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靈力肆掠,巨響聲不斷,原本大好的一片樹林,在兩位超級強者的炮轟之下,化為一片廢墟。

不過,讓蘇白驚訝的是,李無天竟然落在下風,本就虛幻的身體,越來越薄弱。

需知,李無天有著天靈境後期的修為境界,玉衡真人只有天靈境中期的修為。

李無天整整比玉衡真人高了一個小境界,居然還被壓著打,完全不應該啊!

「這老頭子是哪方富豪?身上法寶太多了,層出不窮,我對付不過來!主人!」李無天悲催的嚎叫。

蘇白雙眼微眯,他清楚李無天是多麼的傲慢,至少不會認輸,除非對方真的比他強!

「堅持三十息!」蘇白沉聲道,隨手拖著重傷的身體盤膝坐下,雙手不斷在胸前掐訣。

「哈哈,三十息?你難道還有本事來幫他不成?雖然你掙脫了紫陽妖瞳的束縛,不過你卻身受重傷,和一個廢人無異,我看你怎麼幫!」玉衡真人輕藐的大笑。

蘇白嘴角一彎,隨後精神之力瘋狂湧出,眉心的木符也不斷閃爍起幽幽綠芒。

「我的確身受重傷,但是我忘了告訴你,我還是一名初級地符師!」蘇白靦腆的笑道,快速掐訣的雙手,猛然一停。

「武級極品符術,萬龍封神術!」

蘇白雙眼精光閃爍,虛弱卻讓人心神震蕩的吼聲,憑藉精神之力,如同鐘聲,在虛空回蕩不散!

「地符師又如何!依舊不被老夫看在眼中……」玉衡真人不屑一笑,不過緊接著他的笑容便凝固住了,面容大變,怪叫道:「且慢……這是上古……封印之術!」

轟隆——

話音剛落,整個大地猛然顫抖。

蘇白嘴角笑意漸濃,輕聲道:「後知後覺,晚了!」

上萬條木藤,破土而出,猶如上萬頭猙獰的真龍,發出瘋狂的龍吟怒沖九霄,威視驚人,讓人膽戰心驚!

ps:本書以進入了試水的階段,將來能夠走多遠,就看各位的支持了,好書離不開大家的支持,請各位多多投票!饅頭感謝! 木藤化作的萬條巨龍齊衝天際,猙獰的翻騰,穿梭在雲霧之間,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從遠處看去,就好似巨龍要與蒼天一戰,壯觀之餘,震撼人心。

玉衡真人也被這一幕驚呆了,他萬萬想不到,蘇白竟然會使出上古封印之術!

若蘇白只是普通的地符師,玉衡真人根本就不怕。

可是,讓他意外的是,蘇白竟然是木屬性的地符師。

木屬性的符術,以封印之術最為恐怖。

可惜,封印之術都源自上古時期,現如今流傳在世的少之又少。

而由於封印之術的減少,木屬性的符術逐漸演變成以困術為主的體系。

但符師本就是修鍊的偏門,又由於符師施展符術,需要和自己的符文之心屬性保持一致,所以符術在市場上面臨著一術難求的窘境,許多符師即便突破為地符師了,也沒有符術可以修鍊,格外悲催。

甚至,就連簡簡單單的困術,在世面上也非常稀少。

其實,就算蘇白使出的是困術,玉衡真人也會大吃一驚。

但是,誰能想到,蘇白一出手,使出的竟然是上古封印之術!

一向傲氣十足,對自己的實力充滿信心的玉衡真人,瞬間慌了神。

他面臨李無天的攻擊時,本就施展了全力,如今體內靈氣所剩不多,想要躲避這一道封印之術,恐怕有些困難。

不過,玉衡真人清楚,若是自己被這道上古封印之術擊中,那麼一定會栽在蘇白的手裡,所以不管怎樣,現在只有一個選擇,那便是逃!

只是,被一個凡人七境的小子給擊敗,並且四處逃竄,顯得太狼狽了吧!

玉衡真人雙眼閃過一抹果斷之色,他將「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句名言的精髓領悟的非常透徹,什麼尊嚴,什麼臉面,什麼強者的驕傲,在性命面前,都是狗屁!

