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烏長老,列家和馬家的人實力不弱吧。」一名中年男子喝下一杯酒,面帶笑意的說道。

「嘿嘿,司鴻兄說得不錯啊,看來這一次獸靈之森的那件寶物,那迷失城主卻是下了挺大的功夫啊,據說那骨劍老人也來了。」而另外一邊,一名身穿黑衣,遮住臉面的男子亦是沉聲說道。

「不過那叫紀羽的小子倒也挺是厲害啊,他身上似乎有不少的秘密呢!」

「急什麼,等進到獸靈之森之後,他自然也不會逃過我的手掌心。」

……此時的客棧之中,似乎有種陰謀正在醞釀。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哈哈,沒想到紀羽兄弟果然是個真漢子,面對戰師強者竟然還絲毫不懼!」

猛虎傭兵團之中,一陣大笑之聲傳來。

肖霸天此時已經帶著紀羽跟列家的人來到了這猛虎傭兵團之中。

「身為修士,早就該將生死看淡,哪裡能處處受人威脅,受這窩囊氣。」

在那大廳之上,紀羽在下座,只隨意將桌上裝滿茶的杯子舉起,一飲而盡。

這猛虎傭兵團在迷失城之中也稱得上的第三大勢力,比起許多的小傭兵團是強上許多,肖霸天盛情邀請紀羽來到這裡,紀羽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的推脫。

而列家的人實力跟馬家可是相當的,得罪了馬家,肖霸天自然也要好好拉攏起列家的人,這樣才有點底氣。

最好的時光 此時,列達和肖霸天正坐在這大廳之上,而紀羽和列家兄弟則是位於下座,其中肖鈺兒此時也坐在了紀羽的旁邊,氣氛倒是非常的融洽。

「不過紀兄弟,這一次你可是把馬家得罪的死死的了,接下來恐怕會有許多的麻煩……」這是,肖霸天面帶一絲愧疚對著紀羽說道。

而肖鈺兒此時臉色也不大好看,這件事本身就是因她而起,若不是她的緣故,紀羽也不會跟馬尹對上,也不會得罪了馬家。

「哈哈,不就是得罪了一個馬家嘛,那算什麼! 婚不可逃:誤惹腹黑帝少 就當做是一場磨練吧,強者都是經歷過無數戰鬥才成長起來的不是?肖團長也不用愧疚這些。」但沒想到此時紀羽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大笑著說道,根本就沒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對啊!不就是個馬家嗎?他要是敢下手,我列家絕對奉陪到底!」

列無火此時也同樣大笑著說道。

「好!紀兄弟,憑你這番話,將來你必定是真英雄,問鼎天下!」

聽到紀羽的話,肖霸天的那一絲愧疚也慢慢消散,他拍案而起,不禁對紀羽豎起了大拇指。

說實在的,這件事他實在愧疚,畢竟紀羽不過是一名戰士級別的修士,要面對一個家族的怒火,就算是他猛虎傭兵團也難以做到的,但紀羽卻有如此膽量。

在他心裡,紀羽已經跟其他的戰士修士有了極大的不同,甚至連他都有些自愧不如。

「肖團長哪裡的話,我不怕他馬家是因為我一個人無牽無掛,如果你跟我一樣,想來你肯定也不會擔心吧。」紀羽也跟著說了一句奉承的話。

他對肖霸天的印象是極好的,真英雄,真性情!

「呵呵,好了好了,你們也不必相互誇捧了,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好生休息一晚,明天再一起去見一見那迷失城主吧,那時想必馬曲他們也在那裡,我們可要小心點了。」

在上座的列達也終於說話了,這裡他的實力最強,說的話也是非常有分量的。

「嗯,這倒是個麻煩,迷失城主的實力極強,偏偏又是一個喜歡聽人拍馬屁的人,若是馬曲他們在他那裡多說兩句,恐怕我們這裡就有點麻煩了。」肖霸天點了點頭,陷入了深思。

以馬曲他們的性格來看,必然是會到迷失城主那邊說三道四,迷失城主可是戰師四階的強者,若是跟馬曲聯起手來對付他們,那麼就算有列達在他們也會十分的麻煩。

「怕什麼?了不起就是一場大戰,打不贏還跑不贏嗎?最多日後回來複仇,必屠他全族!」

而此時紀羽出聲了,雖然他實力最弱,但卻看得最透,打不過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列達等人聽到紀羽的話,不禁也有些吃驚,想不到紀羽竟然如此果斷,隱約之間,他倒是覺得,這一次不是他們有麻煩,而是馬家遲早會有麻煩了……

