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凌天不過五歲之齡,卻是把虎豹雷音拳這門高階煉體法決修鍊到了圓滿境界。

這資質簡直堪稱妖孽。

四周觀戰的煉體者自然也看出了武凌天施展的是武家的虎豹雷音拳,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的盯著他。

「這。。。。。。這怎麼可能?那可是圓滿境界的虎豹雷音拳。」

「不會有錯的,虎豹雷音拳圓滿的標誌就是凝聚出猛虎和獵豹,拳中蘊含虎豹之威。」

「太可怕了,他才五歲啊!簡直是妖孽,我現在相信他是天神下凡了。」

一旁的武天香對武凌天施展出圓滿境界的虎豹雷音拳也是有些意外。

不過她卻是很高興,嬌嗔道:「這小傢伙,隱藏得真夠深的,看來他遠不是我所看到的那般簡單。」

「我倒要看看你這小傢伙能給我多大的驚喜。」

她雙眼中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武大急匆匆的跑到武成空和武天南面前,喘息道:「家。。。。家主。」

「武大,你這般急匆匆的,成何體統。」武成空輕喝道。

武大深吸一口氣,連忙道:「家主,二少爺,不好了,小少爺和李少爺打起來了。」

聞言,武成空眉頭一鄒,道:「凌天不是和天香一起去退聘禮了嗎?怎麼又和人打起來了。」

一旁的武天南罵道:「這小子,仗著自己有幾分本事就和人打架,回來定然好好教訓他一頓。」

「家主,二少爺,小少爺是和大族李家的李少爺打起來了,你們快去阻止他,不然後宮不堪設想。」武大焦急道。

「什麼?他是和大族李家少爺打起來了。」武成空和武天南瞬間臉色大變。

砰!

一陣杯子打碎的聲音響起。

武成空和武天南一眼望去,只見雲逸柔站在門口。

雲逸柔本來是給兩人送參茶補身子的,誰知聽到武凌天與李家少爺打起來了,心中一慌神,把參茶掉在了地上。

她面色焦急的來到兩人面前,一把拉著武天南的手,著急道:「天南,快帶我去找天兒,他不能出事啊!」

「走。」

武成空率先離開,武天南帶著雲逸柔緊跟而上,三人的臉色都帶著焦急和擔憂。

一路上,武成空眼中帶著決然的神色,似乎已經做好了和李家為敵的準備。

開局八千億 即便武家實力遠不如李家,可為了武凌天這個寶貝孫子,他會不惜一切代價。

。。。。。。。

「牛魔覆地。」

無數青石板被李道奇一腳震碎,一個橫掃,這些破碎的青石板彷彿化作了無數暗器,朝著武凌天射去。

武凌天雙手一抬,以極慢的動作打出了一個太極手勢。

太極拳乃是華夏武學之精粹,武學分為登堂入室,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出神入化,與之煉體法決境界的入門,小成,大成,圓滿相對應。

太極拳是他唯一一門先天武學,即便是他自創的混元決和降龍無極掌都只是後天武學而已。

因為有前世的經驗,他短短數年間就將太極拳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可威能卻是遠超一般的頂階煉體法決。

體內真氣運轉,一道虛幻的陰陽太極圖案浮現,輕易的擋下了這些鋒利的青石板碎屑。

真氣一震,這些青石板碎屑化作粉末,飄散落下。

他這一手再次讓眾人震驚,眼光獨到之人,一眼就看出了他施展的這一招絲毫不弱於之前施展的圓滿虎豹雷音拳。

「他難道還將另外一門高階煉體法決修鍊到了圓滿境界。」

這讓那些修鍊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還處於煉體七八重的煉體者一陣羞愧,認為自己這些年都白活了。

