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涼則毫不猶豫地轉入虛彌神境中去恢復了,與此同時,孟雲已經飛身進入光門之內,眼中閃耀著必勝的精光……

……

呂涼這邊剛進入虛彌神境,梵天虛彌陣那邊就又傳來了爆裂的嘈雜之音。

「……我這都安全回來了,這小丫頭又是鬧哪出?」呂涼一愣,苦笑著搖搖頭,乾脆直接閃進了梵天虛彌陣之中。

他剛一進去,一股巨力猛然襲來,讓他本來就有些虛弱的身體直接就是幾個趔趄,同時懷裡還多了一個正激烈顫抖著身形的溫香軟玉。

呂涼倒是習慣了玲瓏上來就抱,但這次卻感覺有一絲不一樣的意味摻雜其中,正待低頭要說什麼,懷內的小丫頭則猛然抬起頭,毫不猶豫地迎了上來……

當呂涼弄明白髮生了什麼時,兩片柔嫩潮濕的溫軟玉唇已經貼上了他濃密鬍鬚下的大厚嘴唇……

玲瓏這是有備一吻!似乎是怕呂涼掙脫,這手上都是加了不小力度的!

可憐呂涼堂堂七尺男兒,因為之前一戰的緣故,根本就使不出多大力氣脫開身子……當然,一種越來越舒服的感覺也開始沁入心脾,令他漸漸生出了一種幸福的迷離之感。

呂涼也就掙扎了幾個呼吸的功夫,就徹底被這種異常舒服的感覺征服了。

他是個正常的男人,此時此刻,雙手也不受控制地開始輕撫起玲瓏的身體來。

漸漸的,一股難以抑制的yu火瞬間臨身,呂涼再也保持不住一絲清明,身體內逐漸恢復的力道,讓他一個翻身就把玲瓏壓在了身下……

梵天虛彌陣,一片荒墳野冢之間,一縷跳動的情火,已經開始閃耀出奪目的別樣神采……

(ps:又是關鍵地方停……呃,必須關鍵地方停……你們懂的!不要急,再等一天,解釋啥的,就會在下一章出現!玲瓏的身份,聰明如你們,肯定已經猜出來了,至於她和呂涼的最後結果如何……請大家拭目以待!) 當呂涼再次恢復清明時,已經是身無寸縷,其懷內的玲瓏,雙目閉合,眼角淚痕輕懸,臉上則掛著滿足的微笑,正發出一種睡眠狀態下獨有的均勻呼吸。

「……我就是禽獸!!!」一種罪惡感從呂涼心底油然而生,之前的春宵一幕,過電般地自腦海中遊走,再看看地上散落的些許殷紅花瓣,如果還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他不如直接讓神魂破碎好了。

呂涼輕嘆一聲,猛然掄起閃耀著微微金光的右拳,沖著自己的臉龐就掄了上去!

可此時,一隻軟綿綿卻勁力十足的小手一把攔住了他,然後就聽見玲瓏有些微弱的聲音呢喃著:「不怪蠻……是玲瓏自願的……」

然後,呂涼就看見滿臉都是幸福笑意的玲瓏,正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柔情看著自己……

……

片刻后,當兩人將衣衫同時整理完畢后,呂涼終於鼓起勇氣道:「玲瓏,實不相瞞,此種樣貌,並不是我的真身!我的真身你之前應該見過了,正是名為呂涼的男子!而且,我來幽冥大世界是有其它目的的……」

隨後的時段里,呂涼將原本的一切盡數說出。玲瓏則一直處於很認真傾聽的狀態,卻沒有絲毫驚奇的表情流出。甚至在呂涼說出自己已經有道侶,且還有幾個關係特殊的紅顏知己時,小丫頭也沒有表示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我只要守著蠻……就足夠了!」呂涼陳述完畢,換來的又是小丫頭幸福的一抱。

