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十個小時,陌塵小心翼翼的幫助青年接續經脈,並治癒了青年體內的傷勢,胸口處,也在蓬勃的生命之力下,開始癒合了,但是,青年血液很少,很虛弱,但還是清醒了過來。

此時陌塵由於消耗太大,端坐在一邊打坐修鍊,青龍和鑽石地龍王守護在一邊。

「你們,是你們救了我?」青年靠在牆上,艱難的睜開雙眼,看著鑽石地龍王和青龍虛弱的說道。

「別說話,你很虛弱,把這個吃下去,對你恢復元氣有很好的幫助。」說著,青龍掏出一枚藍色的果子圍到了青年的口中。

「靠,青龍,你真大方啊,這可是復原果,你都捨得給他啊。」鑽石地龍王看到青龍手中藍色的果子,頓時震驚的看著青龍說道。

復原果,可是寶貝,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服下的話,都能夠在短時間之內恢復元氣啊,神界本就很稀少,一枚復原果的價值,幾乎可以賣到五百萬晶石啊,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怎麼,羨慕嫉妒恨么?想要,自己去找去。」青龍笑眯眯的看著鑽石地龍王說道,將復原果遞給青年。

青年猶豫了一下,還是從青龍手中接過了復原果,二話不說,一口就吞了下去。 又花了三個小時,陌塵和青年都清醒了過來,青年蒼白的臉色,在服下復原果之後,便恢復了一些血色,看著青龍感激的說道:「前輩,謝謝您救了我,恕我身體不便,不能給您行禮。」

「不必,救你的人不是我,是他,要謝,謝他就好了。」青龍指著身邊的陌塵說道。

「哈哈,不要謝我,龍叔,想問什麼就問吧,我們在這裡待了這麼久了,神界委員會的人,應該很快就要找來了,時間不多了。」陌塵說道,此時正是中午時分,整個光明之城,都在搜捕可疑人啊,只要無法出示神格,就算是那些沒有凝聚出神格的斗神和半神,都要被嚴格調查啊。

「好,那我就問道,小子,這城中的暴亂,應該和你有關係,對吧?」青龍看著青年淡淡的說道。

「你,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這些?」青年突然警惕的看著陌塵三人。

「小子,你放心,我們救你,完全是因為看在你和我們都是魔獸的份上才救你的,不然的話,鬼才願意救你。」青龍沒好氣的說道。

「啊,魔獸,你們也是魔獸嗎?」青年驚訝的看著陌塵三人說道。

「不錯,難道要我們變出本體,你才相信嗎?」青龍沒好氣的說道。

「啊,不用不用,我能夠感受到你們的氣息,你們都是魔獸沒錯,是這樣的,這次暴動,是我們計劃了幾百年了,就是為了奪回獸神本體。」青年說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過,你們真是太魯莽了,這可是神界委員會的總部,強者如雲,而且還是在這光明之城之中,你們真以為,你們能夠得手嗎?真是不自量力。」青龍冷冷的說道。

經過他們這麼一鬧,以後陌塵想要奪回獸神本體,幾乎不可能了,神界委員會本就不好對付,這麼一鬧,神界委員會必定會派強者鎮守五行絕地啊。

「啊,這位前輩,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我們這一次,可是出動了很多強者,光是十一階魔獸,就多達三十多位啊,至於十階魔獸,兩千多位,像我這種九階魔獸,也有一萬多,我們,只是負責在城中製造混亂,真正出手的,是十階和十一階魔獸。」青年自豪的說道。

「呼,這麼多魔獸,確實有著自大的資本,若是換做其他城市,或許還有希望,但是,這裡可是光明之城,該死,你們真是太魯莽了啊。」青龍氣急敗壞的說道。

「前輩,你未免太高看人類了,這數萬年來,他們過的太平靜了,幾乎忘記了我們的存在,這一次我們出手,可是有著八層把握,而且,在城外,我們還有魔獸部隊接應,就算得不到獸神本體,我們也可以撤退的。」青年說道。

「該死,你們這樣做,是自掘墳墓,不行,你們太魯莽了,這次若是拿不下獸神本體,以後想要奪回的話,就更加困難了,你,想辦法出城,讓城外的魔獸攻打光明之城,吸引城中強者的注意力,我們會去神界委員會總部看一看,若是可以,今天就奪回獸神本體。」青龍堅定的說道。

「哈哈,要打架了么,我喜歡,走吧。」說著,鑽石地龍王直接騰空而起,青龍和陌塵,也騰空而起,朝著最近的傳送殿而去,這光明之城很大,若是飛行的話,沒有兩個月根本到不了城中心地帶啊,只有依靠傳送殿啊,當然,青龍也可以發動遠距離的傳送,但是,這樣很耗損青龍的神力啊。

此時光明之城中,到處都亂成了一團,根本沒有人會管飛行的人啊,光明之城作為神界最大的城市,是禁空的,但是現在,誰還會來管你?

