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正面著地,而是整個後背被深深的砸入地上。

隨著冷天殊被砸在地上,那個胖和尚迅速的掠到秦趙歌面前。

就是一掌。

這一掌之上紅光涌動。

胖和尚一掌將秦趙歌打飛之後。

又迅速的向傅雪嬌賓士而來。

在胖和尚的眼中,這個女子的危險程度甚至要強於那兩個男子。

見到胖和尚奔襲而來,傅雪嬌不緊不慢,施放出紅褐色的火焰。

紅褐色的火焰一出,迅速從四面八方封住了胖和尚的攻擊。

胖和尚全然不在意,如果是武帝驅使天地異火的話。

他還可以考慮考慮,至於一個武狂一重的小丫頭。

他倒全然不在意。

胖和尚輕輕一掌,便輕易穿透天地異火,將傅雪嬌擊飛。

然後胖和尚以自己強橫的實力,橫掃當場。

將眾人全部擊倒在地。

在他武聖的修為面前,解決他們,只是時間問題。

躺在地上的小蘿莉,不停的祈禱,希望父親能夠了及時趕到,化解危機。

胖和尚來到周影雪面前,直接撕碎她的衣衫。

胖和尚微微一笑,現在該到自己享用的時候了。

周影雪全身修為被禁固,只能眼睜睜她看著自己身上的衣衫被撕裂開來。

她已經做好自盡的覺悟,她寧死也不受辱。

別了冷天殊。

在臨死之前,她第一個想到的是冷天殊。

就連周影雪也有些吃驚,她想到的第一個人,正是被他天天訓得半死。在她看來,那個十分懦弱的男人。

正在胖和尚得意的時候。

一道人影快速的掠過,將自己的衣襯蓋在周影雪的身上。

並將她抱在懷中。

胖和尚反應過來,沖著這道人影就是一拳。

結果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胖和尚這一拳竟然打空了。 ?這個人影將周影雪抱在懷中。

搭救周影雪的人,一頭銀髮披肩。

渾身白衣如雪,一塵不染。

整個人元力內斂。

「稍等一下。」這個人將周影雪放開。

「你是誰?」周影雪確認眼前的人,不是冷天殊。

雖然這個人長著冷天殊的面孔,可是身上的氣質截然不同。

而且那透徹心扉的寒冷,讓周影雪甚是不適。

「我,我是冷天殊。」對於現在的狀態,冷天殊也是一頭霧水。

他看到周影雪衣服被撕裂的那一刻,就變成了這樣子。

修為境界一下子提升了不少,而且也沒有不適的感覺。

胖和尚看了看眼前的男子。

我靠,高等人族,琉璃玉華體。

這個體質,我要了。

竟然在這個時刻覺醒血脈。

這是上天送給自己的厚禮,自己又怎麼能不接受呢?

就算你血脈覺醒,也不是我的對手。

胖和尚微微一笑。

可是砰的一聲,他整個人被撞飛出去。

我靠,這又是什麼情況?

那個覺醒琉璃玉華身的少年並沒有動。

那麼又是誰將自己撞飛,自己可是武聖修為,雖然現在處於虛弱期,那也是堂堂的武聖。

怎麼會被撞飛出去。

撞飛胖和尚的人笑了笑,果然,龜蛇玄功不僅防禦力極高,而且攻擊力也是極強的。

秦趙歌站在原地,這佛劫經,果然精妙無比。

自己受了胖和尚一擊,竟然渾然沒事,而且吸收了胖和尚的元力,化為己用。

使他的修為暫時提升到武宗境界。

胖和尚迅速起身,看了看秦趙歌,這他喵的是怎麼回事?

這個人的修為,怎麼突然提升了這麼多。

而且他的元府。

靠,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十一個元府,這他喵怎麼可能?

