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臾,火焰消散,一股難以形容的舒爽讓石磊醺醺欲醉。

「好酒!」石磊忍不住讚歎道。

「再給我來一杯!」

說完,石磊又扔出一枚神晶。

「如血限量供應,每人每天只有一杯,不過我們這裡還有其他的烈酒可以品嘗!」酒保笑著說道。

「可以!」石磊無所謂的點點頭。

他來這裡可不是專門來喝酒的,打探消息才是主要目的。

「我今天剛到要塞,聽說這裡消息特別靈通,我想問一下,最近一段時間要塞附近出沒的蟲王級蟲魔多不多?」輕抿一口酒保送上來的烈酒,石磊笑著問道。

「這個消息價值十枚神晶!」酒保笑著說道。

石磊也不說話,直接拿出十枚神晶。

「要塞有眾多神主境武者和主宰境武者鎮守,敢在要塞附近出沒的蟲王級蟲魔已經被斬殺殆盡,不過如果運氣好,在要塞附近也能遇到蟲王級蟲魔。如果你想斬殺蟲王級蟲魔,可往魔淵蟲巢那個方向走,越是接近魔淵蟲巢,遇到蟲王級蟲魔的幾率越大,不過,即使是蟲王級蟲魔也很少單獨行動,你初來乍到,最好找一個小隊加入,否則遇到蟲王級蟲魔,恐怕小命不保!」收好神晶,酒保笑著說道。

「謝謝!」石磊點點頭,並沒有將酒保的話放在心上。

加入小隊,與人合作,有利有弊,與人合作固然更安全,但是收穫也會減少,而且不知底細,潛藏的風險更大,如果有一絲可能,石磊都不會選擇加入某個小隊,對他來說,單獨行動更划算一些。

又喝了一杯烈酒,石磊起身離開了酒館。

石磊與酒保的對話聲音雖小,但是酒館中喝酒的眾人還是聽的一清二楚。

沒辦法,修為高,就是這麼任性。

知道石磊今天剛到要塞,又是孤身一人,還準備獵殺蟲王級蟲魔,正在酒館中喝酒的幾個人心中升起了一樣的心思,看到石磊離開了酒館,也站起身來離開了酒館。

「兄弟,我看你修為不錯,不如加入我們小隊,和我們一起出去獵殺蟲王級蟲魔吧,得到的戰利品我們按勞分配!」一個神主境武者追上石磊,笑著發出邀請。

「兄弟,我們小隊實力不弱,要不你考慮考慮我們小隊?」另一個追上來的神主境武者也笑著發出邀請。

「她們兩個所在的小隊實力一般,如果兄弟有興趣,可以加入我們小隊,我們小隊的實力比他們的小隊強多了!」又一個神主境武者追上來,笑著說道。

「謝謝各位的好意,不過我暫時不打算加入哪個小隊。」石磊滿臉笑容,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雖然這幾個人面帶笑容,極力邀請他加入小隊,但是石磊對這幾個人所在的小隊並不熟悉,而且,本能的覺得這幾個人太過熱情,好像有些不對頭,所以,並沒有答應加入他們所在的小隊,而是毫不猶豫的直接拒絕了。

「那好吧!不過兄弟你如果想加入小隊,可以優先考慮一下我們的小隊。」最先追上來的神主境武者笑著說道。

「先考慮一下我們的小隊吧,我們小隊在要塞中還是小有名氣的。」最後追上來的神主境武者笑著說道。

「好好好,一定一定!」石磊笑著滿口答應。

與三個神主境武者告別後,石磊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他的直覺沒有錯,這幾個人的確不懷好意,聽到他的拒絕後都是心生殺意,雖然不明顯,但是他的修為筆者幾個人都高,而且直覺敏銳,還是清晰的感應到了,只是這裡是一號要塞,不能輕易動武,加上這幾個人的陰謀也沒有得逞,石磊才沒有動手,否則,這幾個人早就身首異處了。

雖然沒有對這幾個人出手,但是石磊知道,這幾個人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的,以後在要塞外面肯定還有機會再見面,那個時候,如果他們敢找麻煩,收拾他們就有理由了,哪怕把他們都殺了,也沒有人能說什麼。