通過最近的傳送殿,陌塵三人,直接傳送到了城中心地帶,在青龍的帶領之下,陌塵三分潛伏在了神界委員會總部附近的一個小巷子之中。

「主人,看到了那棟建築物了么?那就是神界委員會的總部。」這時,青龍指著不遠處一棟高聳入雲的建築物,高達三千多米,是一座圓形堡壘,堅硬無比,據說,沒有一級神的修為,根本破不開堡壘堅硬的牆壁啊。

而且,一座座圓形堡壘,都是採用了極為堅硬的材料製造而成,方圓百里的範圍之內,都是神界委員會的圓形堡壘啊,大到如山峰,小到可以容納十多人的堡壘,處處皆是,而且,堡壘之外,隨時都有著巡邏的神級強者啊,這些巡邏的隊伍,每一個隊伍都有著三級神級強者帶領啊。

而且,不僅是青龍和鑽石地龍王,就連陌塵,也能夠感受得到,在圍牆之內,有著幾股強大的氣息,那可是屬於二級神級強者的氣勢啊。

「該死,這神界委員會,強者如雲,他們僅僅靠著三十多十一階陌塵,別說奪回獸神本體了,恐怕就連這神界委員會的大門,都進不去!」青龍沉聲說道。

神界委員的大門,高大五百多米,寬達三百米,比獸神空間的大門,還要高大幾分啊,而且,以圍牆為線,整個神界委員會,都被一層薄薄的結界籠罩住了啊。

「神界委員會,有結界守護,想要破開,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不行,主人,我們必須去阻止他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往火坑裡跳啊。」青龍急道,身為空間的大成者,青龍知道,這結界,絕非一般的強者就能夠破開的啊,若是神界委員會全力發動結界的話,就算是一級神級強者,恐怕都無法破開啊,這就是神界委員會的底蘊,數百萬年的底蘊啊。

神界委員會,歷史悠久,神界形成之初,就存在了,一直到現在,神界委員會一直以來都是神界的霸主,只有被模仿,從未被超越啊。

「龍叔,這神界委員會,確實很強大,三十位十一階魔獸,根本不可能攻入神界委員會的,就算攻入,也不可能有所作為,您說的對,我們必須阻止他們,否則,一旦打草驚蛇的話,以後我們想要攻入神界委員會,就更加困難了。」陌塵沉聲道。 「你們別動,我帶著你們走。」說著,青龍身上一片銀光閃爍,將陌塵和鑽石地龍王包裹在其中,一個空間閃爍,就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陌塵三人剛剛消失的時候,他們之前所在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氣息強大的中年人,中年人疑惑的看著周圍,自語道:「奇怪,剛剛明顯感受到了空間的波動,難道是有空間系強者出現在周圍?」觀察了一下,中年人又消失在了原地,顯然,剛剛青龍發動空間之力,引起了神界委員會強者的注意了啊。

「呼,幸好我們走的快,不然就被發現了,神界委員會,果然不簡單,剛剛我發動空間之力的時候,被一股強大的氣息給鎖定了,那傢伙,至少有著二級後期的修為。」青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說道。

陌塵眉頭一皺,說道:「我也感受到了,神界委員會外圍都有這麼強大的神級強者鎮守,那要是到了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強者呢,龍叔,看來,在我沒有進入一級神的境界之前,都不要想著來奪走獸神本體了。」陌塵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空氣,說道。

「嗯,你說的對,沒有自保之力,最好不好來,走吧,他們應該是從這個方向來的,我們去藏起來,等著他們過來,在出來攔住他們。」青龍說著,帶著陌塵兩人鑽進了一個小巷子之中。

「我說青龍,你怎麼知道他們會從這裡過來?」鑽石地龍王疑惑的問道。

「別廢話,就你這智力,跟你說也說不清楚。」青龍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鑽石地龍王說道。

