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仔細掃過陣圖,便對這片核心區域的布置手法瞭然於胸,他沒有仔細推演,就直接開始動手修復。

站在星辰穹頂上的九千歲看到神武如此快速的就進入修復狀態,他不禁露出驚訝的表情:「居然這麼快就推演清楚了核心區域的布置。」

「難道此人的陣法造詣真的這麼高?」

九千歲拭目以待,便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 在九千歲的注視下,神武飛入核心區域內,他高座星空之上,手中凝聚星光,然後無數光芒乍泄,全都落在那一顆顆星辰上。

神武像是無上神邸,盤坐星空之上,手中的光線連接著所有的星辰,隨他心念一動,那些星辰便以奇妙的軌跡開始在核心區域內運轉,漸漸靠近。

整座星雲大陣均是因為受到強力衝擊,星辰之間漸行漸遠,導致陣法即將分崩離析。

神武如此修復之法,等於是重演一遍星辰演化,心中必須對星辰排布和運轉軌跡瞭然於胸,並且能夠隨時推演出所有星辰的布置才行!

即使是天璇和天霄兩人修復自己的核心區域時,也不敢以此種方法來進行修復!

因為這個過程中稍不注意,星辰軌跡出現一絲偏差,就會使整片核心區域崩散,導致其星辰徹底錯亂。

神武卻是胸有成竹,在精神力達到三階之後,他的推演能力有著質的提升,連五品封魔陣都可修復,更別說這四品大陣了!

不到半個時辰,這片區域內的星辰便紛紛回歸原位,以一種更為完美的軌跡開始運行,不斷有星光逸散而出,讓整個大楚皇城內都能更清晰的看到滿天繁星。

「看,天空似乎都明亮了不少,群星璀璨,我甚至可感覺到自己能吸收天空中的星辰之力!」

「我也是,天空中的星辰好像比之前要繁密不少,連皎潔的月光都明亮得多。」

在大楚皇城內,不少武者發現了一絲奇異的地方,正是星雲大陣修復之後產生的效果,神武可不僅僅是修復那麼簡單,還將其進行了一番改進。

「唔,他們兩個居然還沒有完成修復,那我就幫他們將其他兩片區域修復好吧。」

神武掃了一眼,天璇和天霄兩人的修復已到了重要關頭,他們自己的那片區域已修復好,剩餘的兩片區域是其他兩位陣法大師所布置。

他們兩人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嘗試性的進行修復,盡量推演出陣法演變的眾多可能性。

由於不是很熟悉,他們修復起來的速度比較慢,亦步亦趨的漸漸將散落的星辰聚集起來。

天霄老人所修復的那片區域眼看著星辰就要凝聚在一起,重新化為一片星空,可他由於一個小小的失誤,兩顆星辰的軌跡衝突,產生的衝擊力使得整片星空一震,星辰再次向外散落。

「不好,我剛才推演的時候忽視了這兩顆小星辰的位置,沒想到它們居然影響到了整片星空,我必須馬上將其修復過來才行!」

天霄老人在陣法一途上浸淫上百年,他馬上就反應過來,腦海中心念電轉,將精神力全力催動,開始推演出無數種可能性。

「不管了,現在我不可能重新將所有星辰都凝聚起來,唯有捨棄一部分星辰,儘力將其修復了。」

天霄老人瞬間做出了決斷,他果斷的捨棄一部分星辰,全力維持住最為核心的那部分星辰,使其不要崩散。

天璇老人此時也正在修復另外一片核心區域,他無暇分身,心中只能嘆息一聲:「如此一來,星雲大陣即使是修復了,也難以恢復到原來的威力。」

更讓天璇老人沒有想到的是,那些散亂開來的星辰有一部分被衝散,居然沖入他的這片核心區域之中,星辰之間的牽引力相互影響,讓天璇老人這邊的星辰排布也出現了問題!

「怎麼會這樣!多了如此多的變數,我之前推演的星辰軌跡都要作廢!」天璇老人也沒有料到這一點,被那些星辰一陣衝擊,他這邊也出了問題。

「不好,這樣下去我這片區域會全盤崩潰的!」天璇老人心中產生了不好的預感,果然他難以再維持星辰的運轉,其開設完全崩散!

