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有人從身後及時叫住了女傭,將蛋糕接了過去。

坐在副駕駛上的秦懷鈺顯示鬆了一口氣,等著秦瓊將車停穩后,他第一時間跳下了車,沖著秦海跑了過去。

「小叔叔,你好棒!謝謝你幫我守住了這個蛋糕。」秦懷鈺聲情並茂地說著,還一邊走上前準備接過蛋糕。

秦海顯然是被秦懷鈺略顯誇張的神態逗笑了,忍不住捏了一下的他的臉頰,「只是一個蛋糕而已,你至於這麼緊張?」

秦懷鈺小心翼翼地接過蛋糕,這才開口解釋:「它不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蛋糕,代表著我的一片心意。不瞞你說,我今早五點鐘就起床開始準備,這是我做的第六個成型的。」

說到最後,秦懷鈺多少有些尷尬,應該是在為之前的那五個蛋糕默哀。

秦海的笑容突然僵硬在半空中,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覺得生日蛋糕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他突然也好像品嘗一下這個小傢伙親手DIY的蛋糕。

秦瓊突然開口,「你們在聊什麼呢?」

不等兩人回答,秦瓊就伸手接過了碩大的蛋糕盒。

「啊,沒什麼,就是在問小叔叔這附近都有哪些好玩的遊樂園。」秦懷鈺一邊說著,還衝著秦海擠眉弄眼。

秦海秒懂,然後附和道:「嗯,就是那樣。除此之外我們還商量著,等你切蛋糕的時候,可不可以叫上我?」

「啊?」這下輪到秦懷鈺不淡定了,見過趁火打劫的,還沒見過將目標定為生日蛋糕的。

「怎麼?你不歡迎?」秦海抱臂站在那兒,突然覺得跟這個小傢伙接觸是多麼賞心悅目的一件事情。

秦懷鈺求助似的看向秦瓊,然後低垂著眼瞼懟著手指,顯然跟之前那個自信滿滿的小正太判若兩人。

兄弟倆默契地對視一眼,然後爽朗一笑。

秦懷鈺抿嘴,抬起頭,「你們在笑話我?」

「哈哈,你小叔叔逗你玩呢。走吧,你不是想去遊樂園玩嗎?」

秦海突然斂住眸底的笑意,一本正經道:「哥,我可沒跟他開玩笑。看你啥時候切蛋糕,提前給我說一聲,我過去蹭點蛋糕吃。」

秦瓊顯然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從來不吃甜食的人,竟然死皮賴臉地要吃別人的生日蛋糕?

遲遲等不到秦瓊的回應,秦海漫不經心地開口,「哥,這個蛋糕這麼大,你該不會小氣到想要獨吞吧?」

「無聊,走了。」秦瓊無奈地搖搖頭,然後一手拎著蛋糕,一手牽著秦懷鈺走向了不遠處的汽車。

走出去幾步后,秦懷鈺突然扭過頭來,喊道:「小叔叔,也祝你今天生日快樂,希望你玩的開心!」

秦海不以為意地沖秦懷鈺揮手告別,心裡莫名湧起一股無名的酸澀。

這一天,秦瓊帶著秦懷鈺在遊樂園玩了好多項目,還吃了哈根達斯。

顧總說的我愛你 臨近黃昏時分,兩人找了一家環境優美的中餐廳,把秦懷鈺親手做的蛋糕放到了包間內的餐桌上。

秦懷鈺突然變得有些緊張,不知道他的蛋糕在歷經一天的折騰后,還是否完好無損?

興許是看出了秦懷鈺的小心思,所以秦瓊假咳一聲后,開玩笑:「鈺兒,讓叔叔猜猜看,你做的蛋糕是什麼造型?」

秦懷鈺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好啊,叔叔你快點猜猜看,猜對了有獎勵哦。」 「父親!」

萬力鈞一看到出來的人竟然是萬不凡,他的臉色變了,第一個叫起,跟著他突然轉身看向方昊天,目光中有了些許的驚謊。

如果萬不凡仍然受朱雲蛾控制的話,萬力鈞很清楚,今天他們敗定了。

因為不管怎麼樣,他都不可能跟父親做對,都不可能跟父親叫板。

「不凡,你也看到了,力鈞現在這種與外人勾結,罔顧族人生命,視族人性命如草芥的性子,如何能擔得起我萬家的重責。」朱雲蛾看著走過來的萬不凡,臉有悲痛之色道,「他這樣的性格,如果我們萬家交到他的手中將會萬劫不復,以後你我如何有臉下去見列祖列宗啊!」

萬不凡聽著這話后他沒有出聲,只是臉色仍然陰沉,他向萬力鈞走去。

宗祠所有人都靜下,都看著萬不凡,看著萬不凡臉色陰沉的走向萬力鈞。

朱雲蛾以及她的人內心中都笑了。

不管萬力鈞表現出何等強大的實力,只要萬不凡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今天他們就能立於不敗之地,萬力鈞永遠也別想當上家主。