「鑽石叔叔,你看,傳送殿就在那邊,這條小巷子,是距離傳送殿最近的巷子,要是換做我們的話,一定會選擇人少,隱蔽性好的道路走的,這裡,是通往神界委員會最好的路小路。」陌塵說道。

「嗯,還是主人聰明,不像某些傢伙,說都說不通。」青龍若不其視的說道。

「你,青龍,你是不是皮癢,要不要我給你撓撓?」鑽石地龍王冷然道。

「算了,誰經得住你撓?看著吧,他們應該會在天黑的時候來到這裡。」青龍說道。

果然,天色剛剛暗下來,傳送殿之中,就陸陸續續的走出一批一批的人,他們剛出來,就在傳送殿附近等候,顯然,是要等待其他魔獸全部抵達之後,才會出手啊。

經過一個小時的等候,一千多魔獸幻化而成的人,聚集了在傳送殿之外,他們分成了五隊,其中一隊朝著陌塵三人所在的小巷子而來,其他四隊,則朝著其他方向而去。

「不好,他們分頭行動了,失算了。」看著分開的眾人,青龍眉頭一皺,顯然,這一點不僅僅是青龍,陌塵也沒有想到啊。

「他們來了,龍叔,走。」看著兩百多人走進巷子,陌塵率先沖了出去,擋住了眾人的去路,青龍和鑽石的地龍王也沖了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攔住我們的去路!」這時,領頭的十一階魔獸強者警惕的看著陌塵三人。

「別誤會,我們是來幫助你們的。」陌塵趕忙說道。

「幫助我們?就憑你們三個?你們到底是人還是魔獸!」這時,領頭的壯漢謹慎的看著陌塵三人問道。

「我們和你們一樣,是魔獸之軀。」這時,青龍釋放出自身的氣息,鑽石地龍王和陌塵也釋放出魔獸的氣息。

當他們感受到了青龍和鑽石地龍王的氣息的時候,臉色大變,震驚的看著兩人,鑽石地龍王的氣息,他們是感受出來了,但是青龍的氣息,他們沒有感受出來,不過,十一階巔峰的魔獸氣息,他們可是感受到了啊,至於陌塵,他們只是感受到了狼族的氣息,當然,陌塵只是露出了一點點而已。

「你是鑽石地龍王,哈哈,太好了,有你的加入,這一次我們行動,就方便得多了,至於你,十一階巔峰,我認識的魔獸之中,你似乎很面生,你是?」這領頭的人,也是一隻十一階巔峰的魔獸啊。

「你都不認識他?別跟我開玩笑,這傢伙,可是四大神獸之一的青龍。」鑽石地龍王說道。

「啊,青龍,你就是獸神身邊的四大護法之一的青龍前輩,小輩本體天青蟒牛,見過青龍前輩。」說著,天青蟒牛趕忙朝著青龍抱拳行禮。

「不必多禮,這次我們來,不是幫助你們的,而是阻止你們行動的。」青龍淡淡的說道。

「啊,什麼?青龍前輩,這萬萬不可,這一次行動,我們可是籌劃了差不多千年的時間了,我們有八層的把握可以進入神界委員會,奪回獸神本體。」天青蟒牛說道。

「八層把握,真不知道,你們這八層把握從何而來,神界委員會,強者如雲,以你們的實力,恐怕連神界委員會的大門都進不去吧。」青龍淡淡的說道。

「哈哈,青龍前輩,您的思路,或許不對哦,我們之所以有八層把握,並非正面硬闖,而是從……」說著,天青蟒牛指了指地下,顯然,天青蟒牛的意思在明顯不過了,他的意思就是從地下進入神界委員會啊。

「地下?蟒牛,你是不是把我們星空大森林的那位給請來了?」鑽石地龍王驚訝的看著天青蟒牛說道。

這天青蟒牛,可是中神域之中的一霸,也是力量型魔獸,十一階巔峰境界,實力恐怖如斯,在中神域,號稱三大霸主之一,中神域,神界最大的地域,也是實力最強的地域,想鑽石地龍王在東神域的星空大森林,排得上名號,但是將他放在中神域的話,名號的都排不上啊,除非鑽石地龍王能夠像天青蟒牛一樣,擁有著十一階巔峰的修為啊。

「嘿嘿,獸神本體對我們魔獸的誘惑力太大,這一次,我們可是聯手了五大神域之中數十位頂級魔獸一起聯手,當然,論打洞的話,你們東神域那一位,可是這個。」說著,天青蟒牛朝著鑽石地龍王豎起了大拇指。 「你們說的可是東神域排名第三的那個傢伙。」青龍插口說道。

