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你贏了要我師尊做出替仙劍宮解圍並且還要保證仙劍宮五年的安全,你輸了卻僅僅只是承認你不配煉丹就完了?」雲若霜彷彿聽到世間最大的笑話一般。

「天風長老,看來你這個弟子不咋樣啊!」看著天風長老微皺的眉頭,李逸晨帶著幾分打趣地說道。

「李逸晨,你少在這裡用激將法,你覺得這樣有用嗎?你當大家都是三歲小孩嗎?」雲若霜不由冷哼道。

「天風長老說我不配煉丹,乃是因為他聽聞我一個月內炸爐兩次,這已經有失對丹道的尊重,所以出於對丹道的虔誠而指責於我,而對於一名煉丹師來說,丹道的虔誠乃是最大之事,我若認為我不配煉丹,那就是尊重了天風長老心中的丹道,你覺得我下得注夠大嗎?」李逸晨不屑地看著雲若霜說道,「而你……在丹道谷修鍊這麼多,居然連對丹道起碼的虔誠都沒有,你覺得你是一名合格的煉丹師嗎?」

「你……強詞奪理!」雲若霜顯然沒有想到李逸晨居然有這樣一番理論,但事實上她也的確知道,在丹道谷大家對丹道的虔誠的確到了一種變態的地步,通常在丹道討論的時候,根本沒有人在乎你是什麼身份,甚至有弟子谷主發生爭執的情況,這些大家都習以為常,所以此時她到也不敢去批判李逸晨的這番言論。

到是天風長老聽聞李逸晨這番話不由眼前一亮,無論李逸晨煉丹造詣如何,但能看懂自己的這份心思,這說明李逸晨對於丹道的虔誠應該是發自內心的。

「好,就如此的賭注……你若是輸給若霜,並且丹道還不能得到我的認可,那麼你此生不得再煉丹!」微微思量之後,天風長老開口道!

什麼!聽聞天風長老之言,在場之人皆是一驚!

因為天風長老說的是,若是李逸晨輸了並且丹道不能得到他的認可則不能煉丹!

那意思是說,如果李逸晨輸了,但丹道得到天風長老的認可的話,李逸晨還可以繼續煉丹,而且若是丹道真能得到天風長老的認可,那麼從天風長老這句話的態度,大家不由猜想著,到時李逸晨煉丹的地方會是哪裡?

荒神堡的丹峰還是丹道谷?

誰也不知道天風長老為何會突然改變主意,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來,無形之中,天風長老對似乎改變了一些對李逸晨的看法。

而此時雲若霜的眉頭卻是緊緊的皺在一起,她並不擔心自己會輸掉這場比試,甚至這樣的比比試在她的眼裡根本不算是比試,但常年跟著師尊,她自然看得出,李逸晨身上的某些點已經打動了師尊,若是李逸晨的丹道天賦真的有師尊看中的地方的話,以師尊的性格極可能把李逸晨收入門牆,而這明顯是雲若霜最不願意見到的。

「既然如此,那也別說我不給我時間準備,我們就把比試之日字在仙劍宮解封前三天,你若勝,你的目的得逞,你若敗,你仙劍宮將因你的失敗而無法逆轉其本名命運!」不過這一次雲若霜到也學乖了,說完之後不問向天風長老問道,「師尊你意下如何?」

「就這樣決定吧!」對於這個提議,天風長老到也沒有拒絕,同時他也希望李逸晨能多一些時間來準備,到時能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實力。

「好!」雖然之前表示出自己的一些態度,但李逸晨仍然明白面對著天風長老,自己乃是絕對的弱勢,自然沒有太多選擇的權利。

當然對於與雲若霜的比試,李逸晨同樣是信心十足,雖然雲若霜師出丹道谷,就算把境界壓制到合體境初期,其手段肯定也非同一般,但擁有著盤龍鼎的李逸晨同樣絲毫不懼!

