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冷笑,「我可不是萬墳坑的那些廢物,出來吧,黑魔戰隊!」

神山裂開一道縫隙,從裡面走出一百個強大的強者。

「這是傀儡?」豬九戒臉色微變,「十個半帝。九十個巔峰至尊,葬帝山,當真好手段,竟然用這樣的方法來規避天道檢測,只是,你真以為能對付我嗎?」

醜女無敵:篡位吧!將軍! 「在這裡,我們都不能發揮出大帝之力,否則,定會引出這方天地的天罰,雖不一定致死。卻也會被打入虛空亂流。可他們,嘿,你如何抵擋?」

魔尊揮舞著手臂。指向了豬九戒,可還等他發出命令,皇宮上空,牛蛋等人身前出現了一人。

正是丁峰,牛蛋等人頓時激動了,卻被丁峰揮揮手,讓他們安靜。

「是嗎?」丁峰淡漠道,「豬九戒,這次做的不錯。接下來,你就給我盯著魔尊。他要是敢動彈,就給我殺了他!」

「放心。我可比他強!」

豬九戒看到丁峰,瞳孔瞬間縮成針尖大小,心神震撼,甚至他感覺到了恐懼,心中吼道:十年啊,才十年啊,他的修為,他的氣息,竟然不比我當初成長的慢?而這裡,不過是一個非常貧瘠的小世界罷了!

「你就是丁峰?」

魔千殺震驚過後,不再管上面的情況,看著丁峰問道,「何必呢?你要是早點出來,早點被我煉化成傀儡,讓我接受你的一切,不就沒有這麼多麻煩了嗎?」

他竟然埋怨起來。

「殺了他!」

丁峰看都沒看他,直接下了命令。

暗二和暗三瞬間撲了過去,打出了最強神通。

魔千殺雖強,可如何抵擋,然而體內卻噴出一道道黑光,腳下出現一座黑蓮,頭頂上出現一面黑色旗幟,將他整個包圍進去,竟然抵擋住了兩位準帝的轟殺。

「丁峰,你竟敢對我出手?哇呀呀,好你個螻蟻,你個土鱉,你個人渣,黑魔戰隊,給我殺了他,殺了他!」

魔千殺咆哮,黑魔戰隊竟然很聽話,飛撲下來。

「我有十個准帝傀儡,就是個巔峰至尊,丁峰,我看你如何抵擋?我要殺了你,將你一寸寸的撕碎了,砸爛了!」

魔千殺依然怒吼。

剛才一瞬間,他以為要死了,那種絕望的感覺讓他深惡痛絕。

「是嗎!」丁峰嘴角挑了起來,一分意念卻在系統空間進行兌換,「系統,兌換一百位暗金傀儡!」

「叮,扣除一百萬億能量點,兌換完畢!」

一百萬億能量點,正好是一萬億神晶,丁峰總共有三萬億,這一次就耗費了三分之一,可他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出來吧,屬於我橫掃禁地的天罰戰隊!」

丁峰靈機一動,給這一百位準帝命了個戰隊名字。

轟隆隆!

百位準帝一出來,虛空都是一顫,大地都顫抖,蒼穹都驚懼。

強大的氣息,連成一體,籠罩百萬里方圓,將這個範圍內的天道規則都影響扭曲。

「怎麼可能?」

葬帝山上空呢的魔尊看著下方的暗金傀儡,失聲尖叫。

「不可能!」

豬九戒哆嗦了,這一刻,他更感覺丁峰的可怕。

「不,我一定是眼花了!」

魔千殺揉揉眼睛,臉色都白了。

「師父哥哥真厲害!」

芷顏歡呼一聲來到了丁峰身旁,親昵的摟住了手臂,晃個不停。

「敢對我身邊的人出手?」丁峰望著魔尊,眸光無情,「魔尊,我不得不佩服你,你很有魄力,真的有大魄力!」

「我宣布,葬帝山,從今天開始……除名!」

丁峰一字一頓道。(未完待續)

唰……!

暗二瞬間到了魔千殺身前,可還沒等他出手,上空降下一道神光便將他轟入了地底。這一幕,讓牛蛋、葉楓等人倒吸口涼氣。

那可是准帝啊!

