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以江寂塵的強悍,也未能全部擋下。

而這一刻,他才深刻的體會到,越境斬殺大帝境修士,果然難如登天,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江寂塵受傷,然而,他根本不在意自己所受之傷,而是繼續出擊。

「萬器訣、晨曦之光!」

江寂塵甚至不顧他人的攻擊,只針對一人,瘋狂的攻殺。

他直接以神念控制萬器訣,以萬般法器的攻擊,淹沒一人。

讓這一名修士,應接不暇!

接著,江寂塵以晨曦光絲,將對方切成碎肉。

當然,江寂塵再次被重傷。

但有長生訣在,他不會輕易死去。

換作別人,受這樣的攻擊,早已灰飛煙滅了。

但江寂塵卻頑強的活了下來。

「再來!」

江寂塵的聲音已經嘶啞,滿身帶傷。

但是,攻殺之力,卻是絕世無雙。

噗,噗,噗……

一名又一名的龍象山武士倒下、消亡。

當然,江寂塵身上之傷也越來越重,氣息漸漸虛弱。

但是,他就沒有倒下,筆直的站立著,臉上儘是血水,但依舊能狂放的笑著……

當江寂塵步子踉蹌、站立已不穩,喘著大氣時,七名龍象山武士已經變成了死屍。

餘下的天方藥師分身和一名龍象山武士,還有站在他們身後的周其,眼神驚恐地看著江寂塵,心底充滿了無窮的寒意。 ??此時,江寂塵或許重傷,或許很弱,或許不堪一擊!

但是,身上的氣勢卻震懾全場,讓他們感到驚懼。

剛才一切,歷歷在目。

卻如同一場夢境,讓他們震驚,難以置信,無法接受。

江寂塵,帝者九重境,竟然可以越三重大帝境,斬殺了他們龍象山七名大帝三重中境的修士。

這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哪怕傳說中,也未曾出現過這麼強橫的存在。

這完全是打破禁忌、超越了傳說的戰績。

只是,江寂塵心中卻沒有一絲的喜悅之意。

「果然境界越是往上,越難越境殺敵。」

「就剛才斬殺七名大帝三重中境的龍象山武士,幾乎耗盡我一身的力量。」

「而且,還身受重傷!」

「此時,雖然對他們有震懾作用,但繼續拖下去,處境於我卻是非常不妙。」

「所以,不能停,要繼續殺!」

「殺到他們再無鬥志,殺到他們心寒,殺到他們……絕望!」

江寂塵再次怒吼一聲,身上餘下的力量再次暴發。

而且,他直接取出了一顆丹藥!

這是不死丹,此丹可以讓江寂塵在短時間內,繼續暴發巔峰的戰力。

哪怕身上受再重的傷,也不會有影響。

本來,江寂塵喘著大氣,身上的氣息虛弱極點。

但吞下不死丹后,江寂塵雙目驀然綻放神芒,身上更是神紋閃爍,氣息強大,動搖天穹。

而且,江寂塵身上的強者氣息還在不斷攀升,直至巔峰境。

「不好,他動用了不死丹,快阻止他,要在藥力發揮出來時殺掉他。」

天方藥師是煉丹師,自然知道不死丹的強悍。

而他的分身是大帝三重圓滿境,遠比八名龍象山武士要強大。

只是,一切都已遲了!

江寂塵以催動不死丹,瞬息間就將不死丹的藥力煉化、吸收完。

於是,只在十數息間,江寂塵再次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可以支持我巔峰戰鬥百息,足夠了!」

江寂塵心中暗道。

然後,他再次殺出。

這一次,他手中出現的是如意天心劍!

江寂塵此時揮舞劍術神通,直指那一名龍象山武士。

這一刻,這一名龍象山武士,早已經被江寂塵的氣勢所懾,鬥志全無,心中充滿了寒意。

天心如我意,一劍斬蒼茫!

江寂塵已經很久沒有動用劍術神通了。

這一刻,握著如意天心劍的時候,他心中驀然一動,想起了無盡劍陣,想起了那一道留在劍中的劍念。

天心如我意,我意欲逆天!

此劍,完全是江寂塵順從如意天心劍的劍意、劍心、劍道…….

然後,斬出!

噗!

