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體內洶湧不已,氣息翻滾,肆虐,難以將實力發揮到最巔峰。

望見那急速而來的蒼天玄,鹿羽深知,自己現在躲避的話,已然是來不及,光是運轉《踏星步》的功夫,對方就會抵達。

畢竟,體內的靈力,要分出一部分來抵擋體內肆虐的氣息。

幾乎沒有絲毫猶豫,腦海之中,瞬間便分析出來目前的戰況,唯有硬抗!

「刷!」

手掌猛地一動,刺入擂台之中的潮汐劍,瞬間被拔了出來,在身前一轉,劍花婉轉開來,水潑不進,形成一個固若金湯的防禦。

「轟!」

蒼天玄驟然而至,斬魄刀轟然砍下,兩者交接之處,靈力轟然間肆虐開來,波及之處,擂台上,都龜裂出來不小的裂縫。

「噗!」

這一刀的威勢,更甚先前的反震,鹿羽再度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起來,身影猛地倒飛了出去,在擂台上滾動了數圈,方才堪堪的停止住。

「咳咳……」

一道有些痛苦的咳嗽聲,從鹿羽的嘴裡發出來,嘴巴裡面,滿是鮮血,鮮血從嘴裡緩緩的流淌出來,衣襟上、擂台上,都是有著一片殷紅。

「鹿羽!」

台下的顏玲兒望見此幕,俏臉煞白,叫了一聲,嬌軀猛地一動,便欲衝上擂台。

「給我站住!」

程濤見狀,直接伸手攔住了她,呵斥道:「你若上去,完全就是送死,這可是簽了生死狀的戰鬥,鹿羽尚且如此,你能起到什麼作用?!」

顏玲兒頓時愣在當場,美眸凝望著擂台上鹿羽的身影,嬌軀輕輕晃動一下,險些站立不住,喃喃道:「難道就這樣看著他死去么……」

另外一邊。

安泰和臉色微微變換,臉龐抽搐了幾下,眼皮直跳。

他的拳頭,不知何時,已經悄然間緊握在一起。

對於鹿羽,他同樣擔心,這畢竟是為了藍月城的顏面,鹿羽才答應蒼天玄的挑戰。

否則,現在的鹿羽,恐怕正在與朋友人慶祝獲得第一吧……

安泰和內心深處,有愧疚也有緊張,最終不忍看鹿羽那凄慘模樣,緩緩閉上眼睛。

生死戰,不死不休!

就算有人想要幫忙,也不能幫忙!

一切,生死有命!

觀眾席上。

獨屬於血靈城的那一片位置。

蒼雲海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望著擂台上發生的一幕幕,手指輕輕的摩擦著另外一隻手掌上的玉質扳指,雙眼泛喜。

「武士大比的第一名?」

他嘴角的笑意,逐漸擴大,帶著一些嘲弄:「也不過如此罷了,我兒天玄,定將其誅殺。

藍月城,不管是在高層,還是在底層,或者是年輕一代方面,都遠不如我血靈城強大。

藍月城,註定要被我踩在腳下。

血靈城,也註定是陽水洲之中,唯一的霸主。」

鹿羽與蒼天玄的戰鬥,有人歡喜有人憂。

而作為當事人,鹿羽的氣息逐漸萎靡起來,他艱難的盤膝坐下,大口喘息,鮮血從嘴裡滴落。

「想要修鍊恢復么?」蒼天玄冷笑一聲,表情極其不屑,腳步微抬,單手持著斬魄刀,刀尖抵在擂台上,緩緩的向前行走。

「茲茲……」

刀尖與擂台摩擦的聲音,彷彿催命符咒一般,在擂台上響起,格外清晰,格外刺耳。

鹿羽漠然抬頭,盯著一步一步走來的蒼天玄,忽然咧嘴一笑。

「最後還站著的,一定是我。」

嘴巴裡面,滿是鮮血。

他手掌一揮,一枚通體淡紫色的丹藥,便出現在掌心之中。

毫不猶豫,屈指輕彈,便是將那丹藥,直接吞服到了嘴巴裡面。 此乃,天元丹!

與蒼天玄交手之時,鹿羽便一直在試探對方的實力。

雖然是五元化形境,但自己有五元化形境內丹加持的潮汐劍,加上諸多武學,勉強能與之一戰。

當然,二元化形境,是絕對不是蒼天玄對手的。

不過……

有天元丹,只要突破到三元化形境,便可與對方一戰,甚至將對方誅殺!