「哈哈,就是!區區一個馬家,有什麼可怕的,逼急了大不了就跟他們大戰一場!」列無火同樣應和道。

紀羽自然是不會擔心這些,現在他還有天老這一張最大的底牌,加上他現在戰士一階的力量,加上天老的力量他足以跟戰師五階的強者一戰,若是馬曲和那迷失城主聯手,他就算打不贏也是可以離開的。

「嗯,這事也就這麼決定了,他們厲害,我們也不怕!」肖霸天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他忽然又看往了肖鈺兒的方向,似乎在暗示些什麼。

「那個……謝謝公子三番兩次的救命之恩。」

而此時,肖鈺兒忽然從座位之上站了起來,面色帶有一絲紅暈的對紀羽說道。

紀羽被肖鈺兒忽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一時間竟然有些手足無措。

看向肖鈺兒,不覺間也有些發愣……

此時正是黃昏時,偌大的大廳之中,一道陽光的餘暉照進,映在肖鈺兒的臉上,倒是多了幾分迷人姿色。

「不……不用這麼客氣,我只是看不慣才下手的而已。」

紀羽同樣的慌忙站了起來,急忙擺手說道,那動作,看上去十分的滑稽。

在座其餘人也同樣不禁莞爾,萬萬沒有想到,平時殺伐如此果斷的紀羽,在面對女人的時候竟然還會這麼的靦腆,跟以往大不相同。

那侍女芳兒站在一邊,『噗嗤』一聲便捂嘴笑了起來,只見她笑著扶了扶肖鈺兒,笑道:「小姐,你就別這樣了,不然羽公子受不了了。」

肖鈺兒明顯也看到了紀羽的那驚慌失措的樣子,那略帶愧疚的臉上,忽然便是多了幾分笑意。

原本她以為紀羽是一個果敢的人,看他戰鬥的時候,充滿自信的樣子。但沒想到現在確實全然換了一副模樣,靦腆至極,這還真讓她難以跟之前見到的那個人聯繫起來。

「哈哈,沒想到紀羽兄弟天不怕地不怕,竟然還怕女色,鈺兒,你就別這麼為難紀羽兄弟了。」

肖霸天此時終於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朝著肖鈺兒說道。

「呵呵,我也沒有想到紀羽你竟然還怕這個啊。」列達同樣笑著說道。

「哈哈!紀羽兄弟,你這樣可不行啊!這樣以後怎麼找媳婦啊,要不我今晚帶你去開開眼界?」列無火也沒能憋住笑意,瘋狂的大笑著,朝著紀羽說道。

「無火,收起你那套,紀兄弟可不像你那麼風流。」

此時,就屬列無風比較穩重,他拍了拍列無火的肩膀說道。

這倒使得紀羽一下子就十分不好意思了,他臉色有些微紅的撓了撓頭,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這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從小在宋家長大,自從懂事以來就是奴僕,那時,從來沒有哪個女人看得起他,就算同樣是宋家的侍女,甚至是上了年紀的那種,對他都有一種打從心裡的看不起的意味,他根本就沒有機會接觸女子。

而現在肖鈺兒忽然對他說這些,他當然是十分的不習慣的。

「總之這些就是我應該做的,鈺兒姑娘你也別跟我說謝謝了。」最後他也只有含糊道。

鈺兒莞爾一笑,隨後點了點頭,便坐回原位。她時不時的瞥一眼這比她還小的男子,之前她還一點都不覺得紀羽很小,因為紀羽處起事來的時候比任何同齡人都要果敢。

但現在她倒是有這種感覺了,剛剛紀羽的表現,還真的就像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弟弟一般。

