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作戰計劃就這樣吧,菜鳥一號和菜鳥二號去解決城樓上的日偽軍,菜鳥四號負責狙擊掩護,其他的菜鳥一會兒混進去,去日本人的食堂,把裡面的日本人全部給滅了,我去偽軍的食堂,把偽軍給你們攔著,不過我先說好了,這兒距離其他的日本人的據點並不遠,也就是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這也代表著你們必須在三十分鐘內結束整個戰鬥,至於為什麼才半個小時,那是因為還要留二十分鐘給加強連的人搬運補給。」林辰覺得突然發起攻擊的話,憑藉著特種小隊手上的全自動步槍,應該並不難解決這些日本人。

「都清楚各自的任務了嗎?」 追婚三十六計 林辰還是要叮囑他們一下,畢竟電視里都是這麼演的。

「都明白啦。」十個人各自點了點頭。

看了看天色,馬上就要到中午吃飯的時候了,從儲物戒指裡面把特種小隊的人的武器全部拿了出來。

「好了,現在檢查裝備,準備出發,自己都小心點兒,別又給我掉什麼鏈子了,一會兒菜鳥一號和菜鳥二號聽到這邊的槍聲就動手,等到城樓上的鬼子被消滅以後,就在城頭放一顆信號彈,通知加強連的人進城運送裝備。」

等幾人都檢查好自己的裝備以後,林辰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現在出發,自己把槍支給我藏好了。」

幾個人點了點頭,把彈夾的綁帶栓到了腰上,把子彈上膛以後,放在衣服裡面用外衣遮住,幾人一起走下了酒樓,魏和尚和張大彪直接離開了,而其他的人都跟著林辰,等著他結賬。

而林辰則是為難了,因為他身上沒有錢啊,這次吃了人家酒樓的兩桌子菜,有點兒不好說啊,前次是穿著日本人的軍服,還能坑一下漢奸,這次可沒有。

走到了櫃檯,讓林辰愣住了的是酒樓的掌柜居然是一個妹子,看上去長得還不差,這就讓林辰更不好意思了,這尼瑪要是一個男的,自己還可以過去忽悠一下,不過現在可是一個妹子,自己該怎麼說啊。

而這時候那個妹子看到站在前面獃獃的看著她的林辰,她對著林辰點了點頭,探后笑著問道:「先生,你有什麼事情嗎?」

這下林辰更加的尷尬了,這尼瑪該怎麼說呢,想了想,林辰靈機一動,他把手伸進了自己的褲兜裡面,然後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塊玉,這是上次在魔道祖師裡面滅溫家的時候,黑影兵團給他帶回來的,被他扔到戒指裡面,都差不多給忘了,現在能派上大用場。

把玉佩放到了櫃檯上,林辰輕咳了一下道:「老闆,是這樣的,剛才我們吃東西,然後我忘記帶錢了,所以現在把這塊玉佩抵押給你吧。」

那個妹子愣了一下,看了看林辰放在桌子上的玉佩,被吸引住了,因為那塊玉佩正散發著瑩瑩的光芒,看上去煞是好看,把玉佩拿在手裡,還有溫溫的熱感。

不過那個妹子很快就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這位先生,你的這塊玉我不能要,太貴重了,你要是吃東西沒有錢的話,我可以先給你記著,雖然我不認識你,不過我看著你不像是壞人,應該不會少我們這麼一點兒飯菜錢。」

林辰愣了一下,然後笑了笑,給那個妹子要了一張紙和一支筆,寫了一張欠條,然後叫來特種小隊的幾人輕聲的說道:「這次吃飯我沒錢付賬,所以我給人家打了一張欠條,叫她以後找李團長要,你們幾個做個見證啊。」

幾人點了點頭,吃飯沒錢付是硬傷啊,似乎每次和林辰出來吃飯都沒有錢付賬,前次是這樣,這次還是這樣。

把欠條交給了那個妹子,林辰小聲的說道:「咳咳,大妹子啊,我也不能吃白食,這張欠條你收著,等以後你去找李雲龍要帳去。」放下欠條林辰就走了,留下了獃獃的站在原地的妹子。

