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才將這懶貓的底給翹了出來,紀羽自然是要更大程度的得到一些信息。

他覺得這個懶貓非常的不靠譜,雖然第一次見它說話,不過那語氣就有些驕縱。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這懶貓白了他一眼,然後直接就乾脆的說道:「你愛信不信!」

愛信不信!那聲音傳入紀羽的耳中,充滿了蔑視,甚至讓他有一種感覺,被鄙視了……

「丫的!被一隻臭貓給鄙視了!」紀羽恨恨的衝到這懶貓的面前,不由分說的一隻手就將懶貓給提了起來。

這一回他可是非常有權衡的,七星陣直接打出,將懶貓給禁錮了起來。

這一次紀羽出手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懶貓一下子都沒有反應過來便被紀羽一手給提了起來,它在空中晃動著四肢,還不斷的叫著:「小子!你想做什麼!你要造反啊!快放開我!」

然而紀羽哪裡會理會它這麼多,直接就將它放在這十全殺陣的書上。

「現在我不管你是什麼來歷,你是貓也好是老虎也好我現在不想管!你先告訴我這本書有什麼問題,哪裡這麼讓你忌憚了!」紀羽一口氣將懶貓放在這書的頂上,就要慢慢鬆手了。

「天殺的!你給我放手啊!你想我死啊!」懶貓的聲音不斷傳入紀羽的耳中,充滿了激動與忌憚。

「媽的那你快給我說啊!老子手都要麻了你還在這裡動來動去,難道你以為自己不重啊!」紀羽大罵出口。

現在他才開始發現,這懶貓有點重量,非常的重……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放我下來!我告訴你,快將這本書弄開,不然不但我會有麻煩,你也會不再是你!」懶貓妥協了,它朝著紀羽說道。

微微一怔,連他都會有事?自己不再是自己?那是什麼個意思。

「還不快放我下來!」懶貓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紀羽這才慢慢的反應過來,最後似信非信的將懶貓放下來,但那七星陣還是禁錮在懶貓的身上,這懶貓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若是沒有七星陣的話,那就太麻煩了。

「你說,這本書什麼地方有問題?」紀羽一臉凝重的看向懶貓,話語之中充滿了好奇。

對於王元,這個人心機很深,他始終不相信王元會對他這麼好,多少他還是留了心眼,但這本十全殺陣,他還是不能確定,因為他意念之力徹底掃視了一遍,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但張元卻說這殺陣有問題……

懶貓看上去似乎有些猶豫,看著這本放在桌上的書,似乎在決定些什麼東西。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此刻的房中呈現出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畫面。

亂七八糟的房間,紀羽一手按在桌上,脖子伸得長長的看著桌上那一本有些破舊的書籍,而一隻肥肥的貓,則是一臉認真的坐在桌子之上,時不時的用貓爪子去撓一撓它的毛。

這一人一貓的大眼睛小眼睛一起瞪著這本十全殺陣的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說,懶貓,應該看夠了吧!」良久之後,紀羽才微微開口。

看了這麼久他都沒有看出有什麼問題,這懶貓在搞什麼,忽悠他嗎?

「別吵本座!本座的力量被束縛太厲害了,不用點時間很難看出來!」懶貓非常不客氣的呵斥了一聲。

紀羽無語的將脖子縮了回去,懶懶的伸了一個懶腰,旋即又有點無聊的打量了一下這隻懶貓。

懶貓身上都是那種暴虐的氣息,那是非常自然的就散發出來的,這定然不是受到某種能量的影響,因為懶貓本身的智慧甚至比皮皮還要高,十足十的老謀深算類型。

時間不斷流過,紀羽看著這懶貓,但又沒有其他辦法,只有繼續安靜的等著。

「我說,你是不是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出來呀,在忽悠我呢?」又過了一刻鐘的時間,紀羽都已經不太耐煩,這樣不得讓他等上一天一夜不止啊!