無數星辰開始以散亂無比的軌跡在天空中亂飛,有星辰相互碰撞,在半空中爆炸成一團煙花,使得星雲大陣內漫天星光爆散。

「如此下去,恐怕整個大陣都要崩毀!這可如何是好!」

沒想到大陣內的情況居然如此急轉直下,天璇老人極力控制,也沒能挽回局面,眼看著整個大陣都要受此影響,一個人影卻飛到天璇老人身邊。

「天璇老人,我來主持修復這座大陣,你幫我牽引那些散亂的星辰!」

神武當仁不讓的矗立在區域中心,他以之前的方式進行修復,精神力牽引、連接著所有的星辰,使其朝核心匯聚過來。

「神武小友的精神力真是驚人,雖然才三階的精神力,卻能同時控制成百上千的目標,如此控制能力,連我也自愧不如!」

天璇老人暗暗讚歎,他心中也有些佩服神武,就算是他來進行修復,恐怕也做不到神武這麼的圓轉如意。

神武似乎還嫌不夠,他身上散發的星光也連接到了天霄老人所處的核心區域,兩片區域中的星辰全都隨之運轉起來。

天霄老人也接到了天璇老人的傳音,他在輔助神武進行推演和修復,只是他心中仍然有些遲疑:「居然想著將兩片核心區域組合在一起,這簡直等同於重新布置這片核心大陣,他能做得到么。」

神武的精神力畢竟才三階,連正式的陣法大師都算不上,由不得天霄老人有此懷疑,可神武很快就用現實說明了一切。

兩片區域內的星辰紛紛匯聚在一起,以一個極為完美的形態進行運轉,似乎這種布置才是其最合適的存在方式。

九千歲抬頭之時,正好看到神武猶如神邸,屹立在高空之中,他隨手一抬,滿天星辰就隨之變動,斗轉星移只在一念之間!

當神武最後將幾顆最為重要的星辰歸位之後,五片核心區域居然完全融合為一體,化為了一片最為繁密的星雲。

這片星雲之中隱隱有星宮的雛形,星辰之間連接的極為緊密,產生了巨大的合力,使得陣法的威力大增!

「居然還有這種操作!」神武的作為讓極富涵養的九千歲都不禁動容變色。

天空中無數星光被星宮吸收,然後化為點點光輝灑落在楚風皇城內,只要接觸到這些光輝,武者均是感到十分舒服,體內的真氣在緩緩增加。

「嘶,整個楚風皇城內的靈氣濃度都因此增加了五成以上,一些特別區域更是靈氣噴涌,星辰之力顯現,神武到底將星雲大陣改進到什麼程度了啊!」

九千歲震驚不已,天璇老人和天嘯老人兩位陣法大師更是看著那隱隱浮現的星宮,目光炙熱。

「居然是星宮雛形,若是這座星宮真的浮現,那星雲大陣就能成為星宮大陣,那是實實在在的五品大陣啊!」

「即使現在距離五品大陣還有不小的距離,可星雲大陣與之前相比已是有巨大的改進,其在不斷吸收星辰之力,讓楚風皇城內的修鍊環境變好了不少。」

「以後楚風皇城內必定可成為我大楚國內的第一修鍊寶地,影響極為深遠!」

天璇老人這邊驚嘆不已,心中慶幸自己請來了神武進行陣法修復,不然星雲大陣必定崩毀,而不是像現在這般輝煌大氣。

「神武小友,你這麼一操作,我都覺得只給你一枚聖靈丹的報酬有點對不住你了。」天璇老人調笑一聲。

那天霄老人更是有些興奮的開口道:「神武小友,我們天雷谷乃是陣法師的聚集地,在西南十八國內都算得上是排名前列的陣法宗門。」

「不知神武小友願不願意隨我一起前往天雷谷,研討一下陣法之道。」

天霄老人顯然是被神武的陣法造詣所征服,已忍不住主動開口邀請神武。

出乎天璇老人的預料,神武非常不客氣的笑道:「聽說天雷谷內有一座紫雷天池,若是天璇前輩覺得給我的報酬不夠,不如讓我去紫雷天池中煉體一番?」 李宇的直言不諱讓天霄大師露出異色,他直接一口答應下來:「神武小友願意去天雷谷,乃是我天雷谷的榮幸。」

