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強滿心歡喜,深刻體會到了幸福的滋味,這種感覺令他沉醉,彷彿品味了名為『靈石』的美酒,馨香的滋味伴隨著幸福微醺。

美好才剛剛開始,二百多枚靈石被挖出后,又是一長串系統提示音在腦海中響起。

「叮,發現下品靈石一百五十三枚,深度零點三米,可挖取!」

「叮,發現下品靈石一百六十七枚,深度一點二米,可挖取!」

「叮,發現下品靈石一百九十八枚,深度三點五米,可挖取!」

……

這一次,靈石更加密集,數量仍然呈現遞增態勢,十米範圍內,共發出十次系統提示,靈石總量達到了兩千五百餘枚。

人們專註於某件事情,感覺上時間便會有所變化,熱戀中的男女膩在一起時候,會覺得時間短暫,鬥牛士騎在公牛背上的時候,會感覺度秒如年。

即使是武修也不會逃脫這樣的感覺,陳強感覺這一天剛剛開始,腦中還在興奮的發熱,這一天已經結束了。

一天十萬枚靈石的收穫,成果極為喜人。

儲物袋中輝煌璀璨的靈石,使他雙眸迷醉,這些靈石於他有重大意義,匯聚著名為希望的光芒。

「這麼多靈石,不好隱藏!」陳強心中暗思。

在上繳靈石時候,需要將儲物袋中的靈石全部清空交給尹偉哲,打算截留的靈石肯定不能放在儲物袋當中,需要隱藏起來,而十萬甚至幾十萬靈石可不是小數目,這一大堆靈石並不容易隱藏,若是在上繳靈石的時間,隱藏的靈石被別的礦工發現挖走,那他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叮,消耗下品靈石一萬,下品靈石進階成功,得到中品靈石一枚!」

「叮,消耗下品靈石一萬,下品靈石進階成功,得到中品靈石一枚!」

……

算上昨日挖出的靈石,兩天時間,陳強共獲得下品靈石十一萬五千餘枚,片刻后,下品靈石只剩下五千餘枚,而他手裡多了十一枚中品靈石。

中品靈石在外觀上與下品靈石並沒有太大區別,同樣是一寸見方,呈現乳白色,區別在於縈繞的靈氣更為濃郁,握在掌中,手感溫潤,能夠清晰感應到內中蘊藏的澎湃靈氣。

這股靈氣很溫和,氣息活潑,充滿生機,與天地元氣相比並無二致,可以直接吸收。

只是陳強的主修功法屬於『動功』,不像『靜功』可以一動不動的修鍊,若是身披大量靈石修鍊,修鍊效果會大打折扣,不比直接從天地中直接汲取靈氣效果更好,暫時只能懷揣巨富,行沿街乞討之事。

「星羅書院,功法殿!」陳強將十一枚中品靈石又放回儲物袋,心中下定決心,回去后他便會去一趟功法殿,挑選一門主修功法。

如今他已經築基後期,基礎築基拳法跟不上他的腳步了,若是再不更換功法,他只能自創靈竅期主修功法,他很清楚自己的斤兩,自創功法不是他的菜。

自創功法可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要麼高屋建瓴,要麼集思廣益,指望他一個築基期創造靈竅期功法,到他入土那一天,興許能有些許眉目。

星羅書院的功法殿,對星羅書院所有人完全開放,哪怕對方不是武修,只要出得起靈石,也完全可以進入,看起來有些類似商業聯盟,但陳強感覺應該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具體怎麼回事,他也不清楚。

不過,無論星羅書院有什麼秘密,都與他無關,他來星羅書院的目的,不是探究其隱秘,而是為了獲得修鍊資源,僅此而已。

又是一天忙碌,陳強今天收穫比之昨天還要豐盛,十五萬六千枚下品靈石,算上昨日剩餘的五千餘枚下品靈石,手裡又積攢了十六萬一千餘枚下品靈石。

「叮,消耗下品靈石一萬,下品靈石進階成功,得到中品靈石一枚!」

……

雙手捧著二十七枚中品靈石,陳強眼神專註認真。

他在想事情,想著前世歷朝歷代的稅收比例,可惜他當初歷史不好,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只是依稀記得有個『三十稅一』的概念,好像是很寬鬆的政策。

