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妖獸,給我出來,鎮殺此子!」

驀地,陰梟發出瘋狂的嘶吼聲,他手中的權杖,陡然綻放一種可怖的血光。

幾乎就在這瞬間。

「吼!」

「吼!」

「吼!」

……

伴隨著一陣陣驚天動地的蠻荒嘶吼聲,一頭頭體型誇張、像是一座座小山般的莽林惡獸,踏步從深山中走出。

這些惡獸,渾身都是被祭煉過,比之普通的莽獸品種,都要強大和兇殘得多。

「糟了!這陰梟,竟然煉製了這麼多的強大妖獸,想要突圍,恐怕難了。」

不遠處,藍靈美眸閃過一絲猶疑。

她在思考,要不要施展自己的底牌,快速脫身。

但這樣的話,她所抵擋的這群西北海域十幾個種子天驕,都會蜂擁到林寒那裡去。

那樣的話,林寒必死無疑。

這個時候,想到了之前林寒毫不猶豫、將一枚價值連城的療傷聖丹塞入自己的嘴中。

藍靈咬了咬牙,婀娜身姿在虛空踏步,手中古劍繼續艱難揮舞,釋放一道道劍氣劍光,抵擋那群西北海域的頂尖種子天驕。

「轟隆!」

「轟隆!」

而這個時候,另一邊,將近幾百頭恐怖兇殘的惡獸,被祭煉成為了獸形兵器一般,充滿著無與倫比的殺傷力和破壞力,朝著林寒殺去。

被這麼一群惡獸圍殺,別說中階涅槃聖境武者,就算是大成涅槃聖境強者,都要在無數惡獸的踐踏下飲恨。

而這,也是陰梟為何在西北海域,被稱為裂天皇子之下第一人的原因。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陰梟能夠造成的破壞力,比裂天皇子,還要恐怖和讓人恐懼。

「嗡!」

但就在這個時候,林寒一雙瞳孔,陡然從漆黑的深邃,變成了一片血紅之色。

天妖之眸!

瞬間啟動!

一種無形中的妖族大帝威嚴,頓時彌散虛空。

那群咆哮嘶吼的惡獸,在無數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竟然硬生生停在了林寒的不遠處。

隨即。

在一道道震撼到極點的目光中,一頭頭惡獸,竟然紛紛跪下。

跪下的方向,正是林寒站著的位置。

林寒負手而立,手中握著長劍,像是一尊妖族大帝,重臨大荒,所有凶獸,莫敢不從,仰起鼻息,無不顫懼。

「這,怎麼可能……」

遠處,陰梟本是得意興奮的神色,立馬變成了深深的獃滯。

就算是站在遠處一株參天古樹上的裂天皇子,看到這一幕,都是忍不住瞳孔猛地一縮,「此子,好詭異……」 「噗嗤!」

而就在陰梟一臉的不可思議時候,一截冰冷的劍尖,已經刺入了他的喉嚨。

「咕嚕!」

他瞳孔猛地變大,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面前的林寒,捂著脖頸,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但終究,陰梟沒能說出來,歪著脖子,瞬間斃命。

林寒殺了陰梟。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是猝不及防。

「陰梟死了!」

裂天皇子眼神陡然一沉,猛地喝道:「林寒,你竟然敢殺陰梟,難道你不知道,他的大哥陰天滅,乃是神武學府東廠的外府弟子嗎!」

「這件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林寒出聲說道,波瀾不驚。

這陰梟來自一個古老的煉妖師家族,其在神武學府中有著靠山,林寒其實早就猜到了。

但他,依舊毫不留情,劍殺陰梟。

因為,他根本不懼。

林寒有著自信,只要自己進入神武學府,有著神武學府的龐大資源培養,自己很快,便是能夠超越任何人。

「冥頑不靈!」

聽著林寒那平靜的話語,裂天皇子眼神厲色一閃,幾個閃身間,便是朝著林寒衝去。

「六道輪迴拳!」

林寒大吼,渾身爆發無匹的戰意,六道輪迴拳的意境,瞬間釋放而出。

「噗!」

但與裂天皇子碰撞之後,林寒卻是身軀極速後退,嘴角溢出一絲血液。

「這裂天皇子,乃是九劫涅槃聖境存在,就算是運轉六道輪迴拳的意境,都是無法與其對抗!」

林寒心中一震,隨即便是對著不遠處的藍靈道:「分頭逃!」

唰!

藍靈美眸帶著一份驚異,她沒想到林寒竟然真的解決了陰梟這個大患。

「好!」

多年在黑市地府中訓練的殺手素質,讓藍靈聽到林寒話音的瞬間,便是施展一種逃命手段,朝著一個不同的方向,飛速逃去。

「你們去追那藍靈!」

裂天皇子見到這一幕,立馬命令道。

唰!