與這幾個人相比,石磊其實對酒館中的那個酒保更好奇。

看到那個酒保的第一眼,石磊就知道那個酒保的修為不弱,絕對是一個神主境武者,不過給他的感覺卻和一般的神主境武者有著些許的不同,不過到底哪裡不一樣,他也一時半會兒的說不清。

一邊在心裡琢磨,一邊在要塞之中閑逛。

「我明白了!」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石磊想明白了問題的關鍵。

酒館中的那個酒保,是神主境武者,也是分身,所以,他才覺得那個酒保與其他的神主境武者有著些許的不同。

能夠擁有這麼強大分身的,最起碼也是主宰境武者,想到這些,石磊背後冒出了一層冷汗,慶幸自己沒有太囂張,否則就得罪了一個自己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慶幸過後,石磊心中有生出一絲後悔,後悔自己腦子太笨,沒能第一時間想明白這些,不然就可以藉機與那個酒保拉上一點關係,以後無論是打探消息,還是其他事情都可能有更多的便利,而不會是像之前那樣公事公辦,沒有一點情面可講。 雖然猜出了酒保的身份,但是石磊卻沒有返回酒館與酒保拉關係的想法。

婚後試愛:面具甜妻 他在要塞中會停留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後有的是機會去酒館,再找機會和酒保拉關係就是,至於現在,他則是準備離開要塞,在要塞附近轉轉,看看有沒有足夠的運氣,遇到一隻蟲王級蟲魔。

一號要塞很大,要塞中更是密布各種符紋秘陣,形成重重禁制,即使是神主境武者也不可能破開空間進行挪移,只能乖乖的用雙腳走路。

好在一號要塞雖然很大,但是神主境武者的速度也不慢,石磊還是很快就來到了要塞的城門處,然後與其他人一樣穿過城門,來到了要塞外。

如果說要塞內是熱鬧的集市,那麼要塞外立刻就變得荒涼了很多,而且一股無形的肅殺瀰漫,從要塞中出來的眾人更是彼此間拉開距離,小心的戒備著。

要塞中的規矩很多,只要遵守規矩,哪怕是主宰境武者也不可以隨意的斬殺真神境以下的武者,但是要塞外就沒有那麼多規矩了,在這裡,拳頭大的才是規矩,被殺了只能自認倒霉,如果被反殺了,也只能自認倒霉。

石磊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然後一步邁出,破開空間消失在原地。

石磊不知道,他前腳剛走,後面的要塞城門處就衝出來幾支全部由神主境武者組成的小隊,找了一圈沒能找到石磊,才臉色陰沉的離開了。

如果石磊沒有離開,就能看到這幾個小隊中都有他熟悉的人,之前邀請他加入小隊的神主境武者就在這幾個小隊之中。

一次次的破開空間,石磊在要塞外轉了一圈又一圈,不斷的擴大搜索範圍,但是一隻蟲王級蟲魔都沒有發現,別說是蟲王級蟲魔了,就是更弱的統領級蟲魔、精銳級蟲魔都沒有發現,只有一些雜兵級蟲魔在附近遊盪,然後不是被石磊順手擊殺,就是被附近的獵殺小隊擊殺了。

石磊也看到了那些獵殺小隊,不過那些獵殺小隊中最強的也只是真神境武者,所以,石磊根本不在意這些人,直接破開空間離開了,只留下一群帶著羨慕眼神的武者留在原地。

在要塞外面搜了兩天的時間,圈子越搜越大,但是一隻蟲王級蟲魔都沒有找到,石磊這才相信了酒館中那個酒保的話,要塞外面的蟲王級蟲魔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了,想要找到蟲王級蟲魔,只能往魔淵蟲巢那邊走才行,而且還要距離要塞足夠遠。