等林辰他們走出酒樓以後,那個妹子才回過神來,看著大門喊道:「唉唉唉,先生,你的玉佩還沒拿呢。」可是等她走到門口的時候,已經沒有發現林辰他們的蹤影了,看了看手上的欠條和玉佩,那個妹子搖了搖頭,可是當她看到欠條上面的字的時候,她驚訝的張開了嘴,然後連忙把欠條受到了自己的懷裡,這欠條可不能讓別人看見了,這可是要掉腦袋的事情。

而林辰沒有收回玉佩,那是因為他沒把玉佩放在眼裡,寫完欠條以後他就忘記了玉佩的存在,所以他才沒有收回玉佩。 霽華語氣羞惱,「娘親,我這是看月秀精神不濟,擔心她看不住蒼煙才去的。」

時空之頭號玩家 聞言月千歡一頓。 家歡 她抬眸看向月秀,月秀一直很安靜的站在角落裡,若沒有人提起她很容易就忽略了身邊還有一個人。她雙手捧著胸口,那是放著谷方蕭骨灰的地方。

月千歡微微皺了皺眉,想說什麼但還是沒有開口。她收回目光看向大家,「那就這樣吧。我們來將這幾個靈兵聚集地分一分。」

「還有,別忘了左圖修他們也得到了情報。這去靈兵聚集地的路上,很有可能就碰上他們。不要輕易和他們起衝突,大家的安全,還有專心通關才是最重要的。」墨九卿說道。

左圖修一行人,一直對他們虎視眈眈。

他們中也就蒼煙可以無視不屑左圖修,但他們不可以。必須要小心謹慎,安危為重!

鳳九黎點頭,接著說:「若是誰先碰到他們,立馬傳音通知一下彼此。」

「好。」

「這些靈兵聚集地都去了后,我們也對這些生物的實力有了初步了解。到時候再會和去找靈將,試試靈將的實力在什麼境界。」月千歡說道:「時間上我們不用太著急。現在才第一層,用不著趕時間。」

就此敲定了計劃。月千歡在這裡分隊,然後朝著各自劃分到的靈兵聚集地趕過去。

因為月千歡和墨九卿,跟霽華和蒼煙要去的地方短暫同路。他們一同飛了一段路才分開,分別時霽華頗為不舍。他還一臉嚴肅的盯著墨九卿說:「爹爹你一定要好好保護娘親!」

「放心吧霽華。有爹在,你還用擔心你娘親嗎?」墨九卿揉了把霽華的頭。又被他嫌棄不高興的拍開。

霽華撇嘴說道,「我更相信娘親保護你。」

「……你是不是皮癢了。」嘴角抽抽,墨九卿臉色微微發黑的盯著霽華。還是月千歡無奈笑著上前,握住墨九卿的手才把玩你瞪我我瞪你的兩父子分開。

月千歡眼神,你們兩幼稚不幼稚?

墨九卿一把抱住月千歡,輕哼看向霽華。「快走吧。別讓我們等你們太長時間。」

「才不會。說不定我和蒼煙比你和娘親還快趕到會和的地點。哼哼,蒼煙我們走!」霽華氣哼哼轉身,揮手和蒼煙一同飛向遠方。

一直笑看著他們消失在視線中,月千歡和墨九卿才離開。

飛了好一會兒,霽華忍不住扭頭皺眉看著蒼煙。「蒼煙,你一直盯著我看幹什麼?」

「我好奇啊。」蒼煙眉眼彎彎,一派天真可愛的模樣。

霽華挑眉,「好奇什麼?」

「我從未有過爹娘,所以好奇原來爹爹娘親和孩子之間是這樣相處的啊!霽華,你最愛你爹爹還是娘親呢?你爹爹剛剛那些話,你會不會生氣?」

聽到蒼煙好奇童稚的嗓音,霽華沉默了。

他停下來,對面蒼煙也停下不過滿臉困惑不理解他為什麼停下。霽華靜靜看了蒼煙一會兒,他伸手摸了摸蒼煙的頭。「家人之間是不會生氣的。蒼煙,你願意的話可以把我當你的哥哥。」 天神族,因天地而生。無父無母,無親無故。只有同一種族,互為親朋互相扶持保護。

