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至於盧通如果再次報名的話,那麼給不給他機會,就不是蘇嵐的事情了。不過,如果要蘇嵐選擇,他會選擇相信他一次。 「這個X讓他裝的,我給滿分。」付義搖頭嘆息道。

「羨慕嫉妒恨。」鄭青松說道。

胡烈沒有說話,只是點著頭表示同意。

蘇嵐看著現場已經重新恢復了安靜,所有沒有通過治安局考核的人,都在教官的帶領下有序的離開。

在那裡將會有一輛大巴車帶著他們離開,通過轉乘不同的交通工具,最終將他們送回原來的地方。

而已經通過了考核的准治安官們,則繼續呆在餐廳中,一會之後,等到其他的人離開之後,他們也會前往治安局,迎接新生活的到來。

「蘇大治安官,你不覺得有些事情需要解釋一下嗎?」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在蘇嵐身後傳來。

蘇嵐摸了摸鼻子,苦笑著轉過頭:「老大老二老三,真巧啊呵呵。」

「巧什麼,你這人設轉變夠快的啊,一個月前還是安安穩穩的大學生,一個月後就成了治安官了?」付義陰陽怪調的說道,剛剛那句話,也是他說的。

「呵呵,這個待會兒和你解釋。」蘇嵐剛覺得有些尷尬,但是忽然間又回過味來:「不對啊,你們不是說都有事嗎,怎麼都跑來參加治安局納新了?」

「呵呵,這個嘛。」付義眼珠轉了轉:「我爸叫我來的,一開始他還不和我說實話,說是讓我和他去談個合同。」

說完之後,付義攤了攤手,一副我也很無奈的樣子。

穿越異世:農女的qq空間 「我也是,我爸還說讓我去和人學武。」

「是啊,我爸還說讓我去醫院實習呢。」

聽到付義的話,胡烈和鄭青松紛紛附和道。

然後,他們三個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蘇嵐,等著看他有什麼說法。

在幾人的注視下,蘇嵐面不改色心不跳:「呵呵,這些大人真是的,我媽說是給我找了個暑期工,呵呵…」

「呵呵,就是就是…」胡烈三人也陪著乾笑了幾聲。

最後幾人面面相覷,忽然都笑了起來:「哈哈哈哈…」

至於他們為什麼笑,或許就只有他們幾個知道了。

「蘇嵐,我們的車來啦。」正在蘇嵐幾人相視而笑的時候,陶小萌的聲音傳了過來。

蘇嵐抬頭望去,只見一輛大巴車緩緩的開進了訓練基地中,停在了餐廳的門前。

「好了,都上車吧。」蘇嵐說完之後,這些治安局新人們便有序的登上了大巴車。

「老四,你來時候開的車,能不能讓我們坐坐?」付義湊到了到蘇嵐面前,打著商量道。

「不行,這一次我們直接去治安局,那輛車就由大巴車司機開回車庫了。」蘇嵐搖了搖頭。

這時候,陶小萌已經登上了大巴車,車下只剩下了蘇嵐幾個。

見狀,蘇嵐也向著大巴車走去,付義幾人也跟了上去。

大巴車的司機,已經開著騎士十五世走了,現在大巴車的駕駛座上空無一人。

「沒司機怎麼走?」鄭青松剛剛疑惑的嘀咕了一句,就見到蘇嵐已經坐在了大巴車的駕駛座上。

「你行嗎?」開客車和駕駛小型汽車可不是一回事,見到蘇嵐的樣子,鄭青松不由得擔心的問道。

「你們去坐好,今天我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技術。」蘇嵐自信滿滿的說道。

載著治安局員工的大巴車緩緩的開動起來,平穩的駛出了訓練基地,向著目的地進發。

