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陳宇這麼臭屁的話,任夏天還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而在和任夏天結束聊天之後陳宇又找了周從浩去深刻的談論了一番,總的來說就表達了一個中心思想「收拾好爛桃花,不要影響到任夏天。「

周從浩對於陳宇的重色輕友也是很無語,愛情真是太可怕了,讓鐵樹都能開花。

第二天如期而至了,所有的飯否對聚集在了一起,這個時候方隊的訓練成果就分了三六九等了,訓練好的人家就是排在全校隊伍的前面,不好的就放到後面。

操場上一個個方隊排列整齊,看著一個個方隊排列整齊的方隊走過主席台,接受領導的審閱。

任夏天她們方隊算是女生方隊裡面訓練的比較好的方隊,平時訓練的時候沒有什麼感覺,唯一的感覺就是累,而到了現在就是有所不同的,現在有一種自豪感,怪不得那麼多人都有一個軍人夢,很多女孩還有軍人情結。

經過了一個上午完成了方隊審閱,教官們也要離開了,這時候有的感情脆弱的人都哭了,雖然在平時訓練的時候沒少挨教官的訓,任夏天她們還在第一天的時候就被罰跑,但是真正到了離別的時刻,還是留下了淚水。

其實生命就是這樣的,有的人出現在你的生命里只是一陣子不是一輩子,有的甚至只是一瞬間,生命之中有的人出現只是為了給你上一課,感謝他們的出現,感謝他們所教給自己的,所以不要悲傷,不要難過,這就是生活。

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歲月,不論給了你什麼你要知道,那是在自己生命的過程中自己所要必須接受的,有一種成長需要經歷痛苦,有一種成長只有自己默默承受,不論是哪一種最後的最後,大家都會不再是曾經的那個樣子。

這個開始對於任夏天來說,不只是自己的學習生涯的新篇章,也是自己命運的新篇章。

在多年以後任夏天回憶起自己的大學,原來自己以後的生活在那個時候,自己就已經給自己決定了。

不知道在每個人的人生里,有沒有做過什麼後悔的事情,那些後悔的事情希望可以早些時候的預料而不要讓自己在往後的歲月里只有後悔。

看著有的人在說自己最後的事情是什麼,任夏天就對自己說一定不要干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世界上最沒有的東西就是後悔葯,所以從那個時候任夏天就給自己定了目標,在她以後的歲月里,她也在認真的做著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並且不會為之後悔。

軍訓徹底結束了,大學的開始,雖然混合著汗水,但這卻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開始那個朝氣的青春願你不忘初心。 人魔。天地中誕生於血腥殺戮中的魔星。亦人亦魔,嗜殺殘暴。人魔一出,天下亂。人魔死,則迎千年盛世。

月千歡指尖在月家捲軸上挪動。在她指尖劃過的地方,一個個字體蹦跳出來。

墨九卿低沉的嗓音念道:「人魔陳凡。三千年前生,禍亂武元界長達一百年。於夏日七月,劍尊等七位至尊聯手。大戰一年,方殺人魔。」

「三年前,人族沈華容誤闖禁地。開啟人魔心經,釋放人魔殘魂。今,人魔將不惜一切代價復活。」

果然!

月家捲軸知天下事,再次證實了鳳主的話。

那的確是人魔。而且他還準備著復活,捲土重來!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開口:「是沈華容將人魔放了出來。」

「這次讓他逃了。下次咱們遇見,再殺了他就是。不過得趕快了。等他完全復活,恢復實力。想殺,就難了!」

「人魔復活,需要什麼條件?」月瀾星開口,是問眾人。

月千歡正要去月家捲軸上尋找。鳳主開口:「他需要吞噬血脈。越古老,越強大的血脈最好。」

眾人頓時明悟了。

為什麼沈華容一開始就盯上月千歡,處處作對,下殺手。原因是因為這個!

她身上的人魔發現了他們的血脈。時刻貪婪的想要吞噬他們。但是想吞噬他們的血脈讓自己復活?可笑。

月千歡又問:「沈華容如今在武元學院嗎?」

「她早就逃了。那日雲夜他們撞見的人裡面,就有沈華容。他們剛好被黑袍長老白陌看見。當天沈華容就失去了蹤影。」

月瀾星環手抱胸,譏諷冷笑。「武元學院的追殺令中,就有沈華容的名字。」

說來諷刺。

沈華容費勁千辛萬苦加入武元學院。結果到頭來,一朝打回解放前。

不知道沈華容此時此刻,是什麼心情?