這也可以說是親人朋友,但給蒼煙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她張大眼睛高興看著霽華,臉上的笑容又燦爛明媚了許多。蒼煙點頭,「好啊!不過霽華哥哥本來就是哥哥啊。」

「這不一樣,等你以後就知道了。」霽華說。

蒼煙好奇歪著頭,開口卻嗆到了霽華。她問:「不一樣?難道以後我長大了,霽華哥哥就會娶我嗎?」

噗!

霽華嗆的咳嗽。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他欲言又止,最後看著蒼煙懵懂不知的眼神,只能搖頭聳了聳肩。「哥哥怎麼會娶妹妹。蒼煙,我們還是先去靈兵的聚集地吧。我可是說了要比爹爹娘親先到會和點的。」

「好!」蒼煙乖乖點頭,跟霽華繼續趕路。

只不過,她心底有個聲音在不高興的嘀咕。不能嫁給霽華哥哥的話,那還當什麼妹妹?

……

另一邊,月千歡和墨九卿見到了他們進入聖塔九重第一層后的第一個靈兵。他們好奇停下來,打量審視著。

和情報中一樣。這種生物是半人半蛇,有些像蛇姬。但比起蛇姬,它們的長相可要粗糙醜陋多了。佔據臉一半的眼睛,沒有鼻子,猩紅嘶嘶吐信的嘴巴,很是辣眼睛!

它們沒有神智。雙眼空洞無神的趴在地上,似乎在納涼只剩下尾巴懶洋洋的偶爾動一動。

月千歡打定主意,開口:「我先去試試靈兵的實力。」

「好。」墨九卿答應。

他們一起飛下去,果然一見到他們后,靈兵立馬興奮探起上半身,嘶嘶吐信張開血盆大口撲了過來。沒有任何靈智,只有本能的獸性衝動。

月千歡淡漠冷冷看著靈兵朝她衝過來。距離近了時,月千歡起手掐訣。一個簡單的手印凝聚空間利刃,噗!

空間利刃輕而易舉的將靈兵一刀切成兩段。靈兵落在沙地上,殘軀扭了扭隨後變作一絲頭髮絲那麼細的靈氣飛向月千歡。月千歡張開手讓靈氣落在手心。

她表情一言難盡,扭頭看向墨九卿。「靈兵這麼弱的嗎?」

墨九卿表情也有些難以用語言形容。他們本以為有多危險,做好了重重心理建設。結果隨手一擊,就能殺死靈兵!不過很快他們收斂心情,恢復了平靜。

這才是他們碰到了第一個靈兵,並不能代表所有。等到了第一個靈兵聚集點,才能得出一個準確靠譜的數據。

因此月千歡收起靈氣。她和墨九卿運起武力,全速飛向第一個靈兵聚集點。路上他們也有看到閑散的幾個靈兵,因為數量太少了,他們沒有再下去收割這些靈兵體內的靈氣。

兩天一夜后,月千歡和墨九卿才趕到了第一個靈兵聚集點。他們站在高山上,遠遠看去。不遠處趴在山谷中沉睡的靈兵,數量足足有上百之數。

月千歡挑眉看向墨九卿,「你去還是我去?」

「歡歡在這兒休息會,收集數據讓我去就夠了。」墨九卿寵溺勾唇,低頭在月千歡眉心落下一吻。 帶著剩下的幾個菜鳥來到日本人駐紮的地方,門口正有六個守衛在站崗,至於裡面林辰有多少日本人他自己就不知道了。

想了想林辰都沒有想到有啥好辦法,所以他乾脆不想了,看著剩下的菜鳥說道:「菜鳥四號架設狙擊點,掩護其他菜鳥的進攻,注意,都戴好消音器,別剛開始就被一群人給包圍了。」

「還有就是你們只有三十分鐘的時間來消滅駐紮點裡面的日本人,至於偽軍那邊我會給你們擋住。」

可是就在林辰剛分配好駐紮點裡面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警報聲,直接讓林辰懵逼了,這尼瑪難道是出點兒什麼問題了?