「這樣開車的話,給狗栓根骨頭,狗都能開。」付義看著坐在駕駛座上無所事事,全程都交給車輛自動駕駛的蘇嵐,嘴裡諷刺到。

付義的話剛剛說出口,他身旁座位上的鄭青松就拍了他一下:「怎麼說話呢,老四都不要骨頭,這一點不比狗強。」

「噗嗤。」坐在他們前面的陶小萌這時候忍不住笑出聲來。

「哎呀,這裡還有一位美女呢,對不住,讓你聽到了。」付義裝作才注意到陶小萌的樣子,急忙道歉。

而鄭青松也在一旁點頭擺手,示意不好意思。

這讓坐在兩人後面一排的胡烈撇了撇嘴,再裝,要不是有這個美女在,你倆至於這麼活寶么。

「沒關係的。」陶小萌搖搖頭示意自己並不在意,然後好奇的看著他們幾個:「你們是蘇嵐的朋友嗎?」

「我們是他舍友,也是鐵哥們。」付義急忙說到。

「有什麼關於蘇嵐的事兒你問我就行,我們言無不盡。」一旁的鄭青松也插上了話。

「沒什麼,我就是有些好奇而已,蘇嵐在學校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啊?」

聽到陶小萌的話,付義和鄭青松你一言我一語的睡了起來,當然,有意無意的,他們兩個說的都是有關蘇嵐的糗事。

「兩個見色忘友的傢伙。」胡烈憤憤不平的想到,然後從坐位上站了起來,也加入到了蘇嵐糗事大揭底的行列。

就這樣,在蘇嵐還不清楚的情況下,當大巴車到達治安局的時候,自己幾乎所有的糗事都已經被他們出賣給了陶小萌。

奪帥之劍 大巴車到站之後,陶小萌帶著他們去辦理入職的手續,而蘇嵐則直接去了范伊翁的辦公室。

這次任務雖然簡單,但是任務經過還是要和范伊翁交代一下的。

「恩,你做的沒錯,在這種情況下,必須維護好治安局的聲譽。」聽到蘇嵐說起自己與盧通戰鬥的經過,范伊翁點點了頭,肯定了他的做法。

而當蘇嵐說到最後自己對盧通喊的那句話的時候,范伊翁陷入了思索之中。

「這也是個辦法,這樣的話,就更不怕軍方不交人了。」最後,范伊翁點了點頭:「從明年開始,治安局也許他們再次報名。至於考核的事情,等等我會想辦法的。」

蘇嵐點了點頭,既然這樣,自己就放心了,這件事情,已經有了范伊翁的背書。

在范伊翁的辦公室又待了一會兒,范伊翁詢問了一些蘇嵐戰鬥的情況,心中便對於蘇嵐的戰鬥力大概有了底。

昨天的時候,范伊翁接到了蘇中和的電話,告訴他可以給蘇嵐安排一些戰鬥任務了。

那時候,范伊翁就明白,蘇嵐的實力,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現在,是需要通過實戰進行吸收的時候了。 當然,關於蘇中和的電話,范伊翁就沒有必要告訴蘇嵐了。

在和蘇嵐說了幾句話,詢問了一下今天任務的一些細節之後,范伊翁便擺了擺手,示意蘇嵐可以離開了。

在蘇嵐走後,范伊翁打開自己的平板電腦,調出了盧通的資料。

「地級七品。」范伊翁看著上面的這幾個字,陷入了沉默。

蘇中和所創的功法,確實是太霸道了,蘇嵐的實力提升之迅速,讓范伊翁也為之驚訝。

不過,驚訝歸驚訝,范伊翁卻不會產生太多的羨慕情緒。

到了他這個年紀,很多事情已經可以看清楚了。蘇嵐的實力提升確實很猛,但是其中所受的苦,也非常人可以忍受的。

再一個,蘇嵐的資質,也確實是十分的強大。

能夠被植入武蟲的人,每一個都是天賦驚艷之輩,這一點,從過去的經歷也可以看得出來。

只是,在武蟲的壓制下,他們前半生都只是一個廢物一般的存在,而當武蟲離開之後,即使天賦絕秉,已經錯過了最佳修鍊時間的他們,又能修鍊出什麼樣的結果呢?