如此雙方你來我往之間,雖然雲山海那邊因為天風長老的身份略佔上風,但李逸晨應對得當,到也沒有令局面輸得太過難看。

不過無論凌未風還是雲山海都清楚不可能在這一回合就決出最終勝負,而雲山海也解決了雲天傲去給李逸晨當奴隸的問題,雖然要為此付出不小的代價,但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至於凌未風那邊,如今看著天風長老,自然更不可能故意尋事,所以接下來的交流到更多的格式化而少了火藥味。

過了大約半個時辰,這場對天風長老的歡迎儀式也就告一段落,隨著天風長老跟著雲山海離開,其他長老自然也各回各峰。

「你魯莽啊!」荒神峰的後花園,凌未風看著李逸晨不由搖頭道。

雖然李逸晨的表現令凌未風覺得的確沒有掃了他這一邊的面子,但是想到李逸晨和雲若霜的比試,就是一陣頭大。

若是說武鬥,哪怕是雲若霜修為已經達到養魂境初期,但對於她這種煉丹師出生的身份,凌未風到也不覺得李逸晨沒有一戰之力,可是李逸晨偏偏要和人家丹道谷弟子比煉丹,這不是自己作死嗎?

雖然這場比試看起來只存在於李逸晨和雲若霜之間,但實則是凌未風一系與雲山海一系的後輩間的潛力之爭。

畢竟年青一輩的潛力則代表著未來的發展,這也能在某種程度上引導著一眾長老的站隊傾向。

武道一戰李逸晨以合體境初期大敗合體境中期的雲天傲可謂完勝!而當初一戰之後,凌未風的確從中謀取了不少的好處,可以說今天李逸晨只要避而不戰,就可以繼續保持著這份完勝的優勢,畢竟他又不是專門的煉丹師,避開這樣的較量,沒有誰會覺得有什麼不妥。

但是李逸晨卻鬼使神差的接下這場比試,那麼如此一來,自然也會有人等待著這個結果出來再行下注,而對於這個結果,凌未風似乎已經猜到結果。

一個是一個月內煉丹炸了兩次爐的煉丹師,一個是出身丹道谷的天之驕女,這樣的比試根本就不在一個級數。

「堡主到也不用這麼悲觀,我到覺得這不是什麼壞事!」一旁的厲叔卻在李逸晨之前開口說道。

「你不會覺得他有贏的可能吧!」凌未風不由望向厲叔,雖然他自己也覺得這個可能不大,但對厲叔他還是比較了解,凌未風相信厲叔所言必是有跡可尋。

「李逸晨雖然也有些丹道天賦,但是要和雲若霜比,我估計勝算還是不大!」不過厲叔接著又補充道,「但堡主不要忘了,李逸晨可以修鍊出了本命真火的,以他如今的境界,擁有本命真火,這樣的人物哪怕在丹道谷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而之前天風長老最後那番話似乎還留有一些餘地!」

「你的意思是……」凌未風何等人也,厲叔這麼一說,他似乎也想到一些問題。

「雖然我不敢說一定會如何,但也不排除這個可能!」厲叔當即點頭道,「雲山海如今最大的依仗便是雲若霜乃是丹道谷弟子,但如果李逸晨借著這次機會也能得到同樣的身份,那麼我想堡中那些長老肯定就會知道自己應該如何選擇了!」

「你覺得這個可能有多大?」顯然凌未風也被厲叔這般說得有些意動。

畢竟若是李逸晨有著同樣的身份,那麼雲山海將再無優勢,到時結果自然不言而喻,而且一旦李逸晨的丹道得到天風長老的認可,那麼以天風長老護短的性格,自然也會為仙劍宮出頭,到時荒神堡只需順勢而為,一切自然也就順理成章。

但現在的關鍵就是李逸晨的丹道能不能得到天風長老的認可,而在這一點上,凌未風卻無法做出相對專業的判斷,這一切只能依靠厲叔。

「如果一切不出太大的意外的話,我覺得至少可以超過七成可能吧!」厲叔大約估算了一下后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放手去做吧,這段時間若是要練習丹道,有什麼需要的可以直接從厲長老那裡支取!」有了厲叔這番話,凌未風一下子安心許多,不過對於李逸晨,他還是表示出足夠的支持。