先前兩次碰撞,鹿羽的確是站在下風,但卻摸清了對方的底細。

「轟!」

丹藥入嘴即化,宛如一條奔騰河水一般,激流在鹿羽四肢百骸之中,強化己身。

他的氣息,愈發壯大起來。

一圈圈光芒,自他的身體表面,緩緩的浮現出來,靈力波動愈發洶湧。

「這是在做什麼?」

台下眾人,都是盯著鹿羽,望見此幕,大吃一驚。

「突破,只有突破才能讓氣息暴漲如此迅猛!」有人驚呼一聲。

「剛剛那是……天元丹!」

有人目光微眯,旋即有些吃驚:「天元丹不是當時沒有效果嗎?!」

天元丹的效果,在場眾人,不少人都心知肚明。

但對於天元丹,都有一個誤區。

當時服用沒有效果,只是因為實力沒有在瓶頸。

若是實力達到一個瓶頸,天元丹將會直接助人突破,而剩餘的藥性,則是會在下兩次突破的時候發揮出來。

「只要在瓶頸之時,便可以直接突破,這也是天元丹的特性之一。」有人則是知道這個特性,提醒道。

眾人都眼前一亮。

鹿羽實力提升,在對戰之時,也會輕鬆一些。

只是略微思考一下,眾人的眼神,便又黯淡了下來。

「突破也沒有辦法啊……對方乃是五元化形境的實力。」

「是啊,即便是突破,還差了足足兩個小境界,尤其對方也擁有仙器,肯定也還有不少的武學,難以抗衡啊。」

眾人都嘆息一聲,搖頭不已。

對比蒼天玄,鹿羽的實力,實在相差太大了。

擂台之上。

目光微微一凝,蒼天玄嘴角緩緩仰起一抹弧度:「突破?螻蟻即便突破,也還是一隻螻蟻罷了,如何與我抗衡?」

他拖著斬魄刀,仍然在一步一步靠近鹿羽。

五米。

三米。

兩米。

越來越近了。

鹿羽身上的氣息,也在這一刻,暴漲到了巔峰。

「轟!」

一股龐大的靈力,驟然自鹿羽身體之上爆發開來,身體表面的光芒,甚至都是有些耀眼了起來。

盤膝而坐的鹿羽倏然起身,雙眸之中,寒光一閃。

體內的傷勢,在突破之後,便自動的痊癒。

現在的鹿羽,又是巔峰!

「刷!」

手腕一抖,潮汐劍在掌心之中,翻轉出一個漂亮的劍花,寒光閃爍。

「剛剛你打夠了,現在……該我了!」

雙眸之中,寒光宛如實質一般,盯著蒼天玄,鹿羽的聲音極冷,讓人如墜冰窖一般。

「砰!」

腳掌在地面上狠狠一踏,鹿羽不退反進,身軀宛如炮彈一般,激射而去。

《踏星步》!

「刷!」

同時,手掌翻轉之間,體內靈力以一種詭異的方式運轉起來,緩緩的灌注到了潮汐劍之中,令得潮汐劍微微顫抖,其上發出一陣碧藍色光芒。

《流雲劍經》!

手腕輕抖,潮汐劍行雲流水一般,對著蒼天玄的位置,急速的爆點而去。

「嗤嗤嗤……」

空氣之中,響起一片連綿不絕的破空之聲,潮汐劍刺出的速度之快,帶起一陣陣的殘影,漫天彷彿都是潮汐劍的劍影一般。

「雕蟲小技!」

嘴角微揚,蒼天玄絲毫不將鹿羽放在眼裡,冷笑一聲,手掌一轉,斬魄刀在掌心之中翻轉開來,舞的虎虎生風。

「叮叮叮……」

潮汐劍宛如雨點般爆刺,卻都被斬魄刀一一的抵擋住了,發出一連串金屬交接的聲音。

鹿羽逼近蒼天玄,手腕急速抖動,潮汐劍迅猛如雨。

原本還能輕鬆應對的蒼天玄,隨著鹿羽的攻速越來越快,漸漸的竟然是有些力不從心,招架之間,有些吃了。

《流雲劍經》乃是劍法,將刁鑽詭異以及行雲流水的攻勢,詮釋的十分清楚。

夏日晚晴天 全力施展之下,攻擊之間,當真沒有絲毫空隙,讓人應接不暇!

「叮叮叮!」

金屬交接的聲音,不斷響起,蒼天玄臉色有些難看,雙眸之中,滿是陰鷲。

誰能想到,自己堂堂五元化形境,竟然被區區一個三元化形境的人給壓制住了!

而且,這個三元化形境,還是剛剛才突破的!

逐漸的,蒼天玄的雙眸之中,有著詭異的黑色氣息,在緩緩的涌動,渾身的靈力,在這一刻,也變成了黑色。

「本以為對付你不用武學,但想不到你還的確有些實力,也好,能死在我的武學之下,也是你的榮幸!」

渾身黑色氣息洶湧,蒼天玄的斬魄刀之上,逐漸也覆蓋了一層黑色氣息,顯得極其的詭異,甚至是有些陰森。

「轟隆!」

一邊抵擋著鹿羽的攻勢,蒼天玄一邊猛地震動了一下身軀,全身靈力,在剎那之間便湧入斬魄刀之上。

「嘩!」

一刀,重重的將鹿羽刺來的潮汐劍震到一旁,渾身靈力暴涌開來,宛如大雨傾瀉,硬生生在那密不透風的爆刺之中,斬開了一道空隙。

「嗖!」

而趁著這個空隙,蒼天玄的身影,驟然間縱掠而起,高高騰空,舉起手掌之中,已經通體漆黑的斬魄刀,猛然的砍下。

「此武學,名為……《斬魄》!」

雙眸之中,一片黑色氣息暴涌,斬魄刀之上,隱隱的出現一個巨大的刀影,足有數丈,對著鹿羽的頭頂位置,狠狠的劈斬下去。

一旦被劈中,必死無疑!

「嘩嘩……」

狂猛的靈力,自那巨大刀影之上傾瀉而下,宛如瀑布一般洶湧。

驟然抬頭,鹿羽雙眸之中,一片冷靜之色,不見絲毫慌亂。

他的手掌,微微的一動,掌心之中潮汐劍斜斜指著地面,面色冷然。

Prev Post
「不管是用什麼招式,這場戰鬥恐怕都是紀羽贏了啊!」
Next Post
「所有妖獸,給我出來,鎮殺此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