看看人家武凌天,以五歲之齡就將兩門煉體法決修鍊到了圓滿境界,而且戰力更是堪比煉體九重的絕世高手,在看看他們自己,瞬間無地自容。

「你打的是什麼拳。」李道奇死死的盯著武凌天,眼中充滿了嫉妒之火,他也把武凌天打出的太極拳當作了一門圓滿境界的煉體法決。

不過太極拳的威力太強,他有這個想法也不足為奇。

「太極拳。」武凌天雙手背在身後,凝視李道奇,宛如一代武學宗師。

李道奇冷聲道:「什麼狗屁太極拳,與我的牛魔翻天決相比,都是垃圾。」

「牛魔翻天。」

這一招可謂是牛魔翻天決中最強大的一招,一掌打出,九千斤巨力咆哮而出,彷彿要把天給掀翻一般,威勢無匹,給人心靈上帶來了無比的震撼之感。

他強由他強,清風撫山崗。

武凌天臨危不懼,站在原地舞動雙拳,體內真氣流轉,灌入虛幻的陰陽太極圖之中。

李道奇一掌轟下,頓時感覺自己這一掌宛如打在了棉花上,沒有絲毫力量可言。

武凌天如今修為突破後天六重,體內真氣大增。

如果是數天前,或許李道奇這一掌還能夠將他擊潰,可如今卻是不可能了,有龐大的真氣做後盾,武凌天打出的陰陽圖循環不息,生生不滅。

除非李道奇的力量能夠突破萬斤,方能將陰陽圖一舉擊潰,不然,不論李道奇如何攻擊,都無法攻破武凌天的防禦。

「我不信打不破你這個烏龜殼。」

李道奇瘋狂的攻擊武凌天,可不論他如何攻擊,他打出的力量都被陰陽圖給卸去大半,即便還剩下一小半,對武凌天卻是構不成威脅。

沒過多久,武成空三人來到了現場。

當三人見到李道奇瘋狂的攻擊武凌天,而武凌天卻不動如山,宛如沒事人一般的揮舞著雙拳,絲毫沒有受到傷害,三人頓時鬆了口氣,臉上的緊張之色稍緩。

「爹,二哥,二嫂,你們怎麼來了。」武天香發現三人,隨即來到三人面前。

雲逸柔連忙問道:「天香,你快出手救救凌天,他打不過李家少爺的。」

她目光望向武凌天,眼中儘是擔憂和心疼。

武天香安慰道:「二嫂,凌天不會有事的,他的本事大著呢?你看著便是。」

「柔兒,放心,有天香在,凌天不會出事的。」武天南對武天香的實力可是十分相信的,她如今可是修士,即便是強如李道奇,在她眼中也不過螻蟻一隻,翻掌可滅。

雲逸柔自然知道武天香是修士,修為高深莫測,有她在,武凌天就是安全的。

可見到她的寶貝兒子挨打,她心裡總是不好受,好像被打的人是她一般。

沒過多久,李道奇體力開始不支。

他望著武凌天的眼神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囂張和蔑視,取而代之的是恐懼。

此時的武凌天在他眼中,嫣然是一個可怕的怪物。

在他那般瘋狂的攻擊下,即便是一塊玄鐵,都會被他打成碎片。

可武凌天卻是絲毫無損,好像他之前的攻擊都打在了空氣上一般。

不過他知道,他打出的所有力量都被那張古怪的陰陽圖給卸去了。

「好可怕,他還是一個五歲孩童嗎?」

此時的武凌天在眾人眼中哪裡還是一個五歲孩童,簡直就是一個活了幾十年的老怪物。

雖然李道奇停止了攻擊,可武凌天卻是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他如今處於一種奇妙的狀態,每出一拳,都蘊含著太極意境,他不斷的演練著太極拳,拳一會兒慢,一會兒快,一會兒剛猛,一會兒陰柔。

一快一慢,一剛一柔,快慢交替,剛柔並濟,陰陽婉轉。

不遠處的武天香見到武凌天顯露出的太極意境,眼光不俗的她眼中露出異樣之色。

這種力量絕非煉體者能夠擁有的,即便是她也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這小傢伙打出的這套拳法玄奧莫測,竟然領悟了一絲拳意,拳意中還蘊含太極陰陽之道。」

她可不是那些凡人,不識貨,她一眼就看出了武凌天打出太極拳蘊含一絲拳意,雖然只是一絲,可也不凡。

要知道,拳意是只有修士才可以領悟的,而且能夠領悟拳意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一但領悟一種意志,戰力倍增,堪稱同級無敵。

雖然武凌天的拳意只有一絲,甚至都沒有入門,距離小成更是十萬八千里,可要知道,他如今才五歲,甚至還只是一介凡人。

對於武凌天的可怕天賦,武天香心生震撼,更加堅定了為武凌天改變天資的信念。

當武凌天打完整套太極拳時,他停了下來,眼中帶著欣喜之色。

此時他對太極拳的領悟已經從爐火純青踏入了登峰造極的境界,也就是大成之境,從而水到渠成,領悟了一絲太極拳意。

他望向李道奇,平靜道:「剛才你打得很爽是吧!」

不等李道奇回話,他繼續道:「現在該我出手了。」

他一拳朝李道奇攻去,李道奇收起眼中的驚恐,臉上帶著猙獰之色,一拳轟出。

武凌天出拳的速度很快,可當迎上李道奇這一拳時,卻是變得極為緩慢,李道奇一拳落下,彷彿打在了空氣上。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武凌天的拳頭已經迎面而來。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砰!