「罷了!今後就算舉世皆敵,我也要護你一個周全!」呂涼暗下決心的同時,心中也默默念道,「穎兒,對不起……待你恢復如初,我一定盡實相告,到時再請求你的諒解吧。」

……

渾渾噩噩再回到虛彌神境,呂涼終於鼓起勇氣問老白道:「我這是怎麼了?不應該是這種連神智都有些不清的混亂行徑啊……」

「怎麼說呢,嚴格說來,玲瓏這是又救了你一命啊!你陽神根基初成,之前這一戰激發出的陽神之術,已經遠超你身體的實際負荷。如果不是玲瓏體內的陰寒之氣中和掉你體內過剩的陽氣,你隨時都有爆體而亡的風險。我之前還琢磨怎麼讓你卸掉這股陽氣,如今看來,倒是水到渠成了!」老白的解釋,讓呂涼再次升起無語的感覺。

「另外,玲瓏的通靈之體,與你體內蘊含的陰冥令之力產生了共鳴,也是你把持不住自己的原因之一。你倒不必太過愧疚,看得出來,小丫頭早就屬意於你,現如今這樣,也算圓了她的一番心意。」老白後續的解釋,倒是讓呂涼心裡稍微輕鬆了些。

還別說,這麼一折騰之後,呂涼神魂的恢復倒是加快了不少。虛彌神境內耗去兩個時辰后,基本又是一副生龍活虎的模樣了。

當呂涼神清氣爽地出現於天樞閣陣營中時,大比第四輪的戰鬥已經進行到了第四場。之前三場的戰績,天樞閣全勝!

雲煙畔見煙雲色 第四場,是公孫有成上陣,目前的形式看,已經處於穩壓對手一頭的狀態,勝利也不過就是一時半刻的事情。

與此同時,閱風巢會vs紫雲派那邊,倒是已經開始進行最後一戰了,最終的結果也不會有什麼懸念。不出意外,閱風巢會將以絕對優勢的勁頭強勢晉級決賽。

呂涼出來,剛好就是聶青雲上場的最後一戰。

無比飄逸的刀海,詭異莫測的致命連擊,是留給呂涼最深的印象。

「如果我倆在決賽相遇,我能勝得過他嗎?」這是呂涼發自肺腑的一句感嘆。

聶青雲的修為提升速度,已經遠超了一般天道法則的認知。呂涼自認自己的機緣已經很逆天了,但聶青雲的機緣,怎麼看都是更高一籌!當然,對於此種情況,他倒是只有高興的份兒。

約一個時辰后,第四輪所有大比全部結束,天樞閣和閱風巢會不出意外的再次進階決賽。

「下面,礦區劃分大比最終輪,正式開始!」隨著孔亮高喊一聲,最令人期待的大比決賽終於開幕!

隨著觀戰台上一陣高過一陣的歡呼聲,呂涼率先站到了光門之前。他沒有著急進去,而是目光灼灼地盯著聶青雲。

沒有任何意外,閱風巢會這邊,面具青年排眾而出,也一躍上到光門之前,回給呂涼一個激動的眼神,便率先閃入光門之內!

當兩人同時身處光門之內時,呂涼的神魂中傳來聶青雲久違且激動無比的聲音:「師尊!我終於和你匯合了!能和你面對面的切磋,是我求之不得的機會!還望師尊不要留手!」

「哈哈,即便我傾力而出,是不是你的對手,都是兩兩之說!來吧,讓我看看你究竟成長到何種地步了!」呂涼哈哈一笑,語氣中透著無盡的期待之意。

處於觀戰者的角度,此時的光門之內,已然化為了一片刀光之海與陰冥之境混雜的爆裂空間。

面具青年手中時而雙刀亂舞,時而單刀縈繞,演化而出的一片刀海,即便在場外都能感覺到一股令人神魂顫慄的壓迫之感。

蠻漢這邊,以往只是一片昏暗的陰冥之境,此時開始摻雜起陣陣金光,尤其是五輪燃燒著黑色烈焰的太陽,帶給人一種說出的詭異之感。

蕩氣迴腸!是對於此戰唯一的評價!