……

陰暗潮濕的山洞中。沈華容一張臉孔扭曲陰暗。她不斷的來回於半魔魔葉和斗篷人身邊。

她要慶幸那日鳳主主要對付的是他們兩個。所以才讓她撿回一條命。眼看面前一半魔一半鬼痛苦的模樣,沈華容難免幸災樂禍。

斗篷人也就是人魔陳凡。他抬頭,眼眶中青色的火團望向沈華容。後者立馬收斂情緒。

陳凡陰森森開口:「去給我抓幾十個活人來。我要吃了他們,恢復修為。」

「現在去?」沈華容面色糾結。她說:「武元學院戒嚴了。我們還沒有逃出去。現在我出去,萬一被人發現了怎麼辦。」

「貪生怕死的廢物。」半魔魔葉坐在地上,輕蔑嘲諷的掃了沈華容一眼。

沈華容心中憋氣,忍不住看向半魔魔葉反駁道:「我要是出事被抓住了。武元學院一審問,萬一我把你們都供出來了呢?」

「你敢威脅我!」半魔魔葉伸手,隔空掐住沈華容脖子。

她面目猙獰,獰笑看向人魔陳凡。「人魔,不如你先吸了她怎麼樣?免得這個廢物老是拖我們後腿。」

「不行。」人魔拒絕。

聞言,半魔魔葉冷哼。但還是鬆開手放開了沈華容。 時間會教會每一個人成長,在成長的路上其實每個人都不知自己會遇到什麼,鬍鬚是美好的晴天,又或許是不怎麼美好的雨水,但是哪有怎麼樣呢,還得長大不是嗎?

這個火塔身每一個人不論怎麼樣都無法逃避的一個現實,只希望這個現實不要太殘酷,魯迅先生曾經說過:真正的勇士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

生命的一路上很願意自己是一個勇士,但是在生活中有的時候別人口中的堅強卻成了自己的標籤。任夏天從小就是所有人眼裡的乖乖女,老師眼裡的好學生,有的時候任夏天真的會覺得有些過分的壓抑,她也想要自己隨心的想干自己想乾的事情,在很早的時候他也有無數次想要放下手裡的課本,走到外面盡情的玩耍,但是不能,因為自己不能,有很多人的眼睛在看著自己,有很多人的希望壓在自己身上,他不能讓那些人失望。

如果說從小到大任夏天乾的最出格的一件事情是什麼,那就陳宇,這個青春最美麗的意外,以外的讓人看不開。

慢慢的,慢慢的,讓同學到後來才明白,其實很多時候自己並不是為了別人,後來才發現有很多事完全就是因為自己。這個感覺在到了北京看到了不同的霓虹,看到了那一幕幕的自己曾經在夢中也沒有見過的景象就愈發的清晰。

每一個人難能可貴的是清楚自己想要什麼,而任夏天知道了,覺得人生想要追求的那個目標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清楚,那個不斷喂夢想而努力,一點點不停的靠近自己的目標,那種感覺不知的該怎麼說。

我的學姐超可愛 任夏天清楚的記得自己在見識到著個山外世界之大后而做出的決定,她想要留在這裡,這個留在這裡並不是簡單的呆在這裡,而是有理想的有足夠的價值的呆在這裡。

對於未來任夏天有著很明確的目標,這個目標是有一個人的存在,就是不知道這個人的未來華仔哪裡?

