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寒澈拍拍逍遙御風的肩膀,其中的寓意不用言表。

「你們都好吧。」趕過來的宇文邕,關切的問道。

「沒事。」

「可是,她怎麼進去的,怎麼沒被反彈過來。」逍遙御風指著結界內的碧綰,不解的問道。

發現自己盡然在結界內,沒有被反彈,碧綰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難道自己開始轉運了。

碧綰走向冷寒澈幾人,給以一個安心的微笑。

走到幾人面前,碧綰伸出左手,慢慢的往結界上靠近……

逍遙御風連忙使勁的擺手:「不要……」

碧綰覺得,自己盡然能夠進入結界,那麼肯定不會有問題,於是不再猶豫,直接靠了上去。

果然,當碧綰的手靠上去的時候,並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反而碧綰的手安全穿過了結界。

冷寒澈直接一拉,將碧綰直接拉了出來,輕輕的擁入懷裡。

感覺到碧綰身子一緊,冷寒澈立刻鬆開了手:「沒事就好。」

雖然剛才碧綰無法控制自己,但是冷寒澈臉上的緊張和害怕,碧綰看在眼裡。

看著冷寒澈全力的沖向自己,沒有顧忌自己的安危,那一刻碧綰是感動的。

「謝謝。」碧綰對冷寒澈和逍遙御風感激道。

「呵呵,是我沒保護好。」逍遙御風慚愧的說。

「是她。」碧綰冷著臉朝暗夜玥走去。

看到碧綰朝自己走來,暗夜玥和蘇穎往後退了一步。

原本兩人已經商量好了,等碧綰撞到結界后,肯定只有死路一條,到時兩人就一口咬定是逍遙御風所為。

這樣可以一石二鳥,可不想這個廢物盡然命這麼大。

「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碧綰冷漠的瞪著暗夜玥,全身散發出駭人的氣勢…… 暗夜玥被碧綰的氣勢嚇得後退了幾步,但是一想自己乃南召國公主,怎可被一個廢物嚇倒。

於是,抬起頭挺起胸,得意地說:「你一個廢物,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沒臉蛋,要天賦沒天賦,要實力沒實力,這樣的人怎麼配得上,堂堂的修羅王。」

碧綰歪頭無奈的一笑:「請問你是哪國的公主?」

「果然廢物就是廢物,連我是南召國的公主都不知道,還在這裡丟人現眼。」

碧綰惶然大悟的點著頭,疑惑的看著暗夜玥,手指著腳下的地問道:「那請問公主?這是哪裡?」

「這是楚旭國啊!」暗夜玥鄙視的看著碧綰,一臉的輕視和不屑。

「哦,原來這裡是楚旭國啊,那你一個南詔國的公主,在我們楚旭國算啥?」碧綰邪笑著冷漠的看著,暗夜玥那張脹紅的臉。

「噗……」旁邊的逍遙御風沒形象的大笑起來,同時佩服的看了看碧綰。

這個碧小姐看著柔柔弱弱,笨笨傻傻的,口齒伶俐罵人不帶髒字,幾句話就把人家給繞進去了。

最重要的是那人還傻乎的自我得意,渾然不知已經中計。

「玥兒好歹是南召國的公主,你這樣,有損我們楚旭國的形象。」旁邊的蘇穎打岔道。

「蘇大小姐的話說的沒錯,但是我有一個疑問……」碧綰看著蘇穎,沒等蘇穎同意,又自顧自的問了下去,「在楚旭國境內,南召國的公主竟然蓄意殺人,這就是南召國的形象,所謂的公主。」

碧綰的話直接問的暗夜玥和蘇穎啞口無言,兩人暗暗的咬著牙,怒視著碧綰。

正在這時,一個冷漠邪魅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南召國有南召國的規矩,豈容一個廢物在這裡指手畫腳,耀武揚威。」