「不自量力!」

魔千殺撇撇嘴,背著雙手說道:「時間快到了!」

牛蛋等人沉默,就連芷顏也一言不發。

紅葉國遠處,一道人影神情凝重的看著葬帝山,他有些猶豫。

「幫,還是不幫?」

豬九戒走三步,又退三步。

「幫忙呢? 醫妃驚華 最壞的結果就是被葬帝山追殺,可小爺不懼;要是不幫忙呢?等丁峰出來,看到紅葉國變成深淵,弟子死亡,那……他肯定會找我出氣,那時,他肯定會動用契約完全操控我,我雖能強制抹去契約,可會重創本源,代價太大。」

豬九戒分析利弊,卻沒有動。

萬道山中,丁峰盤坐在至尊神液之內,這樣的神液,純粹之極,蘊含著造化之力,比什麼仙丹神葯都要珍貴萬分。

他好似變成了黑洞,瘋狂的吸收著靈液。

嘩啦啦!

甚至可以看到兩條粗大的河流,一道沒入心臟的體源之內,另一道注入他頭頂上出現的一片神城。

這是一座十萬里寬廣的玄黃之城,而城外巨大的空間,宛若一個小世界。

神徒開闢神源,凝練神土;神士化神磚,神師凝神牆,神將牆化屋,神侯屋成村,神君村化鎮,神王成就神城。

這就是神源空間隨著境界提升的演化。

此刻的丁峰。神源之內竟然出現了一座巨大的玄黃之城,而且幾近圓滿。在玄黃城最中心的神殿中,丁峰的元神坐鎮裡面。

嗡嗡嗡!

丁峰周身震顫。片刻之後,他收了異象。睜開了眼眸。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左邊開天闢地,演化日月星辰,萬物繁盛,右眼輪迴破滅,萬物歸墟。

「神王圓滿,成了!」

丁峰露出了笑容,十年時間。依靠前所未有的巨大資源,再加上系統的輔助,他的修為突飛猛進的提升,一直達到神王巔峰之境,可怕之極,簡直不可思議。

神徒以後,每一個境界的提升,至少都以十年為單位來計算,特別到了神侯、神君之後,別說大的境界。就是一點提升,恐怕都要百年來計算。

可丁峰,十年時間。從神師步入了神王,當然,在這裡的時間和外面有些出入。

「萬劫道體第一境是先天道胎,第二境是無極道胎,我現在已經將無極道胎凝練到九寸巔峰,最多兩個月就能再次蛻變,達到十寸。那就一鼓作氣吧……!」

丁峰正準備再次沉浸修鍊中,忽然心神一動,有種煩躁感。

「心血來潮?是誰有危險?明月?還是……!」

靜下心來。仔細感應,隱隱約約抓住了命運的脈絡。

「丹藥之禍。那就是紅葉國,以我留下的准帝傀儡都擋不住。甚至連逃跑都是奢望,那麼……!」

丁峰心神狠狠一跳,臉色陰沉了下來,他從靈液中飛了出來。

紅葉國,皇宮上空。

「時間到了!」魔千殺舉起了右手,葉楓等人都頭皮發麻,瞳孔縮小。

冷少的新晉寶貝 「牛蛋,待會讓他們護著你和芷顏走!」

葉楓傳音道。

「放心吧,誰死芷顏也不能死!」

牛蛋皺緊了眉頭,雙眼中首次出現瘋狂的殺意。

「只要我的手臂落下,方圓萬里,瞬間飛灰湮滅。」

魔千殺非常喜歡這種掌控別人命運的感覺,特別看著他們驚恐不安而又沒有任何方法的那種急躁,他就特別開心,特別滿意。

他的手臂緩緩落下。

上空的神山升起了鎮壓蒼天的恐怖毀滅之力。

牛蛋等人緊張萬分,就連芷顏,小臉蛋都發白了。

死亡,就在眼前。

葬帝山萬里開外,豬九戒掏出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圓球。

「他豬奶奶的,丁峰,你可欠我一個大人情!」嘀咕著,豬九戒打穿空間,將圓球扔了出去,「只要打破葬帝山對天道之力的封鎖屏蔽,他們,也不足為懼。」

虛空裂開,圓球出現在葬帝山上空,炸開一團黑光將葬帝山籠罩進去。

轟隆隆!

