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位長老道破了這男子的身份之後,全場都轟動了。

眼前這如乞丐一般的人,居然是蒼靈學院那最為出色的天才谷風月!

對於「谷風月」這三個字,所有弟子都可謂是如雷貫耳。

蒼靈學院萬年來,培養過很多天才弟子,很多天才弟子出山之後,都成為了名震一方的大人物,比如說燕峰成、師妃月,左勝闕等。

但要論最為出色的弟子,眾長老卻是公認谷風月為第一。

谷風月,在入門考核時便展現了驚人的天賦,通天碑五百多丈的位置上永遠刻著他的名字,至今不滅,一屆屆的弟子瞻仰膜拜。

後面在蒼靈學院學習時,谷風月更是展現出妖孽般的資質,成就一日千里,奠定了其他天才難以企及的輝煌之境。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似燕峰成、師妃月,左勝闕這樣不如谷風月的天才弟子,都在天武大陸上闖出了自己的名頭。而谷風月這個公認的第一天才,卻似乎永遠沉寂了下去,沒聽到半分的風聲。

就像是,忽然蒸發在了世間。

很多弟子都對此很有疑問,也有弟子詢問過長老此事,但是每一個長老對谷風月的下落都是忌諱莫深,不肯回答。

這更加深了眾弟子心中的驚奇。

而如今,谷風月就這樣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誰也沒有想到,谷風月是這麼一番樣子。

在眾人的印象中,谷風月應是睥睨天下的絕世身姿,但現在卻是比乞丐還乞丐。

而且如今還這般走火入魔,一副瘋瘋癲癲的樣子。

本是絕世貴公子,如今卻淪為了這般模樣,令人無限扼腕嘆息。

雲燕兒也是嘆息不止。

沐詩雨壓低聲音問道:「雲師,谷風月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變成這番樣子?」

到了這個時候,雲燕兒也不再隱瞞了,嘆息著說道:「谷風月曾是我們蒼靈學院最為驚艷的天才,蒼靈學院所有長老都對他寄予厚望,但是他卻在一次外出執行師門任務時,被一個人深深的打擊了,自此頹廢,一蹶不振,甚至導致修鍊功法走火入魔,一生難以自拔,他是我們蒼靈學院永遠的痛……」

她頓了一頓,接著說道:「上一代的院主給他專門設下了絕天古崖,給他專門精心修鍊。並且祭出了學院中珍貴的凈心靈璧,幫助谷風月鎮壓心魔,但最後還是失敗了。修鍊了這麼多年,誰想到他走火入魔反而加深了,如今幽火焚身,還打碎了精壁……」 雲燕兒的一席話,已是將事情的原委都說清楚了。

原來谷風月是受到了一次打擊,才淪為了這番模樣!

「到底是受到了怎樣的打擊?」鹿羽問道。

雲燕兒嘆息了一聲,說道:「在外出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他敗在了聖曜學院的皇浦夜的手裡,此後便一蹶不振了。這麼多年,他心魔不滅,總是想辦法參研破解皇浦夜當年打敗他的三殺奔雷劍法,久久無法悟通,所以走入入魔到了這般的境地。」

「原來是聖曜學院。」

鹿羽眼芒一閃。

對於聖曜學院的大名,他們新一屆的弟子已經是如雷貫耳了。很多長老都和他們提過聖曜學院,並且以此激勵大家,要好好的修鍊,有一天能和聖曜學院的天才爭鋒。

大家都知道,雲麓域的聖曜學院乃是他們蒼靈學院最大的威脅。近千年來,蒼靈學院一直受到聖曜學院的打壓。

如今聽到谷風月的事情,更能感受到聖曜學院的強大。

蒼靈學院這邊最為優秀的天才谷風月,竟都是因為聖曜學院而走火入魔的。

谷風月已是公認的第一,那打敗了谷風月的聖曜學院的皇浦夜又強到了何種程度?