「別吵!我明白了!」此刻,懶貓立刻就將他呵斥住了,一隻貓爪子抬了起來,在紀羽的面前擺了兩擺:「嘖嘖嘖,我讓你看看本座的真正實力吧,這一種無聊的限制可阻止不了我!」

「廢話少說啊!快乾!」

「有你這麼讓人幹活的嗎?叫聲虎爺來聽聽先!」

「你!」紀羽滿臉黑線的看著這懶貓,心裏面有一百萬頭的草泥馬狂奔而過,這頭死貓怎麼就這麼會在他面前裝大牌呢?

「不叫的話我就睡覺了哦!」說著,懶貓竟然真的就扭過頭去,準備趴在桌子上打瞌睡了。

「好好好……虎爺,拜託你快給我看看吧!」紀羽滿頭黑線的說道。

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個道理,今天他算是又體會了一遍了。

「嘿嘿,這才乖嘛,你看好咯,看爺怎麼大展神通的!」懶貓非常滿足的點了點貓腦袋,旋即那小小的貓眼又再一次集中在了這一本書上,他看上去非常的嚴肅。

紀羽也懶得跟他爭辯什麼了,他將注意力集中在這本書上。

只見懶貓的貓爪忽然朝著這本書的封面抓去,一爪,書上多出了一個貓爪印。

「哎你別太用力啊!被你抓壞了!」

「閉嘴!」

懶貓直接呵斥了一聲,隨後那毛茸茸的貓爪便繼續在這本書上運作著。

紀羽認真的凝視著懶貓的爪子,這像是在刻下什麼印記似的,但更像是一個陣法。

此刻,紀羽明顯便已經感覺到周圍的天地能量都動起來了,那鋪天蓋地的天地能量忽然都集中在了這一本書上,準確的說,應該是聚集在了這本書的上方,一時間,紀羽感覺到一種非常莫名其妙的壓抑。

「走遠點,以你這修為抵擋不住這股力量,會很危險!」懶貓沒有看紀羽,只是口中交代道。

紀羽後退了幾步,懶貓現在嚴肅的樣子,不是開玩笑的,那一股力量的確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心悸。

「嘿嘿,竟然在想在殺陣乾坤上刻下印記,我想那個人是活得不耐煩了!」懶貓冷哼了一聲。

一陣強大的力量在貓爪下衍生了出來,使得在一遍呢看著的紀羽都不禁側目,這才是這懶貓真正的力量么?

一陣陣絢麗的光芒忽然從書上綻放了開來,紀羽看到了一個乳白色光團之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印記。

「這是?」紀羽不禁問道,這個印記給他的感覺是霸道,應該不屬於殺陣的!

「這不是殺陣的東西,應該是後來的人加上去的。」懶貓緩緩開口說道,旋即它又奇怪的看向了紀羽:「我說小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啊?竟然還有人在這裡加持這種印記,如果不是我的話恐怕你就已經是萬劫不復了!」

懶貓一臉慵懶的對紀羽說道,但這句話卻直接讓得紀羽整個人都是一震,他急忙問道:「什麼東西?」

他看著那黑色的印記,顯得格外的陰森。

「這應該是屬於那種控制類的意念之力吧,一旦這個印記沖入的人的腦中,那就會立刻將人的記憶給徹底吞噬,最後使得這個人只聽命於印記的主人,從此這個人將會像是行屍走肉一般的活著,自身天賦不會變,但卻沒有任何思考能力,永遠只能淪為殺戮工具,這一般應該是用來控制一些邪惡的天才用的才對啊,怎麼……你這小子該不會是被什麼人盯上了吧?」說到這裡,懶貓才開始好奇的看著紀羽。

但在它心裡,紀羽的天賦也就一般般而已啊,身上還有什麼被看中的東西?

然而此時的紀羽,他聽了這句話之後,心瞬間便冰冷了下來,全身散發出一陣陣可怖的寒氣,身上的戰氣不斷的煥發著,似乎隨時都要爆體而出似的。

他雙眼發出紅色的光芒,甚至這房間的溫度都開始瘋狂的增加了起來。

「這小子怎麼了?」懶貓在一邊非常的奇怪,解釋完之後紀羽竟然會成了這個樣子。

它不知道,這個時候的紀羽,真的是憤怒了!

控制!竟然是控制!