唰!

沒有任何猶豫,玉衡真人轉身就是一頓狂奔。

蘇白盤膝而坐,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他會讓玉衡真人就這樣輕鬆的離去嗎?當然不會!

蘇白的原則,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奉還!

玉衡真人讓他身負重傷,他怎會讓玉衡真人就這樣輕鬆的離開。

而且,俗話說的好,趁你病,要你命!

蘇白可不會做出放虎歸山這種傻事!

「給我……封!」

蘇白暴喝一聲,隨後一指狂奔的玉衡真人。

天空中翻騰的上萬條巨龍,得到了指令,瞬間劃破蒼穹,將虛空撕裂,以一種用肉眼都難以看清的迅雷之速,向有玉衡真人飛奪而去。

玉衡真人面色猛然大變,心中大叫不好,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於是他便做出了一個讓蘇白都為之一驚的舉動。

「蘇爺,我錯了蘇爺,饒小的一命吧!」

玉衡真人轉身,一言不發,猛的跪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起來,讓人看的目瞪口呆。

唰唰唰——

可是,上萬條巨龍卻沒有停下,密密麻麻的擊來,直接將玉衡真人的手、臂、腿、腳、腰、脖子死死纏繞,甚至連他的手指,都被束縛。

此刻的玉衡真人,面色難看到了極致,他清楚封印之術的恐怖,卻沒想到蘇白施展的這道封印之術更加恐怖,竟然讓他無法動彈絲毫。

關鍵是,纏繞著他手臂的巨龍木藤,竟然刺破了他的皮肉,鑽進了他的筋脈之中,隨後不斷的將他體內剩餘的靈氣和精力吸取乾淨。

而且,只要玉衡真人恢復一點精力和靈氣,木藤就會瞬間吸取,一丁點也不給他剩下。

這讓玉衡真人叫苦不堪,如今的自己,就是一個連嬰兒都打不過的廢物啊!

不過,他卻非常機靈,安靜片刻之後,胸口便不斷欺負,隨後眼眶紅潤,晶瑩的淚水不斷地下,一臉楚楚可憐,悲痛欲絕的哀求道:「蘇少爺,我也是被逼無奈啊,那蘇慕辰簡直就不是個人,拿我的老母和老父作為要挾,逼我來追殺你!可是,我這麼正義的人,怎麼可能答應呢?但是,那蘇慕辰,竟然還拿我的妻女要挾我,若是我不妥協,就將他們丟入春樓之中。

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十歲閨女,我也是出於無奈啊!想想我的老母親,想想****和閨女,他們苦啊!我更苦啊!作為一個男人,我雖然無法守護他們,可他們卻還等著我去拯救,所以我不能死!還請蘇少爺饒命,我原為您當牛做馬,上刀山下火海,死而後已!」

玉衡真人哭的悲痛欲絕,雙眼中的悲痛和憤慨,臉上的無奈和無助,感情之豐富,讓人見了便心生憐惜,足以以假亂真,演技爆表!

蘇白都被嚇了一跳,不過緊接著便冷笑道:「你都半個身子進棺材的人了,修鍊了兩百多年!還有老母?還有嬌妻?還有十歲子女?還將我叫爺?你在折我壽?」

「這……」玉衡真人尷尬一笑,道:「蘇爺,你有所不知,老夫……不,小的,年芳二八,還是個小夥子呢。」

「小夥子?」蘇白嘴角一抽,心中大罵玉衡真人不要臉。

看著蘇白一臉的不相信,玉衡真人急忙解釋道:「其實,是我修鍊功法的關係,要吸收我的生氣,所以我才會被死氣纏繞,變成現在這副模樣……至於修鍊兩百年,還有自稱老夫……全是為了唬人,否則在江湖上沒法混啊!」

「呵呵……」蘇白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心裡倒是覺得玉衡真人沒有撒謊。

畢竟,沒有哪一個修鍊了兩百多年的老怪物,會像他這幅德行吧。

「好,既然你這麼真誠,我就饒你一條命,不過……我得取你一樣東西走。」

蘇白嘴角勾出靦腆的微笑,緩緩說道。

「蘇爺儘管取!我玉衡要是說一個不字,你儘管將我就地處決,我絕無怨言!」玉衡真人語氣立馬一變,豪爽的說道,心裏面已經樂開了花,只要能保住性命,任何東西都是身外之物!