聽到聲音,暗夜玥馬上換上了一副委屈的模樣,同時還用手指著碧綰:「哥哥,她……」

「和這樣的人一般見識,你能怨得了誰?我早就提醒過你。」暗夜焱無奈的說。

「可是她一個廢物怎麼配得上修羅王。」暗夜玥不悅的說著。

「哦,都是因為你,差點我的小命就沒了。」碧綰斜視著冷寒澈埋怨道。

冷寒澈只是淡笑著……

「這跟你沒關係。」暗夜焱拉著暗夜玥正準備離開。

憨老闆戀愛記 「站住,以為這樣就可以走了?」碧綰佩服的看著暗夜兄妹。

「你想怎樣?」暗夜焱反問道。

「已牙還牙。」碧綰簡單的說出四個字。

這四個字看著簡單,但是暗夜焱,暗夜玥和蘇穎三個人聽到這句話后,臉色都變了。

他們不知道為什麼碧綰沒有被反彈回來,而且還能從結界裡面安然無恙的出來,但是暗夜玥不敢嘗試。

「哥哥……」

暗夜焱拍拍暗夜玥的肩膀:「沒事,有哥哥在。」

「就憑你?」冷寒澈冷冷開口,同時一甩手,暗夜玥整個人就朝結界飛了過去……

「啊……」

「玥兒……」

暗夜焱看著暗夜玥朝結界飛去,一個飛躍,可是根本追不上暗夜玥……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屏息,默默的看著暗夜玥飛向結界……

甚至在場人都祈禱著,暗夜玥也能夠衝破結界,這樣大家或許就找到了進入結界的方法……

可是,暗夜玥真的能如大家所願嗎? 就在大家滿懷希望,企盼暗夜玥能像碧綰那樣透過結界,突然『砰』的一聲,暗夜玥被重重地彈了回來。

暗夜玥被彈出幾米之外,重重地砸到地上無法動彈,而嘴角的鮮血不停的流淌下來。

「玥兒……」暗夜焱大叫一聲,連忙跑向暗夜玥。

見暗夜玥已經昏迷,暗夜焱連忙掏出一顆藥丸塞到暗夜玥的嘴裡,不一會兒暗夜玥微微的睜開了眼睛,聲音微弱的說道:「哥,給我報仇。」

暗夜焱含恨的看了看冷寒澈,轉頭在暗夜玥的耳邊輕語道:「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報仇的。」

「不,是那個廢物。」暗夜玥糾正道。

「好。」

「玥兒,你怎麼樣?」蘇穎也跑上前去關切地問。

「現在好多了,吃了哥的藥丸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都是那個廢物。」蘇穎咬牙憤恨的說著。

「你們兩個現在給我收斂點,沒看到冷寒澈現在護著她。」暗夜焱咬牙提醒道,沒想到這兩個女人看著聰明實際笨的如豬一樣。

暗夜玥不屑的冷哼一聲:「現在他只是圖個新鮮,過不了多久就會把她拋棄,到那時候看我們怎麼整死她,讓她生不如死。」

沒錯,在很多人眼裡,根本無法理解為什麼冷寒澈會對這一個廢物另眼相看。

這廢物要什麼沒什麼,所以大家唯一的解釋就是冷寒澈圖一個新鮮。

暗夜焱的丹藥果然厲害,暗夜玥沒多久就已經恢復痊癒。

恢復痊癒后的暗夜玥又忍不住,起身走向碧綰:「說為什麼你能夠通過結界?」

暗夜玥的話正是所有人的疑問。

開始大家還抱著僥倖,認為這種方法就是通過結界的方法。

可是剛才暗夜玥已經測試過了,這個方法不可行。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眼睜睜的事實擺在那裡:只有碧綰能夠通過結界。

「我不知道!」 碧綰實話實說。

「不可能,肯定是你用的什麼妖法?在這裡築起的結界?」

「我為什麼要弄這個結界,對我有什麼好處?」對於暗夜玥的想法,碧綰覺得可笑。

「因為他。」暗夜玥指著冷寒澈說道。

「對,就是你設的結界。」蘇穎也摻合進來。

「那我想問一下,我一個廢物怎麼有這個本事,設出這種結界?」

「你不是認識藏家主,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讓藏家主設的這結界!」暗夜玥就像知道整個經過一樣,信誓旦旦的說著。

碧綰也點著頭贊同的說道:「藏家主我的確認識,不過只有一面之緣,他怎麼可能幫我?」

「誰知道你們是否才剛剛認識,在暑宴上藏家主似乎很偏向於你。」蘇穎盯著碧綰,冷冷的說道。

對於蘇穎和暗夜玥的話,圍觀的眾人開始小聲討論起來。

碧綰開始佩服起蘇穎和暗夜玥,這子虛烏有的事情竟然被她們說得如此真切生動。

看到碧綰沉默不語,暗夜玥和蘇穎得意的笑著。

大家對彩石灘的結界已經恨之入骨,沒有這結界,很多人昨天晚上就已經可以開始收集靈力晶石,到現在應該已經收穫不菲。

眼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離彩石灘消失的時間越來越近,大家仍然一無所獲。

而現在聽到蘇穎和暗夜玥的話,眾人將所有的仇恨和不滿都集中到了碧綰身上…… 見眾人的情緒已經被帶動起來,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蘇穎轉而帶著無奈的語氣,對碧綰道:「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你只要將這個結界打開,大家不會遷怒於你。」