萬不凡走到了萬力鈞的面前。

萬力鈞身軀微顫,臉有驚謊,聲音都不受控制的打顫了:「父親,你,你……」,方昊天已經告訴他了,說已經幫萬不凡解了毒,擺脫了朱雲蛾的控制,但現在怎麼看上去情況有點不對。

方昊天雙眼也是突然眯起,盯著萬不凡看,嚴防出了什麼意外而讓萬不凡傷害到萬力鈞。

「不凡。」朱雲蛾突然出聲,道:「雖然大家剛才一致認為力鈞的所為該廢除族籍,廢掉修為,但他畢竟是你的親生兒子,我也不忍心。這樣吧,就罰他面壁三十年,如何?」

「你二娘真的很仁慈。」萬不凡終於說話了,他臉上的陰沉之色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對萬力鈞的欣慰與讚賞,「這麼仁慈的一個二娘,你當了家主后打算如何處治她?」

「轟!」

萬不凡的聲音雖輕,卻如一塊巨石從天而降,狠狠的砸落到平靜的大海一樣,頓時在萬家許多人的心中激起了萬丈巨浪!

「怎麼回事?」

「不是說家主屬於二少爺當家主嗎?」

支持二房的人頓時人人心裡如掀萬丈巨浪。

朱雲蛾母子和四大長老的臉色也是變了。

「萬不凡!」

朱雲蛾陡然大喝。

萬不凡並不理會朱雲蛾,蹲下身體雙手抓著萬囡囡的肩膀,一臉慈詳道:「囡囡,想不想爺爺?」

「想。」萬囡囡聲音哽咽了,「囡囡好多年沒見到爺爺了,很想,囡囡很想念爺爺背著我買的糖。」

「是爺爺不好。」萬不凡右手抬起輕輕的揉了幾下萬囡囡的頭,「是爺爺沒用,害你受了這麼多年的苦。但以後不會了,以後你要什麼爺爺給你什麼,所有好東西都給你,都給你……」,老人說到最後,老淚縱橫。

「爺爺。」萬囡囡伸手給萬不凡拭淚,「爺爺哭鼻子,不好。囡囡喜歡看到爺爺笑。」

「好,好,爺爺笑,爺爺笑。」

萬不凡笑起來,但淚水卻是流得更快。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萬囡囡趕緊用衣袖給萬不凡拭淚。

「囡囡真乖。」

萬不凡輕輕的捏了一下萬囡囡的因久病而顯得很瘦的臉,然後站起來。

「靜嫻,對不起。」萬不凡道,「讓你一家三口受苦了。當年你嫁入我萬家時,我親口跟你說過,你以後就是萬家的家主夫人,今天我要兌現諾言了,希望你不要怪老爺這些年讓你吃了這麼多的苦。」

「老爺子,靜嫻從來沒有怪過您。」方靜嫻道,「從二娘說你生病的那一天起,我和力鈞心裡就知道你出事了,你這麼多年沒有理我們,是因為你身不由已,我們知道,我們懂。」

「真不枉我當年三次帶著力鈞去提親帶回來的媳婦。」萬不凡臉上浮現傲色,「我就知道,我兒子娶了這麼好的一個女子,不管經歷多少的苦難,我兒子都還是萬家那一個第一天才,萬家都要交到他的手中。」

方靜嫻沒有說話,只是伸出左手跟萬力鈞的手握在一起,緊緊的握著。

萬不凡看向方昊天和姜遠行,由衷道:「謝謝你們救了我萬家。」

姜遠行和方昊天笑了笑,方昊天道:「老爺子,現在說這個好像有點早,人家還沒同意呢!」

「我是家主,誰敢不同意?」萬不凡道,「再說了,有你們在,他們就算不同意,又如何?」

方昊天笑道:「我們是外人,其實不大好插手的。」

萬不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你是囡囡師傅,不是外人。」

方昊天沒有說話,只是盯著萬不凡看。

萬不凡道:「別看我,一會有個傢伙還需要你們對付,我對付不了。」

方昊天眼眉微挑:「萬不群?」

「除了我這個好弟弟,那個滅絕人性的狗東西,還能是誰?」

萬不凡的臉沉了下來。隨後轉身看向朱雲蛾,道:「你做的事我也不屑說,今天萬家的命運最終也不是你我來決定,叫他出來吧。」

方昊天和姜遠行對視一眼,兩人的目光都是瞄向宗祠右邊的角落。

「桀桀……!

