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大道之心和奔息功兩者相加,丹楓的腦力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例如看一邊頂級功法就可以修改成傳說級,這沒有一個超級大腦如何可能。

星爺雖然內心憤怒,覺得被小瞧了,仍是拿起黑棋,打算痛宰丹楓白子一頓。

棋局一開始,丹楓確實劣勢,丹楓東一子,西一子,似乎到處試探,處處皆是人少打人多。

但丹楓還是不斷四處點火。

慢慢著,星爺越下越凝重。

看似避戰的棋子,卻是暗中布置殺機。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看似重要棋子,讓星爺花了數手吃后,回頭一看其實不是這麼重要。

天平慢慢在往中央靠攏。 帝少心尖寵:迫嫁小嫩妻 棋局也漸漸接近尾聲。

終於,到了某一子丹楓停住了。

丹楓似乎沉思了起來。

「好了,不用想了,老頭我認輸了。」星爺說道。

「往河邊去挑戰下一關吧。」星爺往外一指。

星爺之所以認輸,是因為他已經看出丹楓為何沉思了。

棋局基本已經兩分。丹楓這一棋決定勝負,若是下對,能勝半目,若是下錯,則輸半目。

但是丹楓怎麼可能下錯,之所以停滯,明顯是在考慮要不要輸,給星爺一點面子。

星爺既然看出來了,就打斷丹楓思考。不得不承認,這小子強的變態。

星爺突然覺得道棋很無聊,不想玩了。悶悶的跑去房間練功去了。

玉氏春秋 ……

丹楓牽著竹鈴,往外走去,大約半里地,水聲傳了過來,一條小河在面前。

「莫叔!」竹鈴叫道。

「莫叔好!」丹楓自來熟,跟著喊一聲。

水邊一個中年大叔正在準備釣魚呢。鼻子尖尖的,鬍子翹翹的,手上還拿著一支釣竿。頭上戴一頂草帽,一襲墨綠色青衫。

莫叔向兩人揮了揮手。

「好小子,星爺讓你幾顆?」莫叔問道。

「我讓他九顆。」丹楓說道。

「哦!看來你小子棋力不怎樣,還需要讓到九顆…」

「莫叔,你聽錯了,丹大哥讓星爺九顆。」竹鈴說道,臉上頗為自己良人感到驕傲。

「什麼!」莫叔震驚。

過了片刻,莫叔恢復過來,說道:「好樣的,有趣,我們比比釣魚吧。」

莫叔遞給丹楓一支釣魚竿,還有一個竹簍,以及一些魚餌。

第一關考驗智慧,第二關考驗心性。

「小子,我們就比半個時辰,誰釣的魚多,誰就獲勝。」

「莫叔,是比重量或是數量呢?」丹楓問道。

「都可以,哪一樣你贏了,就算獲勝。」莫叔說道。

丹楓嘗試了一下,卻是第一次釣魚,正在摸索釣魚竿用法。

莫叔搖搖頭,看來自己有點勝之不武了。

丹楓摸索一會兒,很快就徹底了解釣魚竿的原理。

「我有好幾種方法可以獲勝……」

丹楓心中思索。

用生生之氣注入魚餌,魚自然喜歡吃,這是第一種。

一邊釣魚一邊暗中在水中趕跑莫叔的魚,這也是一種。

以真大道師言,匯聚魚群又是一種。

或者大道之手改變魚餌,大道之眼使魚群主動游過來……

丹楓有太多手段可以用了。

但是他觀察莫叔,卻是正經八百的釣魚,完全沒有用任何手段。

不過這釣魚技巧確實厲害,這麼一下下就釣起一條。

丹楓心裡起了一種感覺,就讓我們好好比一下釣魚技巧吧。

「小子,我第二尾上鉤了,你再不快點,可是追不上喔!」莫叔提醒丹楓。

這個傻小子,居然還在觀察自己釣魚。

莫叔心中暗暗有點過意不去,太欺負外行人了。

丹楓微微一笑,閉上眼睛陷入沉思,萬事萬物皆有其道。釣魚自然也有。

融合水流,魚***材,魚餌,甚至陽光和風速。

「喂喂,放棄啦?沒有本事的男兒可是不能帶走我們小公主的哦!」莫叔說道。

「莫叔,丹大哥在思考獲勝方法,你別打擾他。」竹鈴說道。

「呵呵,那好,半個時辰時間可不多,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莫叔說道。

他才不相信這麼點時間能思考出什麼。

竹鈴暗暗焦急,明明有很多種方法,丹大哥不知道為何遲疑。

先前丹楓想的方法,好幾種竹鈴也想到了,不明白丹楓何以沒有想到。

時間過了一半,莫叔已經釣了10尾魚了。確實是一流高手。

丹楓增開眼睛,他已經徹底通透了。

他釣竿一甩,充滿道韞。

莫叔眼睛看直了,這甩竿,也太帥氣了吧,太有味道了。

他忍不住也想學,甩出去味道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道韞…這釣魚也能悟道…」莫叔傻了。

他雖然是釣魚好手,從來沒有想過釣魚可以悟道這回事。

「嘩啦!」水面翻騰,明顯有魚上鉤了。丹楓卻沒有拉動魚竿。

莫叔也不釣了,就看丹楓要幹嘛。

水聲越翻滾越大,莫叔暗暗心驚,這是怎麼回事。他明顯感覺到魚群不斷涌了過來。

過了片刻,水聲越來越翻騰,丹楓甩起魚竿,整串魚群飛揚起來,一整個竹簍子都不夠裝。

至少上百條大魚!