「二十七萬,上繳一千多,比三十稅一高了不少……」陳強躊躇片刻,將二十七枚中品靈石小心藏好,儲物袋中裝著不到一千一百枚靈石,走出了礦洞。

在礦洞外面刻下『有人勿擾』四個字,便快速離開了。

礦工的生活也很有規律,除了個別工作狂,大多數礦工,到了晚間都會休息。

一天辛勞結束,很多礦工都會走出挖礦的礦洞,或與相熟的人閑聊,或坐在洞口發獃,或去找尹偉哲交接靈石。

在這裡,陳強只認識一個不知姓名的老人,以及管事尹偉哲,自然不會與不相熟的人閑扯,即使有熟人,他現在惦記著隱藏起來的二十七枚中品靈石,也不會有心情停下來與人攀談。

這三天他都是一個人悶在礦洞內,沒感覺出有什麼人,今天才發現九號礦洞內的人還真不少,看得見的起碼有百十號人。

他腳步不停,一掠而過,很快來到了尹偉哲所在。

每日晚間,是尹偉哲最忙碌的時刻,清點交接靈石,記錄號牌,發放食物清水,發放礦鋤,處理糾紛等,基本都集中在這個時刻。不過,此時他基本都忙完了,陳強屬於來得最晚的,其他人都已經完事。

「收穫如何?」尹偉哲帶著淡淡的笑意問道。

「不太好!」陳強搖搖頭,直接將儲物袋交給尹偉哲。這是他的真心話,即使將所有資質提升到玄階,也還有極大的靈石缺口,二十七枚中品靈石,連將其中一項資質提升到玄階都還差三分之二還多。

「這種事急不來,需要經驗積累,慢慢來就好了。嗯……一千一百二十七枚,對於一個新手而言,這個數量已經算是豐收,不必氣餒!」尹偉哲面帶真誠笑容。

陳強有些不知道怎麼回應好,只得點點頭。

「你……築基後期了?」尹偉哲清晰記得三天前陳強還是築基中期,此時注意到對方的境界變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訝之情。 「…肖司令員!感謝感謝!…」

「…呵呵!…應該的!這鬼天氣真是太熱了!….去看看去…」

「走!我領你去!…」

鄭亮沒想到肖司令員親自來了,一輛綠色吉普車嘎的一聲,停在了全身被汗水濕透了的武海雄和鄭亮面前,肖征途從裡面走了出來,鄭亮跟武海雄自然熱情招呼上了.

要知道,這個肖司令大有來頭的,不像這兩位可全是沒啥背景的人物.

武海雄招呼著肖司令員前面走。

時間,已經來到了,凌晨四點多鐘,就在武海雄,打算請肖司令員進指揮臨時帳篷休息下時。

「…咔!!!…轟隆!!!….」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雷,整個漆黑的天際瞬間變得一片雪白,煞是嚇人。

從東南方向傳來,向西北方向傳去,本來吵雜,喧鬧的群眾們全都十分驚異的安靜了,不由自主的抬頭朝漆黑的天空望去,不知道怎麼回事?還以為是要下大雨了呢!

「…轟轟…轟隆!!!….」

一連串的炸雷響起,指揮帳篷內的桌子,突然,猛的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哐噹幾聲,手提馬燈從已經翻到的桌上摔在了地上,煤油的氣味損失灑出,煤油就著燈芯的火苗,忽的一聲,一瞬間就把帳篷給點燃了。

這也只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讓人們更加驚慌失措的事情發生了,,恐懼的氣氛像瘟疫一般掃過了,這些已經完全從帳篷中,清醒過來的人們的眼中。

在他們前面不遠處的地方,一棟棟二層樓房,五層樓房開始隨著搖晃的地面,傾倒倒塌,轟轟的建築物從高處倒塌濺起的灰塵,石塊,伴隨著從遠處人們發出的各種尖叫,慘叫,大吼聲,還有火光,起火了!