大廳之中的氣氛一下子就因為紀羽的表現緩和了下來。

一些侍女和下人也是侍奉在這的,他們在侍女芳兒那裡聽說了紀羽今天的厲害,一開始還以為紀羽會是一個十分嚴肅的人,但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唉~看來面子不保啊!」紀羽心中不禁叫苦。

「呵呵,好了好了,天色也已經不早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喝點酒再說吧!今年難得我猛虎傭兵團有貴客,一定要好好的大喝一番啊!」

此時,肖霸天笑著站起身來。

紀羽等人自然也沒有什麼異議,這裡本身就是猛虎傭兵團的地方,他們只要入鄉隨俗,入團隨主就是了。

……

天色逐漸入夜,等得太陽徹底落下,一輪圓月掛在天空之時,紀羽已經來到了一間房中。

躺在這張大床上,透過窗,他能看到那一片璀璨的星空,不覺間,心裡竟然有些感嘆。

「這是床……我多久沒有睡過床了……」他喃喃自語。

多久沒睡過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記得五歲之後,他都是睡在馬廄之中,就這麼一睡,就是十年,這可算是他這十年來第一次睡床吧!

「呵呵,感覺很溫暖吧!」這時,天老的聲音傳了出來,他笑著說道。

「溫暖……當然溫暖……」紀羽輕聲一笑。

「今晚過後,恐怕又會有更多的麻煩,你可要想好怎麼應對哦。」天老又說道。

「怕什麼,了不起我們就大殺一場,我就不信,這迷失城還能攔住我的腳步,等我回來之後再找他們報仇!」紀羽臉上流露出了一絲冷漠。

人不欺他,他不欺人,人若犯他,他也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好!丹天戰體就該有這種覺悟!以後你的路還很長,還會遇到無數的強敵,戰師,天空戰師,甚至是戰王,戰皇乃至到戰聖!丹天戰體本身就應該接受無數的磨練,問鼎巔峰的!」

對於紀羽的性格,天老非常滿意,若是一個膽小懦弱的人,就不配擁有丹天戰體,要知道丹天戰體的修士必須要有這種覺悟。

「篤篤……篤篤……」

忽然,一陣微弱的聲音從窗外傳來。

「誰!」

紀羽先是一怔,旋即猛然從船上坐起,而此時,一個黑影卻慌張的從窗外溜過……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麼晚了,會是誰?」

看到那一閃而過的身影,紀羽低頭想了想,但隨後他就立刻從床上跳了下去,一下子就衝出門去了。

這猛虎傭兵團可是迷失城數一數二的勢力,不會有人這麼不識好歹的敢闖進來吧?而且在這裡他應該也沒有得罪過什麼人。

「難道是馬曲?」

他不禁想到馬曲,如果硬要說誰想要他命的話,那就只有馬家的人了。

想了想,他深呼了一口氣,不管是什麼人,追上去看看再說。

就這麼,兩個身影以極快的速度躍出了這猛虎傭兵團之中,竟然還沒有任何人發覺。

「別跑!」紀羽一聲大喝,眼見著那黑衣人就在自己面前不遠處了。

身上一股淡淡的戰氣散發出來,在獸靈之森中練就的速度在此時也徹底的爆發了出來,三下兩下,兩人便追逐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巷子之中。

而就在這裡,前方那黑衣人的身影卻頓時停了下來,看上去沒有再跑的意思。

紀羽心中一稟,不跑了?難道要打了嗎?

下意識的,一股淡淡的戰氣從他體內升起,眼前的人修為大約也是戰士級別,為了安全,他還悄悄將九鼎丹火的力量加了上去。

「嘿嘿,沒想到紀羽你的速度竟然這麼快,都快趕上我了啊!」

而就在此時,那黑衣人卻忽然一笑,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聽其聲音更像是對紀羽十分熟悉一般。

紀羽戰氣剛剛凝聚,一聽到這個聲音,凝聚起來的力量便開始消散而去,只見這黑衣人兀然間面罩一扯,紀羽看著,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無火兄,你引我出來做什麼,有什麼事不能在傭兵團裡面說么?」

