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感覺奇怪,臉上忽然多出了一滴濕濕的東西……

「流淚了?」紀羽一怔,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流淚了?

「孩子啊!我的孩子!你還活著嗎?」

就在紀羽伸出去觸摸自己眼淚的一瞬間,整個人瞬間就凝固了一般,站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那眼睛發出一陣亮光,將他迅速的包裹了起來。

那裡,是一片混沌的光芒,紀羽漂浮在其中,他慢慢的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處於一個非常奇怪的地方……

「這是……哪裡?」

他完全認不出這個地方,他從未到過這裡。

看上去,這裡富麗堂皇,比起天幽城任何一股勢力都不差,可惜這片混沌似乎屏蔽了他的感覺,他意念之力無法擴散,看不到任何東西。

而就在此刻,一個曼妙的身影匆匆從他面前走來,那是一個女子,看其裝扮,像是丫鬟。

「請問……恩?」紀羽正欲攔下來一問的時候,整個人忽然怔住了,那個女子從他身上穿了過去……

「這是鬼物?」紀羽一驚,只認為自己來到了一個古怪的地方。

「他們好像都看不見我。」他有些奇怪。

「夫人,少爺,趕緊離開吧!他們都要攻來了……老祖他們,要擋不住了!」那丫鬟滿臉淚水,在勸導著。

她面前有一對夫婦,男的看上去強壯,英俊,眉宇之間有一絲凌厲之氣,看上去有著無比強大的自信,而女的,傾城傾國,此刻她似乎身懷六甲。

紀羽一時間看蒙了……看到這一對父母的時候,他只覺得自己內心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被觸碰到了一般……不由間,他感覺到一陣傷感。

「雨兒,你先離開,那群傢伙主要是為我而來,為我們紀家而來,一切由我來承擔,我們的孩子……你好好照顧。」那男子溫柔的看了一眼女子,眉目之間有著幾分堅定。

「不!向飛,我們曾經說過,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女子顯然非常的不願意聽到男子之前的話,堅定的要留在男子的身邊。

不知為什麼,紀羽在此刻再一次的淚流滿面……

在這時,畫面忽然一轉……

「哈哈哈哈!紀向飛,你已經是上天無敵入地無門了,你紀家即將毀滅,我給你一個選擇,要麼你自己自廢修為,從我胯下鑽過,我可以饒你一命,要麼將你妻子獻給家主,或許家主心情一好,會留下你那孽子一命!」一個身穿黑衣,眉目之間有一條明顯刀痕的男人大笑著說道。

「哼!歐陽震,我自覺我紀家帶你不薄,為何你要背叛我!」紀向飛怒吼一聲,席捲著無邊的力量衝擊著歐陽震,使得歐陽震臉色大變。

「哼!你紀家已經走到末路,天怒人怨,人心背離,又怨得了什麼人!若不是家主看上了你的妻子白飄雨,你覺得你現在還會有命跟我在這裡說話?我告訴你,紀家,除了你之外再無一人!」歐陽震猙獰的吼了一聲。

紀向飛全身顫抖……紀家……偌大的紀家,竟然就此消失了?

「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紀向飛全身發出無比恐怖的力量,天地開始了顫動……

看到這裡,紀羽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顫抖,是怒火中燒,一股無名業火在胸中燃燒……歐陽震,這個名字,被他死死的記在了腦海當中,他仇恨此人,卻不知為何……

此刻,畫面再度一轉。

似乎是經歷過一場戰鬥了,還是那一對男女夫婦,他們渾身都是傷,他們懷中,還有一個小嬰孩,此刻已經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這個地方……紀羽非常的熟悉。

「烏山鎮……」紀羽喃喃道,其實他早已經猜出那對夫婦的身份了……他安靜的看著。

「雨兒……你說我們的孩子要叫什麼名字好……」紀向飛此時已經無比虛弱,全身戰氣似乎隨時都要消散……

「你說……我一切都聽你的。」白飄雨依偎在紀向飛的懷中,她同樣受了傷。

「羽……他就叫羽吧……跟你同音,這樣,如果我還能活下去,起碼我不會忘記你們母子倆……羽兒,羽兒……紀羽啊,我希望有一天你們展開你的羽翼,一飛衝天,我希望你能讓我們紀家重新走出深淵……我希望你能替我斬殺了歐陽震啊!呵呵……呵呵……」說著說著,紀向飛的臉上已經出現了淚水。

「向飛,你想要去哪!我要跟你一起去!」白飄雨很敏感,知道自己丈夫一定要去做些事情。

「不行!太危險了!那幾大家族已經瘋狂了,再這樣下去,這天地將會提前變動,只可惜……現在的我沒有這個能力找他們為我紀家復仇了……我要去那補天之地!飄雨,你好好的留在這裡,將紀羽撫養成人,若是我還活著……我,一定回來!還有……羽兒,我希望我紀向飛的兒子也是一個英雄,你要告訴他……我紀家的大仇,還需要報!」紀向飛滿臉掙扎,心有無數的無奈。