也有不少的觀戰者,在這種異常激烈的碰撞中,讀出了一種惺惺相惜的味道。

似乎在兩人之間,勝負已經是其次,轉而化為了一種互相激賞的切磋之景。

「我認輸!」一刻鐘之後,隨著光門內蠻漢的響亮一吼,這場激烈有餘卻殺意不足的戰鬥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如果說之前,呂涼對於聶青雲的成長速度已然很吃驚了,但經過此刻一戰,則再次顛覆了其對於修為增長速度的認知!

就連老白都不得不感嘆一句:此子的成長速度,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師弟,輸的不冤!畢竟你剛遭受重創未愈在先,剩下的,交給師兄們搞定!他娘的,不就是有個神祖的掌門撐門面么,有什麼值得囂張的!」馮麻子拍拍呂涼的肩膀,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之後的戰鬥,同樣是激烈有餘,卻無一絲殺氣溢出,這倒是和場下,天樞閣與閱風巢會和睦的關係如出一轍,畢竟兩家都是黑暗王朝的代理機構之一。

最後的大比結果,天樞閣以三勝二負的微弱優勢,連續十屆蟬聯礦區劃分大比的魁首,自然也成了履天礦脈當仁不讓的開採者。

「師尊!據我得悉,每家獲得礦區開採權的門派,都可挑選一支奴役隊伍為其所用,挑選順序以大比排名為序。到時候,你只管挑選楊家的族人即可,我負責挑文家的族人!」聶青雲臨分別前的傳音,讓呂涼的心中更加踏實了。

大比結束后,各家門派便分散回往各自的駐地。但在這看似風平浪靜的回歸之境下,卻隱藏著一股即將爆發的詭異暗流……

……

素女閣駐地一處華麗洞府,兩女一男相對而立。其中的女子,是素女閣掌門靜水仙子和其師妹封寒月。而那名男子,則是一臉無害笑意的孔亮。

「孔亮!別給你臉卻不要臉!雖然你是黑暗王朝的最高執事官之一,但我們好歹也是黑暗王朝三支分部的其中之一!」封寒月劍眉倒豎,一臉的氣憤模樣。

「孔兄,寒月師妹就這脾氣,還請你見諒!不過,通靈之體我們勢在必得,之前的合作也很愉快,不知你為何現在卻變卦了呢?」靜水仙子的話語雖然略顯歉意,但語氣也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勢。

「你們也知道我們之前合作過了?那你們給我展現的結果呢?你個賤人明明只要再堅持片刻,蠻漢就可以俯首待宰!而你呢,竟然先一步認輸了?!如今,還想腆著臉繼續要求獲得通靈之體的資格?最關鍵的是,我已經不認為你們有滅殺呂涼的能力了!」孔亮雖然依舊笑眯眯的,但說出的話,卻令對面兩人勃然變色。

「你、你……居然敢如此無禮!死胖子,你找死!」封寒月率先掛不住臉了,之前被馮麻子和聶青雲叫「賤人」,就已經憋了一肚子火,如今孔亮居然再次提起,徹底激發了封寒月聚積已久的怨氣。她說話的同時,渾身爆發出了一股凜冽無匹的殺意,「你也不過就是個至尊期大圓滿,就讓我看看你如此大放厥詞的底氣在哪裡吧!」

那邊靜水仙子雖然面色也很難看,但好歹顧忌孔亮的身份,並沒有如封寒月一般的反應,但也明顯沒有阻止師妹動手的意思。

可此時,令人驚懼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孔亮嘴角微翹,手中突然現出一團漆黑且帶著電紋的小光球,沖著封寒月就丟了過去!

「啊!!!」隨著一聲慘叫,封寒月連個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竟然瞬間化為了一團飛灰!

「你、你……」靜水仙子的瞳孔瞬間放大,一臉的不敢置信之色!自己的師妹什麼水準,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如今竟然連孔亮的一合之將都不是,這說明什麼?