這時,濃墨一一樣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片恐怖的雪白的灼亮,雪亮的光線刺得人們眼睛都睜不開了,都不得不用手捂住雙眼。

狂風,突然呼嘯而起,嗚嗚的怪響聲,如同到了世界木日一般,在狂風中不少帳篷都被吹走了,吹翻了,蹲在地上圍在一起自覺互相牽起手的群眾們,根本被眼前突然發生的這一切給震驚了。

遠處房子開始劇烈搖晃起來,房樑柱子,發出可怕地斷裂聲,轟轟之聲接連不斷的響起,房子開始倒塌,群眾們驚恐的相互看著,過了好久,才明白過來,是地震了!!!

城裡面,還有很多沒有向他們這些幸運的人,當災難降臨時,他們紛紛狂奔出門,只見街道外面高樓平房倒而復起,牆倒屋塌之聲和小兒啼哭、女人的哀號之聲,交織一起,像開了鍋的沸水一樣喧鬧。

地面在劇烈的搖晃中開始開裂,一條條如同醜陋刀疤一樣的巨大裂痕,在平整的地面上露出他們猙獰的面容,不少人頭暈目眩,站立不穩,仆坐在地上,隨著地面的顛簸而翻滾,掉進了那深不見底的地面上裂開的寬大縫隙內…….

處於混亂,四處逃竄的人們慘叫聲,絡繹不絕於耳,慘烈啊!

更可怕是位於街邊的河水,驟然潑起十幾米高,雞鳴狗的恐怖尖叫聲,響徹全城。

街道上,到處是四處奔逃的光著身子的男女,還有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小孩子,到處是一邊狼藉,倒塌的房屋,散亂的磚塊下,壓著來不及逃出來的群眾,還有不少街道邊上的燃起了衝天大火,滾滾濃煙隨著狂風到處亂吹……

四處是呼爹喊娘的尖叫聲,穿著花短褲,赤著上身的婦女們,臉上全是焦急絕望之色,三三兩三的聚集在一起,有的婦女沒有工具,就用手指去翻掘到塔下房屋中的磚瓦,似乎要把沒來得及逃出來的子女從瓦礫中就出來,一邊大聲嚎啕的大哭著,喊著自己心愛孩子的名字,真是聞者落淚,聽者傷心啊!

這樣的恐懼場景,可真是一個慘字了得啊!

整個塘山市的西,北,東方向的街區,建築全都成了廢棄的瓦礫,地震的威力可不是好玩的,看到了吧!

而那些呆在城南的,那些沒有被殃及魚池,幸運得以逃脫這次災難的幸運者們,全都嚎啕大哭起來,不少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還有不少人想要衝過戰士們的封鎖線,估計還想去救人?不過這時候也輪不到他們出力了。

肖司令員,武海雄,鄭亮等人,在等地震稍微平息了后,馬上就派出了手下的精兵幹將,去城內救人去了,這也是駱林的命令,在災難發生后的第一時間救人!

地動山搖般的強烈地震,大概過了一個鐘頭,暈頭暈腦的地震的搖晃感,這才稍微安定下來。

再看大街上,很多身上邋遢的男男女女,都光著身子擠在一起,說不出話來,都忘了自己沒穿衣服。

天氣還是那麼的怪異的燥熱,這些幸運逃生的倖存者,互相抱在一起腦子估計是一片空白,這就是地震了?大災難這就發生了!

一堆堆成了廢墟的倒塌建築外,城市內,多少還有些街道沒有被波及,哪裡都聚滿了赤身裸.體的幸運兒,戰士,警察,民兵們現在進場了。

他們也是心有餘悸的,天色現在開始微微發亮了,快六點鐘了,鄭亮抬手看了下表,心裡對駱市長現在已經不是敬佩了,而是拜服!神了啊!真的地震了!