畫面再一次轉變……

白飄雨一人,抱著紀羽來到了那個宋家的大門……

「羽兒啊,娘不願看到你父親獨自一人孤獨,娘對不起你……我希望你能平凡的過去一生,但……我也希望,你能記住紀家當年的仇恨,還是需要有人來報的!」

說完之後,白飄雨也消失不見了。

國民校草的女友是霸總 此刻,所有畫面都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一片混沌,和紀羽……

紀羽不知眼中已經留下了多少的眼淚,他很難受,看到這一幕,他真的非常的難受……

父母,原來是這樣離開自己的,原來……自己曾經有個家,只是,那個家被人毀了……他身上多了一些東西,仇恨!

「你的敵人非常強大,要戰勝他們,你必須選擇第十層,又或者,你可以放下仇恨,現在,告訴我你的選擇吧!」

那個聲音響了起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沒有馬上回答,腦海之中瘋狂旋轉出之前的畫面,一個又一個的畫面,在訴說著當年的歷史。

紀向飛,白飄雨……紀家,大戰……歐陽震,敵人……

他的父母,叫紀向飛,白飄雨,仇人,是那歐陽震么?

紀羽眼光閃爍,忽然變得鋒銳無比,那場大戰,直接讓他一家分崩離析,他心裡有一種痛,難以言明。

他握起拳頭,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怒火,在中燒。

「告訴我你的選擇!」這時,那個聲音忽然又爆發了出來。

「我要上去!」這一次,紀羽幾乎連猶豫都未曾猶豫,眼神堅定的道。

地獄名媛 「哦?這一次你可真的是選擇好了?我要告訴你,若是你失敗的話,沒有人會同情你,你將會被逐出問道台,永生不得再入問道,你可要想清楚了。」那聲音重複了幾遍。

紀羽感覺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雖然在混沌畫面之中,他感受不到敵人氣息的強弱,但他的直覺告訴他,毀滅了紀家,是他父母生死不明的敵人,絕對是非常恐怖的存在,他,要不顧一切的提升實力!

「如果連第十層都無法走上去,那麼我以後的路還需要走么?」紀羽喃喃道,旋即他發出了一個極為堅毅的目光,看向那一片混沌天,再看向眼前的這一座通往問道台最頂端的路,他咬牙道:「我已決定!不上十層,不回頭!」

「如果失敗了……」

「你特么怎麼這麼啰嗦啊!將第十層開放給我!」紀羽不禁吼道,他有些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

那個聲音在受到紀羽的呵斥之後徒然消失了。

光芒逐漸消散,在這一片漆黑的混沌當中,紀羽一人獨站其中,一條長長的階梯忽然升到了自己的面前。

「這就是通往第十層的路,我很高興你能選擇這條路,我也希望能再次看到一個奇迹的誕生。」問道台之靈的聲音傳來。

兀然間,紀羽便感覺到自己全身戰氣被剝奪一空,整個人空虛無比,加上他現在身上有傷,比起普通人還要虛弱許多。

「不能使用戰氣?」紀羽咬了咬牙。

「第十層之路,無戰氣!你的天賦與體質並不夠出眾,走上第十層,你將會有質的變化。」問道台之靈如是道。

「好!我走!」紀羽點了點頭。

他抬起腳,一步朝著第十層給出的那條階梯走去。

第十層的階梯又分為了九個小層,層層疊加,看上去莊嚴神聖,像極了有神存在的朝聖之地。

「告訴我,那唯一一個走上這第十層的人叫什麼名字。」紀羽頓了頓,開口問道。

「紀元。」

點了點頭,紀羽一步朝著第一個層走去。

一股莫大的壓力瞬間朝著自己壓來,他胸膛凹陷了下去,整個人差點就抑制不住倒飛的趨勢。

「停!」他深呼了一口氣,用盡所有的力氣讓身體前侵。

踏!

第一腳步停留在了第一層,他踏上了第一層。

「跟前面的第一層是一樣的……那也就是說第十層應該是前面九層的重複吧,只是唯一的區別是前邊的可以使用戰氣,這裡是無法使用戰氣的!」紀羽抬頭,雙眼泛光。

走上第一層的時候,他發現第一層發出了一陣陣的精光,那些光芒逐漸的朝他凹陷下去的胸膛填補,頓時,他感覺到自己的**似乎開始被某種力量附著,然後慢慢增加。

農門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有此奇效!」紀羽眼睛一亮。

他抬頭看向了第二層,他盡量讓自己忘記之前走九層階梯的威壓,只看眼前。

「不知第二層會有什麼饋贈。」

想著,他抬起了一腳,往那第二層的方向走去。

腳還停留在半空之中,他眉頭緊皺,第二層的威壓比起第一層強大了許多,在沒有任何戰氣的情況下,他只有用身體去硬抗。

噼噼啪啪!