混沌炸裂,乾坤毀滅,毀滅洪流將葬帝山湮滅,這股力量之強,比當初龍隱催動帝兵黑龍劍的威能都要強大百倍。

不過一個瞬間,葬帝山三千重防禦之光便砰然破碎,大量的慘叫之聲剛剛響起便戛然而止,到了最後,山體竟然裂出一道道縫隙。

下方的魔千殺看到上面的情況,當即蒙了。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魔千殺很不解,分外不解。

牛蛋等人也愣住了。

轟……!

神山之內,忽然噴出大量的黑光,才將毀滅洪流抵擋住,不一會兒功夫,便將毀滅洪流盡數打入無盡的虛空中。

「是誰?是誰暗算我葬帝山?」

從山峰裡面噴出十餘個高達千丈的身影,他們都頭頂長角,背生羽翼,臀有長尾,這完全是惡魔的形狀。

更可怕的是他們的氣息,竟然比暗二、俺三都強大幾分。

他們咆哮蒼穹,揮舞星辰,攪亂百萬里天空,卻沒有任何發現。

「是誰,給我出來!」

其中一位,身軀陡然拔高,直接達到萬丈上下,噴吐著魔光,破碎著蒼穹。

「嘿嘿,魔尊,我不就在這兒。」

豬九戒冷冷一笑,半大的身子出現在萬里開外。

「你是誰?」

魔尊兩個堪比日月的眸子望了過來,感受到豬九戒體內蘊含的力量,不禁大皺眉頭。

「與你們一樣。」豬九戒說道,「這裡受我庇佑,你們還是離去吧!」

哈哈哈!

魔尊狂笑。霸氣肆意,「打破了我葬帝山屏蔽天道的封印之力,你就想這樣罷休?嘿嘿。當我葬帝山好欺負不成。」

「那又如何?屏蔽之力已經消失,你還能全力出手不成?嘿嘿。你可以試試?」

豬九戒伸手一抓,一個九齒釘鈀被他拿了出來抗在肩上,絲毫不懼。

「真以為我不能出全力就不能對付你了?」

魔尊冷笑,「我可不是萬墳坑的那些廢物,出來吧,黑魔戰隊!」

神山裂開一道縫隙,從裡面走出一百個強大的強者。

「這是傀儡?」豬九戒臉色微變,「十個半帝。九十個巔峰至尊,葬帝山,當真好手段,竟然用這樣的方法來規避天道檢測,只是,你真以為能對付我嗎?」

「在這裡,我們都不能發揮出大帝之力,否則,定會引出這方天地的天罰,雖不一定致死。卻也會被打入虛空亂流。可他們,嘿,你如何抵擋?」

天降萌寶:這個媽咪我要了 魔尊揮舞著手臂。指向了豬九戒,可還等他發出命令,皇宮上空,牛蛋等人身前出現了一人。

正是丁峰,牛蛋等人頓時激動了,卻被丁峰揮揮手,讓他們安靜。

「是嗎?」丁峰淡漠道,「豬九戒,這次做的不錯。接下來,你就給我盯著魔尊。他要是敢動彈,就給我殺了他!」

「放心。我可比他強!」

豬九戒看到丁峰,瞳孔瞬間縮成針尖大小,心神震撼,甚至他感覺到了恐懼,心中吼道:十年啊,才十年啊,他的修為,他的氣息,竟然不比我當初成長的慢?而這裡,不過是一個非常貧瘠的小世界罷了!

「你就是丁峰?」

魔千殺震驚過後,不再管上面的情況,看著丁峰問道,「何必呢?你要是早點出來,早點被我煉化成傀儡,讓我接受你的一切,不就沒有這麼多麻煩了嗎?」

他竟然埋怨起來。

「殺了他!」

丁峰看都沒看他,直接下了命令。

Prev Post
風三娘幾人目瞪口呆,想要罵人,但被堵上了嘴巴,塞進馬車,運往州城去了。
Next Post
這一次外出從徐藍晚那裡獲得一百塊混沌石,現在又獲得六十塊,收穫彼豐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