「我作為天雷谷的第二長老,還是可以做主的,只要神武小友願意前往天雷谷,就可在紫雷天池中煉體。」

紫雷天池乃是天雷谷內的一處秘地,那裡遍地都是紫色天雷,甚至形成了液態天雷。

據說紫雷天池內的池水都是雷霆之力所化,可淬鍊武體。

只是紫雷天池的力量太過狂暴,一般都是先天高階的武者才會嘗試,多是用於突破自身境界。

神武才先天二重天,居然就想去紫雷天池中試一試,可謂是極富野心,可想到他所表現出的天賦,天霄也就能夠理解。

「兩位前輩,此間事了,我在楚風皇城還有點事情,過段時間我自會前往天雷谷一敘。」

天霄點點頭,他遞給神武一枚令牌:「這是我天雷谷的天雷令牌,憑此令牌可進入天雷谷內。」

「天璇兄此次正好也要前往天雷谷有事,到時候神武小友到了之後,我自會帶你前往紫雷天池。」

神武接過天雷令牌,和天璇老人兩人打個招呼之後,他便離開了觀星台。

少年並未馬上離開楚風皇城,而是前往楚風武院找到了紫院長。

「李宇,你終於肯來找我了,我可是一直等著要向你興師問罪,你為何要故意隱瞞自己就是神武的身份?」

在紫月華的洞府中,李宇見到了這位年紀輕輕的副院長,對方嬌嗔著瞪了李宇一眼。

李宇摸了摸鼻子,選擇了繞開話題:「這個問題等真相公布時我自會告知紫院長你。」

「此次來,我是希望託付紫院長一些事情……」

紫月華十分聰慧,她微微頷首道:「李宇你應該是希望我幫忙照顧你們李家的子弟吧。」

李宇也不吃驚,他淡淡點頭:「此次我應該會離開一段時間,李家剛剛來到楚風皇城沒多久。」

「還未站穩腳跟,我自是希望紫院長可多關照一下。」

紫月華十分乾脆的答應下來,她既已知曉李宇就是神武,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可和少女至尊打好關係的機會。

離開楚風武院之後,李宇又悄然找到董燦,他已是資深的三品煉藥師,在眾多三品煉藥師,可算得上是第一人。

連很多四品煉藥大師煉製出的丹藥都比不上董燦,只等他厚積薄發,以身嘗百草,品嘗更多的草藥,他就可晉陞為四品煉藥師。

之前李太安能在風行商行中快速取得不低的地位,也與董燦的支持密不可分。

此次李宇便是要將一些特殊的煉藥技巧和丹藥配方傳授給董燦,這位有著赤子之心的煉藥師得到了李宇的信任,可謂是傾囊傳授,讓董燦對煉丹術有了新的理解。

「原來李宇大師對煉丹術有著這麼高的造詣,甚至足以開宗立派,成為一代宗師了。」

「李宇大師,你將這些煉藥手法傳授給我,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改進煉丹術,傳播火種!」

李宇傳授董燦不少神奇無比的煉藥手法,既是為了讓他多關照李家的成員,也是為了讓他帶起煉丹術改革的浪潮。

種子既已種下,李宇等待收穫便可。

傳授董燦各種煉藥手法花去了足足七天時間,等李宇以神武的身份進入天元國腹地時已是十天之後了。

「唔,天雷谷雖是天元國內的一座強大宗門,可其位置卻是偏僻無比,居然在斷魂谷另一邊。」

神武趕到天雷谷附近時,便發現這座宗門的特殊之處。

一般的宗門選址都會選在靈氣濃郁的洞天福地之中,周圍的環境應當是優美如畫或是險峻奇絕的。

可天雷谷所處的位置卻是靠近一處絕地,雷霆荒野上經常會有天雷劈落,要是比較倒霉的話,甚至會被天雷劈中,簡直是死在天譴之下一般。

無處不在的天雷使得此地成為很多妖獸不敢踏入的絕地,因此也是人跡罕見,沒有多少人敢隨便靠近雷霆荒野。

天雷谷便是處於雷霆荒野深處,想要找到天雷谷的位置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神武進入雷霆荒野之後,便見到過幾次天雷橫空,陡然劈碎身邊的巨石。

那毫無預兆的天雷讓神武都有些心悸,進入雷霆荒野后始終都不敢放鬆警惕。

不過在經歷了幾次天雷的擦肩而過後,神武總算明白過來,天霄老人送給他的天雷令牌貌似可偏導那天雷,使其不會劈中神武。

明白這一點,神武再仔細打量雷霆荒野,便發現此地有些奇怪,隱隱間有種天地牢籠的感覺。

「原來如此,雷霆荒野本是一座大陣的位置,其應該是大陣破損后遺留下來的遺迹,居然化為一塊方圓百里的巨大荒野。」

「這樣的大陣在天武大陸倒算得上是大手筆,天雷谷以此地作為宗門所在地,倒是有點意思。」

神武稍微一推算,便明白此地的來由,這麼一座囊括方圓百里的大陣,品級絕對超過了五品。

若是其他武者,只會被這樣的大手筆而震住,可神武在太玄武神的記憶中見識過其布置下籠罩一界、鎮壓百族的先天大陣,這麼一座百里大陣算不得什麼。

神武不禁加快了速度,按照他的推算,他很快就接近了天雷谷的入口。

可等他來到目的地時,卻發現此地已被漫天雷霆所籠罩,不時有天雷落下,似乎整座山谷都在天雷下顫抖。

轟隆隆!