就在這邊定下方案的時候,雲遊峰那邊與把雲若霜叫到身邊的雲山海此刻也拍著她的肩膀說道,「這次難為你了!」

「叔父這話就見外了,如果不是你,現在的我肯定也不是如今的樣子,你和表哥的事,就是我的事!」面對雲山海之時,雲若霜的臉上再無半點之前的傲氣。

「嗯……這次比那小子的比試,你應該沒問題吧!」雲山海微微點頭,當即開口詢問道,顯然他同樣也明白這一場比試的重要性。

「比試?我才不會跟他比試呢!」雲若霜此時卻微微一笑道,「他既然明知我的身份也敢給我比試,那麼自然在丹道上也許也有些手段,到是萬一真被師尊看入法眼,那豈不是便宜於他?」

「可是你們已經約定好了啊!」雲山海不由一愣,似乎自己之前因為對於雲若霜的實力太過相信而忽略了這個問題。

「是約定好了啊,但我和師尊肯定不可能一直等在這裡,到時我們回了丹道谷,再比試之期到來之時,來的路上,我找些理由,耽誤一些時間,到時仙劍宮的封印解除之後,我想他也沒什麼心思給我再比試了吧……」說到這裡,雲若霜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妙……此計甚妙!」與其承擔一定的風險去比試,還不如不背負任何風險,雲山海看著雲若霜,片刻之後不由嘆息道,「孩子這些年還是苦了你了!」

原本一個單純無比的小女孩如今變得如此的心計,雲山海相信雲若霜在丹道谷的日子也並非外界之人想象的那般美好…… 接下來的時間,李逸晨的生活範圍自然也就被規劃到煉丹房去了,不過雖然凌未風安排厲叔給予李逸晨一定的指點,但曾經見識過李逸晨手段的厲叔到沒有去干涉李逸晨的煉丹。

因為煉丹這種事,初期還可以給予一些基礎的指點,到了後期,其實主要還是要看各人的感悟,所以厲叔只是給李逸晨提供足夠的藥材的適合的環境,便仍由著他自己折騰起來。

對於這種不需要成本的藥材,李逸晨自然不會拒絕,不過進入煉丹室關起門來之後,李逸晨並沒有急著煉丹。

如今他的丹道已經達到某個瓶頸,想要再度突破顯然不是多試試手就能做到的,所以李逸晨到是把煉丹之事交給火靈來完成,當然為了藥材最大化的被利用,李逸晨更是將盤龍鼎一起交給火靈,接下來李逸晨則一頭扎進聖戒空間之內。

當初絕情居帶出來的那批人交由烈火來管理,也不知道如今怎麼樣了,仙劍宮解封的時間也只有近三個月了,李逸晨自然需要提前做一些準備。

雖然李逸晨目前還不知道雲若霜居然安排下那等毒計,但是以李逸晨做事的風格,卻向來不喜歡把命運完全交到別人的手上。

「主人……你來了!」看著李逸晨,烈火眼中頓時閃過興奮之光。

「你突破了?」當初修為僅合體境中期的烈火如今居然已經達到合體境後期巔峰!

「大家當初因為受到絕情居法則之力的壓制所以皆無法突破,但是雖然無法突破,累積卻在那裡,所以這段時間到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突破!」烈火接著帶著幾分得意地說道,「而且我感覺兩個月之內我就能突破到養魂境!」

「如今這些人修為情況如何?」李逸晨微微一想到也釋然。

畢竟這些人中不乏一些被困絕情居上千年之人,而在那無聊的歲月中,哪怕他們看不到希望,但消磨時間,有時也只有選擇修鍊,這樣日復一日的積累,在離開絕情居之後,暴發出來,這到也不難以理解,甚至李逸晨似乎又想到當初那一個個不斷突破的場景。

「如今這群人中,養魂境後期三人,中期九人,初期四十五人,合體境後期九十三人,其他也大多達到合體境中期!」烈火當即將如今的情況彙報上來。

「啊……」李逸晨顯然也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如此的生猛!可以說這股力量已經不輸於整個仙劍宮的主要戰力了!