看著進入警戒狀態的日本人,特種小隊的人看著林辰問道:「教官,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林辰看著日本人的軍營想了想道:「先看看情況,看看他們是因為什麼事情才拉響的警報,如果是因為我們的話,那就證明我們內部出現漢奸了。」說到這兒,林辰突然想到了原劇中那個被日本人抓到然後出賣獨立團的朱子明,這尼瑪自己居然把他給忘了,要知道現在劇情的發展加快了,也就是說朱子明很有可能已經被山本的人給抓了,也就是說這次自己帶著特種小隊來襲擊西集據點的事情很有可能已經敗露了。

想到這兒林辰說道:「算了,不等了,給我殺進去,我估計現在日本人正在布防。」不能再等下去了,要知道再不打的話日本人很有可能就會增兵了,到時候就有點兒麻煩了。

聽到他的話,特種小隊的人拿出了自己的步槍,對著軍營外面的幾個守衛就是一頓亂掃,直接把外面站崗的幾個日本人給滅了。

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們家裡有礦啊,就這麼幾個日本人,打這麼多槍,是不是覺得子彈多了找不到用處啊。」這尼瑪六個守衛,特種小隊的人打了十多發子彈,簡直是浪費啊,這個距離,一槍足矣。

幾人訕訕的笑了笑,這一扣扳機就是幾發子彈,有點控制不住了,不過這子彈卻沒啥問題,打完了從日本人手中拿點兒就行了。

沒有去管幾人,林辰閉著自己的雙眼,他在召喚黑影兵團的士兵,還好日本人駐紮的地方沒有店鋪,路上的行人也在拉警報的時候全部被嚇跑了,要不然估計得被林辰的這個舉動給嚇著了。

隨著林辰的召喚,他的身邊開始出現許許多多的黑影,然後逐漸成型。

林辰沒有召喚太多,也就是幾十個黑影兵團的士兵,別看這幾十個黑影兵團的士兵少,如果論戰鬥力,這幾十個黑影兵團的士兵能把整個日本給滅了,畢竟黑影兵團的很多能力不是普通人能夠理解的。

吩咐了一下這些士兵,他們隱逸以後,林辰就開始看著菜鳥小隊的人和日本人的互啄,不過這菜鳥小隊的戰鬥力可不是簡單的,而且武器裝備也不是日本人的燒火棍能夠比較的。

沒一會兒,日本人那邊就倒下了大片的屍體,而特種小隊這邊還沒有傷亡。

至於偽軍,則是一個都不見,要知道,系統雖然不準自己使用超限的實力來殺人,不過沒說自己不能反抗啊。

派出去的黑影兵團雖然少,但是人家是有自己的思想的,只要有偽軍敢動手,絕對動一個死一個。

林辰特地的跑到了一個高樓的樓頂,坐在上面看著整個戰局,還別說,王喜奎本來就是一個神槍手,使用林辰給他的狙擊槍和經驗包以後就更加的神了,可以說百發百中,指哪兒打哪兒。

場中的很多日本人都是被他打死的,一槍一個頭,這簡直是赤裸裸的外掛啊。

還有一個特別猛的就是王根生,這種遭遇戰是他最拿手的,看見躲在障礙物後面的日本鬼子,他拿出手雷就是一頓亂扔,基本上每顆手雷能帶走四五個日本鬼子,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戰爭機器。

…………………………………………………

沒有偽軍的幫助,特種小隊的幾個人用了二十多分鐘就把西集聚點的日本人給全部消滅了,而城頭那邊的戰鬥結束的更快一點,等林辰他們這邊的戰鬥結束的時候,人家那邊已經帶著城外的加強連過來了。

張大彪看到林辰,朝著他跑了過來道:「林教官,城樓上的鬼子和偽軍已經被清理完了,還有十多個偽軍俘虜,據有一個俘虜交代,城裡的警報之所以會響,是因為太原城那邊通知說今天會有人襲擊據點,讓他們全據點警戒,不過他們應該是沒想到我們下手會這麼快。」

林辰點了點頭,他就說為什麼日本人會突然間就拉警報了,沒想到還真的是因為獨立團裡面出叛徒了,不過你丫的出賣誰不好,你要出賣我?