那一瞬之間,彷彿萬物靜止,諸道成空。

那名龍象山武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一劍斬成兩半。

「哈哈……妙極,從此以後,此招便是你的專屬劍技!」

握著如意天心劍,江寂塵狂笑一聲,肆意飛揚,豪氣萬丈。

「死!」

然而,天方藥師的分身,此時抓住了一個機會,突然襲殺而至。

他手中的丹火,凝成一把劍。

劍氣縱橫,萬里山河。

殺傷力,極可怕,但更可怕是,縱橫萬里山河的劍氣凝成一道,刺向江寂塵的氣海、靈嬰處。

這一劍若刺中,無論江寂塵是帝體七層境煉體者,還是擁有太古九秘中的長生訣,那都得玩完。

這一瞬息,是生死之間。

而江寂塵,已根本來不及閃避。

天方藥師的分身閃過興奮、驚喜之色。

周其,也在這一刻鬆了一口氣。

剛才那一瞬間,他的心中,真的已經被恐懼充滿。

若真讓江寂塵殺過來,後果不堪設想。

而終於,天方藥師分身這一劍刺到了江寂塵的身上。

鏘!

然而,並沒有血水飛濺的場面,也沒有劍氣入體的聲音。

反而,丹火之劍刺下,竟然發出兵器交擊聲。

「這…….」

這一刻,無論是天方藥師分身,還是周其,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他們無法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幕,天方藥師的丹火之劍,竟然無法刺入江寂塵的身體。

而是,刺在一片法器護甲上。

噗!

但是,江寂塵卻是身體一震,口中狂吐鮮血。

剛剛,生死之間,他凝出了萬器訣中的一式神通術法,名為萬器護甲!

一念萬器成甲,堪堪擋下了天方藥師的丹火之劍。

但天方藥師這一擊,也著實恐怖強大,哪怕是萬器護甲,也根本無法完全抵擋。

他的肉身,瞬間出現無數裂痕,差點崩碎,要被天方藥師這丹火一劍的力量生生震死。

不過,他終究擋下了這一劍,沒有死。

「死的是你!」

江寂塵吐出一口血沫,嘶啞的聲音,充滿森然、絕殺之意。

自己既然沒死,那死的就是對方。

趁著天方藥師分身舊力剛盡,新力未生之際,江寂塵手中已凝出了死亡之劍,往前一斬。

噗!

一顆好大的頭顱飛起。

天方藥師分身,就此被死亡之劍斬滅。

死亡之劍,是由太古九秘中暮光之殤的力量凝成,劍中蘊含無窮死亡之力。

一劍斷頭,足可以滅盡天方藥師分身的生機。

至此,圍殺江寂塵的八名龍象山武士和天方藥師的分身,盡被江寂塵屠盡。

周其,控制著鎮魂金環的手已經顫抖,腦門之上,冒著汗水。

但是,他知道,他自己不能停下。

不做你的哥哥 一旦停下,無法壓制紫雨夢,那他們只會敗得更快。

此時,鎮魂金環光幕下,紫雨夢險像環生,隨時都有生命之危,處境極是不妙。

所以,江寂塵沒有停留,繼續殺向周其。

只要斬掉周其,鎮魂金環無人控制,鎮壓之力,自然就會漸漸變弱。

到時,紫雨夢的力量就可以慢慢不受壓制。

不過,看到江寂塵殺來,周其臉色猙獰地道:「江寂塵,那是你非要逼我的!」

「今日,就是拼盡一切,也要你死。」

說話之間,周其十指尖上,凝出十滴精血,彈向空中的鎮魂金環。

「精血融器,千息不滅!」

周其動用秘術,分離與鎮魂金環之間的聯繫。

但並不影響鎮魂金環繼續運轉千息。 ???沒想到,周其竟然如此決絕!

江寂塵神色變了一變。

因為,就算周其被斬滅,在秘術的催動下,鎮魂金環依舊會繼續運轉千息。

動用秘術之後,周其身色一片慘白。

「江寂塵,就算我死了,你也救不了紫雨夢,她要跟著我陪葬!」

「而且,我開啟最強的秘器防禦,你也未能殺得了我。」

「只要紫雨夢一死,到時,也便是你的死期!」

周其怒吼著,同時,他也開啟了身上的秘器防禦。

他身上的秘器防禦確實很驚人的強大,層層防禦神紋,極難破開。

而江寂塵自然也明白周其話中的意思。

只要紫雨夢被擊殺,那龍象山的兩名大帝七重境的武士就可以抽身出來,前來殺他。

Prev Post
「風雲,你真是讓本座吃震驚啊!」通天盟主看向周雲峰,眼中充滿欣賞和欣慰。
Next Post
陳強滿心歡喜,深刻體會到了幸福的滋味,這種感覺令他沉醉,彷彿品味了名為『靈石』的美酒,馨香的滋味伴隨著幸福微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