「好,記住你說的話!」蘇白靦腆的微笑越來越濃,隨後大手搭在玉衡真人的肩膀上,吞噬絕脈,運轉!

隨著時間的流逝,玉衡真人欣喜並且豪邁的表情逐漸凝固,最後面色蒼白如紙,深陷眼眶的雙瞳之中露出前所謂有的驚恐和憤怒。

他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吸力,正在自己的身體中,將自己的武脈一點一滴的吸走!

照這樣下去,不出百息,他的武脈就會從身體中完全消失。

而他則會徹底淪為一個沒有武脈的廢物啊!

這一刻,玉衡真人真的慌了,他萬萬沒想到,蘇白要取的,竟然是自己的武脈!

「蘇白……你!」

「恩?」

玉衡真人想要阻止,可看見蘇白靦腆的微笑后,想起自己之前的豪言壯語,心中立馬一涼,後悔無比。

可是,即便再後悔,他也不敢得罪蘇白。

故此,他勉強擠出一抹微笑,道:「蘇少爺要武脈啊,早說啊,早說我送您了,何虛如此麻煩……」

說完這句話,玉衡真人都想抽自己兩巴掌,再次看向蘇白的時候,立馬打起寒顫,心想這小子就是個惡魔,就是個強盜,竟然連人的武脈都能強行奪走,比強盜和魔鬼,都要讓人憎恨!

半響過後,蘇白臉上露出一抹享受的神情,深吸口氣,道:「佳品武脈,不錯,舒坦!」

玉衡真人強顏歡笑,道:「既然蘇爺舒坦了……我是不是。」

蘇白淡漠一笑,玉衡真人已經是個廢人了,不足為慮,於是大手一揮,原本封印著玉衡真人的木藤頓時收縮,最後在一陣「轟轟」的巨響中,重回地底。

「回去告訴蘇家人,多派些像你這樣的強者來殺我,一個兩個,還不夠我塞牙縫。」

話音未落,蘇白便身形一動,消失了蹤影。

玉衡真人則打起冷顫,心中驚疑不定,心想蘇白果然是個大強盜,是個大魔王啊,太恐怖了,這種人必須少接觸!

想著,他便連滾帶爬回到飛船,伴隨著轟鳴聲,化作一道虛影,消失在天邊。

而後,蘇白卻並未走遠,回到之前自己突破的溶洞,盤膝而坐,雙眼中的欣喜,以及內心的狂歡,無法遮掩。

「沒想到,這次竟然有如此意外收穫,玉衡真人莫非是我福星?」

ps:各位兄弟姐妹,看書的時候,別忘了投下你們寶貴的推薦票,有能力的兄弟姐妹們,喜歡本書的話也可以選擇打賞支持!我們一起努力,助《太古武神訣》通關! 此次,對戰玉衡真人,雖然蘇白受了不小的傷,但卻收穫頗豐。

玉衡真人擁有天靈珍脈,屬於珍品武脈,其特點是能夠自產靈氣,供武者吸收修鍊,在珍品武脈中,也位數上等。

可是,再好的武脈,也難逃蘇白用吞噬絕脈將其吞噬的命運啊!

只是,讓蘇白驚訝的是,他的吞噬絕脈本是上品,在吸收了天靈珍脈之後,竟然直接晉陞為佳品武脈,足足提升了一個檔次!

不過,從側面也能看出,吞噬絕脈想要晉級,對吞噬的武脈要求也越來越高。

不知道從佳品提升至珍品,還需要吸收多少武脈。

畢竟,突破為魚龍三變的強者之後,便能覺醒武脈神通,武脈品級越高,神通越強!