「哼,還真當自己是根蔥了!怎麼,你還有什麼想法么?」此刻的孔亮,臉上笑意皆無,反而透露出一股陰狠至極的毒辣表情。雖然其渾身修為依舊是至尊期大圓滿,但已經足夠令對面身為道祖中期水準的靜水仙子如墜冰窖了。

「沒、沒有!請孔前輩開恩!之前的一切,都是寒月這個賤人私自決定的,和我及素女閣均無關係!」靜水仙子到底是一派之首,瞬間便做出了最為明智的決定。

「如此,那就算了,你走吧!」孔亮就和變臉似的,揮揮手,又恢復了一臉人畜無害的笑意。

靜水仙子連拜謝都顧不上,也忘了這裡乃是自己的門派駐地,如一股青煙般即刻便消散不見了。

此時的孔亮,臉上笑意再收,轉而望天,悠悠長嘆一聲道:「呂涼始終是個禍害,絕不該留!礙於神皇大人的情況,我在此地沒有直接出手,但如果連礦區那邊的步步殺機都讓他逃出生天……時間會證明,我的決意才是最正確的!」

……

一處混沌的神秘空間,兩道虛影相伴而立,其中一名高大點的,似乎是一名男子,而另一邊,則是身材嬌小的女子模樣。

「我和他已經有了道侶之實,你說的那一切,都和我無關!如果你拼著魂魄損耗,就為了和我說這些,那也不必再說下去了!」

「……我不知道你為何如此選擇,但他是你殺父仇人的這點,決不會因此有分毫改變!我們能用我族獨有的魂引之術溝通,你本身就不應該拋棄自己的身份!」

「那是你們的恩怨!父親……他從來沒正眼看過我和娘親一眼!娘在他眼裡,不過是一個修鍊用的爐鼎!否則,她又怎會絕望自盡呢!到現在,你把我和他重新扯上關係,到底是和居心?!」

「是何居心?他怎麼說也是你的親生父親,而我則是你在這個世上目前唯一的血親叔叔!呂涼滅了我們一族是不爭的事實!你們之後流落各地,被人追殺,都是拜此人所賜!難道,你敢否認這一點嗎?!如果不是為了掩護你,那些逃出來的老弱族人又怎會飲恨異地呢!都是呂涼的錯,即便你是真的喜歡他,也無法掩蓋他對我們的滅族之實!」

「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他是我的蠻,他只是我的蠻……」

「你的神智已經完全恢復了吧,當初他踏滅暗夜一族時的場景,你必然也已經想起。他是你的蠻,但也是呂涼……算了,你如果覺得現在的一切都是你想要的,那就如此吧,之前的話當我沒說。」

「……真的?真的可以嗎?我知道我這麼想對不起整個家族,但我真的不能對他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對不起,叔叔,你要求的,我真的做不到……」

「我明白了……這個給你,乃是當年你娘留給你的唯一信物,我機緣之下失而復得,如今遇見你,就算物歸原主吧。我走了,也許今後我們再也不能相見,一切保重……」

女子虛影顫抖著接過男子虛影遞來的一個吊墜,緩緩打開后,終於抑制不住地發出了啜泣之聲。

可突然間,女子渾身一窒,啜泣之聲也戛然而止,隨即便消失不見。

男子虛影此時長嘆一聲:「……我知道你絕不會對呂涼下手,所以只好出此下策……我對得起暗夜一族的名聲,卻不配做你的叔叔……玲瓏,對不起……黃泉之下,我一定會好好向你娘賠罪的……」

(ps:我暈,之前一直打定主意,將每章的字數控制在4000以內,結果……情之所至,落筆無痕……就這樣吧,希望各位能看得爽些。還是那句話,老呂不是個高產的作者,但絕對是個走心且不太監的作者!另外,暗黑之戰這個系列就此告一段落,下面,將是詭異叢生的礦區之旅!) 礦區劃分大比,以天樞閣的再次登頂為句號,算是徹底告一段落。

呂涼本以為,這應該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畢竟天樞閣再次取得了履天礦脈的十年開採權。

但一回到天樞閣內,參戰的五人連自己的洞府都來不及回,就被武樞老祖召喚至了主殿。包括馮胖子在內的所有人,則都是一臉嚴峻的表情,弄得呂涼也不自覺的緊張了起來。

「師弟,咱們是取得履天礦脈的開採權了,但這才是最開始要勁兒的時候!等咱們過去后,你就會知道,之前的大比算個屁啊……算了,你最好還是別過去比較穩妥……」馮胖子一改之前的爽快,支支吾吾地傳音了一下,就不再說話了,半晌才又憋出一句,「等老祖和咱們說完,下去咱倆單聊!」

