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別說,那隻鬼真厲害,陰氣太重,不好對付。」傅先生皺了皺眉,緊盯著窗外詭異的風景心中實在沒底。

「逸軒,待會兒若有什麼事,你趕緊逃,能走一是一個。」沈易陽看出了傅先生的擔心,沉重地說道。

「我……」沈易軒的話沒說完,大門就響起了急促地敲門聲,在寂靜的夜晚敲門聲顯得異常怪異。

「開門,我要回家!」門外那聲音尖銳嘶啞頗似哀嚎,讓人從心底里不寒而慄。

「來了。貼上了符咒,一時半會兒她還進不來。」傅先生雙手不斷比劃著什麼,諾大的大廳地面附上一個巨大的黃色光圈,圈裡都是各種奇怪花紋,細看之下,一圈一圈的花紋,儘是泛著誘人的光澤,透著揮之不去的神秘與壓迫。

「易陽,趴在地上,透過大門縫隙看看她的腳是否著地。」

「嗯。」沈易陽一刻不敢耽誤,小跑過去,趴在地上,眼前的一幕領他有些心慌,只見那鬼穩穩地踩在地上,一雙腐爛的露出鮮肉,鮮肉變黑腐朽。「先生,腳著地。」

聽到此話,雖然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傅先生的心還是猛地一驚。

都知道人死後會有鬼魂,若積怨太深會變成厲鬼,而腳著地的厲鬼就是連冥府都不敢管了,算是鬼王了。

「看來貧道今晚有得拼了。」傅先生雙腳交叉,坐在光圈正中央,雙目一閉,凝神把雙手慢慢聚攏,只見一團赤紅色的光緩緩出現在他兩手之間。

傅先生猛地睜開眼,間掌的紅光範圍由小變大,光芒由弱到強,很是刺眼,以這個光圈為中心點,傅先生整個人都被這片奪目的紅色光芒所隱沒。

此時依舊被不斷敲擊的大門霍然出現一道刺眼的黃符,傅先生手一晃,呵了聲:「伏鬼鎮符,惡靈退散!」

話音一落,門外邊響起凄厲的叫聲,嘶吼聲與尖叫聲此起彼伏,看來外面已然的鬼王陷入了瘋狂掙扎,黃符上的裂縫仍在慢慢地擴大著,撕裂聲震顫中,顯得格外驚心動魄。

「你們都得死!老道士,多管閑事,我這就拉你下地府。」門外響起令人心顫的聲音。

這時傅先生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煞白。

「先生!」沈易陽兄弟兩擔憂道。

沒人注意到,沈易軒手裡的桃木劍有輕微地抖動,在這個詭異的夜晚發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光。

雅苑圖書館里,老闆娘看著一屋子劇烈抖動的桃木劍,有些許擔憂「不知那丫頭是不是對手。」

躲在一旁的小迪不斷顫抖著,突然想起老闆娘的話,「陰風極冷極寒,但只要凝聚神力在心頭就不懼風。」

「啊,我這該死的記性。」說著小迪緩緩閉上眼,夜空下,靈海驟然涌動,在身後如風如雲,一朵佛蓮一併綻開,眨眼化涌成青光無數,飛速湧進心脈,頓時滿滿的暖意遍布全身。「阿西吧,該死的厲鬼。」

她從草叢探出頭,張望著那個快逃出黃符的厲鬼,皺著眉頭,「麻煩了,好厲害的鬼。」

屋內傅先生艱難的擦拭嘴角的鮮血,「黃符要擋不住了,你們快過來,還記得剛才和你們說的嗎,用你們的童子血駐流到這個符陣里。」

聽到傅先生這麼說,二人立馬走到傅先生交代好的陣眼,拿起事先準備好的水果刀往手心一割,頓時就滲出很多血滴向陣眼。

霎那間,四道靈符如有感知,迅速飛上半空並旋轉半刻,然後向四方散開,各自歸位,地上湧現無數道黃光,別墅上空籠罩著一幅碩大的陰陽八卦圖。

這時大門「嚯」地一聲便四分五裂,朝四處散開。

一個渾身腐爛的女鬼站在門口從昏暗處對著屋裡的三人詭異一笑。

她穿著一身壽衣,口角流血,眼冒厲光。她一步步走上前,每一步都在地磚上留下黑血淋漓的腳印。空中的血腥味似如銹在了夜色里,聞得人喉嚨發緊,頭皮發麻。

「放!」傅先生冷喝一聲,半空中的陰陽八卦圖霍然往下壓,迅速覆蓋女鬼全身,像是被扔進火鍋里,女鬼不停地扭動身體,還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痛苦得幾乎變形的臉在烈焰的炙烤下陰冷地看著那三人。