紀羽苦笑著看向黑衣人,有點無語,這黑衣人就是列無火,難怪他一直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殺氣或者陰謀。

這時,列無火臉上露出了一個狡猾的笑容,他朝四周看了看,隨後朝著紀羽招呼了一下,「在傭兵團,有的事還是不好說的嘛!」

他神秘的朝著紀羽一笑,隨後靠近了紀羽幾下,低聲在他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事情。

「什麼!你叫我去……去那些地方!」紀羽臉上露出了一陣吃驚的表情,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列無火。

他沒想到列無火這大晚上的將他印出來竟然就是為了帶他去煙花之地,今天說起的時候他還是列無風批了一頓,紀羽也以為他是開玩笑的,但沒想到竟然還是真的。

「誒!怕什麼,反正我們也不小了,我這是帶你去見識一下世面,不然以後見到女人你都這樣,那還得了啊!」

去煙花之地,對紀羽來說是一件大事,但對列無火來說卻似乎只不過是輕描淡寫的事情,他擺了擺手就說道。

紀羽在原地乾笑著,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你列無火成年了,我只不過才十五歲而已啊!

從來他就沒有去過那些煙花之地,對那種地方,雖然他同樣有些好奇,但也清楚那是不正常的地方。

列無火卻大大咧咧的說著沒所謂,而後竟然還換上了帶上來的幾件漂亮的衣服,這麼一變,他就成了一個英俊瀟洒的公子哥了。

「走吧走吧!」

影后的總裁助理 沒等紀羽在說什麼,他就拖著紀羽一同往這迷失城最繁榮的地方走去。

迷失城雖然處於獸靈之森外邊不遠,但其規模卻是比烏山鎮這些小鎮子要大上不小的,應用盡用,自然也不會少了煙花之地。

此時,紀羽和列無火看上去就像是兩個花花公子一般,行走在這大街之上。

黑夜的迷失城亦是燈火通明,四處都能見到有人在擺夜市,酒樓客棧之類的地方也沒有關門,好衣服熱鬧的樣子。

拖著有些為畏縮的紀羽,列無火大大方方的朝著一間熱鬧的酒家之中走去。

等他走進一步的時候,一名看上去美得妖異的女子便面帶笑容的迎了上來:「公子,請問是兩位嗎?需要些什麼服務?」

女子大約二十二三歲左右,看上去非常的成熟,而其實力,竟然也有煉體五級左右,一舉一動都有一種迷人的魅力。

列無火面帶笑容,看了一眼那女子,笑道:「好,今晚爺就包了你吧!」

「那可不行,我只是負責拉客的,爺放心,裡面還有更多好的女子,絲毫不會比奴家差的。」

女子面露一絲調皮之色,看上去十分的嫵媚。

紀羽看著,臉都不禁紅了起來,一臉尷尬的樣子。

列無火也沒有說什麼,隨後便跟著紀羽一同進入這酒樓之中。

酒樓裡面顯得也十分的熱鬧,四處都能見到一個公子哥或者傭兵在尋樂子,甚至還有一些上了年紀的老者。

看到這,列無火不禁笑了起來,這麼老了,受得了嗎?

對於這裡的一切,紀羽都十分的陌生,變現得也異常的靦腆,他甚至問自己,跟列無火來這裡究竟是做什麼的!

「無火兄,我們不是真的要……」他碰了碰列無火的手臂,有些尷尬的問道。

此時列無火正在跟一些姑娘嬉鬧,而後他看了一眼紀羽,「嘿嘿,等會你就知道了。」

「對了,老鴇,我們要天閨房三號!」而後他又朝著一名管事的中年鴇母說道。

「喲!公子看上去還真強壯,莫不是……」那鴇母看了一眼列無火和紀羽,似乎聯想到了什麼。

紀羽臉色一紅,他不懂這是什麼,但感覺就不是好東西。

「得了得了,我們有事,別想歪了,快給爺準備了!」

Prev Post
當一位長老道破了這男子的身份之後,全場都轟動了。
Next Post
神武仔細掃過陣圖,便對這片核心區域的布置手法瞭然於胸,他沒有仔細推演,就直接開始動手修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