懶貓不清楚,但身為當事人的他怎麼可能會不明白,這十全殺陣是王元給他的,那麼這裡的印記肯定也是王家那邊的人留下的,難怪他說王元怎麼忽然會這麼好人……原來其中竟然有這個目的!

黑色的印記,意念的控制……他竟然想要控制自己,好一個高深的手段!

若不是有懶貓的話,恐怕他還真的會被控制了,從此之後,他便不再是他……這種結果,想一想他都能感覺到后怕,實在是太驚險了!

「懶貓,這個印記刻上去的時間大概多長,還有,刻上這個印記的主人,有多強?」將自己那種憤怒壓制住之後,紀羽才微微朝著懶貓開口問道。

懶貓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隨後才慢慢道:「這印記刻上去的時間倒是補償,大概也就是這麼一兩天之前的事情吧,至於刻下印記的人的實力……比你強!甚至比這林家的家主更加可怕!」

懶貓解釋道。

紀羽雙眼的憤怒慢慢的被壓了下去,對於懶貓的話他一點都不敢漏下,刻下印記的人實力很強,而且刻下的時間不過幾天,那邊非常有可能會是王元的人刻下的……

「王元……」此刻,紀羽心中的惱怒更甚了,這個王元,竟然敢對他施展如此手段,說不憤怒,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麼樣,小子,這個印記你還有什麼用嗎?」這個時候,懶貓忽然開口說道。

「還留下來做什麼!等它控制我啊!」紀羽冷喝了一聲。

「嘿嘿,那也不錯哦!」

「信不信我扁你啊!」

紀羽舉手就要打,此時,懶貓忽然又喊道:「等等!等等!」

「這麼多話,你一口氣說完行不行!」紀羽恨恨的說道。

「我知道怎麼控制這種印記,怎麼樣……你想要學嗎?」

「真的?」紀羽一臉驚喜的看著懶貓,若是真的的話,他就可以訓練處一批的敢死隊咯!

「廢話!當然是假的啦!」然而,懶貓非常直接的一旁冷水就潑到了紀羽的頭上:「本座如此正義之人怎麼可能會那種邪惡之法!」

「喵嗚!你做什麼!喵!喵!」

紀羽一手提起這懶貓,他就像要將這臭屁的傢伙給掐死了。

只見他手上生起了一道淡淡的火焰,火焰撲到黑色印記之上,就要哼了一聲煉化,旋即便見這黑色的印記在紀羽火焰之中不斷的燃燒著。

奇特的是,這印記似乎真的是非常的古怪,燒了如此之久,竟然還沒有任何的效果。

「這種沒用的火焰是沒用的,還是用你那火靈變吧!」懶貓打了個呵欠,懶懶的說道。

紀羽神色幾變,旋即在慢慢的將火靈變的力量給聚集了起來,這印記在火焰之中猛然燃燒了氣來,沒有多久,瞬間便是完全消失不見。

「呼!好強大的印記……」紀羽鬆了口氣。

若是這印記刻在腦海當中的話,那當真會是一個大麻煩,若是用火焰焚燒,那恐怕對自己的精神都會受到極大的影響,甚至會崩潰,不得不說……王元這一刻做的真的很毒。

陰沉著臉色,黑色印記最後的一點痕迹便是徹底消失不見,而紀羽的臉上也多出了幾分蒼白之色。

「還不錯,留下這印記的傢伙最少都是戰魂級別的,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還能燒光,不簡單啊!不簡單!」懶貓表揚道。

戰魂級別的強者留下的印記?此刻,紀羽又吃了一驚,印記主人最起碼的都是戰魂級別,對於他來說的確是有些遙遠了……

「好了好了,別在這裡給我瞎嚷嚷了,快點給我看看這本殺陣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我就不信只有一個破印記在裡面!」紀羽現在心情非常的不好,剛剛從那種死亡的邊緣走過,誰會好受的。

而就在此刻,王家當中……

地下密室。

一個身上瀰漫著強大可怕氣息的人雙眼猛然睜開,有點不可置信的道:「我的迷神印記,粉碎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黑暗的密室當中,一名中年男子盤坐在其中,男子臉上有一種陰森的氣息,雙眼猶如毒蛇一般,顯得有些惱怒而又有一些驚訝。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可以將我的迷神印記打破?」中年男子口中喃喃道。

