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很強勢、霸氣的放言。

然而,江寂塵所言,顯然激怒了虛界眾修。

「無知,你可知,這只是我虛界冰山一角的力量而已。」

「若我虛王降臨,江寂塵,你連跪舔的資格都沒有。」

「還想殺上我虛界,痴心妄想。」

……

虛界修士此時紛紛怒叫道,顯得非常的不服氣。

但是,話雖如此說,對於江寂塵,他們心中其實還是充滿了忌憚之色。

一切,只因江寂塵現在可以操控完整的源鏡。

「江寂塵,你若投降,我可以請求虛王,不會取你性命,反而,讓虛王賜婚你我。」

「讓有情人終成眷屬,如何?」

虛界聖女雪中月,看著江寂塵說道。

便是到了此時,她也不放棄,想要誘惑江寂塵,讓他回心轉意。

然而,江寂塵冷冷一笑道:「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與你,何來的情?」

「要有,那也是怨仇,而非情愛。」

「好了,廢話不與你們說太多了,該送你們上路了。」

江寂塵冷酷無情的開口。

任虛界聖女雪中月如何甜言蜜言,也動搖不了他半分心志。

看到江寂塵竟然不為絲毫所動,虛界聖女雪中月,也終於放棄了。

「既然如此,那還真是可惜了。」

「江寂塵,你或許現在已不同以往了,變得無比的強大,但虛界,實非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虛界聖女雪中月開口說道。

江寂塵身邊的雪中梅卻冷冷一笑道:「賤人就是矯情,寂塵小弟弟,滅了他。」

「靠,這賤人,剛才就差點把本姑奶奶取而代之了。」

縱然雪中梅不說,江寂塵都已經出手了。

一步跨出,神念催動源境,配合他進行攻擊。

「你們,上去滅了他!」

這時候,虛界聖女雪中月卻沒有迎殺向江寂塵,而是讓身邊四位四品上仙中境的虛界老者殺出。

顯然,她心已有忌憚,想讓人試探試探江寂塵的實力。

江寂塵顯然明白了虛界聖女的這點小心思,冷冷一笑道:「你也不必拿這些炮灰進行試探了,一切都是徒勞。」

「憑他們,還試探不出本尊主的深淺。」

江寂塵說話,霸道囂張之極,這出手的四位四品上仙中期境虛界老祖,臉色極度的難看。

心中已感到非常的不爽。

「好大的口氣!」

「我倒看看,你有多深?」

「哼,外強中乾,裝腔作勢,只怕受不住我們一擊。」

虛界四位四品上仙中境老祖,一邊出手,一邊冷冷地開口道。

他們的攻擊,確實驚人強大,可怕無邊。

何況是四人聯手。

只見,四道攻擊,凝成一道殺陣,向江寂塵降落而下。

瞬息之間,江寂塵被籠罩其中,無處可以逃。

這絕殺陣光,可怕無邊。

然而,身處絕殺陣光之中,江寂塵一臉的淡然自若,彷彿根本就無視這些攻擊。

「雕蟲小技而已!」

直至攻擊就要落在身上之時,江寂塵才淡淡地開口道。

(本章完) 說話之間,江寂塵伸指輕輕一點。

啪!

絕殺陣光,紛然破滅,化成點點靈光,消散天地之間。

果然,如江寂塵所言,只是雕蟲小技而已,江寂塵點指之間,便將之破掉。

當然,這僅是對江寂塵而言。

其餘修士,可不敢有半分的想法。

「這…….」

「短短百年,江寂塵怎能變得如此的強大?」

四位四品上仙中境的虛界老者,臉色一片慘白。

他們聯手至強的絕殺一擊,竟然真的連對方深淺都試探不出來!

不止他們四人震撼,四方天地,誰人不震撼?

這一幕,已然讓天地失聲,天地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之中。

尤其是虛界聖女雪中月,此時臉色難看之極。

這樣的結果,絕對是她無法想到的。

面對如此強大的江寂塵,她心中也開始沒底、不安起來。

只是,江寂塵此時已出手,根本不會給他們思考的時間,點滅四位四品上仙中境虛界老祖的絕殺陣光后,江寂塵也隨手凝出了一擊。

「禮尚往來,你們接了我一擊。」

「那麼,現在也來接我一擊吧。」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然後,他只是拍出了一道掌印。

隔空拍出,但是,卻讓一方天地的空氣一窒。

面對這一掌印,四位虛界老祖竟然感受到了生死的威脅。

「退!」

他們臉色大變,一片慘白,極速而退。

「你們退不了!」

然而,江寂塵卻是淡漠地開口道。

隨之,那一道掌印,竟然由一化萬千,瞬間之間,將四位虛界老祖包圍起來,淹沒其中。

「不好!」

四位虛界老祖驚呼。

這一刻,他們只見四周,都是重重掌印,快到極致。

最可怕的是,這些掌印,如有意識,專門攻擊向他們的死角、弱點。

啪,啪,啪!