一輛輛軍方的汽車,消防車,醫院的救護車,開始開進了城市的瓦礫堆中,從上面下來各種救護人員,開始從廢墟中尋找倖存者。

塘山市市政府也沒有倖免的倒塌了,這時,市政府不少沒有聽勸的官員們,不少倖存者還在那嚎啕著,用血淋淋的手奮力挖著瓦礫,廢墟下的親人。

而駱林早就把周曼麗等人送到了安全的地段,周曼麗也心有餘悸的看著天色漸漸亮起的塘山市,嘶….真是太可怕了啊!人間慘劇啊!

周曼麗,殷紅梅,還有保姆梅姐等人,現在被幾個中央內衛保護著,站在一座不是很高的山上,這座山就位於南區,塘山市只有南區的受災最輕,只倒了幾棟樓而已,其它地方都相安無事,特別是那些早就被送到安全地方的那兩萬群眾,更是大難逃生得以倖存。

市政府內也是一片哀嚎聲,這下都不講究啥了,救人要緊啊!

尹海潮,王枝花也因為駱林的強行命令,派內衛把她們兩個都送到了周曼麗一起,這兩人才因此逃得性命,要知道,市政府的建築也在地震中全部倒塌了,它也是在震中部的位置,不塌還真沒天理了。

自然,不少對駱林在常委會議上說起地震時,表現出不信,不屑的人現在可真的安靜了。

「呼!…鄭局長!現在情況怎麼樣?馬上派出挖掘機!軍犬!開始在廢墟上救人!…」

「是!!!」

婚途有喜:萌寶超凶警告 駱林這廝現在正站在南區的那座小山上的帳篷內,尹海潮等人都在,尹海潮現在看駱林的眼神那就是跟看個妖怪沒啥區別,呼!太恐怖了吧?

說地震,就來地震?神仙嗎?世上還有這樣恐怖的人嗎?真可以用料事如神來說了。

不過,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作為塘山市的一把手,救災重建工作可等著她呢!責任重大啊!

駱林放下手中的肩背式電話機,那年月只有這個,可沒啥手機的說。

「…尹書記!呼!…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救人! 悠閑鄉村直播間 …現在市ZF大院,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著啊!…走吧!…我們也去看看!…」

駱林皺了下眉頭,看了下一臉蒼白憔悴神色的尹海潮,眼裡露出堅定之色,說了句,接著,背著手走出了帳篷,他身後還跟著劉建國這個秘書,還有關友明這個保鏢。

「….書記!海潮姐…走嗎?…」

王枝花也是一臉逞惶之色,小手捏了下還在那發獃的尹海潮,低聲在她耳邊說了句。

「呼!…走吧!…」

尹海潮好像從噩夢中醒來一般,眨了下眼睛,晃了下頭,呼了口氣,看了眼還在那擺動的帳篷門帘,點了點頭,邁步走了出去,王枝花也暗噓可口氣,緊跟了上去。

市政府,除了兩根*的大理石石門柱子沒有倒塌外,大院內裡面,只要是建築物的,全都成了一堆堆大小不一的瓦礫,這時也有不少的綠色身影,還有穿著黃色衣服的消防員,在廢墟中那裡開始搜救人員了。

不少血肉模糊的人體,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一具具的屍體,還有斷手斷腳的,頭破血流的,腸穿肚爛的,被大石頭直接壓扁成一灘肉泥的。

還有不少光著身子的婦女,身上還躺著她們的丈夫,雙雙被壓斷了脊椎,命喪黃泉。

現場氣氛一片壓抑,現在雖然天色開始發亮,但是,天色還是帶著不正常的淡黃色,狂風雖然小了一點,但是,現在又開始飄起了大雨,漂泊大雨,又讓天機變成了一片黑灰顏色,這讓救援工作又進入了困難。

要知道,這樣的大雨,視線是會被阻礙的,不過,再苦再難也的救人啊!