「哈哈,對,那傢伙,在我們魔獸界,可是出了名的專干偷雞摸狗的事情。」天青蟒牛笑眯眯的說道。

「呸,蟒牛,這就是你不對了,幻日神鼠好歹也是我們東神域星空大森林的一大霸主,你不用這樣損他吧,他可是我三哥,你要在損他,我跟你急。」鑽石地龍王說道。

幻日神鼠,在神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一身打洞本領,幾乎無人能及,曾經,人類出動數十個二級神強者抓捕幻日神鼠,但是,幻日神鼠的影子他們都看不到,畢竟是打洞高手,幻日神鼠的巢穴,就像迷宮一樣,但凡進入者,想要出來,幾乎不可能,除非有懂得幻術的神級強者,那一次圍剿幻日神鼠,若不是那二十多個二級神級強者利用強大的修為朝著地面衝出來的話,他們估計還被困在幻日神鼠的地穴之中啊。

「哈哈,我不說了,你們現在還想攔住我們嗎?」天青蟒牛看著陌塵三人說道。

「這個,你們真的有八層把握?」青龍猶豫了。

「不錯,八層把握那是少的,就憑幻日神鼠的本事,我們可以直接打洞進入五行絕地,只要得到獸神本體,我們這些修為達到十一階巔峰的魔獸一起吞噬的話,用不了多久,我們魔獸必定能夠出現一批進入十二階境界的大能啊,到時候,我們根本不需要懼怕神界委員會啊,青龍前輩,您身為獸神的四大護法,這一點,我相信您是最清楚的啊。」

青龍板著一塊臉,看了陌塵一眼,陌塵示意的輕輕搖了一下頭,顯然,陌塵的意思是,暫時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啊。

「既然有八層把握,那到可以試一試,不過,你們為什麼要分成這麼多小隊?一起進入不是把握更大么?」青龍淡淡的說道。

天青蟒牛搖了搖頭,說道:「青龍前輩,人類可不傻,這一次,我們在光明之城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神界委員會必定有所防備,我們分成五隊,其中一隊,負責打洞進入,我們另外四隊,則在外圍騷擾性的進攻神界委員會,只要他們得手,我們就撤退,我相信,我們集合實力朝著一個方向撤退的話,神界委員會的強者,也拿我們沒辦法的。」天青蟒牛說道。

「你們,還是小看了人類了,這光明之城,可不僅僅有著神界委員會啊,很多勢力,都是我們招惹不起的啊,唉,算了,都到了這種地步了,沒有退路了,干吧,鑽石,你和天青蟒牛一起,我懂一些人類的陣法,我去找幻日神鼠。」青龍說道。

「好,蟒牛哥,一會算上我一個。」鑽石地龍王拍了拍天青蟒牛的肩膀高興的說道。

說著,青龍帶著陌塵,朝著天青蟒牛指的方向而去。

就在陌塵和青龍離開不久,天青蟒牛和另外三股勢力,對神界委員會的結界發動了衝擊。

「他們開打了,快看,這裡有個洞。」這時,陌塵和青龍來到了天青蟒牛說的地方,這裡是神界委員會最薄弱的地方,從這裡打洞進入,是最好的選擇啊,況且,他們從四個不同的方向對神界委員會發動了攻擊,完全吸引住了神界委員會之中坐鎮強者的注意力,誰會想到,他們從地下打洞進入了呢。

「我們進去。」青龍和陌塵進入洞口,他們快速奔行,居然花了半個小時才看到前面的人,表明身份之後,才沒有引起誤會。

追妻365天:總裁boss太危險 這時,陌塵看到,在最前面,有一隻全身透明,體長五米,高達一米,寬也有一米的老鼠,正在揮舞著自己的前爪,快速的打著洞,被挖出來的泥土,直接被其他魔獸用強大的修為,壓縮成了堅硬的土塊,放在一邊。

陌塵看到,幻日神鼠的身體雖然是透明色的,但是,他的四肢爪子,卻是金色的,鋒利的金色,無堅不摧,而且,幻日神鼠揮動前爪的速度,幾乎快到看不清楚啊,只能夠看到一輪金色的輪子不斷的轉動著,泥土直接從兩邊排開,以幻日神鼠的打洞速度,恐怕一個小時,就能打到神界委員會的核心的地下啊。