然而,這些都是后話了,這次戰鬥,蘇白雖然受到了重創,但是對他的修為來說,卻是一件好事。

通過幾日的恢復,傷勢痊癒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竟然突破了,重新開闢出了十條武脈,現在擁有一百五十條武脈,晉陞為斗戰武聖中期的強者,擁有七萬五千斤的恐怖巨力。

不過,真正讓蘇白感到興奮的是,吞噬武脈在吞噬玉衡真人武脈的時候,竟然將血脈之力一併吞噬了過來。

此刻,盤膝而坐的蘇白,左眼隱隱作痛,隨後一抹紫芒轉瞬即逝。

紫陽妖瞳!

蘇白沒想到,自己豪取強奪,竟然將玉衡真人的紫陽妖瞳給搶過來了。

現在想想,玉衡真人當初能擠出一抹微笑,得承受多大的心裡壓力啊,此刻估計正在哪裡抱頭痛哭呢。

蘇白深吸口氣,沒有著急回東土大唐,而是心念一動,將腦海中的《天道榜》翻開。

自從蘇白成為地符師之後,《天道榜》中便又有一部分內容展露了出來。

顯示的全部都是符術,以及精神之力的修鍊功法。

蘇白所施展的《萬龍封神術》便是其中的一道符術,否則蘇白就算上一世貴為白帝,也不會上古的封印之術啊!

這次,蘇白的目光不斷在《天道榜》中掃視,半響之後終於找到一卷能夠供自己修鍊精神力的功法,名為《煉神訣》。

蘇白之所以選擇《煉神訣》,是因為《煉神訣》分為三卷,能夠供自己修鍊很久,並且每修鍊完一卷,不但能夠讓精神之力大大提升,還能修鍊成一種神通。

第一卷為:「精神風暴」,若是能夠修鍊成功,蘇白便能使出「精神風暴」這道神通,威力巨大且獨一無二。

畢竟,蓬萊界能夠使出精神力作為神通的存在,一隻手數的過來!

蘇白將《煉神訣》記在心中之後,修鍊了三天,才緩緩睜開雙眼,一道犀利凌芒,劃破蒼穹。

僅僅用了三天時間,蘇白便感覺自己的精神力提升了不少,功法果然沒有選錯!

「現在,也該回東土大唐了!」蘇白雙眼寒芒閃爍,隨後精神力瘋狂匯聚,凝聚成一枚傳送符文,緊接著白光大放,蘇白消失在原地。

……

於此同時,在東土大唐皇都城門外,設定的傳送地點之中,蘇白的身形忽然出現。

由於皇都的人一般很少前往蜀國和楚國,所以傳送地點人影稀疏,根本沒人注意蘇白。

蘇白也樂得清閑,幾個閃身便進入皇城,向永生門的方向,疾馳而去。

三日後,永生門山門外,十萬里大山之中,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

「永生門,就是在自取滅亡!」

「聽人說,有兩個人,在永生門中與蘇白關係最要好,是誰?站出來!」

合歡閣、天皇宗、聖劍派一眾弟子,站在樹蔭之下,手握皮鞭,一臉的嘲諷和不屑。

至於炎炎烈日之下,數十名永生門弟子卻跪在地上,四肢被捆綁,全身衣衫破爛不堪!

他們的肌膚上,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肉,每一處都被抽打的破開肉綻,甚至有的弟子血肉模糊之中還露出了森森白骨。

更有幾名弟子,由於劇烈的疼痛,和炎炎烈日的烘烤,實在受不了暈死了過去,氣息越來越微弱。

他們的處境,格外悲慘。

「我呸!蘇白天子和我們所有人都很要好,你有種,把我們都殺了啊!」一名弟子吐出一口血水,憤怒的叫道。

「永生門弟子,寧可殺,不可辱!你們一群雜碎,殺了我們這麼多兄弟,侮辱了我們這麼多姐妹,不得好死!」一名弟子憤然道,雙眼中怒火滔天。

Prev Post
須臾,火焰消散,一股難以形容的舒爽讓石磊醺醺欲醉。
Next Post
武凌天不過五歲之齡,卻是把虎豹雷音拳這門高階煉體法決修鍊到了圓滿境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