尹海潮和駱林雙雙來到了現場,兩個人都拿著高音喇叭,在那鼓舞著,這些救人的指戰員官兵的士氣。

的確,塘山市的一二把手全都到了現場,這些官兵們的熱情被提了起來,還有不少群眾也加入了救人行列,沒有工具那就用鐵棍,鏟鐵子,鋤頭,人們自發性的開始了搬磚的板磚,送雨衣的送雨衣,運土運轉的赤著胳膊的男人們,也冒著大雨開始來回奔跑起來,俗話說人多力量大就是這道理。

駱林見狀推開秘書劉建國的雨傘,他也大步倒塌現場走了過去,也加入了救人的行列。

尹海潮一見,也馬上挽起襯衣袖子,也衝進了大暴雨中,冰冷的雨水沖刷在身上,尹海潮一點都沒感到寒冷,反而心中衝出一番熱血,加入了廢墟中救人的人群中….

現場,秘書劉建國和王枝花也對望一眼,兩人眼裡閃著激動的神色,牙一咬,兩人同時把手中的雨傘,丟在了地上,也從帳篷內衝進了大雨中…… 武修境界提高是非常常見的現象,尤其是武道起步階段,用日新月異來形容也不算誇張,但這種現象在礦區則比較少見。

「厚積薄發,突破水到渠成!」陳強淡然說道。

尹偉哲略顯驚訝的表情頓時僵住,如此理所當然自賣自誇的武修,他還是頭一次遇見。

陳強不知道尹偉哲的想法,即使知道也不會在意,時間就是靈石,他可沒時間浪費,又領了一套挖礦工具,對尹偉哲說了聲『告辭』,便轉身離去。

被石條封住的礦洞還是老樣子,『有人勿擾』四個大字清晰的顯露在礦洞上方,與離開時候相比,沒有絲毫變化,這讓陳強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搬開石條,陳強鑽了進去,之後又將石條將洞口封嚴實。

至於這樣做,是否會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他不在乎,這樣做完全是為了防止有人誤闖。

晚間睡了兩個時辰,將基礎築基拳法打了九遍,使築基後期的境界更加鞏固后,他又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叮,發現下品靈石二百一十三枚,深度零點五米,可挖取!」

「叮,發現下品靈石二百三十七枚,深度零點九米,可挖取!」

「叮,發現下品靈石二百九十四枚,深度一點三米,可挖取!」

……

靈石越發密集,數量也更多,十米深度內竟然有五千餘枚靈石,這讓陳強充滿了幹勁。

「叮,消耗下品靈石一萬,下品靈石進階成功,得到中品靈石一枚!」

「叮,消耗下品靈石一萬,下品靈石進階成功,得到中品靈石一枚!」

……

一天勞作結束,陳強再次獲取中品靈石十九枚,距離一百枚中品靈石的差距越來越近。

又是三天時間一晃而過,這一次他沒有去交接靈石,他已經攢了七十八枚中品靈石,順利的話,只需一天就能攢夠一百枚中品靈石,到時候,他便可將其中一項資質提升到玄階。

「叮,消耗下品靈石一萬,下品靈石進階成功,得到中品靈石一枚!」

來到礦區的第七天,隨著最後一枚中品靈石的合成,陳強終於攢夠了一百枚中品靈石。

雙手捧著這一百枚中品靈石,終於又到了資質提升的時刻,使得他的心情有些激蕩。

一旦某項資質獲得提升,便意味著他的武道之路更好走一些,只是具體提升哪項資質,他還有些拿捏不定,最後決定從輔助職業道師開始,由上到下依次而來。

道師職業的增幅最為全面,雖然單論一項沒有某項具體資質提升帶來的增幅大,但就整體而言,是投資回報率最高的。

Prev Post
哪怕以江寂塵的強悍,也未能全部擋下。
Next Post
此時房間空空如也,哪裡還有百里清的身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