而蘇嵐不同,他比其他人幸運的一點是,他的父親不是其他人,而是蘇中和。

蘇中和並不是所謂的修鍊天才,相反,天資愚鈍的他,在加入治安局的時候,實力幾乎是墊底的存在。

但是,在到了治安局之後,有了豐富的資料的支持,蘇中和性格中變態的一幕才真正的顯現出來。

蘇中和所創的內功絕學,其中的原理說穿了很簡單。

那就是從最基本的經脈與內勁開始,將修鍊中所有的一切因素,都發展到極致。

拓寬到極致的經脈,修鍊到身體的每一根可能的經脈,所有的穴位。將一切的基礎都打到最牢固。

原本,這樣的修鍊,是不可能成功的,因為打基礎需要耗費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按照普通的方法,或許沒有等到修鍊完成,人就已經先老死了。

蘇中和反其道而行之,並不是按照常規的套路,將經脈溫養到可以承受內勁的程度之後再去貫通。

而是在修鍊之初,便利用內勁將其蠻橫的貫通,而後再利用內勁的溫養效果將其恢復,正所謂破而後立。

這樣的辦法,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到的,更不是正常人能夠受得了的。

經脈被撕裂的痛苦,足以讓一個甚至正常的人發瘋,而蘇中和,就這麼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三十歲之後,蘇中和的實力才開始出現長久的飛躍,並且之後一飛衝天,成為了他們那一代人中的領頭者。

直到現在,蘇中和的實力還在每天進步著,這是之前打下的基礎,足夠他一輩子受用無窮。

范伊翁猜測,現在的蘇中和,或許已經進入了很多人一生夢寐已久的境界,天級九品。

那是武者的巔峰,而在那之後還有什麼,就不是范伊翁可以知道的了。

或許蘇中和已經觸摸到了那個邊緣,但是,范伊翁也沒有問,蘇中和也不會說,因為那已經不是現在的范伊翁能夠理解的境界了。

蘇嵐有福氣啊,有蘇中和在背後,以後肯定也會走到那個巔峰。

范伊翁想到,然後嘆了口氣。

而這時候,走出門外的蘇嵐發現,在范伊翁的辦公室外,胡烈幾人正在等著他。

「你們怎麼等在這裡?」蘇嵐驚訝的問道,這時候,胡烈他們不應該和其他新人一起行動的嗎?

「他們都去餐廳吃飯了,我們在這裡等等你,吃完飯之後我們就去集中培訓了,到時候又說不定什麼時候再見面了。」付義解釋道。

蘇嵐想了想:「我請你們在外面吃吧,不過先和我去趟餐廳,然後我們去吃飯,再給你們買些東西。」

「不用這麼破費吧,就在餐廳吃就好。」胡烈覺得有些破費了。

「也行,治安局餐廳的菜還是不錯的,只不過就是不供應酒而已。」蘇嵐說完之後,便邁步走向電梯。

「呃,那個,我覺得咱們還是去外面吃吧,在餐廳吃說話有些不方便,我們還想聽聽你這段時間的經歷呢。」果然不出蘇嵐的預料,在酒字說出口之後,胡烈的臉色頓時變了變,然後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理由。

「哈哈,老大,想喝酒就直說。」一旁付義和鄭青松頓時就笑了起來。

胡烈除了身材,看不出任何像是習武之人的樣子,但是,骨子裡有些東西是不會改變的。

胡烈很愛酒,但是卻不酗酒。

其他人喝酒,是喜歡酒精入口之後,那醉醺醺的迷醉感覺。而胡烈則是越喝越清醒。他喜歡的,是在酒桌上,和自己的知心朋友一起談心的樂趣。

進入電梯之後,蘇嵐按下了一樓的按鈕。而胡烈幾人則是看著面前十幾層的電梯按鈕發獃。

「這麼深的樓,當時是怎麼建造起來的?」鄭青松拖著下巴,疑惑的問道:「建造的難度一定很大吧。」

「我說這棟樓一共只有五層,地下只有四層你們信不信?」蘇嵐轉過頭來,笑著問道。

「什麼意思?」鄭青松問道。

「除了一樓、四樓、七樓、九樓和頂樓的按鈕之外,其他的按鈕都是假的。因為這棟樓一共就只有這麼幾層,也只能夠將人帶領到這幾個樓層之中。」蘇嵐聳了聳肩:「據說建造的時候,當時的治安官們覺得有一個十幾層的樓會看起來很有氣勢。」

胡烈三人面面相覷,都有些理解不了,為了看起來有氣勢,就放一個沒有任何用的面板,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思維?