尤其是那養魂境後期三人,中期的九人,估計就算放在北州任何一個勢力都能得到不錯的優待吧?雖然之前李逸晨也想過,眾人的實力肯定會有一個大幅的提升,但仍然沒有想到居然會提升的如此恐怖。

「目前對這些人的控制力如何?」實力有了,接下來自然要看控制力度了,畢竟這些人若是不能離開逍遙聖戒的話,那再強的實力也是空談。

而且如今仙劍宮解封在即,李逸晨對於這股力量也有著強烈的渴求。

「全部可用,我保證就算離開這裡,他們遭遇到任何情況,就算選擇死亡,也不可能泄露任何關於這裡的一切!」烈火當即拍著胸口說道,他自然明白自己在李逸晨眼中的價值在於什麼地方,所以這些日子來,他可從未有過半點鬆懈,好在李逸晨當初也給了他足夠的權力,存於青雲閣的所有資源可以供他使用,他也借著毒經的指導,煉製出可以完全控制這些人的毒藥出來。

「你確定?」李逸晨到沒有懷疑烈火的話,畢竟在他的身上有自己的靈魂印跡,不要說烈火對自己說謊,哪怕他的心中閃過一下這樣的念頭,都不可能瞞得過自己,但此事畢竟還是太過關係重大,所以李逸晨忍不住還是要再行確認一下。

「我確定!」烈火卻是信心十足的拍著胸口保證起來。

「既然如此,那我再分一批人給你管理!」李逸晨說話之間,心神一動,當即將烈火帶到胖道人等一眾之前被自己從般若絕地中帶入聖戒空間的那群人面前。

「李逸晨……」再次見到李逸晨,胖道人等一眾人神情又一次變得複雜起來。

似乎他們期盼著見到李逸晨,又有些不願意見到李逸晨!

「我身邊這人叫烈火,以後由他對你們進行管理!」李逸晨當即開口說道。

雖然與絕情居出來的那批人相比,胖道人他們的這伙的實力如今看起來要弱上許多,但李逸晨本著不浪費的精神,自然也要將他們一起完全收攏。

「他管理我們?」看出烈火也只有合體境後期巔峰修為,胖道人當即反問道。

雖然如今處在李逸晨的空間中屬於李逸晨的階下囚,但胖道人等人覺得自己還是應該有著自己的驕傲,自然不願意隨便來個人就能指使他們!

烈火當即望向李逸晨,見李逸晨沉默不語,當即心神一動,只見虛空之中一道驚雷直劈而下,瞬間轟得胖道人倒飛數十丈遠。

「還有誰有疑問的?」接著烈火的目光直接掃過全場,只不過大家看著嘴角還掛著血跡的胖道人,此時甚至在目光與烈火接觸的時候,都有些不自覺的閃爍。

世界之力!能掌握這個空間的世界之力則說明烈火乃是李逸晨的心腹,而更重要的是他們發現李逸晨的這個心腹可沒他好說話。

長生種物語 雖然知道烈火出手是為了立威,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沒有誰會願意成為烈火立威的墊腳石。

其實這並不是李逸晨心慈手軟,而是當初李逸晨想著的只是用時間來收復這群人,可是有了烈火那般手段之後,李逸晨覺得由他來完成這個任務似乎再合適不過。

而在烈火看來,李逸晨既然把這些人交給自己,那隻能說明這些人的生死李逸晨並不看重,既然不看重他們的生死,那麼管理起來自然也就方便得多了。

「以後你管理的這些人就歸入青雲閣成為獨立的執行堂!」如今李逸晨只需要一支可以調出逍遙聖戒的空間,自然不會在乎烈火用什麼樣的手段,而這股力量形成,那麼自然也需要一個編製和體系。

「好,我一定不會讓主人失望!」烈火當即拍著胸口保證起來。

這段時間為了煉製毒丹,自然也與青雲閣有過接觸,而青雲閣那邊得知烈火被種了李逸晨的靈魂印跡到也沒有太多顧忌。

交流之中,烈火自然也知道青雲閣才是李逸晨心中的核心力量,如今自己被列入青雲閣,那自然說明自己在李逸晨心中的地位又有所提升。

「好好把這些人訓練好,然後提升一下他們的聯合作戰能力!」李逸晨當即對烈火說道。

「主人,是不是最近會有什麼任務?」看著李逸晨這一系列的安排,烈火顯然也嗅到一些不同尋常的味道。

被烈火這麼一問,李逸晨想到這傢伙在絕情居時的各種手段,不由心中一動,拿出一塊晶玉,貼在額頭之上,直接將與仙劍宮有關的信息存入其中,同時亦包括如今北州各方面勢力態度,以及天風長老等人的出現。