想了一下,石磊沒有立刻往魔淵蟲巢那邊走,而是返回了要塞,再一次的來到了血與火酒館。

「來一杯如血!」石磊扔出一枚神晶,笑著說道。

「好的!」酒保笑著點點頭,給石磊倒了一杯如血,絲毫看不出他是主宰境以上的強者的分身。

「好酒!」一口飲盡,感受著烈酒入喉如同火焰燃燒的那種感覺,石磊忍不住讚歎道。

「可惜,就是太少了,如果每天都能喝上十瓶八瓶的就好了!」

雖然只喝了兩次,但是石磊已經深深的愛上了這種烈酒。

「有要塞和魔淵蟲巢之間的地圖嗎?」石磊問道。

「有!」酒保點點頭,「地圖有三種,簡單的、精緻的、詳細的三種,簡單的十枚神晶,精緻的二十枚神晶,詳細的一百枚神晶,你選擇哪種。」

「我要最好的!」石磊毫不猶豫的扔出了一百枚神晶。

雖然沒有見識過魔淵蟲巢,但是與魔淵蟲巢有關的傳聞他可是聽了不少,也清楚蟲王級蟲魔到底有多強大,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選擇最詳細的地圖是最好的選擇,雖然貴了一點,但是在小命面前,再貴也是值得的。

「明智的選擇!」酒保笑著豎起了大拇指,然後拿出了一枚玉簡。

「玉簡中就是最詳細的地圖,不過地圖只是一個參考,從魔淵蟲巢中出來的蟲王級蟲魔很多,越是靠近魔淵蟲巢,地圖越不準確,所以,一切量力而為,不然丟了小命可怨不到別人。」酒保沉聲告誡道。

「我會小心的!」石磊笑著點點頭。

收起了玉簡,石磊又要了一杯烈酒,一飲而盡后直接離開了酒館,然後出了要塞,直奔魔淵蟲巢而去。

石磊不知道,在他離開要塞后不久,就有幾支全是由神主境武者組成的獵殺小隊離開了要塞,然後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魔淵蟲巢。

為了搜尋蟲王級蟲魔的蹤跡,石磊雖然一直是破開空間趕路,但是每一次破開空間的距離卻不遠。

一路上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走了多遠,石磊才發現了統領級蟲魔的蹤跡。

隨手將一隻只統領級蟲魔擊殺后,石磊繼續向魔淵蟲巢靠近,不過,卻不是直線靠近,而是帶著一點點弧度。

也不知道擊殺了多少只統領級蟲魔,石磊終於發現了一隻蟲王級蟲魔,小心的查看了一下周圍,確定附近沒有其他的蟲王級蟲魔,也沒有其他人存在,石磊立刻大吼一聲,沖向了這隻落單的蟲王級蟲魔。

「天賦–荊棘石甲!」

「秘術–星辰泰坦不滅體!」

「七百二十重強化防禦–激活!」

「神國投影–加持!」

在沖向這隻落單的蟲王級蟲魔的同時,石磊就激活了星魂自帶的天賦神通,又施展了自創的防禦秘術,大幅度的提升了自身的防禦和力量,然後激活了本命武裝中的符紋秘陣,最後又施展了神國投影,讓神國投影與自身融合,再次讓自身的實力暴漲。

「盾擊!」

體內澎湃的力量讓石磊不吐不快,大吼一聲,手中的塔盾狠狠地砸向了這隻蟲王級蟲魔。

石磊身上散發的威勢實在是太恐怖了,這隻蟲王級蟲魔本能的覺得不是石磊的對手,根本沒有與石磊對戰的打算,轉身就想逃跑。

「空間禁錮!」

石磊早就防著這隻蟲王級蟲魔逃跑,所以,看到蟲王級蟲魔有逃跑的苗頭,直接施展了空間禁錮,將這隻蟲王級蟲魔禁錮起來。 「重量轉化–五千倍!」

「星爆!」

石磊大吼一聲,心念一動,激活了方頭錘中烙印的符紋秘陣,原本就沉重異常的方頭錘的重量瞬間暴漲五千倍,達到了一個駭人的重量,然後在石磊的控制下狠狠地砸向被空間禁錮起來的蟲王級蟲魔。

「咔~~咔~~咔~~」

看到石磊手中的方頭錘砸下來,被禁錮起來的蟲王級蟲魔心中生起濃濃的不安,拚命的掙紮起來,想要掙脫空間的束縛,恐怖的力量一次次爆發,虛空都有些承受不住,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一道道虛空裂縫更是不斷出現並且向四周蔓延。