正好,五行絕地,就在神界委員會核心位置的地底之下啊。

陌塵在觀察幻日神鼠,幻日神鼠也注意到了陌塵,開玩笑,幻日神鼠可是十一階巔峰的魔獸啊,能夠在東神域星空大森林排名第三,又豈是一隻老鼠那麼簡單。

陌塵能夠感受得到,這幻日神鼠的爪子,比沙丘和大紅的爪子還要鋒利無數倍啊,而且,幻日神鼠,可不僅僅是一隻老鼠那麼簡單,就連天青蟒牛這種恐怖的存在,也要對幻日神鼠忌憚三分啊。

「小子,在看,我挖了你的眼睛!」幻日神鼠的聲音在陌塵腦海之中響起,顯然,這幻日神鼠的靈魂極其強大,只需要一個意念,就能夠將自己想要說的話傳遞進入對方腦海之中啊。

陌塵大驚,目光移開,打量著這二百來個魔獸強者,陌塵發現,除了其中六隻修為達到了十一階的魔獸之外,其他都是十階魔獸啊,而且能夠參加這次行動的魔獸,都是魔獸之中的佼佼者啊。

陌塵跟在隊伍的最後面,幻日神鼠快速推進著,僅僅一個小時的功夫,幻日神鼠的推進速度,就變慢了很多,因為越是往裡打,突然就越堅硬,但是,依舊無法阻止幻日神鼠的推進。

「噗通。」就在幻日神鼠倍感吃力的時候,前面的突然,突然倒塌,露出了一口洞口,幻日神鼠第一個鑽了出去,頓時,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因為,他們已經到了這一次的目的地,神界委員會核心地下,五行絕地啊。

五行絕地,是一塊方圓十公里的地域,在這塊地域中央,五根顏色不一樣的粗壯鐵鏈,牢牢的捆住了一隻通體銀白色的巨大嘯月天狼。

看到這身體超過兩千米,高大五百米的嘯月天狼本體,陌塵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驚呼出聲:「獸神本體!」 眼前,只見一個嘯月天狼的身體,靜止在半空之中,這五行絕地,是一個獨立的空間,是由五大主神聯手開闢出來,五大主神,在神界也被稱為五大神王,是神界委員會最高的統治者,也是神界權利最大的五個人啊。

「這就是獸神本體,呼,這氣勢,怎麼這麼強大!」幻日神鼠等一眾魔獸強者,也震撼的看著眼前的嘯月天狼的身體。

嘯月天狼的身體靜靜的漂浮在半空之中,氣勢極為強大,儘管只是一具屍體,但是,這可曾經的獸神啊,那種高不可攀的威嚴,那種肅殺之氣,直接讓人望而生畏啊,就連陌塵,看到這獸神本體,也有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啊。要知道,陌塵可是獸神的繼承人,連陌塵都無法承受獸神本體散發出來的威勢的話,那麼,其他魔獸,根本不敢正面應對獸神本體啊。

「這就是獸神本體,好強,僅僅是一具屍體,都擁有著這麼強大的氣勢,該死,在這種氣勢之下,行動都不方便了,我們怎麼帶走獸神本體!」幻日神鼠臉色極其凝重,幻化成人形之後,是一個身材消瘦,手臂修長的青年模樣,尖嘴猴腮,看上去一副很賊的樣子,賊眉鼠眼。

但是,一雙手臂,卻透露著危險的氣息,特別是五個手指頭之上的金色爪子,極為鋒利,那危險程度,恐怕在場的魔獸,沒有哪一個比得上幻日神鼠的啊。

「獸神本體,這就是獸神本體,這五根不同顏色的鏈子,應該代表著五大主神的五種屬性,該死,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破開這鏈子的準備啊。」其中一個十一階巔峰的魔獸沉聲說道。

「那怎麼辦?都來到這裡了,就這樣空手回去嗎?不,我不甘心,既然見到了獸神本體,就應該不顧一切手段將他帶走,哪怕是只帶走一條腿,也很不錯啊。」這時,其中一個人壯漢變回本體,那是一隻如同螳螂一般的巨型魔獸,高大三十多米,一雙鐮刀般的鋒利前爪,宛如死神的鐮刀一般,只見他抬起雙鐮,朝著獸神本體的後腿斬了下去。