碧綰裝做害怕擔憂的朝大家看了看,然後弱弱的問道:「你怎麼保證她們不會遷怒於我?」

當碧綰的話一出口,旁邊的逍遙御風立刻給碧綰打氣道:「你不要怕,有我們在,她們想污衊你沒門兒。」

碧綰裝作沒聽到,懷疑地看著蘇穎再次確認道:「你怎麼保證?」

見碧綰已經上鉤,蘇穎朝大家大聲問道:「如果碧小姐解開了結界,你們是不是可以不計前嫌,不再遷怒於她?」

大家沉思一會兒,齊聲說道:「可以。」

「好了,你趕快將結界打開,大家都同意了。」

碧綰淡笑著看著蘇穎,果然是好計謀,不管結局如何碧綰都討不到好處。

打開結界碧綰是在將功補過,打不開那就是碧綰故意跟大家過不去,在給自己和碧家拉仇恨。

碧綰怨恨地瞟向冷寒澈,都是這個該死的變態惹的禍。

不就是跟他站的近了點,這些瘋狂而歹毒的女人,就如此陷害自己。

可事情的始作俑者卻還在那邊,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得意的笑著。

碧綰知道冷寒澈,不想插手這件事情,那麼自己只能將計就計。

突然碧綰伸手挽住冷寒澈的臂膀,倚向冷寒澈,對暗夜玥和蘇穎得意地笑著說:「你們說的沒錯,就是因為他,我才設得這個結界怎麼樣?」

看到碧綰對冷寒澈做出這麼親昵的動作,蘇穎和暗夜玥咬牙道:「不要臉。」

「要不要臉不重要,只要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那才是關鍵。」碧綰詭笑著看著蘇穎和暗夜玥。

「你……」碧綰如此無賴,蘇穎頓時不知道說什麼。

看到蘇穎和暗夜玥那氣憤的模樣,碧綰總算解了一口氣。

而此時的冷寒澈卻很受益的、乖乖的、默不作聲的站在那邊,任由碧綰擺布。

碧綰一邊暗暗的使勁掐了掐冷寒澈的手臂,一邊微笑著說:「我們要進去了,你們就在外面慢慢的等著吧,有本事你們自己進來。」

說著碧綰拉著冷寒澈往結界走去……

「這……」逍遙御風也被碧綰搞得雲里霧裡,難道這結界真的是碧綰所設……

見逍遙御風呆愣愣的站在那裡,宇文邕拉著逍遙御風,緊跟著冷寒澈他們,往結界走去。

到了結界,碧綰自己伸手小心翼翼的嘗試了一遍,自己果然能夠自由出入結界。

關門,放總裁! 自己能夠進出這也是誤打誤撞才發現的,而他們呢……

碧綰不確信的看著冷寒澈,逍遙御風,宇文邕和修影……

「沒事,你可以試一下,我可以隱藏全身的靈力元素。即使被反彈也不會有大礙。」冷寒澈一眼就看出了碧綰的擔憂,出聲安慰道。

「真的?」碧綰不信的問道。

「我是誰。」冷寒澈自傲的說著。

「不……」逍遙御風正要出聲阻止,被宇文邕拉住了。

「沒用的,已經走火入魔了。」宇文邕在旁邊輕語道。

逍遙御風一愣,只能默默的站在那裡。

逍遙御風,宇文邕,修影和所有人都屏息看著碧綰拉著冷寒澈往結界走去…… 到了結界碧綰猶豫的停下來,而身後的冷寒澈卻阿諛道:「什麼時候你也變成這麼扭扭捏捏了。」

碧綰別有深意的回頭看了看冷寒澈,之後閉眼走了過去,而身後的冷寒澈卻悠然自得地跟著……

「過去了,竟然真的過去了。」結界外的逍遙御風狂喜的大叫道。

「原來真的行。」發現自己和冷寒澈安全通過結界后,碧綰微笑著自語道。

冷寒澈寵溺的看著碧綰,感受著手心傳來的溫度,微笑著說:「原來她們說的是真的。」

不說還好,一說碧綰馬上翻臉道:「你還說,這帳到時候找你算。」

Prev Post
神武仔細掃過陣圖,便對這片核心區域的布置手法瞭然於胸,他沒有仔細推演,就直接開始動手修復。
Next Post
只是當時那種科技還不懂真空這麼一說,所以這也是當時我看到頭頂有個東西落下來時,會只認為一個大箱子,而並非第一時間認為是棺材的原因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