「啊!」女鬼似乎被惹怒了,身上的鮮血不斷噴出。

「不好,她在召喚萬鬼,完了!」傅先生絕望地看著不斷掙扎的女鬼,心頭一沉。

利刃 霎那間,無數怨靈往別墅的方向涌去,一陣陣陰風吹來,一會工夫,別墅四周濃霧瀰漫,立刻分不出東西南北。四面鬼聲霍霍,各種凄厲慘叫,陰風刺骨。

「完了。」傅先生已經心如死灰,「師傅,徒兒儘力了,徒兒要去見您了。」

沈易軒眼睛布滿血絲,看著自己的哥哥,「看來我們不能陪易雅過中秋了!」

一會兒功夫,無數怨靈在別墅四周遊盪,他們衝進別墅里,但八卦圖還是擊退了很多怨靈。

「時機到了。」小迪再也坐不住了,左手起劍,右手執著老闆娘給的寶葫蘆,喃喃地念起咒語。一聲喝起,便見一層光圈直衝而上,刺入那片烏黑的夜空,炸開一瀉千里的白光。瞬間天地變色,恍如白晝。

頓時無數怨靈在這法陣中瞬間化為虛無,怨念及深的厲鬼倒是多過一劫,紛紛躲進別墅里。

那個剛掙開八卦圖的女鬼和屋裡三人明顯一驚。

「道士,你不會死的。」小迪儘力擺出一個酷酷的姿勢出現在眾人面前,沖著周圍的厲鬼們比出一個V字形的手勢。

看著所有目光匯聚自己一身,小迪心想:啊!這就是所謂地受萬人敬仰。

這時那個為首的鬼王猛然朝沈氏兄弟撲去,細長的沾滿鮮血的指甲就要刺向沈易陽的喉嚨。

周圍的厲鬼們開始怒叫著,空氣中到處都是鮮血和腐爛的味道。

「住手!」小迪一驚,話音剛落,迅速左手移開,一道燦金火焰自她左掌中升騰而起,穩穩地打在那個鬼王身上,並把她擊飛,摔在牆上。

只見她手中那團火併未就此熄滅,霎時一分為二往不同方向蔓延開來。火焰所過之處,哀號遍地——所有在場的厲鬼不斷被灼燒,化為灰燼。

「哥,你沒事吧。」沈易軒緊張地看著沈易陽的脖子滲出血絲,看臉色似乎還有點驚魂未定。

「易陽,塗上糯米。」說著傅先生從兜里捉出一把糯米敷上沈易陽的傷口處,剛一敷到傷口處就冒出一團黑氣。

「不愧是鬼王啊,被九陽真火打到,竟然沒有消失。」小迪看著倒在牆角的鬼王,有些驚訝地說道。

女鬼艱難地爬了起來,陰森的眼睛流出血淚,凄厲地叫倒,「你們為什麼都幫沈氏一家,他們明明都該死。」 「是我,老於。」

直到陳強的聲音再次響起,老於才確定真的是陳強到了。

老於沒有聲張,如同踱步一般在監牢內四處走動,悄悄的打量著四周尋找陳強的蹤影。

「你在哪?」

尋找一圈無果后,老於將聲音壓得極低對著空曠無人的監牢輕聲詢問道。

「你腳下!」

陳強在確定四周沒有其他人後,頭顱從地面冒了出來,只到眼睛的位置,在老於看到后又飛快的縮了回去。

「稍微準備一下,我得了一件空間法寶,待會我將你收進法寶的時候,別用意識抵抗便可以了,現在我去通知魏晨他們!」

陳強語速飛快的對老於說道。

他擔心夜長夢多,打算速戰速決。

「南希被抓到了別處,先別打草驚蛇!具體情況你去問妙妃鸞,我還沒有突破靈竅期,無法使用傳音入密!」

老於同樣語速飛快的說道,像他現在這樣和陳強交流有暴露的風險。

真元外放是傳音入密束音呈線的基礎,還未突破到靈竅期的老於還無法做到真元外放。

「南希被抓了……那你也做好準備,隨時準備撤離!」

陳強心中一緊,交代了一句便急匆匆的向妙妃鸞所在遁了過去。

「妙仙子,是我!」

翻滾吧!皇宮 陳強刻意將真元傳輸放緩,目的是為了讓妙妃鸞能循著真元發現他的位置,好方便二人傳音交流。

「遁地!」

發現陳強是在地下后,妙妃鸞略顯驚訝,卻也沒有多問什麼,反而主動說起了南希的事情。

……

「南希應該是被關進了城主府!」

交流許久后,妙妃鸞將自己的推測說出。

在交流期間,妙妃鸞著重提到了陸豪,將對方的所作所為詳細的描述了一遍,目的是為了讓陳強心中有個底。

「城主府?「

陳強現在還不知道城主府所在,更不知道南希被關於城主府何處。

「城主府應該很好辨認,想找到南希應該不難!」

妙妃鸞傳音說道。

在外界,城主府往往是一城的標誌性建築,即使這血月城有所不同,但既然是城主府,起碼佔地面積要比尋常建築大不少,只要用心排查,不需要消耗太大精力便能找到。

「我先去確認南希的情況,你也做好隨時撤離的準備!」

陳強考慮了一會後傳音說道。