蘇嵐剛開始的時候,也對這些人的思路有些無奈,但是現在,他已經摸出了一些規律,因此這時候,他和自己的舍友們傳授著自己的經驗:「所以說,在治安局,不要放鬆警惕,很多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地方,都隱藏著不可知的危險,比如面前的按鈕。」

「按鈕怎麼了?」胡烈好奇的看著面前的按板,有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這個面板,已經被改造成了一個有著辨別作用的裝置,如果你按錯了,那麼電梯便會瞬間掉到底,然後電梯上方,」蘇嵐伸出一根手指,向著頭頂指了指:「一個由整塊高強度合金製作的牢籠便會拍下來,將你困死在裡面。所以,如果你很幸運,沒有被摔死的話,那麼接下來會有上百號的治安官齊心合力將你救出去的。」

聽到蘇嵐的話,幾個人想了想,然後打了個寒顫,齊刷刷的遠離了電梯按鈕。 餐廳內,蘇嵐和劉師傅見了一面。

自己現在在劉師傅手下學藝,既然任務完成回來了,雖然時間很短,但是於情於理,都要去師傅這裡報道。這是最基本的禮數,蘇嵐是不會落下的。

見到蘇嵐在回來之後就來到了自己這裡,劉師傅雖然嘴上沒說話,但是心裡還是很滿意的。在聽到蘇嵐說要和自己朋友出去吃飯的時候,大手一揮,告訴蘇嵐去村裡的飯館老闆那裡要一瓶好酒。

「師傅,我去要他能給嗎?」蘇嵐為難的看了看劉師傅。

「放心的去,報我的名字就行。」劉師傅拍了拍胸脯,示意蘇嵐儘管去。

「好吧師傅。」蘇嵐點了點頭,和胡烈幾人一起離開。

「這裡就是治安局的駐地?」因為剛剛直接坐著大巴進入了治安局大院,因此胡烈幾人之前都沒有見到二夾一村的樣子。

而現在,走在村子里,胡烈幾人臉上都是失望的神情。

在參加治安局納新的時候,他們已經從自己父親那裡知道了治安局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而治安官的工作,也被他們說的是無比的高大上。

事實確實如此,有著各種高級許可權,平日里戰鬥在保衛隋國安定的第一線,與各種陰暗面的黑暗勢力做鬥爭。

這一切,都充滿著幕後英雄的英勇色彩。

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這些偉大的幕後英雄,平日里工作之餘的休閑時光,都是居住在一個北方的村莊里,每天和大排檔與苞米粥為伍。

這前後的巨大落差,讓這幾個人都有一種失足踩進坑裡的感覺。

「無論這裡是什麼樣子,他都是治安局。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真的就是真的,不會因為表面的光鮮與否而發生任何的改變。」蘇嵐現在,像是一開始的孫帆一樣,重複著他告訴自己的話語。

看著胡烈幾人懵懂的眼神,蘇嵐就知道他們並沒有理解自己話中有著什麼樣的深意。

但是沒關係,蘇嵐知道,不久之後,在他們經歷過幾次任務,成為了真正的治安官之後,也會和自己一樣的。

「你的意思是,這裡的每個住戶,都是治安官?」倒是付義明白了蘇嵐話中透露出來的另一個意思:「每個人都是嗎?」

「不一定,但是他們其中很多人都是治安官。」就在蘇嵐的話音剛剛落下,還沒有繼續接著往下說的時候,一陣隆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村子盡頭,一陣黑煙繚繞之中,二子駕駛著他的三蹦子進村了。時間已經到了中午,二子也到了收工回家的時間。

「那個肯定不是治安官了吧?」鄭青松看著坐在三蹦子駕駛座上,跟著發動機的轟鳴聲一起抖動著回到村子里的二子,肯定的說道。

蘇嵐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告訴他們真相:「這是資深治安官,治安局的第一道守衛。所有通過正式渠道進入治安局的人,都要和他打交道,他叫…」

說道這裡,蘇嵐忽然想起來,自己到現在還不知道二子的大名叫什麼。

正好這時候,三蹦子也開到了蘇嵐的身邊,蘇嵐對著二子揮了揮手:「二哥,問你個事兒。」

「啥事?」二子停下摩托車,對於蘇嵐,打過幾次交道之後,二子也已經和他熟悉了起來。

Prev Post
呂涼則毫不猶豫地轉入虛彌神境中去恢復了,與此同時,孟雲已經飛身進入光門之內,眼中閃耀著必勝的精光……
Next Post
烏拉諾斯手腕翻轉,在巧克力的保護下射出一張張照片。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