總之除了自己不願意讓烈火知道的秘密之外,李逸晨幾乎把自己所知道的消息一起存入晶玉之中然後交到烈火的手裡。

「這些信息你先研究一下,我給你現在給予你可以直接聯繫我的能力,若是有什麼想法隨時向我溝通!」李逸晨接著說道。

雖然李逸晨對自己的智商還是比較有信心,但李逸晨卻不得不承認,對於玩陰謀耍手段這樣的事情,烈火肯定比自己在行得多。

接過晶玉,烈火立刻精神力投入其中,認真的讀取起來,片刻之後才帶著幾分興奮地說道,「主人放心,我一定盡我所能,為你想出萬全之策!」

看著烈火眼中的興奮,李逸晨知道這傢伙似乎找到真正讓他感興趣之事了,此刻也不得不承認,這傢伙也許就是一個為陰謀而生的人。

青絲夢 「等等……」看著就欲離開的李逸晨,烈火突然開口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接下來這段時間不必準備與那個叫雲若霜的比試了!」

「為何?」李逸晨不由一愣,雖然並不覺得自己在丹道上一定能勝過雲若霜,但是李逸晨覺得也不是沒有一拼的機會,而若是勝出,那麼有了天風長老的承諾,仙劍宮的情況自然可以瞬間逆轉,可以說對於這場比試,李逸晨可是報了極大的希望。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估計如今雲若霜已經和她師尊回到丹道谷了,而到比試之時,她估計會因為各種原因,而不能及時趕到,等她來的時候,仙劍宮的封印已經自我解除了!」烈火當即一臉凝重地說道。

烈火自然也看得出,這場比試關係重大,但如果事實真如他猜測的這般,那麼接下來的局勢還真不好處理,畢竟哪怕如今李逸晨手裡多出這支強大的力量,而且李逸晨甚至可以無視這些人的生死,但面對著千嘯門這樣的勢力,雙方之間還是存在著一定的差距…… 被烈火這麼一提醒,李逸晨臉色不由也陰沉下來,雖然李逸晨覺得並不是每個人都像烈火這般善於玩弄各種手段,但是如今事關仙劍宮所有人的命運,他也不得不慎重起來。

「那我現在出去先看看她們的動向,若是對方真有你這樣的計劃,估計現在應該已經離開荒神堡,否則這個可能就不大!」李逸晨想了一下說道。

畢竟就算雲若霜有著這樣的計劃她肯定也不敢對天風長老明言,那麼她也只得提前找個理由離開荒神堡,否則選在比試在即的時候離開,以天風長老對丹道的虔誠了必然不會同意。

雖然如今雙方站在對立的角度,但是對於天風長老心中對丹道的虔誠,李逸晨還是十分認可的。

「好……那我這段時間再琢磨一下,如何利用現有的條件來解決仙劍宮的問題!」烈火當即點起頭來。

雖然如今李逸晨手中攢的這點力量與他將要面對的困難相比起來的確有些不值一提,但烈火仍然不覺得沒有操作的空間。

要知道當初在絕情居,烈火除了自己更是毫無援助最後還不早搞出天翻地覆的風波來,雖然最終淪落到成為李逸晨奴僕的地步,那也不是自己手段不行,而只能怪時運不濟。

不過對於這些陰謀權術,烈火骨子裡卻有種先天的興奮,尤其是這種局勢困難的情況下,烈火覺得越是困難,才越有挑戰,越有挑戰也才越能令自己興奮起來。

「好!」對於這一點,李逸晨到是對烈火充滿著信心,丟下一句話之後,便直接閃出聖戒空間。

「老大……這丹鼎……太恐怖了……」剛一出現在煉丹室,火靈便一臉興奮地說道。

煉丹這麼多年,他雖然從未使用過丹鼎,但也不是對於丹鼎的作用沒有了解,只不過以他自身的特性來說,根本不需要丹鼎而已。

所以在李逸晨給他盤龍鼎的時候,火靈還覺得沒什麼必要,但使用過之後,便立刻體會到其中的妙處,可以說擁有著這樣的丹鼎,只要有足夠的火力,幾乎可以煉製出任何自己想要的丹藥。