他們果然是退不了,只能奮起反抗,與萬千掌印對轟。

四位虛界老祖,全力出手,要把一道道掌印擊滅。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萬千的掌印,又忽然凝而歸一,化成一道巨大掌印,蓋壓而下。

噗!

四位虛界老祖,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拍翻在地,身上骨頭斷裂無數骨。

「太弱了!」

江寂塵搖搖頭。

隨後,他手中驀然出現霸天之劍,隔空一劃。

下一刻,四位正在掙扎的虛界老祖,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江寂塵斬滅了。

這可是,四位上仙中境的虛界老祖,但是,在江寂塵面前,竟然如同螻蟻一樣渺小。

江寂塵,現在究竟有多強大?

這一刻,本是無比囂張、信心十足的虛界先鋒部隊,此時眼中終於生出了恐懼之色。

如江寂塵這般強大的存在,一人,說不定真的可以力挽狂瀾,甚至,真的如他所言,殺光他們!

「退!」

然而,這時候,虛界聖女竟然非常果決,要直接退回石棺中。

她現在雖然試探不出江寂塵的修為深淺,但卻確定了件事,那就是,江寂塵非她能敵。

於是,虛界聖女一聲令下,便要帶領著虛界修士,要衝向石棺。

但這時候,江寂塵的動作更快。

他一步踏出,飛上虛空,越過了懸浮的石棺蓋。

然後,他猛的一腳踩下。

轟!

巨大的石棺蓋,生生地被他踩下來,蓋在了石棺蓋上。

噗!

一些,剛剛衝到石棺處的虛界修士,直接被狂暴的力量,生生震滅。

同時,石棺之中,一股一股的衝擊之力傳來,但是,卻撼動不了半分。

江寂塵踩在石棺蓋上面,穩如泰山。

「這……」

一人之力,竟然恐怖至斯。

所有的虛界修士,震驚無比。

同時,看到回去之路,生生被江寂塵斷掉,他們臉色一片慘白,眼中生出了慌亂和絕望之意。

這種,絕望的情緒,本來是他們給予實界修士的,但現在,卻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一切只因為一個人的回歸。

虛界聖女雪中月,臉色大變地道:「江寂塵,你真的要趕盡殺絕?」

江寂塵淡淡地回應道:「正是!」

聽到江寂塵沒有一絲猶疑的回應,虛界聖女雪中月,心中越發的不安,此時只能抬出身後的靠山道:「如此,你只怕會惹怒了虛王,到時,你們實界生靈,只怕也要一個也活不成。」

回歸之路被斷,虛界聖女雪中月也慌了。

現在,面對如此強大的江寂塵,也許只有虛王才能敵。

江寂塵搖搖頭道:「虛王么?他沒有這本事!」

「待我殺光你們,封掉石棺,再讓源境,照出虛界所在,我一人殺過去足矣。」

「到時,你們口中的虛王,還有整個虛界,都將要被我摧毀。」

江寂塵此時,沒有任何隱瞞的就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但是,這無疑讓虛界聖女雪中月,還有一眾虛界修士,心中狂震。

他們沒想到,江寂塵如此的強悍,要直接殺入虛界,並且,要摧毀虛界。

這本來,是他們虛界進攻實界,要將實界取而代之,但現在卻完全反了過來。

此時,虛界聖女自知已無退路,銀牙一咬道:「結陣,集中轟殺江寂塵。」

虛界聖女雪中月表現出了自己果決的一面。

她知道,若不擊退江寂塵,打開石棺蓋,她們都要完蛋。

Prev Post
面積大了,人自然就多了,各種行業也就發展了起來,尤其是商業,還有海上貿易。
Next Post
「嚇死我了。」九位涅槃喘著粗氣,小心臟狂跳,心中慶幸逃過一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