話音落下,他一身金色大袍,背負雙手,在高空踏步行走,黑髮飄揚,像是一尊君臨天下的古帝,朝著林寒的方向追去。

「林寒,你逃不掉的!」

裂天皇子發出威嚴的聲音,一種無與倫比的殺意在高空洶湧,底下諸多樹木和凶獸,都是受到了傷害,樹木枯萎,凶獸喪命,發出哀嚎之聲。

「這裂天皇子,好可怕的手段。」

林寒看向背後追來的金袍英偉男子,眼神露出一絲驚異。

不得不說,這位來自二級域的裂天皇子,的確有著囂張的本錢。

「大天造化掌!」

轟隆!

裂天皇子一掌拍下,一隻金色大手,從天際遙遙探來,無數參天大樹,被壓得折斷破碎。

「混沌異晶!」

林寒陡然一聲冷喝。

他丹田中的混沌異晶,開始綻放混沌之光,三種屬性力量,沖入那混沌異晶中,形成了一種融合力量,無比的強大。

「萬葬神碑手!」

「葬人!」

「葬地!」

林寒以融合的力量,發動萬葬神碑手的第一式和第二式。

嗡嗡!

兩尊古老滄桑的黑色大手,一個比一個巨大,握著散發死亡之氣的古老墓碑,和裂天皇子的金色大手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轟隆隆!

像是天雷鼓動,碰撞處發出可怕的聲響,方圓百米的所有樹木和凶獸,都是被震碎了身軀,血染莽林。

「砰!」

強大的力量旋渦中,林寒略顯狼狽的青衫身影,從其中被震出。

「林寒,你逃不掉的!」

而就在這時候,裂天皇子,負手而立,一身金色皇袍,無比的威嚴和霸道,從那碰撞的力量旋渦中一步踏出,眼神鋒銳,像是兩柄冰涼的刀子,死死鎖定著林寒。

「你能夠抵擋住我的一招,已經很是了不起了,不過剛才那種手段,你還能用多少次?」

裂天皇子對於林寒擋住自己的一擊,心中還是存在一絲詫異的。

「我還能用多少次,就不勞你費心了。」

林寒同樣冷冷盯著裂天皇子,道:「若是有機會,我一定會殺了你,毫不留情。」

裂天皇子踏步高空,負手而立,居高臨下道:「可惜,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轟隆!」

裂天皇子全力出手,一尊無比龐大的金色手掌,古老而巍峨,從天際盡頭朝著林寒抓去,金色手掌上的紋絡,都是清晰可見。

充滿著古老和滄桑!

充滿著碾壓一切的威勢!

「這一掌,本皇子看你怎麼擋!「

裂天皇子笑得十分森寒和殘忍。

「當!」

但就在那巨大的手掌,就快要轟在林寒身上的瞬間,一個乾巴巴的和尚,裹著一襲破舊的袈裟,猛地從林寒身軀中踏出。

正是閻鬼!

他如今已經將那千年不朽佛僧金身,磨合得快差不多了。

他的肉身力量,幾乎已經完全可以發揮出來了。

「轟!」

閻鬼念了一聲佛號,乾巴巴的手掌,猛地拍出,竟然硬撼住了裂天皇子的全力一擊,與那從天穹上降臨下來的金色手掌,僵持在半空。

那看似乾癟的手掌,沒有絲毫血肉,但每一寸骨頭和皮膚中,都是蘊藏著一種偉岸的力量。

「你竟然有這種強大的傀儡!」

裂天皇子在遠處,看不清閻鬼,他看到一具像是死屍般的佛僧金身,在林寒身前出現,以為那是一具強大的傀儡。

他神色又驚又怒,顯然沒想到林寒身上還藏有此等底牌。

「走!」

林寒根本沒有解釋的打算,他讓閻鬼抵擋住裂天皇子的全力一擊,隨即讓閻鬼再進入四聖圖中。

趁著裂天皇子驚怒的瞬間,林寒施展縮地成寸步法,空間奧義在腳步上流淌、融入,他整個人,幾個閃身,便是消失在了莽林之中。

就算是裂天皇子這位九劫涅槃聖境強者,都是一不留神沒有反應過來,被林寒逃走了。

「可惡!」

裂天皇子氣急之下,只能在原地干跺腳,眼神無比的陰沉。

……

三千米外,一處懸崖之下。

唰!

林寒閃身而出,他看向不遠處小溪旁的一處亂石地,那裡,一道絕色婀娜的藍衣女子,正站在那裡。

林寒淡淡一笑,道:「藍靈姑娘不愧為黑市地府中培養的天才殺手,竟然能這麼快就在十幾個西北海域頂尖強者的圍殺下脫身,在下佩服。」

聞言。

藍靈身軀一顫。

她轉身,露出一張絕色的容顏,冰清玉潔。

Prev Post
他體內洶湧不已,氣息翻滾,肆虐,難以將實力發揮到最巔峰。
Next Post
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