林辰找到了加強連的連長,他叫做陳軍,是李雲龍提拔的,也算是一員虎將。

「陳連長,你快帶人去把軍火庫裡面的軍火全部給拉回去,日本人的援軍應該馬上就要到了。」說道這兒林辰又想到了那個叛徒朱子明,本來他是想這次去太原的作戰任務結束以後,讓特種小隊的人去處理,不過自己這次去太原也不知道朱子明會有什麼其他的動作,到時候趙家裕就危險了。

想了想林辰叫住了陳軍,在他耳邊說道:「陳連長,回去以後你就去找團長,然後你告訴他,前段時間我們團的保衛幹事朱子明曾經外出過,而且還出去了一兩天,還有就是告訴他,我們今天的行動被敵人提前知曉了。」

陳軍一驚,有些兒驚訝的看著林辰,保衛幹事朱子明,聽林辰的這個意思是朱子明已經叛敵了,朱子明在團裡面的職位可是保衛幹事,專門為了防止己方的人被敵人策反,沒想到居然是他,這就有點兒意思了,讓一個已經被策反了的人還查被策反的人,能查出來才怪。

林辰點了點頭,「抓緊時間吧,還有,回去告訴團長,小心日本人小股部隊的偷襲。」

陳軍點了點頭,然後帶著人朝著軍火庫跑去。

特種小隊的人也跟著過去,不過並不是去幫忙搬運軍火的,只是來補給一下,然後順便看看有沒有日本人的軍裝。

最後,眾人在日本人的軍備處找到了很多的新軍服,還有棉大衣,看來是日本人過冬的裝備,特種小隊的人一人拿了一套普通的軍服,而林辰則是拿了一套少佐的軍服,雖然少佐的職位不是很大,不過也差不多夠用了,畢竟少佐已經是一個隊長級別的職位了,一般的日本人見到了都是要恭恭敬敬的。

本來林辰還打算弄個特高課的身份,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因為一個特高課的身份系統居然需要100兌換點,而一個普通的少佐的身份只需要十分之一的兌換點而已,能節約一點就算一點兒,至於為什麼不繼續用上次的那個身份,那是不敢用啊,要知道,上次自己以那個身份去平安縣城拉軍火,如果自己這次在用那個身份的話,林辰覺得應該會有一個太原城的日本人包圍著自己。

而十兌換點和一百兌換點的問題,林辰可謂是非常的怪,很多時候他花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兌換點去做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他都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不過有時候讓他花費一點兒兌換點去做點其他的什麼事情,他都不願意。

拿著新的軍服,林辰兌換的身份是一個新調任去太原城做保安小隊長的藤原拓海,系統給他弄得周周道道的,給了他一張偽造的比真的還真的調令,就連日本人的軍部都能查到這個調令,要不是因為天皇是唯一的,林辰都在想要不要花費大價錢做個天皇,然後讓這幫所謂勇士的人全部剖腹自盡,那樣就不用自己麻煩了。

由於城裡面打仗,所以店鋪全部都關門了,街上一個行人都沒有,畢竟誰也不知道走在路上會不會被炮火殃及。

等軍火庫裡面的裝備都被加強連的人搬上車以後,林辰才帶著他們朝著偽軍的軍營走去,那兒被黑影兵團的士兵包圍著,所以一直很安靜。

走進偽軍的軍營,林辰就看到一大幫偽軍正抱著頭蹲在操場上,他們的身前是幾具殘破不堪的屍體,左邊是一大堆槍支和一些軍備,看到這一幕,別說是自己身後的眾人了,就連林辰自己都有點兒懵逼,誰能想到黑影兵團的人會把這些人的槍械全部給繳了,而且看樣子還是連其他地方的軍備都給搬了出來。