陳宇從之前的街頭大哥到現在的體育學院的尖子生,陳宇在心裡很感謝一個人,一個讓他想起來嘴角不自覺上揚的人。

要是你現在面對的是那個還是街頭大哥陳宇,你如果和他談論未來這個問題,他除了茫然還是茫然,然而現在他已經在心裡默默面會無數遍自己對於未來生活的描繪,尤其是自從上次任夏天問過他過於未來這個問題之後,從那以後這個問題就是他不停考慮的一個問題。

他從任夏天的表達上他發現任夏天是想要留在北京的,儘管她沒有明說出來,但是從號發過來的消息來看,字裡行間都在透露著這個信息,對於陳宇按理說看到任夏天對於自己的這個暗示她是非常高興的,因為至少在她計劃的未來里她烤爐到了自己。

對於生活對於愛情,陳宇的想法就是很簡單,有她就夠了。

每個人的想法是不一樣的,有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這就充分說明了人的想法各異,觀點不同。

錢寶寶從小都是隨心的活著,相對於任夏天來說錢寶寶的生活才是一個美好的生活,從來沒有考慮過什麼,從來沒有覺得有很多的加在自己的身上,從小到大,自己就是自己再無其他,乾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由心而發。

考慮太多累的只有自己,太過於關注別人,那就會很容易失去自己。

對於未來,錢寶寶沒有過冬的追求,只求在自己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這又活出了人生的另一個狀態,另一種方式,沒有過多的追求,只求開心。

周從浩和錢寶寶在對於生活的這種態度追求就是同樣的,但是從小呢周從浩有和任夏天有點像,總覺得自己不是完全的自己,好友很多部分需要考慮的是別人,無論是幹什麼都是考慮別人想要自己怎麼樣,尤其是自己的父母。縱使自己曾經努力的想要干自己想要乾的事情,妹每每當自己要實踐的時候,眼前就會閃現那麼多人的臉,閃現出他們對於自己得期望,他覺得不可以。

但是慢慢的到了現在,,周從浩考上了大學,他覺得自己已經幹完了他們希望自己乾的所有事情,這個時候的自己才是一個真正屬於自己得自己。

對於未來別無所求,只求平穩,只求開心,只求有她。

希望生活對於每一個人不是那麼的殘酷,希望所有的希望都是現實而不只是希望。

上了大學的每一個人,對於未來都有自己得期待,每個人的得到都不是隨隨便便的得到,你永遠不知道他們背後付出了多上的努力。

簡一一有的時候覺得自己真的是最幸運得,生在一個有前人的家裡,得到的不止有金錢,自己的家人也都是很和睦,沒有那種有親人家固有的冷漠。

要現在讓簡一一回想自己的時光輪,那她最清楚的記憶就是那個小時老是欺負的自己的討厭的鄰居不見了,現在不知道他在哪裡。

雖然他有一些討厭,但是從小到大她還是依舊記得那時候過家家時候的他是爸爸,她是媽媽。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是有所期待的,你要始終相信地球是圓的,該遇見的都會遇見的。

施文青,那個個性張揚大姐范十足的女生,每個女生要生有人替自己堅強,她何必便顯得無所畏懼呢,生命的無限期待,美好的就是你不知道下一出現將會是什麼。

最好的等待值得最好的相遇,你的堅強不是你的鎧甲,只是沒有來的及換掉的衣服。

唐曉凡一個頂著與自己名字相反狀態一個特立獨行的女孩,每個人對於生活有著不一樣的要求,對待生活的狀態也是不一樣,那個酷酷的女孩也在生活的海洋里努力的航行。

從他們的身上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生活就是這樣,無論是那種樣子,那種方式,都是需要走下去。

無論是對於記憶中的缺失還是對於未來的無限期待,他們每個人都是懷著一顆期待的心在觀望。

無論看見什麼,都說一句,現在不是以後,歲月不是定數。

懷著各自飽滿的的心情上路。

少年加油,未來可期! 人魔的事不用著急。

月千歡手中揪著墨九卿的髮絲把玩。她開口:「人魔想要吞噬我們的血脈,就定然會回來找我們。我們用不著費工夫在他身上。」

「現在我們應該想想,怎麼對付武元學院。」月千歡嗓音冰冷嗜血。

冷情boss,非誠勿擾 殺了武元學院上千長老,這還不算完。

她的復仇才剛剛開始。月千歡思量著,忽然開口說:「不如,我們廢了武元學院。」

嘶!

默默倒吸口氣。廢了武元學院?這也太兇殘了吧!