他現在還不能先將妙妃鸞幾人接走,否則的話必然會引起血月城的警惕。

「你小心一點,若是遭遇那個陸豪就別管我們了,只要他不知道你的目的,就不會為難我們!」

妙妃鸞傳音道。

「我明白,保重!」

陳強之後又去找了魏晨,將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遍,便離開地牢去尋找城主府了。

……

過程出乎陳強預料的順利,他很快就找到了城主府所在,並且找到了南希被關押的地方。

這是一個特殊的牢房,之所以說特殊是因為房間內充斥著大量的煙霧,這些煙霧擁有致迷致幻的效果,並且是那種能夠觸動人心底最深處傷痛的迷幻效果。

此時的南希已經陷入了無窮的幻境當中,在不斷重複的經歷著他這短短八年生命,所經歷過的最痛苦的事情。

南希的小臉上布滿了痛苦之色,張著嘴如同跳上岸的魚兒一般,努力的想要呼吸,想要發出聲音,卻像是被扼住了喉嚨一般,一個字也吐不出,一口氣也吸不進去。

此地並沒有看守,守衛隊長將南希扔進這間牢房后,便離開了。

至於陸豪則自始至終沒有過來看過,他打算先將南希在這裡關一天,再來欣賞這個他感興趣的玩物。

「這般折磨我的徒弟……!」

陳強看著南希痛苦的樣子,拳頭握的很緊,心火急升怒焰滔天。

可即便再怒,他也無可奈何,家人被迫分離,徒弟被人如此欺凌,友人被監禁,他自身被人追殺,說到底還是他的實力不夠!

「南希!」

「南希!」

……

陳強一遍又一遍的呼喚著南希,將聲音送到南希的耳朵中,南希卻沒有半點反應。

「這樣下去不行,必須想辦法讓南希清醒過來!」

南希若是毫無意識,他也能將南希收到斗戰空間當中,可南希現在是有意識卻不清醒,這樣的情況下南希會下意識的反抗被收入斗戰空間。

「不管了,先帶南希離開此地再說!」

這樣想著,陳強彎下腰一把就將南希抱了起來。

「師父……!」

在陳強將南希抱起的一瞬間,南希恢復了清醒,只是聲音很微弱,微弱到幾不可聞。

「先別說話,師父送你去個安全的地方,別反抗!」

陸豪也在城主府,陳強不得不小心行事。

南希虛弱的眨眨眼,表示明白,緊接著便消失在了這間牢房內,和南希一同消失的還有陳強。

「嗯?」

在南希從牢房消失的一瞬間,正在盤坐修鍊的陸豪便睜開了眼睛。

「是自己逃離了?還是有其他小蟲子混了進來?」

陸豪嘴角漸漸扯了起來,露出他那招牌式的笑容。

正在地下世界快速穿行的陳強還不知道陸豪已經發現了南希的消失,不過哪怕是不知道,他依然將速度提升到了最大。

被察覺,被發現是早晚的事情,他一開始做的就是最壞的打算,因此現在連一絲一毫的時間也不耽擱。

陳強速度很快,可終究是晚了一步,等到重新趕回地牢時,這裡的戒備的已經變得極為森嚴,由原來的十名守衛,增加到了五十名。

仙君重生 每一間牢房都被分派了一名靈竅期看守,一把明晃晃的長刀架在人們的脖子上,並且還有大量守衛擁擠在通道當中。

「殺~!」

事已至此,不暴露是不行了,陳強沒有任何猶豫,從地面一躍而出,舉刀便殺。

破擊!

靈寶戰刀斬出,凜冽的刀鋒削出刺骨的寒意,十條刀魚游弋而出,搖頭擺尾的沖向了守衛。

「噗~!」

「噗~!」

「噗~!」

……

一連串的噗噗聲響起,那些靈竅期守衛在刀魚的侵襲下,連一招一式也抵擋不住,片刻間,五十名守衛已經有三十名徹底失去了生命氣息。

同樣是靈竅期,可那些守衛面對陳強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噹啷!」

一名守衛戰刀落地,面色驚懼的看著如同修羅一般的陳強。 陳強的修為顯露無疑,只是靈竅中期而已,可他們這些靈竅中期、前期,乃至靈竅後期,卻被砍瓜切菜一般被砍倒,連做出一點抵抗都做不到。

那鋒銳的破擊刀魚,從他們的身體一穿而過,沒有帶出一絲血跡,卻帶走了他們的全部生機。

Prev Post
「嚇死我了。」九位涅槃喘著粗氣,小心臟狂跳,心中慶幸逃過一劫。
Next Post
「可是,公子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