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拉諾斯手腕翻轉,在巧克力的保護下射出一張張照片。

羅奇甚至都沒動手,柏莎就化作旋風一般沖了出去,雪羽出鞘帶起漂亮白光的同時,也將敵人一個個點倒在地。

戰鬥發生的快,結束的更快。

老婆婆的拐杖還被她舉在空中沒有放下,柏莎的劍就已經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環形木板路上躺了一地受傷的人,而這時那幾個提前離開的人,也終於帶著不少人從遠處的高大木屋中氣勢洶洶的走了出來。

只是環形木板路上的情況,一下子讓這隻隊伍的氣勢為之一滯。

帶頭的中年男人,國字臉上的兩條粗眉毛都不由斜立了起來。

他有著兩米多的身後,背著一把比他個頭更高的長刀,露出的胳膊上肌肉隆起,看起來倒是個劍客。

「住手。」他還沒走近,就聲音低沉的說道。

柏莎本來也沒想拿這個老太婆怎麼樣,拿劍比著她,也只是讓她不要反抗罷了。

所以在得到羅奇點頭后,她很乖巧的把劍一收,快步來到羅奇身邊。

「船長,你看我這麼賣力,咱能不能不去無風帶了,那裡又不好玩,又有大怪獸。」

羅奇聽著柏莎撒嬌一樣的聲音,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怪不得今天柏莎這麼勤勞,原來是有著訴求的。