但如果是月千歡說的話。雲夜掃了眼在場眾人,他覺得真要毀了武元學院,他們也是可以的!不相信自己,也要信月千歡。

墨九卿邪氣一笑,「好。 情陷豪門,老婆你最大 就讓武元學院覆滅,從武元界消失。」

「嗯嗯。武元學院封印爹爹,就是我們的敵人。毀滅他!報仇!」霽華揮了揮小拳頭。

月瀾星聳肩,「我沒意義。聽小歡你們的。」

「我也沒。」雲夜說。

月千歡挑眉看向鳳主,勾唇笑問:「鳳主呢?有興趣參與嗎?」

「你都邀請我,我肯定要來!不幫別人,還能不幫你嗎?哎~啥時候動手,你說一聲就好。在此之前我哪兒都不去了,就在你九重空間塔里玩玩。」

聞言眾人詫異。

月瀾星看向鳳主,錯愕說:「你不是在月家傳承之地困了上萬年。好不容易出來,你願意在一個地方呆著?」

「當然不願意。不過這裡不一樣。」鳳主捧著手中的人靈嗚嗚給大家看了看。

他笑道:「我以前做了個有關人靈的研究。但還沒有研究出來,就被關進傳承之地了。那時候人靈也滅絕了,消息不全面。現在有個活的範例,我得好好研究一番。」

「研究人靈做什麼?」

「有關人靈的能力。」

世間萬物,一切都有秩序可尋。

偏偏人靈一族,在五行之外。不受任何約束。就是四族,也拿這種神奇的小東西沒有辦法。

只需要歌唱,就能治癒一切。鳳主曾最好奇這個,現在也同樣好奇。如果他能研究出來人靈治癒能力的來源,說不定就能開創一個嶄新的盛世。

說簡單直接點。對他們也有很大的好處!

月千歡他們出了九重空間塔里。收起傀儡,恢復和往常一樣。武元學院連番出了大事,沒有人顧得上他們,他們樂的自在悠閑。

而整個武元學院中,還這麼悠閑的恐怕也就只有月千歡他們了。

可惜悠閑的日子太短。

翌日,一封信打破了沉寂。月千歡看完信,伸手遞給了月瀾星。「哥你看看,是明越的信。」

「明越?他不是走了嗎?現在這個時候。武元學院戒嚴,他怎麼把信傳進來了。」

「他根本沒有離開武元學院。」

月瀾星微愣。等他看了心中的內容,更是震驚。震驚到久久沒有說話。

霽華好奇看看兩人,「娘親,舅舅信中說了什麼?」

月千歡:「明越要見我們。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他要說說父親的事,也就是霽華你的外公。」

「外公?」

「對。」月千歡點頭。明越有月江離的消息了。 原來每個人在心裡對自己的未來和生活都有著無限的嚮往,看著每個人若無其事的走在街上,你不知道的事他背後的事情,不同的階段都有著不同的期待,期待不被辜負。

軍訓的生活結束了,明天就要開始上課了,拿到課表的之後任夏天有一瞬間的開心,真好啊,每天都只有半天課再也不用像高中那麼辛苦每天連軸轉,錢寶寶更是開心的大叫:」這大學的這也太美好了吧!「

」看你們那點出息,你們知不知道大學只要你膽大天天像放假。「施文青看著兩人高興的樣子說道。

」啊,怎麼就像放假了啊?「錢寶寶一臉疑惑。

」就是每天逃課。「任夏天給她解釋。

」啊。那不會被抓住嗎?雖然我對這個天天放假挺感興趣的,但是,我還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孩子的。「錢寶寶搖搖頭標示著抗拒。

「大寶啊,那可說不準啊,沒準你到時候就逃了呢?」任夏天問著。

「夏天,那你說你會逃嗎?」錢寶寶反問任夏天。

」我啊。我只能說我不一定,以後的事情誰說得准呢。「任夏天在比較保守的說話,因為他也敢保證,畢竟大學逃課是常有的事情不是嗎?

」啊,想想你可是從小的好學生啊,好學生還會逃課?「錢寶寶還是不相信。

」大寶啊,這個呢你的看情況你不能一概而論不是嗎,哎呀,總之到時候遇到那種情況你就知道了。「

」好吧。「錢寶寶點了點頭。

」都上床了啊,我熄燈了。「唐曉凡看著大家都上床了,作為最後一個上床的人把燈熄了也躺進了被窩裡。

」好的。「在床上的人都表示可以的。

Prev Post
但是大道之心和奔息功兩者相加,丹楓的腦力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Next Post
來日,讓執法隊和你聊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