沐詩雨驚聲說道:「聖曜學院也太強了吧,這個皇浦夜也當真是絕世天才。」

雲燕兒緩緩說道:「何止是絕世天才,可以這麼說,只要聖曜學院有皇浦夜的一天,我們蒼靈學院怕都難有翻身之日。」

雲燕兒這話,可以說是非常的沉重了,同時也道出了蒼靈學院的困境。

「啊!」

那一邊,谷風月的情況更加的糟糕了,那片幽火越發的壯大,不僅是騰升到了他的雙臂,並且從雙臂開始侵入到他的雙肩了。

若是再讓幽火蔓延到胸膛,甚至腦袋,那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而此時,谷風月已是陷入到了幾乎崩潰的地步。

他瘋狂施展著自己的長劍,那一道道劍氣狂舞,絕天古崖的那塊如天闕一般的峭壁已是讓這片劍氣給毀滅的體無完膚。

一塊塊巨大的岩石自古崖上方的峭壁掉落,若是持續下去,古崖崩斷乃是遲早的事情。

眾長老看的是越發的著急。

「快去請藍明院主!」

「藍明院主也有傷勢在身,只怕也難以給谷風月化解這幽火!」

「但是不化解怎麼辦,難道任由谷風月就這樣死了嗎。」

莫師忍耐不住了,忽然就沖了出去。

「谷風月,你不要動,我來助你!」

莫師揮舞著自己的劍器,將上方墜落下來的幾塊大岩石給蕩平了。

好在谷風月還保持著最後的理智,知道莫師是來幫助他的,他並沒有出手攻擊莫師,任由莫師靠近他的後背。

「幽火,給我退!」

莫師收回劍器,雙掌運足了功力,對著谷風月的後背重重的印下去。

他能成為蒼靈學院的長老,是何等雄渾的力量。這兩掌印下去,有如澎湃之江河,靈力洶湧的湧入,浪濤翻騰。

莫師的用意很簡單,就是用自己的功力來驅散幽火,只要幽火退了,那谷風月就還有拯救的希望。

然而他的功力涌動下去,並沒有驅散到幽火。當幽火進一步蔓延的時候,他的身體反而是跟著遭受到了反噬。

蓬!

幽火騰起,竟是使得莫師的右手臂也沾染到了一朵!

「啊!」

莫師大驚失色,他沒想到自己也受到了波及。這幽火可是能將人燒的灰飛煙滅的,他不敢怠慢,馬上退了回來。

「快出手相助!」

一眾長老紛紛出手,遠遠的打出著靈力光柱,為莫師撲滅著幽火。

所幸莫師所沾染的幽火只有一絲,眾長老聯手相助之下,莫師的幽火還是滅了。

不過谷風月身上點燃的幽火實在太多,眾人實在就無能為力了。

有著莫師的前車之鑒,眾長老更不敢隨便靠近谷風月了。

但是這樣一來,就要眼睜睜的看著谷風月被幽火活活燒死了。

他們蒼靈學院的第一天才就要這樣毀掉了!

谷風月自己也意識到了這點,他陷入到癲狂的狀態,拚命的揮舞著自己的劍器。

「皇浦夜,就算是死,我也要破解你的劍招!」

谷風月叫吼著,這叫吼聲配合著他這焚身的樣子,顯得無比的凄厲。

「藍明院主!」

人群馬上讓開了一條道路,卻是藍明院主已經來了。

藍明院主還在咳嗽不斷,他在看到谷風月的樣子時,眼神中顯現出一種痛苦。

上一代院主去世的時候,曾交待他,要好好的幫助谷風月復原,一定不能讓蒼靈學院這個第一天才就這樣毀了。

但他終究是回天無力,谷風月最終還是因走火入魔而死,他雖然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卻還是拯救不了谷風月。

「院主!再不救谷風月,谷風月可就要灰飛煙滅了啊!」

眾長老痛聲說道。

藍明院主凄涼的搖了搖頭,說道:「他是走火入魔太深,而使得體內滋生出了幽火,如今已蔓延到了雙肩,以他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們都救不了他了。」

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藍明似乎瞬間蒼老了十歲。

藍明院主都這樣說了,眾長老知道再沒有半分希望。

「谷風月……」

人群忽然變得很是壓抑,一雙雙眼睛看著那個要被幽火快速吞滅的身影,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這即將滅去的,不僅僅是谷風月一個人,還是一個時代,以及蒼靈學院的未來……

正在這時,忽然聽得一個聲音深深的說道:「我來助谷風月脫困!」

本來壓抑的人群中,忽然出現這麼一個聲音,顯得是無比的突兀。

唰!唰!唰!

一雙雙眼睛齊刷刷就看了過去。

說這話的人,是鹿羽!

「鹿羽,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要亂來!」

雲燕兒出於好心,連忙喝止著鹿羽這個念頭。

寧一凡抓住了這個機會,更是攻擊著鹿羽:「鹿羽,你小子是找死吧!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故意搗亂!」

他身邊的黃洋和鐘鳴兩人也都跟著嘲諷鹿羽。他們的言語比之寧一凡還要惡毒。 自在五天前被鹿羽搶走了乾坤袋之後,他們就感到無比的憋屈。到現在他們的傷勢都還沒完全好呢。

其實在所有人看來,鹿羽都是在信口開河。

就連院主和眾長老都沒有能力辦到的事,鹿羽卻說自己可以做到,鬼才會信呢!