他實在想不到,這個西北之域,有什麼人有這種實力……

「來人!」

「迷神大人,有什麼事情嗎?」此時,門外一人忽然恭敬的走了進來,低頭問道。

「十全殺陣的那本秘籍,什麼人拿走了!」

「回大人的話,十全殺陣在昨天便被王元少爺拿去了,今天少爺將殺陣贈予了一個名叫紀羽的少年。」那人不敢有任何的說謊,如實回答道。

「沒你事了,下去吧。」那迷神大人說道。

那小廝退下,石門關閉,此刻,迷神大人雙眼深邃了許多,又露出了一抹凌厲之色……

「紀羽?那是什麼人……」

另一邊……

在將迷神印記消除之後,紀羽將那種惱怒的心神給收了起來,開始端正的坐在十全殺陣之前,那迷神印記已經完全消失了,現在也就剩下那麼一本書籍放在面前。

而懶貓此刻也是懶懶散散的趴在桌面之上。

「喂,懶貓!」紀羽拿起十全殺陣,朝著懶貓問道。

「叫我虎爺,難道你忘記了嗎?」

紀羽滿頭黑線。

「還有!拿這本書離我遠點,我很不喜歡!」懶貓又道。

紀羽頭上黑線多了幾條……這丫的,得寸進尺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想到這裡,只有無奈的嘆了口氣,懶貓得寸進尺,但他現在似乎也只能依靠懶貓了。

之前他問過了一遍天老這十全殺陣到底有些什麼東西,但天老卻只告訴他裡面有一個非常恐怖的東西,而天老由於實力虧損有些厲害,並不能將那個東西給打開來,沒有辦法……他才能厚著臉皮來找這懶貓了。

「貓爺……你……你就給看看這本書到底有什麼東西好吧?」

「什麼貓爺!是虎爺!」

「好吧好吧,虎爺……您老就給看看吧!」紀羽翻了翻白眼,這臭貓,明明是貓,還說什麼虎爺,這他娘的貓皮夠厚!

懶貓這才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旋即又有些凝重的道:「這本書裡面有一個十全殺陣!」

「廢話!我也知道丫!」紀羽直接應道。

「閉嘴!聽我說完!」懶貓呵斥了一聲,紀羽非常老實的將脖子縮了起來,認真聆聽……

「這本書看上去,的確是只有一個十全殺陣,但你要明白,只是看上去而已!」懶貓緩緩說道,旋即它又一臉得意的說道:「算了算了!我想你們這麼愚蠢的人類也不會知道我的意思了,簡單的說,這本書裡面的十全殺陣,其實只是為了掩飾另一個更恐怖的陣法才存在的!」

看著懶貓那高傲的樣子,紀羽很想拔它兩根鬍子,但最後聽到那句話,他的動作又止住了……

掩飾更恐怖的陣法而存在的?

十全殺陣他不清楚是什麼等級的陣法,但聽上去挺厲害的,但那也只是為了做掩飾而已……而他體內七星陣有悸動,難道就是為了掩飾那個讓七星陣悸動的陣法而存在的?

「什麼陣法!快說說看!」紀羽有些亟不可待的問道。

「看!這就是你們這些凡人的表現了,這麼一點破事也值得這麼激動?還是聽我虎爺慢慢說吧!」懶貓非常鄙視的看了一眼紀羽。

紀羽也懶得跟它計較了。

只聽懶貓解釋道:「這麼說吧,如果把十全殺陣當中是戰師級別的陣法,那麼,裡面的那個殺陣就足以讓戰皇顫抖!這樣你可明白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了吧?」

紀羽倒吸了一口涼氣……足以讓戰皇級別的強者顫抖,那到底是一個多麼可怕的存在啊!

Prev Post
武凌天不過五歲之齡,卻是把虎豹雷音拳這門高階煉體法決修鍊到了圓滿境界。
Next Post
「我不想跟你們打架,讓開!」陳占鏢眉頭緊皺,看向攔住去了三個年輕人,若是放在平時,有架可打,陳戰鏢絕對會興奮無比,但是現在不行,他知道,他要帶著洛天走到了那個大鐘的旁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