火力,火靈自然不缺!當然如果僅僅只是單純的為了煉丹而煉丹的話,火靈顯然不會有這麼興奮,畢竟他在意的也同樣是丹道的提升。

洽洽在盤龍鼎煉丹的過程中,火靈可以感受到盤龍鼎自身對藥力的提純與調配的過程,從中更是不斷與自身丹道互相印證,可以說如今每煉一爐丹對於自己丹道的幫助絕對是以前自己煉製十爐也達不到的。

而且盤龍鼎煉丹的速度亦是瘋狂無比,哪怕火靈一向自詡自己天生就是煉丹的料,與之相比也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速度快了,效率自然也就高了,如此一來,火靈領悟的東西自然也就更多了,而早已知道盤龍鼎特性的李逸晨自然早就備足了藥材,可以說這一次煉丹,絕對是火靈一生中最愉快的一次。

「如今你的領悟已經足夠多了,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你先好好消化一下吧,其他的以後在說!」心憂著仙劍宮的情況,李逸晨此刻也沒有太多的心思廢話,說話之間,便已經將火靈連同盤龍鼎一同收入聖戒空間這內。

心神一動之間,把火靈煉製出來的那些品階略次的丹經挑了出來,當即向著室外走去。

「這段時間煉製的怎麼樣了!」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厲叔就一直守在此處,李逸晨剛走出來,便被厲叔迎了上來。

「小有成就吧!」李逸晨說著把準備好的丹藥直接拿了出來。

接過丹瓶,仔細打量一番之後,厲叔一臉震驚的望著李逸晨道,「這些都是你煉製的?」

「是的!」李逸晨微微點頭。

「三紋丹……我早就知道你是煉丹天才!」看著手中的合體階中級丹藥,李逸晨居然可以煉製出三紋,厲叔眼中閃過難掩的興奮之色,他知道哪怕是自己的修為這到合體境後期的時候,也未必能達到李逸晨這般效果。

不過厲叔若是知道事實上,像這個級別的丹藥,李逸晨還有六紋、七紋還知又會是如何想法了。

片刻之後,回過神來的厲叔又說道,「不過這次你的對手是雲若霜,原本雲若霜如果不進入丹道谷,那麼以她的天賦絕對是未來執掌丹峰的最佳人選,如今她又經過丹道谷的調教,而且她雖然壓制了境界和你比試,但她的經驗、基礎、理論都在那裡,你想要穩勝於她的話,估計還得再提高一個台階!」

如果說之前厲叔只是寄希望於李逸晨能得到天風長老的另眼相看的話,那麼此刻看到李逸晨的進步之後,厲叔的心中多出幾分李逸晨能最終勝出的希望。

而若是李逸晨一旦勝出,自己丹峰弟子打敗丹道谷弟子!到時不要說李逸晨,哪怕自己這個丹峰長老估計也能名動整個煉丹界。

哪怕再怎麼淡泊名利,可是身為一個煉丹師,在這等殊榮之前,厲叔仍然無法做到淡定如初。

「如今雲若霜她們那邊是什麼情況?」簡單的應付了厲叔之後,李逸晨自然還是得先問問自己最為關心的問道。

「還能有什麼情況,這次回來幫助雲山海把場子撐了之後,他們自然也回丹道谷去了,畢竟我們這裡無論是環境還是條件都無法和丹道谷比,他們估計只有等到比試之日才會趕來了!」厲叔理所當然地說道。

事實上,這一切也的確合情合理,甚至若是沒有烈火的那番話在先的話,李逸晨也不會覺得有何不妥。

但想到雲若霜之前荒神大殿時表現出來的心機,以及她對雲山海的態度,李逸晨如今卻覺得事實也許更靠近烈火的猜測。

Prev Post
此刻的推算不僅僅是以棋局盤面來推,甚至要將羅征與華天命算進去!因為這兩人直接移動了棋子,他們也就成為了始作俑者,乃是對命數有了自己干預的能力。
Next Post
那麼說,這徐焰竟然是大師級別的鍛造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