片刻后,武樞老祖和文樞老祖聯袂而來,天樞老祖則是之前在大比時身負重傷,目前正在閉關調養。

「你們都到了,我就直說吧。除了蠻子是第一次參與,你們幾位起碼也是第二次以上了!這礦區內九死一生的經歷也不陌生。有成已經連去三次,這次就免了!」武樞老祖一如既往的幹練,掃視過眾人一遍,最後將目光落在呂涼身上,「蠻子,死亡礦區,險如其名,本身就已經是九死一生之境,如今你身負通靈之體已經不是秘密,如果前往,必然會比其他人遭受更多的危難!如果你想避避風頭,我會親自前往黑暗王朝做出解釋!」

「按規矩,每支獲得礦區開採資格的門派,都要派出當時參戰五人中的四人,只有不夠這個數,才能讓同門派的其他人頂替上來。別看武樞老祖平時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樣,其實是三位師尊里最護犢子的,如果他肯為你出頭,你還是很有希望辭了這趟差事的。」馮麻子這回倒是解釋的比較詳盡。

呂涼心中又是一暖,但他也明白,自己這個天樞閣弟子終歸是攙了水分的,當初參加大比的目的也在於此,如今要是因為有危險就不去……那自己費這麼大勁,到底算幹嘛來了?

「多謝師尊照顧!但俺不怕!天樞閣對俺照顧良多,俺也想為咱天樞閣出份力!死亡礦區,俺是去定了!師尊不用為難!」呂涼一拍胸脯,說出一句半真半假的話。

「好!既然你決定了,那就這麼辦吧!但是記住,五日內,在去礦區之前,你都有權利反悔!只要你不想去了,告訴我即可!」武樞老祖雙目精光一閃,也放下一句擲地有聲的話。

「五日後,內環東部裂谷口集合,馮慶峰帶隊,孟雲、晏子道、蠻子隨行,你們四人就是今後十年天樞閣的礦區開採隊伍。慶峰,希望你能保持上屆的好運,這次再把完整的四人一起帶回來!」文樞老祖微微一笑,撂下一句讓呂涼有些心驚肉跳的話。

醫女鳳華 「明白!我一定不負師門所託!」馮麻子難得的滿臉正色,深深一拜后,才對呂涼傳音道,「咱們天樞閣每屆派四人去,除了上屆我們四人全數完好著回來了。以往各屆總有各種死傷事件發生,最慘的兩屆竟然全軍覆沒。當然,即便這樣,咱們也比其他勢力的情況好多了。所以,明白了吧,這就是『死亡』礦區的由來!」

呂涼聞言,除了驚疑不定之外,也有些明白為什麼楊穎和文鶯那麼迫切的希望自己的族人脫離礦區了。連天樞閣這種精英雲集的隊伍還能出現這麼慘烈的結局,對於那些本身能力就低下的奴役者來說,恐怕處境就更加不堪了吧!

……

從主殿回來,呂涼直接就跟著馮麻子去了他的洞府,他自己也希望能得到更多關於北部礦區的情報。

之後的整整一日,呂涼都是在馮麻子唾沫星四濺的光景下度過的……

北部礦區,因為其異常險惡的環境,也被稱之為死亡礦區。具體的「險惡」究竟表現在哪裡呢?這還得從自然與人文兩個方面說起。

首先是自然環境惡劣至極!