如果石磊不阻止,用不了多久,這隻蟲王級蟲魔就能脫困而出。

可惜,石磊根本不給這隻蟲王級蟲魔機會,手中的方頭錘毫不留情的砸在了蟲王級蟲魔的腦袋上。

「砰!!!」

一聲巨響中,恐怖的力量爆發,筋骨蟲王級蟲魔的空間被砸得粉碎,蟲王級蟲魔身上的層層防禦也被瞬間打爆,然後,方頭錘砸在了蟲王級蟲魔腦袋上堅硬的甲殼上,輕鬆地撕裂了厚厚的甲殼,在蟲王級蟲魔腦袋上留下了一個拳頭大的窟窿。

「噗~~」

腥臭的血液瞬間噴出,好像噴泉一樣噴起好幾米高,不過蟲王級蟲魔對這一切並不清楚,因為它已經被方頭錘中蘊含的恐怖力量砸懵了,暫時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也暫時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

堪比神主境武者的蟲王級蟲魔並不是那麼容易被擊殺的,石磊雖然在蟲王級蟲魔的腦袋上打出了一個窟窿,但是蟲王級蟲魔澎湃的生命力還是讓這個窟窿一點點變小,如果不出意外,用不了多長時間,這個窟窿就會消失,而代價不過是這隻蟲王級蟲魔的生命力暫時降低一些,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恢復過來。

石磊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隻蟲王級蟲魔,當然不會把這隻蟲王級蟲魔打傷后再放走,所以,根本沒有給這隻蟲王級蟲魔恢復的時間。

「盾擊!」

「重量轉化–五千倍!」

黑帝1001夜盛寵:鮮妻,有孕 「星爆!」

石磊大吼一聲,手中的塔盾和方頭錘連續轟出,每一擊都狠狠的砸在這隻蟲王級蟲魔腦袋上的傷口上,恐怖的力量一次次打爆這隻蟲王級蟲魔身上的防禦,然後透過蟲王級蟲魔腦袋上的傷口鑽進蟲王級蟲魔的腦袋裡爆發。

全力爆發的石磊手中的方頭錘和塔盾連番轟擊了十多次,終於將這隻倒霉的蟲王級蟲魔擊殺。

心念一動,石磊將這隻蟲王級蟲魔收進了神國之中,交給分身處理,自己則是一步邁出,離開了戰場,去其他地方尋找更多的蟲王級蟲魔。

石磊離開后不久,一隻獵殺小隊就找到了這片戰場。

「這裡就是之前我們感應到的戰鬥現場。看這裡的痕迹,應該是一個獨行者遇到了一隻蟲王級蟲魔,然後打了起來,獨行者的實力很強,蟲王級蟲魔基本上沒有還手之力,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擊殺。」小隊中的一個人在附近轉了一圈,根據一些痕迹做出了判斷。

「這個獨行者實力很強,不過應該是一個新人。」另一個人也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隊長,要不我們試著邀請他加入我們小隊?」另一個人提議道。

「再說吧!」小隊的隊長搖搖頭,「能夠一個人出來獵殺蟲王級蟲魔,對自己的實力肯定很有信心,這樣的人很難招攬,不過,如果有機會能夠遇到,也可以試一試。」

石磊可不知道又有一支獵殺小隊打起了他的主意,解決了一隻蟲王級蟲魔的他繼續向魔淵蟲巢的方向前進,不過卻不是直線前進,而是深入一段距離后就橫著走。

也許是距離要塞太遠的緣故,石磊遇到的蟲魔逐漸多了起來,偶爾也能遇到一隻蟲王級蟲魔,杜宇這些蟲王級蟲魔,只要不超過三隻,石磊都會仗著自己強大的防禦,衝上去硬扛著蟲王級蟲魔的攻擊,將蟲王級蟲魔一一斬殺。

時間一點點流逝,轉眼間,石磊離開要塞已經半年的時間了。

在這半年的時間裡,石磊也不知道自己擊殺了多少只蟲魔,一路之上,遇到的統領級蟲魔他一個也沒有放過,只要數量不超過三隻的蟲王級蟲魔,他也沒有放過。

統領級蟲魔擊殺后,石磊只取了蟲核,蟲王級蟲魔被擊殺后,石磊則是整個收進神國之中,交給分身處理。蟲王級的蟲核封印起來后單獨保存,剝離出來的蟲界則是一律扔進無量星淵之中,被無量星淵之中的淡灰色火焰一點點煉化,讓神國的面積不斷擴大。