「呵呵,你是小孩子嗎?」

無風帶他可是肯定要去的,那是早就定好的目標,再說害怕可以躲在船艙啊!又不是讓你到無風帶玩潛水。

所以羅奇毫無任何猶豫的駁回了柏莎的請求,並繞過她看向了走過來的背劍男。

「背劍男,你是這裡的老大?」羅奇很熟練的將自定的外號說了出來。

烏拉諾斯輕輕點頭,感覺這個稱號比他想的斜眉男要順嘴一點。

「不錯,我是西留茲,7號吞吐山的老大。」西留茲對老婆婆點了點頭,才大聲說道:「海賊,你的舉動在吞吐山可是最愚蠢的行為。」

羅奇對於西留茲的放狠話完全不在意

他一腳將身邊的一個島民踢飛向湖泊,似是在回應西留茲的威脅,又似在挑釁。

「別廢話,咱們打一場,我贏了,我要你幹嘛,你幹嘛,我輸了,你說什麼我聽什麼。」

看著掉到湖泊就沉下去的島民,羅奇直接提出了最簡單的解決方法。

反正早晚都得打一架,不如直接定下條件,免得浪費時間。

「痛快。」西留茲示意手下救人的同時,也主動走了出來。

「如果我沒看錯,你手中的刀,應該是良快刀五十工中的黑影!而這位女士手持的,應該是大快刀二十一工中的雪羽,對吧。」

「不錯。」羅奇回答,沒想到這個長得有些粗糙的漢子,還是個心細愛刀之人。

西留茲點頭,隨後反手握在背後刀柄上,將他背著的那把兩米多的長刀拔了出來。

那是一把全白的長直刀,刀柄修長,刀身上有著特殊的美麗花紋,它只是這麼被拿著,就能讓人感覺到它的鋒利。

西留茲炫耀一樣的看著羅奇,好似在等待他叫出自己手中長刀的名字。

可羅奇哪認識幾把刀,在他的印象里,關於海賊王世界的刀,他知道的可不多。

這把造型和鷹眼喬拉可爾·米霍克的無上大快刀黑刀·夜相似的白刀,羅奇實在是不知道。

所以在西留茲期待的目光中,羅奇只能看著他,等著他的介紹。

只是西留茲一直沒說話,反倒是臉微微有些紅了起來。

羅奇一看,這氣氛可有些不對,於是終於開口說道:「好刀。」

西留茲聽著羅奇的話,一口老血差點吐了出來。

「無上,白!」憋的有些難受的西留茲,無奈下只能小聲提醒。

羅奇撓撓頭,我為什麼要配合你啊?還有我真不知道這把刀。

「該死的,作為一個劍士,你竟然不知道無上大快刀十二工之一的白刀·晝,你,你,你……」

西留茲算是徹底看出來了,這傢伙根本就不認識他手裡的刀。

對於這種傢伙竟然持有良快刀,西留茲瞬間感覺到了憤怒,這是對刀的羞辱。

所以他沒有猶豫,長刀一揮直接對著羅奇砍出了一道飛空斬擊。

「哦!」羅奇在西留茲說出刀名的時候,眼睛就亮了起來。

他感覺自己的運氣是不是太好了,剛來偉大航路就能得到無上大快刀,看來這條航線是自己的幸運地。

他已經很自然的將白刀·晝當成了自己的私有物。

雖然這把刀有些長,但自己還在長身體,等長到一米九多,用起來剛剛好。

現在自己已經一米八多了,距離一米九好像也不是個遙不可及的目標。

羅奇一邊想著,一邊抽出黑影同樣砍出了一刀。

柏莎等人都悄悄退開了一定的距離,既然是船長要求的一對一,他們自然不會做出些不識趣的舉動。

「哈哈,沒想到你這種菜鳥海賊,竟然還是個劍豪。」

西留茲更怒了,作為劍豪竟然不懂劍,尤其是他還在黑影的刀刃上看到了幾處划痕和印記。

這讓西留茲深深的為黑影感到悲哀,他要救下這把陷入苦難的良快刀。

黑影上的傷痕,還是羅奇和菲奧打鬥中留下的,當時他也心疼的很。

羅奇曾找奈特問過,奈特倒是能修,可他的修理方案在羅奇看來,那根本就是魔改。

所以他只能從柏莎那裡學了一點保養刀劍的方法,暫時先湊合著使用,想要等找到一個好的刀劍修理師,在將黑影好好保養修復一下。 西留茲的強力有些超出羅奇的預料,揮動黑影的他,不由拋下了各種雜念,認真的投入到了戰鬥中。

羅奇沒有使用果實能力,因為這場戰鬥他更想靠手中的劍取勝。

「一刀流·鱷。」

羅奇身上氣勢升騰,一條栩栩如生的鱷魚虛影浮現在他的身後,隨後隨著他的斬擊,鱷魚張著大嘴咆哮著咬向西留茲。

「來的好。」西留茲大喝一聲,手臂上的肌肉也隨之隆起:「白晝斬。」

西留茲身上同樣有氣勢爆發,白刀·晝如同綻放出的白光,驟然斬出,直接沿著鱷魚的大嘴,將整隻鱷魚撕碎了開來。

鱷魚的破碎羅奇沒有絲毫意外。

他眼神平淡的看著突擊而來的西留茲,整個人身體下蹲,擺出了拔刀斬的姿態。

西留茲感覺到了一種好似要刺破皮膚的鋒芒從羅奇身上產生,他謹慎的停下腳步,同時雙手握住刀柄。

「一刀流·居合·速斬。」

「白光斬。」

速斬是羅奇人型狀態下能夠施展的最快斬擊,他整個人就像產生了幻影一樣,在刀斬出去的時候,人也已經挪移到了西留茲的身後。

並伴隨鏘的一聲,黑影被他收入到了刀鞘之中。

西留茲的白光斬也是他的拿手絕技,可他雙手持劍砍出斬擊的速度卻沒有羅奇快。

所以在羅奇砍完收刀的時候,他手中白刀·晝斬出的斬擊才擊中了之前羅奇站立的位置。

「怎麼可能!」西留茲胸前激射起大量的鮮血,他不可置信的喊著。

何處不重逢 這個連無上大快刀都不知道的傢伙,竟然使用良快刀黑影擊敗了持有白刀·晝的我!

西留茲突然跪倒在地痛哭了起來。

收刀回身的羅奇當時就懵了,只是砍一刀,而且不致命,要哭的這麼傷心?