陡然之間有一道紫色天雷落下,劈在神武面前七步左右的位置,地面都被劈出一道大坑,炸碎的石頭砸在神武身上被護體罡氣瓦解為石粉。

神武停下腳步,他感覺到剛才即使他佩戴著天雷令牌,若是貿然進入那塊區域的話,也會被那些天雷劈中。

看來天雷谷之中應當有什麼特殊情況,不然也不會有這種天雷滿天的場景。

「來著何人!天雷谷今日已封谷了!」

「你還是從哪來到哪去吧!別因此喪命在此!」 勸誡神武的聲音從谷內傳來,聽聲音似乎是一個十分年輕之人,其話語中還帶有一絲調笑的意味。

馬上就有一道怒喝從谷內傳出:「方永豐!你都自顧不暇了,還有心思去關心別人?」

一道天雷猛的劈下,神武這回看清楚了是有一人處於那漫天雷霆之中,正在極力躲避密集的天雷轟擊。

原來天雷谷只有一個入口,其正是在兩片山壁之下的一條羊腸小道,此時正是有一人在羊腸小道內緩步前行。

這是一名身穿道袍的年輕男子,他的道袍後面畫有陰陽兩儀的圖案,其手中更是手持一塊八卦羅盤,正在推演著那天雷的落點!

剛才出聲提醒神武之人也正是這名年輕道人!

「你們操控這麼一座破爛不堪的天雷陣就想阻擋我入谷的步伐,也是太過天真了!」

「就算你們費儘力氣,我仍然可在此如履平地!」

這位年輕道人實際上並沒有他口中說的那般輕鬆,他仔細推演出天雷的落點之後,便快速避過,艱難的朝前挪動,卻是距離那羊腸小道的終點已經不遠了。

羊腸小道的另一邊,便是天雷谷,此人走出去便可入谷。

「哼哼,方永豐,你若是沒有手中的八卦羅盤,又怎麼可能走得出這座大陣,早已被劈成焦炭了。」

在羊腸小道的另一端,有幾名武者出現,他們人人都穿著紫色衣袍,上面有著天雷印記,乃是天雷谷的弟子。

為首之人手中拿著一顆紫色寶珠,其似乎就是控制這座天雷陣的樞紐,正是其催動天雷,不斷轟向年輕道人。

可惜有八卦羅盤在手,這位名為方永豐的年輕道人可從容推演天雷落點,然後一一避過。

「這八卦羅盤是宗門長輩賜給我的寶物,有寶物不用豈不是王八蛋。」

「你們天雷谷也是太過沒落,連入口的天雷陣都如此無用,豈不是隨意一人就可在你們天雷谷內橫行無阻。」

方永豐的話氣得那群天雷谷的弟子咬牙切齒,可他們光憑這座陣法,無法奈何方永豐,只能看著這位其他宗派的天才弟子走入天雷谷內。

「你們天雷谷為了阻攔其他人來參與雷暴深谷的試煉,也算是費盡了心思,想以天雷陣封谷,也太過小瞧天下英雄了。」

「我兩儀宗的弟子,要入你天雷谷不要太輕鬆。」

方永豐入谷之後,其姿態更為驕傲,天雷谷的弟子紛紛冷哼一聲,卻是不與其爭辯。

年輕道人轉頭看向谷外的神武,他露出一臉笑容:「這位朋友,我勸你還是打道回府吧。」

「我過這天雷陣雖是輕鬆如意,可對你來說,這可是一道天塹,任何一道天雷落下,都足以重創先天境的武者。」

「要是不想白白丟了性命,你還是乖乖退走吧。」

Prev Post
「怎麼樣,烏長老,列家和馬家的人實力不弱吧。」一名中年男子喝下一杯酒,面帶笑意的說道。
Next Post
冷寒澈拍拍逍遙御風的肩膀,其中的寓意不用言表。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