莫叔懵了。

「小子,這是怎麼做到的。」

丹楓微微一笑:「道之吸引,這些魚皆前仆後繼,為聞道爾。」

莫叔不懂,丹楓也不解釋,道這種東西,越解釋越複雜。

丹楓悟了釣魚之道,已經不是騙魚吃餌,而是吸引魚群求道。

丹楓把魚群又倒回河裡,說道:「勝了嗎?」

莫叔點了點頭,向一座山一指,說道:「上去吧。」

山高數千尺,若是地球時候的丹楓,怕爬山就要一天。

但是現在丹楓的功力,全力上山不過數秒的事。

他拉著竹鈴的手,邊看看山,悠然而上,大約一刻鐘的時間,走到半山腰,又是一座亭子,一個書生模樣的人正在畫畫。

也是一個中年漢子,看起來仙風道骨,宛若神仙。

「唐叔!」竹鈴喚道。

「噓!」唐叔伸手制止兩人。

他凝神細思,畫作之中,隱隱有一種飄然之氣。

丹楓眼神一亮,這畫作明顯快入道了。

可惜唐叔越畫越偏,眼看這樣下去,一幅好畫就要毀了。

丹楓上前,拿起旁邊畫筆,刷刷刷就開始彩繪起來……

唐叔勃然大怒…… 唐叔畫的是一幅山水畫,本是這個山谷的神韻揣摩。

畫中有山有谷,小河涼亭,鳥、樹、花、草、昆蟲等等。

丹楓這個大手一塗,昆蟲被蓋去成為草木,鳥兒顏色也被改變。

總之與唐叔原本畫的,立刻呈現兩回事。

唐叔勃然大怒,今日好不容易快抓到道韞的感覺,幾十年的積累,就快要水到渠成,就這麼被丹楓毀於一刻。

他抓住丹楓長袍,正要質問,突然聽到水流的聲音,水中甚至還聽到魚群跳動的聲音。

「錯覺?」唐叔納悶。

河流並非起源這座山,又如何能聽到水流的聲音呢?

鼻子一嗅,居然也聞到河水味道,甚至連裡面魚的味道都聞到了。

唐叔猛然轉身,味道居然從他的畫而來!

他一看眼前的畫,感覺小河似乎就在他眼前。

隱隱約約,河水中還能看到遊動的魚。

「意境!」唐叔驚呼。

「這畫居然出現意境了!」

唐叔開始欣賞畫作,早已忘記丹楓胡來之舉。

畫不但出現味道,甚至似乎都能感覺有微風從畫中吹拂而出。

若是盯著畫作,甚至可以感覺身臨山谷。

「好美!小子,看來你誤打誤撞,倒是和我合作完成一幅佳作了。」唐叔喜道。

丹楓看起來隨心亂塗,唐叔才不相信丹楓是真正能畫出什麼名堂。肯定是自己本就要完成,加上一些天之運氣,才能湊巧出現這樣意境。

唐叔看著畫,越看越得意,忍不住欣喜非凡。

「唐叔,我這是通過了嗎?」丹楓客氣問道。

「通過?小子想得美,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我這幅畫處處意境,你只要畫出一幅畫,有一處意境就算過關。」唐叔撫須微微得意。

等這小子被難倒,自己再點撥一下,要他好好學習一番,不可自大才行。

「一處意境?」丹楓問道。

唐叔突然老臉一紅,自己也是今日才能畫出意境,這題似乎出的太難了。

「也不一定要意境,還不錯就可以了。」唐叔下降一些標準。

「嗯。」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丹楓點了點頭,拿起顏料和畫筆走向唐叔的畫。

「小子!你幹嘛!別動我的畫!」唐叔心中一緊,這傻小子不會犯傻了吧?自己可是要他再畫一幅的啊。

「這幅快完成了,我把它完成吧。」丹楓說道。

唐叔心中一緊,連忙要攔住丹楓,卻是晚了一步,丹楓已經開刷了。

丹楓簡直是亂刷一通,五顏六色大片顏色塗抹上去。

「啊!」唐叔發出一聲哀嚎。

他再次轉為大怒,喝道:「小輩爾敢?」

他憤怒之下一拳揮出,這才剛揮出就後悔了。

「不要不小心打死這臭小子。」唐叔心中想著,連忙收回力量。但拳勢奇快,仍是不可完全挽回。

拳頭噗一聲打在丹楓背心。唐叔暗暗叫苦,不敢去看竹鈴的臉。

手上卻是傳來一陣劇痛,「這丹楓身上何以如此堅硬?」唐叔納悶。

Prev Post
m.
Next Post
看到陳宇這麼臭屁的話,任夏天還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而在和任夏天結束聊天之後陳宇又找了周從浩去深刻的談論了一番,總的來說就表達了一個中心思想「收拾好爛桃花,不要影響到任夏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