武凌天一拳打在了他的鼻樑上。

他這拳可謂的剛猛至極,力量達到了八千斤巨力,即便李道奇肉身強大,可也不能忽視這八千斤巨力的攻擊,鼻樑被打斷,一股鼻血流出,甚至腦袋都出現了一絲昏沉之感。

登峰造極的太極拳威能超絕,一招致勝,以弱勝強。 「怎麼可能?」

太出乎意料了,武凌天竟然打傷了李道奇。

眾人看向武凌天的目光除了震驚外還是震驚,他一次次的底牌,讓眾人吃驚,甚至心驚膽顫。

要不要這麼變態,他才只有五歲,可卻能夠打傷一名煉體九重的絕世高手。

之前武凌天展露出了兩門圓滿法決,已經足夠驚世駭俗了。

可現在,他卻是打傷修為遠超於他的李道奇。

諸天之龍脈巫師 就好比一個小孩一拳打傷了一名大人。

就連一旁觀戰的武成空,武天南都是目瞪口呆的盯著武凌天,似乎這個結果超出了兩人的想象。

他們可是知道武凌天只擁有煉體六重的實力,可如今,他卻是打傷了煉體九重的李道奇,顯然他擁有越級而戰的可怕實力,而且還是越三個大境界,九個小境界。

雲逸柔則是吃驚的張口嘴巴,顯然對她這個寶貝兒子感到很吃驚,她這個做娘的竟然不知道她的寶貝兒子擁有這般可怕的實力。

武天香卻是一點也不意外,領悟了一絲太極意境的武凌天,戰力倍增,他現在的實力足以輕易碾壓李道奇。

「不可能,我怎麼可能輸給一個卑賤的賤民。」李道奇滿眼血絲,不敢接受這個現實,狀若瘋狂。

聽到卑賤的賤民幾個字,武凌天眼神一冷,隨即嘲諷道:「就你這廢物,也敢說我是卑賤的賤民,你連賤民都不如。」

辱人則,人恆辱之。

李道奇目露凶光,咆哮道:「你敢辱我,今日你必須死。」

他右手搭在腰間的紫色腰帶上,猛然一抽,一把軟劍出現在手中,劍身細長,透露出一絲絲寒光,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那是把神兵。」

許多煉體者望著李道奇手中的劍,吸了一口冷氣。

神兵,之所以能夠稱為神兵,是因為其鋒利無比,削鐵如泥。

一名煉體者得之,可提升數倍戰力。

可神兵珍惜無比,尋常煉體者根本不可能擁有,這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寶物。

武凌天望著李道奇手中的劍,這把劍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眉頭瞬間緊鄒起來,死死的盯著李道奇。

可他沒有絲毫的退縮之意,武者不屈,一往無前,哪怕不可戰勝,也不能屈服,何況他還有一張底牌沒有施展,誰生誰死還不一定。

身上的氣勢不斷飆升,一股可怕的氣勢朝李道奇席捲而去。

李道奇獰笑道:「卑賤之人擁有都是卑賤之人,能夠死在我這把紫薇軟劍下,是你的福氣。」

就在他準備斬殺武凌天時,武天香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動手試試,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劍快,還是我出手快。」

李道奇雙手不由顫抖起來,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武天香,他自然看不到她面紗下那張清冷,絕艷的面容。

可他見到她眼中的寒光時,他知道,只要他一動手,定然回稟遭受武天香的攻擊,他實力雖然強大,足以傲視無數煉體者,可在武天香眼中,他也不過是一隻比較強大的螻蟻而已。

顧少,你節操掉了! 修士之下皆螻蟻。

「該死,該死,武天香,如果沒有你,我定要讓你武家上下雞犬不留。」他心中不甘的咆哮,有武天香在,即便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動手。

武凌天卻是站到了武天香的身前,背對她道:「姑姑,這是屬於我的戰鬥,你不要插手,即便他有神兵在手,我也不懼。」

他必須親自迎戰李道奇,即便是輸了,那也是他技不如人。

一但他退縮,那這必將成為他心中一道障礙,念頭不通達,更加不可能踏足武道巔峰。

武天香神色凝重道:「凌天,不可胡亂,他手中的劍可不是什麼神兵,而是法器,法器雖然是修士使用最低級的兵器,可也遠非凡兵可比,即便你再強大一倍,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Prev Post
這裡,靈力肆掠,巨響聲不斷,原本大好的一片樹林,在兩位超級強者的炮轟之下,化為一片廢墟。
Next Post
好不容易才將這懶貓的底給翹了出來,紀羽自然是要更大程度的得到一些信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