死亡礦區的所有礦脈,都在地下深處,且處於某個天然形成的詭異空間之內。開採的人一旦進去,不光會受到某種空間法則的干擾,還要提防被一種礦區中獨有的詭異生物襲殺。

這種詭異生物,是一團灰霧狀的氣團,明顯特徵是其上有兩個淡黃色的光點。攻擊手法多變,共通點是都可以化形,化成什麼的都有。

最關鍵的是,此種生物具有一定的靈智和極高的修為,根本不受區域內法則之力的限制,且極富攻擊性。

https://tw.95zongcai.com/zc/32976/ 馮麻子曾經碰到過一次,戰都沒戰,生生逃了三天三夜,才擺脫了那次要命的追殺。因為當時在礦脈內,他的修為只有可憐的大羅金仙期大圓滿,而那坨生物,則是妥妥的至尊後期……

唯一令呂涼稍感心安的,是這種生物不管是什麼修為,目前還沒見過速度太快的。加上其數量似乎也不多,也並不是太常見到。

如果只是以上的自然環境,其實還算不上九死一生。但真正讓「死亡」二字成為礦區標誌的,還是那更加險惡一籌的人心所致!

下面介紹的,就是人為環境。

此地是有名的無法無天地帶,除了大家都顧忌點身為地頭蛇的素女閣外,彼此之間,經常就是你死我活的勾心鬥角。

礦區內有一個規定,那就是不許越到其他門派的地界去採礦,否則,一旦引起衝突,那就是死了白死!

本來這條規矩的出現是好意,但因為礦脈內詭異的空間法則之力,卻徹底變了味道……

很多時候,就因為這種法則之力,某個門派的開採者正在自己的區域挖礦,但一個時辰后,當他原路返回出了礦脈后,卻來到了別的門派地盤上。而等待其的,就是一群露出鋒利獠牙,準備殺人奪寶的野蠻強人!

另外,還有不少居心叵則者,會把之前說到的那種詭異生物引到別人的地盤去,這更是一種令人髮指的禽獸行徑!

總得來說,北部礦區因為人與自然的雙重組合原因,現在就是名副其實的死亡礦區。

「師兄,俺們是開採者?那些被我們奴役的人呢,他們幹什麼?」呂涼還有一事不解。

「那些下等人?他們只不過是礦脈外圍的勘探者,負責垃圾廢料的清理和探查那種詭異生物的存在。真正到了開採天材地寶的時候,必然是我們這樣的門派精英才有資格進入內場!」馮麻子說完,轉而一嘆道,「越是挖出珍惜的異寶,我們受到空間法則波及的可能也就越大,到時候要麼是出現在別人的場地,要麼是引來那種詭異生物。反正你記住,不管挖到什麼,都第一時間做好防護!如果出現在別人的地盤,別猶豫,趕緊跑回自己的地盤去!如果是詭異生物,就往出口跑,那些怪物只能在礦脈里生存。我上次是倒了八輩子血霉,進入礦脈太深,結果一下碰上兩隻,才逃了三天三夜的!你第一次參與,盡量遊走在外圍啊!」

隨後,因為呂涼本身還有通靈之體這麼個誘人的香餑餑,馮麻子也特意叮囑其深居簡出:「每個門派在開採的礦區內都有一處屬於自己的絕對領地,只要是在那裡,沒有任何外界之人可以把你怎麼樣。」

一日後,呂涼回到了自己的洞府,消化馮麻子話的同時,也跑到梵天虛彌陣內,又特意叮囑了玲瓏一番,目的是讓其不要輕易現出身形。

雖然小丫頭一直把腦袋點個不停,但從其略顯狡黠的眼睛里,呂涼還是讀出了一絲「只要你別出危險,我就聽你的」的獨特意味。

自打上次兩人有了道侶之實,呂涼索性也敞開了心境,真正將玲瓏當成了要呵護一生之人。看著其一天天恢復正常,自然也是喜不自勝。

只不過,他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玲瓏越來越明媚的笑臉上,總是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絲落寞的黯淡之情。每當他想再仔細看看時,卻又什麼都發現不了了……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小黑每每見到玲瓏時,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複雜之情……

……

同一時刻,閱風巢會本部頂層,鬍子大漢正凝重地叮囑著什麼,另一邊則是不時點頭和搖頭,眼神中透著無比堅定的聶青雲。

Prev Post
砰!
Next Post
而至於盧通如果再次報名的話,那麼給不給他機會,就不是蘇嵐的事情了。不過,如果要蘇嵐選擇,他會選擇相信他一次。 「這個X讓他裝的,我給滿分。」付義搖頭嘆息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