胖和尚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能開闢十一個元府,這種資質,都能用妖孽來形容。

秦趙歌看了看對面的冷天殊。

竟然是琉璃玉華體。

剛剛覺醒血脈,顯然這個狀態不會保持很長,所以要快速解決這個胖和尚。

秦趙歌左手迅速拍下,一封古樸的小印在手中出現。

右手力掌成刀,一刀劈出。

左手翻天印,右手陰陽刀。

看著頭上的巨掌虛影,胖和尚一掌托出。

對抗天空中的巨掌。

秦趙歌的陰陽刀已到,刀光所過之處,變成一黑一白兩種顏色,久久不能軀散。

這刀光整個劈在胖和尚身上,將胖和尚整個劈飛。

胖和尚雖然擋住了天空上的巨掌。

卻無法躲開刀光,整個人被刀劈飛。

他的胸口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鮮血從裡面迸發而出。

胖和尚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受傷。

先是被一把銹劍刺傷,然後被刀光所傷。

他喵的究竟什麼狀況?

這兩個少年究竟是什麼人?明明已經被自己禁錮修為。

現在又活蹦亂跳的,站在自己面前。

冷天殊看了看秦趙歌。

這傢伙真會搶風頭。

搶自己的風頭。

雖然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是怎麼回事。

可是渾身上下無比的舒服。

就在剛才,他看到周影雪的身體,是全部。

冷天殊竟然興奮無比,實力再次提升。

「我們所擁用的力量都是暫時的,在這有限的時間,我們要打倒他。」秦趙歌指了指胖和尚。

雖然對於現在的情況他也不是很了解,可是眼前最重要的是達到這個胖和尚。

其他的等待一會兒再進行深究。

系統大爺:我已經暫時跟冷天殊和秦趙歌注入了力量。他們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劉俊之看到系統大爺所給的消息,放心了很多,雖然有時候夜個系統看似不靠譜。

其實還是很不錯的,在關鍵的時候不會掉鏈子。

多謝。

劉俊之腦子想一想,系統便接收了這兩個字。

他現在根本就趕到了冷天殊他們那邊。

在收集完藥草之後,他們來到了另外一條路上。

這片空地之上,有兩個武聖的虛影正在進行生死相博,雖然這兩個武聖已經死了很久很久。

可是空氣中還瀰漫著他們的威壓,並形成兩個虛影,還在進行戰鬥。

其中一個白衣男子,年齡也就在三四十歲模樣。手執一柄長刀。

在他對面,是一名七八十歲的老僧人。

這個僧人,手拿一串佛珠。高聲的頌詠佛經。

在老僧的身後,有一個高大的佛陀立在當中。

劉俊之看了一眼。

果然,佛門和這方大陸有瓜葛。

而且看這個樣子,佛門在這方大陸潛藏了很久。

因為老僧背後的佛陀。

就是韋馱法相。

他們想要悄悄過去是不可能的,硬闖也不太可能,之前君武只是拿了個白書斧子,一件已經報廢的聖兵。

就被倆人夾在當中,使君武受傷。

這兩個虛影擋在路中間,只要一靠近,他們就會一起聯手攻擊。

所以強行過去,根本沒有生還的可能。

眾人坐在原地,你一言我一語。

在商量如何過去。

這兩個人雖然是虛影,可也是武聖級別,是他們惹不起的角色。

「雖然那個中年人是石家的人,可是我也不敢確定他會不會讓我們過去。」事隔很多年,就算那個人是石家的人,也不一定讓他們過去。

「先去溝通一下吧,至少有一點希望。那個老僧人,由我來阻擋一下。」

現在的劉俊之,不僅會五荒真功,破滅虛空槍。還從君武那裡學會了玉清嫡傳。從秦趙歌那裡學會了龜蛇玄功,再加上本身並不懼怕武聖攻擊。

他有信心牽制住那個老僧人。

「還是加上我一個吧,你一個人太過吃力。」石宗毅說道,有重瞳力量的輔助,劉俊之面臨的危險會更小一些。

那個老僧人已死。

可是在這裡殘存的氣息,都可以輕易碾壓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

兩個人在一起,總比一個人面對要好得多。

「那就開始吧。」劉俊之化作做鯤鵬鳥快速而過。

劉俊之站在這兩個武聖之間。

對於這個突然闖入戰局的人,那個老僧人左手伸出一指,一道凌厲的指光,沖劉俊之的眉心而來。

Prev Post
經過了十個小時,陌塵小心翼翼的幫助青年接續經脈,並治癒了青年體內的傷勢,胸口處,也在蓬勃的生命之力下,開始癒合了,但是,青年血液很少,很虛弱,但還是清醒了過來。
Next Post
「不管是用什麼招式,這場戰鬥恐怕都是紀羽贏了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