「不要。」陌塵大喊一聲,但是,這巨型螳螂還是斬了出去,只聽見噹噹的兩聲碰撞的聲音響起,螳螂的雙鐮,竟然一點都沒有斬進去,就好像斬在了堅硬的花崗岩之上一般,被強大的反震之力給彈了回來。

「呼,該死,這獸神本體怎麼這麼堅硬!我的雙鐮,竟然砍不動,而且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來!」巨型螳螂死死的盯著獸神本體,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氣,震驚的說道。

巨型螳螂看著獸神本體幾乎傻了眼,只見獸神本體一動不動,堅硬如山,就宛如一座大山一般,壓在一眾魔獸胸口,呼吸都極其困難啊。

「該死,怎麼樣才能夠解開這五條鐵鏈,帶走獸神本體。」原本打算將獸神本體分支解體帶走的,但是,巨型螳螂都無法破開獸神本體,他們就取消了分解獸神本體的想法,現在又打起了五條不同顏色的鐵鏈起來。

陌塵看了一眼,這五天鐵鏈,散發著五種不同的氣息,金色鐵鏈,散發鋒利之氣,紅色鐵鏈,散發火紅色之氣,藍色鐵鏈,散發著陰柔之氣,灰色鐵鏈,散發著厚重的氣息,最後一條綠色鐵鏈,那可是散發著生命之氣啊。

顯然,無色鐵鏈,都是代表著五種不同顏色的屬性,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也是五大主神的主屬性啊,這五條鐵鏈,可是五件上等神器,當初五大主神,聯手煉製出這五件神器,就是專門對付獸神用的啊,為了限制獸神煉成而成的,五跳鐵鏈連接在一起的話,就是一件上等極品神器,單一的一條鐵鏈,只是上等初階神器啊。

「等等,這五條鐵鏈,應該與五大主神有著精神聯繫,若是貿然動它們的話,必定會驚動五大主神。」當初易天在陌塵腦海之中留下神界法則的時候,或許是易天知道陌塵的身份,特意將五大主神的一些消息都留給了陌塵,陌塵對五大主神,也有所了解。

「嗯?小子,你一隻小小的十階魔獸,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這時,一個身材俊朗的男子看著陌塵說道,這俊朗男子,是一隻十一階巔峰的魔獸,實力也很強大。

「哼,說話給我注意點,他是我的人,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這時,青龍冷哼一聲,擋在了陌塵身前,冷冷的注視著這俊朗男子。

開玩笑,陌塵在他們眼中,修為雖然不高,但是,在場的,沒有誰比陌塵更有資格說話啊,陌塵可是獸神,眼看獸神本體就在眼前,陌塵也很想將其帶走啊,只是這五行絕地,本身就隔絕了所有的能量,只要是五大屬性的神以及魔獸在這五行絕地之中,都無法使用自己體內的力量啊,當然,陌塵可不是五大屬性,不過,在這裡,陌塵也要受到影響啊。

「青龍,別以為你是獸神的四大護法,就可以在這裡囂張,獸神不在,你什麼都不是。」俊朗男子冷眼看著青龍說道。

「哼,你們這些傢伙,都是為了自己的私慾,才聯手來奪取獸神本體的,我可告訴你們,當今天下,能夠有資格吸收獸神本體的,只有獸神的繼承人一人,你們就算得到了獸神本體,沒有獸神訣的配合,也無法吸收的。」青龍掃視所有強者一眼。

「哼,青龍,我們知道,你身為獸神的四大護法之一,知道的比我們多,但是,不代表你比我們強大,說吧,獸神訣是不是在你身上,只要你交出獸神訣,得到這獸神本體,我們可以讓你一起和我們吸收,否則的話,哼哼,等得到這獸神本體,就別怪我出手搶奪獸神訣了。」俊朗男子將矛頭指向了青龍。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在這裡內鬥,現在最主要的,是想辦法帶走獸神本體,當然,我勸你們最好不要打著五條鐵鏈的主意,否則,一旦驚動五大主神,恐怕我們誰也走不了。」陌塵沉聲說道。 「小子,你最好給我閉嘴,青龍雖然護著你,但是,我們這麼多高手在這裡,想要取你小命,易如反掌,這五條鐵鏈只要一斷,我們就可以帶走獸神本體。」這時,只見一個壯漢冷冷的看著陌塵說道。