林辰示意了一下,加強連就走上前去把地上的槍械,軍備什麼的都給搬上了車,然後陳軍走過來看著林辰道:「林教官,這些俘虜怎麼辦?」

林辰想了想,這幫偽軍也不知道能不能被李雲龍給忽悠住了,不過現在李雲龍似乎並不差手下,想了想林辰看著陳軍道:「算了,把他們都放了吧,帶回去沒啥用,浪費糧食。」

聽到這話,陳軍看著蹲在地上的偽軍說道:「都滾吧,既然林教官說放了你們,那你們就滾吧。」

聽到他的話,地上的偽軍想離開,不過看見守在旁邊的黑影兵團的士兵以後,又縮了回去,他們有點兒害怕啊,這些黑衣人居然能夠變身,手臂還能變大,簡直就是一個怪物。

看著這幫人的樣子,林辰搖了搖頭道:「都起來走吧,這次不為難你們,不過問題在於,這次以後你們要是再給日本人當走狗,那麼這些黑衣人就會去找你們,相信我,說到做到。」

聽到林辰說話那些人才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站起來,然後跑了出去。 月千歡站在高山上,拂袖變出一面水鏡。水鏡追隨著墨九卿的身影,讓她能清楚看到墨九卿的行動。

只見墨九卿單槍匹馬沖入山谷之中。一見到他闖入,沉睡的山谷立馬熱鬧瘋狂起來。無數靈兵嘶嘶吐信,貪婪飢餓催使下,讓它們毫無害怕的感覺,源源不斷撲向墨九卿。

墨九卿單手為掌,一掌拍向山谷。

能量匯聚成巨大的手掌。巨掌所過之處,靈兵連點聲音都沒有發出,就被殺死四分五裂,變成了靈氣。

月千歡見此,挑了挑眉。這幾乎是單方面的大屠殺!這些靈兵對墨九卿而言毫無難度。一炷香時間不到,墨九卿就殺光了山谷里的靈兵,將靈氣都抓在手中回來。

墨九卿落在月千歡面前,伸手將靈氣遞給她。「歡歡先拿著,看看變成靈珠是什麼樣子。」

「好。」月千歡收下靈氣。她又看著墨九卿問他,「感覺怎麼樣?」

「這些靈兵很弱,不堪一擊。不過它們匯聚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這裡只有兩百三十二的靈兵,等到數量多的上千,上萬時,那會是一股驚人的力量!」墨九卿說道。

單個的靈兵非常脆弱。但就像螞蟻集成成軍隊,能咬死大象一樣。這些靈兵就是螞蟻,它們將被會以數量取勝。

這還只是靈兵而已。不知道靈將又是怎麼樣的?是單獨一個,還是跟靈兵一樣匯聚成一堆,數量疊加。

月千歡:「去下一個集聚地吧。越往裡面走,靈兵的數量也會多起來。」

「嗯走。」

月千歡和墨九卿一起,接下來專註的去剩下兩個靈兵的聚集地。

在第二個聚集地,他們遇到了兩千靈兵。在這個數量疊加下,墨九卿和月千歡才真的見識到了靈兵的威力。它們擁擠成浪花撲上來,張口能咬碎吞噬能量。而且悍不怕死,一齊撲上來的場面驚人!

但這比起第三個聚集地還不算什麼。

第三個靈兵聚集地,數量上萬。放眼看去就是靈兵潮,讓墨九卿和月千歡都沒有莽撞的去攻擊,而是兩人一同出手將這群靈兵分成了兩股。

就算這樣,月千歡和墨九卿也紛紛花了大招,才滅掉這些靈兵。他們事後站在一起,雙方神色嚴肅了幾分。

墨九卿說:「這數量如果再有一個質變,你我都不能輕易惹怒它們。」

Prev Post
雖然透明老者從來沒有過元氣修鍊的經驗,但他那數千年的見識,卻是一筆無比豐厚的財富,藍楓相信,自己想不通的問題,或許透明老者能夠給出答案。
Next Post
蒂莉看了他一眼,冷然道:「茶是好茶,不過你不能喝。」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