全身都發出一陣陣骨骼活動的聲音,那股壓力傳遍全身,紀羽一點都不敢放鬆,放鬆之後,怕是整個人瞬間就會碎掉。

「哼!」

他拚命壓榨自己的潛力,將自己所有的力氣釋放出來。

第二層,未曾攔下他的腳步。

此刻,第二層也開始慢慢的發出一陣陣的精光,朝著他全身蔓延而去。

「這一次是骨骼的改造么……」紀羽喃喃道。

第一層是肌肉的改造,第二層便是骨骼的改造。

那麼……第三層呢?他越來越有種直接衝上去的衝動了。

第三層,他再一次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氣。

最後,第三層釋放出一陣陣精純的力量,停留在他的丹田之中不願離去。

「要改造我的丹田么?」

紀羽此刻已經全身都是血了,前面三層,讓他難以承受,若不是傾盡全力,他怕是早已經失敗被驅逐,但他明白,自己絕對不能被驅逐,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

第四層!

他咬著牙,肌肉再一次出現了崩裂,在第四層的時候,一陣陣力量釋放而出,慢慢地額滲入進他的肌肉當中。

第五層!

兩個世界的時差 第六層!

第七層!

此刻的紀羽就像是一個血人一般,長發披散與腦後,整個人的呼吸變得沉重無比,從第一層走到第七層,他不止一次被那無上威壓壓倒,身體無數次面臨解體威壓,但最後還是被丹天戰體最後一點本能給挽回來了。

抬頭,眼前只剩下兩層階梯。

「就快要成功了……我想要知道一切!」紀羽呢喃。

他雙眼甚至已經有些模糊不清,隨時都會暈厥過去。

第八層!他又踏出了一步。

無上的威壓更加強大了,紀羽咬著牙,全身傳出一陣陣分裂的劇痛,他似乎已經習慣了,**在發光,甚至血液也在發光,訴說著自己的不屈。

「我心如鐵,堅不可破!」紀羽歇斯底里的巨吼。

無上的毅力化為一股股的力量抵抗下那股威壓。

他用了所有的力氣讓身體前提。

「噗!」

他看著自己一條手臂破碎,胸膛沉陷全身發出骨折的聲音。

「走!」

他深呼了一口氣,最後一次朝前一步。

踏!

第八層,被他站在了腳底。

此刻的紀羽,看上去甚至連人形都不清晰了,但全身卻發出了一陣陣精純的生命力,表示著,他還活著。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血人一般的紀羽站在那第八層的小階梯當中,並未貿然前進一步,而是在那裡站住了腳跟。

他發現自己全身都在進行著一個蛻變。

從內到外,**在發生著變化,無數能量沖入**,讓自己變得強壯無比,他感覺自己現在的**比起之前的九天琉璃戰體,怕是要強大了無數倍。

轟隆!

一陣陣雷鳴的力量響起,於莫名之中,紀羽感覺自己像是沐浴在雷池一般,全身都在被天雷重塑。

隨後,他感覺到自己的骨骼也發生了變化,全身都在發光,骨骼同樣在發光,金黃色的光芒不斷的散發而出,紀羽感覺到無數的力量從骨骼之中衍生而出。

如血人一般的紀羽,此刻的生命力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之期。

但他卻沒有任何的自大,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經歷了什麼……

無數次的生死徘徊,無數次的精神崩潰,這幾乎讓他想要立即死去,他咬牙堅持了下來,走完了前八層非戰氣不能走的路,若是讓紫茹他們知道了,定然會崩潰的,他們用盡所有力氣,戰氣被消磨殆盡都難以完成的路,紀羽竟然在無戰氣狀態下再完成了一遍。

這,又是何等的壯舉呢!

無窮盡的力量在自己體內盤桓著,紀羽感覺自己將會立刻突破戰士的屏障,甚至會在戰師這個階層無限突破,力量在怒吼!

他微微抬頭,看向了那最後的一層,心中有所動……

「曾經有五十人走來這問道台,但為什麼只有一人能走上最巔峰?」他心中奇怪。

他可不認為這種毅力只有自己一個人有,能走到問道台第九層,看到第十層的人,哪一個不是無上人傑,他們不會缺少像自己一樣的毅力,自己也沒有任何特殊的理由。

但最後他們都失敗了……那問題應該就出在第九層么?

Prev Post
薛寶怡豎起大拇指:「我就服五姑姑的魄力,跟他干!」
Next Post
「風雲,你真是讓本座吃震驚啊!」通天盟主看向周雲峰,眼中充滿欣賞和欣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