讓人生寒的陰笑聲從那角落突然響起。

旁邊的人都是嚇了一大跳,紛紛散開。

大家都看過去,然後看到了一個低頭頭的黑衣人。

看上去,這個黑衣人很瘦小。

「大哥,好久不見。」

黑衣人抬頭,話音落下時,眾人眼前一花,他就站到了朱雲蛾的面前看著萬不凡,跟著再道:「當年你我爭家主,我失敗了,今天我不會再失敗。」

「是不群叔。」

「他果然沒死。」

「二爺還活著。」

「聽說二爺的實力一直在,在家主之上,今天他出現,我們還是有希望的。」

二房的人知道這個黑衣人就是萬不群后,一個個精神再是一振。

「不群。」朱雲蛾道,「萬家不能落入平庸人的手中,這樣只會讓萬家沒落,所以今天不論如何都不能讓萬力鈞當家主。你大哥老糊塗了,你不能坐視不管。」

「嫂子放心。」萬不群目光從朱雲蛾的臉上滑過,兩人目光對了一下,「力敵不管人品還是實力都在他哥之上,我不會再讓當年的事情再度重演,萬家的家主,必須要有最強大的實力才有資格當。」

「二叔在理。」朱雲蛾輕輕點頭,「那就有勞二叔了!」

萬不群陰陰一笑,看向萬不凡,道:「大哥,如果你現在宣布力敵為下一任的家主,我可以讓你一家安度晚年。」

「其實對我來說,力敵和力鈞兄弟兩人,誰當家主都行,誰有能力誰當。」萬不凡臉色平靜道,「既然你屬意力敵當家主,而我則是屬於力鈞。這樣吧,我也不想拿家主的權威壓你,你剛才說了,家主應該由有實力的人來當,那就讓力鈞和力敵比一場,誰贏誰當家主,如何?」

「家主。」

那些支持萬力鈞的人頓時臉色大變。

雖然萬力鈞剛才表現出了強大的實力,但萬力敵這些年的表現太耀眼了,幾年前四大長老就說過他們四人聯手都不是萬力敵的對手,可見萬力敵的強大。

現在萬力鈞要跟萬力敵大,他們如何放心,雖然支持萬力鈞當家主,但若讓他跟萬力敵對戰他們心裡卻是沒底,並不看好。

萬力敵的實力遠在萬力鈞之上,這是公認的事實。

現在萬不凡竟然答應兩人對戰,二房的人笑了,暗道萬不凡果真是老糊塗了,病了這麼多年不理事,還以為像年輕的時候一樣,萬力鈞比萬力敵強大么?

萬力敵也是大喜,一聽這話雙眼頓時發光,急急就對著萬力鈞喝起:「大哥,父親的話你也聽到了,你可敢與我比一場?」

「有可不可?」萬力鈞臉揚起,「若是你能贏我,由你當家主又如何?」,說完,暗中卻是傳音問方昊天,道:「昊天,真有把握?他修鍊了一種秘術,爆發起來連四大長老都不是對手,我真能贏?」

方昊天不以為然的聲音鑽進萬力鈞的耳中:「你剛才沒爆發,不也是能輕易贏了四大長老嗎?」

萬力鈞微怔,從而淡定下來。

當然,萬力鈞並不知道,方昊天跟著看向姜遠行,道:「姜兄,可看出萬不群真正的實力?」

「元陽境九重。」姜遠行道,「但他修鍊的魔功絕不能小看。」

「那我就放心了。」方昊天道:「只要他不是虛丹境我就不怕他,他修鍊了魔功,對別人來說可能是很可怕的存在,但對上我只會更倒霉。」

姜遠行並沒有真正的了解到方昊天的實力,聽到這話忍不住道:「那我倒是很期待你的表現,看看你有什麼手段克制魔功了。」

「一會就知。」

方昊天神秘兮兮的樣子。

姜遠行笑了笑。

這時,萬不凡的聲音在宗祠中響徹:「力鈞,力敵,你們兄弟兩人到外面去打吧,當著列祖列宗打架,終歸不好,而且萬一損壞了什麼,那我們真的就是罪人了。」

「好。」

萬力鈞看了看妻女,然後轉身朝外走去。

萬力敵看向朱雲蛾,朱雲蛾輕輕點頭。

萬力敵便從一旁的窗戶飛掠而出,表現出極度的迫不及待。

「大家都出去吧!」

萬不凡舉步前行,帶著大家走出宗祠。

當大家出來,便看到前方的大空地上,萬力鈞和萬力敵已經相對而站,身上氣息涌動,兩者一戰,一觸則發。

萬不凡站好,傳音給方昊天,道:「方先生,力鈞若是贏了,萬不群肯定會食言。」

「無妨。」

方昊天信心十足。

萬不凡心裡徹底淡定,看向空地的中間,手輕輕揮了一下,沉喝而起。

「開始!」 「轟!」

沒有人可以形容這一剎那的速度,幾乎是萬不凡的聲音剛起,萬力鈞和萬力敵就立即兇猛的撞擊在了一起。

不知道的人,看到兩人一開始就如此瘋狂的出手,難以想象得到這兩人會是兄弟。

「吼!」

「加油!加油!」

「幹掉他!加油!」

Prev Post
烏拉諾斯手腕翻轉,在巧克力的保護下射出一張張照片。
Next Post
他們看中的女人,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