「船長,你把他弄哭了,要哄一下嗎?」好似覺得不夠亂,菲娜調皮的走了過來。

哄這種四十幾歲,鬍子拉碴的大叔?恕羅奇沒這種嗜好。

「喂,男人輸場比賽不至於哭成這樣吧!」羅奇被西留茲哭的有些厭煩,上前踹了他一腳沒好氣的說道。

這傢伙長了張硬漢的臉,不成想是個軟蛋,羅奇瞬間給西留茲貼上了標籤。

「無上大快刀怎麼可能輸給良快刀,這不可能……」

西留茲被羅奇踢了一腳后,突然大聲的哭喊了起來,並且站起身胡亂的揮砍起了手中的長刀。

他可是能夠斬出飛空斬擊的劍豪,這種大範圍的胡亂斬擊,不僅將羅奇籠罩進去,也將不少他自己的手下籠罩在了其中。

羅奇能夠輕易的避開斬擊,可西留茲的手下沒有他的身手,只能在斬擊中被砍得鮮血直流。

「呵,難道你以為會輸是因為刀的原因,還真是蠢的可以呢!」面對這種沒有章法,肆意妄為的斬擊,羅奇連拔出黑影的慾望都沒有。

在西留茲發瘋之前,羅奇可能還比較欣賞這個愛刀人士。

但現在他的這種自以為是,認為是白刀·晝輸給了黑影的態度,實在是讓羅奇大失所望。

這場戰鬥的輸贏,根本和刀沒有任何的關係。

好似為了證明這一點,閃躲的羅奇臉色逐漸變得冰冷起來,他伸手從懷中掏出了一把普通的匕首。

他就在西留茲震驚中,用匕首輕鬆的擋下了他的斬擊。

西留茲眼睛瞪得大大的:「這不可能,這可是無上大快刀啊!」

羅奇突然笑了,只是這個笑容充滿了嘲諷:「握劍的人弱,能將失敗怪罪到劍的身上嗎?」

匕首突然突破了西留茲長刀的揮砍,精準的刺進了西留茲的心窩。

「答案當然是不能!」羅奇鬆開手後退了幾步:「這把匕首就當禮物送給你了,希望你喜歡。」

西留茲對他來說不是必需品,想要知道碼頭的消息,這裡很多人都可以成為消息提供者。

所以這人既然選擇發瘋的忘記約定,那羅奇也不準備給他什麼改過的機會。

本來還以為這個長相粗狂的漢子,會是一個痛快的人,卻不想是這樣一副無賴的樣子。

有的時候還真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羅奇能得到情報的地方還很多,並且在他看來白刀·晝在這樣人的手中,總覺得辜負了它的盛名。

這可是能和黑刀·夜媲美的無上寶刀。

西留茲停了下來,他驚恐的看著插在自己心口的匕首。

這樣要命的禮物可不是他想要的!

他能感覺到自身的生命流逝,這匕首根本就不是禮物,這是一個吸血的惡魔。

西留茲怕了,恐懼了:「我錯了,對不起,求求您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西留茲跪了下來,白刀·晝早已被他隨手丟在了地上,他聲音中充滿了悔恨和恐懼。

兩隻手更是在胸前無助的不知該不該將匕首拔出來。

只是這種祈求,在他看到因為他之前胡亂揮砍后受傷遠離自己的島民,還有冷眼看著自己的海賊后,突然變成了猙獰的惡毒詛咒。

「……去死,所有人,海王類會吞噬你們所有人……所有……死……」

西留茲嘴角湧出的血,讓他的話變得不再清楚。

「還真是瘋狂的人啊。」羅奇感慨的說道。

西留茲這種人,還是他出海后遇到的第一個完全沒有氣量的傢伙。

「可惜了。」柏莎搖搖頭,對於劍客她本身還是抱有幾分天然好感的。

那個皺巴巴的老婆婆突然朝著西留茲走了過去。

羅奇沒有阻止,西留茲的死亡已成定局,現在不論誰都救不回他。

只是老婆婆的動作卻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她在流著淚走到西留茲身前後,突然從懷裡掏出了一把匕首,快速的劃破了西留茲的喉嚨。

本來已經逐漸精神渙散的西留茲驟然瞪大了眼睛,在看清身前人時,他嘴中發出嗬嗬嗬的聲音,只是卻已經連不成一個完整的句子,讓人完全聽不懂他要說些什麼。

老婆婆沒有再看他,而是抹了把眼淚,並撿起白刀·晝走向了羅奇。

「這是什麼情況?」 孽緣:市長有個小情人 羅奇完全沒看懂這波操作。

「年婆婆,納巴他沒有呼吸了。」而在這時,一個身材高大,光著上身的壯漢抱著納巴的屍體走到了老婆婆的身邊,他帶著哭聲的說道。 羅奇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他可是很確定自己一夥並沒有要了納巴的命。

納巴在羅奇看來,只是嘴賤了點,這種程度羅奇認為打幾頓就好了,完全沒有殺死的必要。

不過在看到納巴身上的劍傷后,羅奇知道了,這傢伙應該是運氣不好昏迷中卷進了西留茲的斬擊範圍里。

年婆婆點了點頭,她臉上的褶子很難讓人看出她現在的心情。

「海賊閣下,希望您能在收下這把刀后,饒恕我們之前的無禮。」年婆婆舉著刀低著頭。

現在七號吞吐山最強者西留茲已經死亡,再想對付羅奇一行已經不現實。

在這種情況下,臣服並獻出貢品,就成了年婆婆能想到的最好保全辦法。

畢竟羅奇在她看來,怎麼樣都不算是一個善良的人。

Prev Post
而至於盧通如果再次報名的話,那麼給不給他機會,就不是蘇嵐的事情了。不過,如果要蘇嵐選擇,他會選擇相信他一次。 「這個X讓他裝的,我給滿分。」付義搖頭嘆息道。
Next Post
好在有人從身後及時叫住了女傭,將蛋糕接了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