谷風月這個情況,普通的弟子過去沾染,馬上就是死路一條。就算是上乘化靈境的寧一凡,也沒辦法靠近谷風月。

鹿羽是什麼修為境界,好像還不到化靈境,一挨上谷風月,立馬就得灰飛煙滅!

然而眾人的震驚還沒有落下,忽然就見到鹿羽躍身而起,奔入到了絕天古崖。

鹿羽快速靠近著谷風月。

「鹿羽瘋了!」

「鹿羽快回來!你會被燒死的!」

很多人驚叫著。

眾長老想要出手阻止,卻已經晚了。他們的心提得老高,鹿羽可是他們蒼靈學院的好苗子,以後是要著重培養的,要是出事了,那他們蒼靈學院的損失可就大了。

「鹿羽!」其中沐詩雨更是擔心的要哭了,她似乎都看到了鹿羽跟著谷風月一起灰飛煙滅的那一幕。

鹿羽卻一點也不為自己擔心,剛才他觀察了谷風月一點時間,判定出了谷風月所存在的問題。

谷風月這是修鍊功法走火入魔,體內業火滋生,遲遲得不到解決,累積成多,後面接連損傷到了少足經、少商經、三足經等三十六道經脈,使得體內陰陽失調。

最後業火演變成了幽火,一發不可收拾,自手腕中泉穴和陽池穴中而起,逐漸蔓延上了手臂。

當年,丹神在他的帶領下盜取到了天魔域的三味魔火,曾煉製出世間九千九百九十九種丹藥,之後丹神受到極大的反噬,也這般走火入魔,自燃了幽火。

谷風月的這個癥狀,和當年丹神一模一樣。中了幽火之後,全身有如萬隻螞蟻啃咬,痛苦難耐,只有瘋狂的施展招式,或者是自殘,才能稍微減輕一點痛苦。

「谷風月,你想要活命,就不要亂動,只有我能治好你的傷勢!」

鹿羽一聲斷喝,雖是修為不足,但卻中氣十足。

而且,這一聲斷喝中蘊含著一種難以言說的霸氣。

被鹿羽這麼一叫,陷入瘋狂的谷風月那瘋狂的動作忽然舒緩了起來。

「給我吸!」

鹿羽以石光電閃的速度,來到了谷風月的身邊,然後在谷風月之旁的空間打出了輪迴意境。

嘩!嘩!

那兩個黑色大漩渦旋轉起來,帶動著周圍一片氣浪翻滾。

這一次鹿羽施展輪迴意境可不是為了殺敵,而是為了禍水東引。

輪迴意境將自身的吸附能力開啟到了最極點,馬上就影響到了谷風月身上的幽火。

一大波的幽火沖入到了兩個黑色大漩渦中。

鹿羽對一切瞭然於胸,他知道幽火被這樣吸是吸不幹凈的。幽火來自谷風月的體內,體內的禍患根源不除,等會谷風月的身上馬上又要滋生出幽火。

當務之急,是趁著幽火被輪迴意境吸走的剎那,將谷風月身上的禍根給除了。

在這倏忽之間,鹿羽看準了谷風月背後的七個主要經脈交匯點,接連打出了七掌。

看似是七掌,實則大不簡單,每一掌都各有七十七個變化。如果按照普通招式來算的話,實則是一共拍出了幾百掌!

幾百掌,就在這倏忽之間全部完成。

這幾百掌將鹿羽身體中的靈力引導出來,然後經過一個快速而複雜的糅合,又和空間中的元素相融合,最後凝結成一道道陰陽交合的力量。

這些複雜的力量,匯入到谷風月的七個經脈交匯點,然後在瞬間擴散,化作四面八方的氣流。就像是一隻只的小龍,在谷風月的身體中竄動。

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是萬道歸宗,所有的力量在清除了谷風月經脈中的火源之後,最終沖向了源頭的丹田。

「啊……」

這一刻,谷風月發出了一聲叫喊,卻並非是慘叫了,而是一種說不出的宣洩之聲。

Prev Post
冷寒澈再仔細一看,女子面容憔悴、沒有任何的靈氣。
Next Post
「怎麼樣,烏長老,列家和馬家的人實力不弱吧。」一名中年男子喝下一杯酒,面帶笑意的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