靈的步伐來到了柳雲祁的面前轉了一圈展示自己姣好的容顏道。

「夫君,月兒漂亮嗎?」

「雲祁哥哥,雲祁哥哥,小白好看嗎?」

柳雲祁看的微微一愣神,搖了搖頭說道「好看是好看,不過你們這是哪來的衣服啊?我剛剛怎麼都沒看到你們有穿這身衣服啊?」

兩女咯咯嬌笑了一陣,月兒指著一旁的兩個空支架道「我們是在那邊的架子上拿的,看著好看就穿上了,穿在身上感覺輕飄飄的很舒服呢。」

「恩恩,小白感覺穿在身上就連鬥氣運轉的速度都快了很多呢。」楊白雪也是補充道。

柳雲祁微微一愣,原來這兩件輕紗長裙是有特殊作用的啊,也難怪,擺在這裡的東西有哪一件是普通的?

儘管如此,柳雲祁在沉吟半晌之後還是開口說道「既然你們喜歡就拿著吧,不過,在這裡還不能穿,你們先脫下來吧,等出遺迹了再穿也不遲。」

月兒與楊白雪嬌俏的臉頰瞬間紅了個通透,看著同樣臉色通紅的楊白雪,月兒對柳雲祁怒目而視道「夫君,你這色狼!你居然!」

柳雲祁心裡一陣莫名其妙「月兒,你這是怎麼了?」

楊白雪也是面色羞紅的怯生生的問道「雲祁哥哥,你就這麼想要看我和月兒姐姐換衣服嗎?」

「噗~!」

柳雲祁當即是鬱悶的要吐血三升,這怎麼好端端的會被人理解成這個樣子呢?

柳雲祁當即是欲哭無淚道「我說兩位小美女,我只是讓你們換衣服又沒說要看,你們可以出去找個沒人的地方換啊,或者我出去等你們換完了再進來?」

兩女頓時明白是自己誤會了柳雲祁,紛紛是鬧了個大紅臉,儘管如此,月兒還是不想認輸的輕哼了一聲道「誰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呢?」說著,便拉著楊白雪到柳雲祁看不到的不知名的角落處換衣服去了。

柳雲祁無語的搖頭嘆息,也不知道昨天是誰在他洗澡的時候光潔溜溜的闖進了他的浴室,還…哎,算了,都是一些任性的小丫頭,和她們有什麼好置氣的呢?

見兩女找地方換衣服去了,柳雲祁便又打量起了周圍的這一排排看似威力巨大的各色武器,隨手拿起了一柄長劍,長劍在出鞘的一瞬間還夾帶著一聲悠遠的劍鳴聲,劍身之上也是寒光閃爍,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好劍。

隨手將長劍收回了空間戒指之中,柳雲祁又仔細的端詳起了一件件武器,這裡的武器無不是世間少有的武器,只不過都是柳雲祁用不上的而已。

看了半晌柳雲祁便失去了興緻,開始將一件件的武器統統的收回到了空間戒指之中,可是當柳雲祁來到一處角落處看到面前的一對拳套之時還是忍不住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拳套說是拳套卻更像是手套,拳套通體晶瑩如玉,還隱隱的有流光在上面流轉,輕輕撫摸上去,一股絲滑與冰涼的觸感從指間處傳入體內。隨手將拳套套入了雙手之上,拳套就像是天生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嚴絲合縫的套在他的手上沒有一絲的違和之感,試著將鬥氣與內力注入拳套之中對著空氣出了兩拳,出拳的速度快捷如風,還掀起了一聲聲破空風嘯之聲,拳套真是順手的不行。

拳套平滑的手感,如玉般的質地當即就讓柳雲祁心中對其是喜愛有加,心中不免有些不捨得將其從手上脫下來。但是以想到現在身處何地以及即將到來的人,柳雲祁依依不捨的便要將拳套從手上脫下。

柳雲祁剛要將拳套脫下,拳套便如同水紋般一陣扭曲了起來,隨即拳套便突然消失在了柳雲祁的雙手之中。用力的眨了眨眼,拳套依舊是不見蹤跡,有的只是他那雙白皙的手掌,忍不住的再次用手揉了揉眼睛。

這一揉眼睛,柳雲祁當即就發現了不同之處,他能感覺的到拳套此時還在他的雙拳之上,只是隱藏了行跡,讓人無法看到拳頭之上還有這麼一雙拳套,同時,他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好像與拳套搭建了一道橋樑,在流通到雙拳之時也會順便流動到拳套之上,如此不斷的循環以達到隱形的目的。

拳套的神奇讓柳雲祁心中感覺有些好奇,好奇之下又不禁的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一把尖利的匕首。匕首的尖端對準著自己的手掌輕輕一刺,沒有絲毫懸念的無法刺入,匕首的尖端刺在手掌前半寸的位置就停了下來,根本就無法再前進半分。

沒辦法,一個人要想用匕首扎自己還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的,就算明知道可能不會受傷也會如此,所有柳雲祁在扎自己的手掌的時候只是輕輕碰上去而已,並沒有敢真的紮下去。而如今眼見似乎能夠擋的下匕首的扎刺,柳雲祁的膽子便也開始大了起來,逐漸的加大了力道一下一下的扎向自己的手掌。

「叮叮叮….」

一聲聲的金鐵交鳴之聲開始逐漸的在這有些沉寂的武器室里響了起來。

兩女換回了自己原先的衣服循著這聲音便朝著柳雲祁走了過來,入眼處便是極其詭異的一幕,柳雲祁手中正是拿著一把匕首正朝著自己的手掌猛扎,邊扎臉上邊浮現出了滿意的笑容,而奇怪的是,柳雲祁的手掌被匕首扎中不僅沒有絲毫受傷的跡象,反而還發出一聲聲金鐵交鳴之聲。

兩女當即就覺得心裡驚悚無比,不明白她們只是去換了個衣服,怎麼一來就看到這麼驚悚恐怖的一幕?

二女當即就好似想到了什麼般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都不禁浮現起了一抹暈紅,隨即眼神堅定但又憂心無比的朝著柳雲祁跑了過去,連忙一左一右的拉住了柳雲祁的胳膊不讓他繼續下去道。

Prev Post
韓誠武搖了搖頭,目光中透著一絲冷意,不過隨後化為不屑之意。
Next Post
那黑煙形成的數十道巨手,便是從不同的方向朝著仙府抓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