半年的時間裡,石磊的神國面積擴大了數倍,石磊的修為也不斷暴漲,好在石磊經常與蟲王級蟲魔廝殺,倒也能掌控暴漲的修為。

半年的時間裡,石磊也遇到過一些獵殺小隊,不過對於這些獵殺小隊,石磊並沒有和他們交流的意思,發現獵殺小隊的蹤跡后,往往第一時間就會躲開,即使躲不開也盡量離得遠遠的。

一些獵殺小隊向石磊拋出了橄欖枝,不過全都被石磊拒絕了,還有一些獵殺小隊想要打是累的主意,結果被石磊提前察覺,全都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甚至直接將整個獵殺小隊全都擊殺。

半年的時間裡,石磊在這片區域中也有了不小的名氣,不過石磊根本不在意這些,每天不是在尋找蟲王級蟲魔,就是在獵殺蟲王級蟲魔。

轉眼間,又是半年的時間過去了。

「砰!!!」

方頭錘狠狠地砸下,將一隻蟲王級蟲魔擊殺后,石磊心念一動,將蟲王級蟲魔的屍體收進了神國之中,然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神國消化這些蟲界需要一段時間,是時候回去沉澱一下了!」看著神國之中,無量星淵中一個個正在被淡灰色火焰一點點煉化的蟲界,石磊做出了一個決定。

這一天,風塵僕僕的石磊回到了一號要塞,然後直接去了血與火酒館。 邪王冷妃,傾城公主太囂張 「給我來一杯如血!」走進酒館,石磊笑著對酒保說道,然後隨手扔過去一枚神晶。

「好的!」酒保點點頭,給石磊倒了一杯如血。

「我來的不是時候?酒館里的人怎麼這麼少?」環視了一圈,石磊發現酒館中喝酒的人少得可憐,好奇的問道。

「如果只是想喝酒,他們也不用專程來一號要塞喝酒,聖武殿中什麼樣的美酒沒有。 婚不可逃:誤惹腹黑帝少 你來的不巧,那些人都出去獵殺蟲魔了,所以看上去人才少了一點。」酒保笑著說道。

「這段時間一直沒看見你,你是不是也出去獵殺蟲魔了?」

「沒錯!」石磊點點頭,「出去轉了一段時間,剛回來就直接過來了!」

說完,石磊將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

「好酒!」感受著烈酒入喉,好像燃燒的火焰,將身體內外的疲憊全都焚燒乾凈,那種舒爽的感覺讓石磊忍不住讚歎道。

「喝了這麼多種烈酒,就屬這種烈酒最合我的口味,可惜,就是每天只能喝一杯!」

「這種烈酒釀造不易,能喝上一杯就不錯了。」酒保笑著說道,「你剛回來就過來,恐怕不只是和就這麼簡單吧?」

「我這裡有一批從蟲王級蟲魔身上獲得的材料想處理,我想問問去哪裡處理比較合算。」石磊也不隱瞞,直接說出了自己過來的目的。

「這裡不僅出售各種消息,也收購各種材料,價格絕對公道,童叟無欺,如果你願意出售,可以拿出來讓我鑒定一下。」酒保笑著說道。

「沒問題!」石磊笑著說道,然後拿出了一個裝滿了各種材料的須彌指環。

「這只是一部分材料,我這裡的材料基本上都是這種品質,如果價錢合理的話,我準備把這些材料全都處理了。」

「這些材料的品質不錯,不過最珍貴的蟲核和蟲界卻沒有,讓這些材料的價值下降不少啊。」酒保大致檢查了一下須彌指環里的材料品質,皺著眉說道。

Prev Post
來日,讓執法隊和你聊聊!
Next Post
這裡,靈力肆掠,巨響聲不斷,原本大好的一片樹林,在兩位超級強者的炮轟之下,化為一片廢墟。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