陌塵看了青龍一眼,臉色冷了下來,對於魔獸的自私,陌塵能夠理解,但是,他們這樣盲目的想要帶走獸神本體,別說弄斷鐵鏈了,恐怕鐵鏈還沒有弄斷,五大主神就會發覺吧。

「哼,要是你們非要打鐵鏈的主意,那麼不好意思,我不會讓你們這麼做的。」陌塵站了出來,擋在獸神本體面前,一臉冷漠,掃視所有魔獸,若是他們真的要動手,陌塵不介意暴露自己獸神的身份啊。

青龍見狀,一個閃身就來到了陌塵身後,朝著陌塵點了點頭,顯然,對方要是敢動手,青龍也會跟陌塵一起出手阻攔。

「小子,真是不是抬舉,你以為,青龍護著你,我們就無法奈何你了么?你這是自己找死,怪不得我們了。」說著,這壯漢抬起拳頭,朝著陌塵轟了上來。

陌塵見狀,眼神冰冷,同樣抬起拳頭,這時,青龍在陌塵耳邊小聲說道:「主人,這壯漢的本體是一隻棕熊,力大無窮,但是與鑽石地龍王相比,還有一些差距。」

陌塵輕輕的點了點頭,身體一閃,就沖了出去,頓時,不滅金身猛然爆發,泰坦神力如同泉水一般從身體之中噴涌而出,凝重的氣息,讓在場兩百多魔獸都感覺到了震撼。

「轟隆隆。」兩拳相撞,在五行絕地之中,也只有力量才能夠完全發揮出來啊,只見這壯漢臉色刷的一下子就變得難看起來,強大的力量,直接將他擊飛了出去,重重的撞擊在了五行絕地的牆壁之上,嵌入其中。

「呼,那小子好強大的力量,不對,他不是魔獸,他剛剛用的,是泰坦巨人一族的不滅金身,那氣勢,是泰坦神力,青龍,你怎麼可以帶一個外人參加我們這次行動!」這時,俊朗男子指著青龍罵道。

也只有用泰坦巨人來看待陌塵,才能解釋剛剛他們看到的情況,開玩笑,棕熊可是一隻十一階巔峰的魔獸強者啊,在力量之上竟然比不過一個三級巔峰的神級強者,若是陌塵有著泰坦血脈的話,這就好解釋了。

「哼哼,那又如何?我身為獸神的四大護法之一,守護獸神本體,是我的責任,你們這些自私的傢伙,為了提升修為,竟然打起了獸神本體的主意,獸神是我們魔獸之神,你們打獸神本體的主意,就是在褻瀆獸神,我站在他這一邊,是為了守護獸神,而你們,只是為了私慾而已。」青龍不屑的看著一眾魔獸說道。

「哼,青龍,你別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你也不過是獸神身邊的一條狗而已,呸,對於我們來說,獸神早已經不復存在了,只有自己有著足夠強大的修為,才能夠自保,快給我滾開,否則,我們真的不客氣了。」這時,一個山財苗條的男子指著陌塵和青龍罵道。

「哈哈哈哈,一條狗,對,我是獸神身邊的一條狗,但是,總比你們自私強,怪不得獸神走了之後,我們魔獸一族處處受到人類的打壓,就沖著你們這種自私的心態,魔獸能夠重現輝煌么?呸,我算是看透了,要是今日你們敢動手的話,我敢保證,以後你們一定會後悔的,因為他就是……」青龍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陌塵抬手攔住。

只見陌塵朝前走了三步,掃視所有魔獸一眼,說道:「還有誰要打獸神本體的主意的,站出來,只要打贏我,獸神本體就是你們的。」陌塵冷冷的說道。

「嗯?小子,你算什麼東西,這麼大的口氣,我們今日要取走獸神本體,關你什麼事情。」俊朗男子不屑的看著陌塵說道。

「你們取走獸神本體,確實不關我的事情,但是,你們單有獸神本體,沒有獸神訣,有何用?只要打敗我,我可以替青龍前輩答應你們,將獸神訣讓出。」

此話一出,頓時,所有魔獸都驚訝的看著陌塵,他們萬萬不敢相信,獸神訣真的在青龍手中啊,當然,獸神訣並未在青龍手中,而是在陌塵的手中啊。

「青龍,這小子說的是真的嗎?獸神訣真的在你手中,只要打贏他,是不是就能夠得到獸神訣。」這時,棕熊在一次衝出來,朝著青龍期待的說道。

Prev Post
「……」手?余笙歡疑惑的皺眉將手伸了出來。
Next Post
不是正面著地,而是整個後背被深深的砸入地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