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好事,你答應下來不就好了!兩個小傢伙是什麼想法?」

太上長老目光掃向莫長天和林驚羽、北宮傾城三人。

「我願意!」

「我也願意!」

未等莫院長回話,林驚羽和北宮傾城二人,卻都站了起來,表態道。

「太上長老!」

「其實,剛才驚羽提到了,派他前去名不正,言不順的問題!」

「我想也確實是有這個問題,所以就想把這件事,等南院諸位長老一起商量一下!」

莫長天急忙解釋道。

聞言,太上長老笑了笑,似乎已經讀懂了莫長天的意思,名義上是再討論討論,實際上卻是想保護林驚羽等人。

「雄鷹,終有展翅翱翔的一天!」

「真龍,也必然要騰空而起!」

「金鱗,又豈是池中之物?」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長天啊,既然兩個孩子們,都想要去長一長見識,就讓他們去吧!」

太上長老笑著說道。

「可是…….」

「三十年前……..」

南院院長莫長天原本還想說什麼,卻被太上長老再次打斷了。

「生死由命!」

「富貴在天!但凡是成就大事者,莫不是秉承天地運氣而來,不可強求,亦不可阻攔!」

太上長老意味深長地說道。

莫長天默立了許久,沒有再說什麼。

「至於那名分的問題!」

「小傢伙,你真的在乎一個首席之位嗎?」

太上長老笑著望向林驚羽,他很慈祥,像是徵求林驚羽的意見。

一如當初,林驚羽第一次來到這裡,他問林驚羽選擇哪一院那般。

「我會讓人啞口無言的!」

林驚羽點了點頭。

「好,那就等你回來吧!」

「等你從天陽城煉丹大會歸來,老夫會給你一個名分!」

太上長老依舊是笑呵呵說道,言語中卻意味深長。

這個名分,到底是什麼?

首席?還是說其他?

他沒有點明,但林驚羽明白,這已經足夠了!

起碼,只要他活著回來,便擁有了競逐聖子的資格!

向著那聖子之位,又進了一步!

「哈哈!」

「多謝魏老前輩成全!」一旁的漆大師也大笑一聲,心中沉甸甸的石頭,終於落了地。

「成全談不上!」

「這對他們兩人而言,也是一次機遇!替我謝謝孟會長!」

太上長老笑著應道。

「您的話,我一定帶到!」

「也請您放心,這一次是孟會長親自帶隊前往,我們絕對不會讓兩個小傢伙出任何問題!」

漆大師信誓旦旦地承諾到。

「好!兩個小傢伙!」

「既然如此,你們就回去收拾一下行囊,今日隨漆大師前往玉天古城吧!」

「漆大師,你留在老朽這裡坐一坐,跟我說一說,煉丹師公會的情況吧……..」

隨即,林驚羽和北宮傾城紛紛從玄天殿內退出。

總裁老公惹不得 與此同時。

兩到神秘的黑影,悄悄地爬上了紫幽峰,藏在了一處隱蔽的葯從中。

這二人,一高一瘦。

高的,身高九尺,魁梧有力,身後背著一把巨斧。

瘦的,則是披著黑色斗篷,遮掩了自己的面容,神色中帶著凌厲的殺氣。

「三哥!」

「已經查清楚了,那小子就住在那邊的小木屋裡……….」 「老七,先別急!」

「不知為何,我總感覺有一種莫名的不安!」

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男子,提醒道。

他乃是九紋龍組織的老三!

「三哥!」

「這不是你的性格啊!莫非,到了這玄天道院,你就畏手畏腳了?」

那九尺巨人嗤笑一聲。

「來了,正主到了!」

黑色斗篷男子沒有搭理九紋龍老七,突然指著天邊一隻正振翅而來的銀翼巨狼說道。

「嗯,是他……..」

「跟情報里的信息,一模一樣!身邊有一隻銀翼狼王!」

九紋龍老七咧嘴一笑,已經把身後的巨斧握在手中,隨時準備出擊。

「先別急!」

「等他落了地,一會兒務必一擊必中,然後咱們立刻撤退!」

黑色斗篷男子,再次在九紋龍老七耳邊叮囑了一聲。

「三哥!」

「放心吧,我可不是老九那慫貨,殺這樣一個靈溪三重境小子,我還不是手到擒來?」

九紋龍老七略微有一些不以為然。

這時,遠處的銀翼狼王已經落在紫幽峰上,林驚羽也是飛身躍下。

「主人!」

「我感到一種莫名的危機!」

突然,從林驚羽胸口的紫玉中,傳來了魅靈小優甜美而略帶擔憂的聲音。

危機?

林驚羽心頭一驚,目光不覺朝四周掃視了一圈,並無任何異常。

不過,經過小優這一提醒,他倒是也感到一種怪怪的感覺。

似乎,今日的紫幽峰上,與往日有些許不同。

嗖的一聲!

就在這時,一道疾風吹來,只見一道黑影,猛地從藥草叢中竄了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

幾乎在一瞬間,那九尺巨人,已經來到了林驚羽身後不足十米處。

巨斧高擎,猛地向林驚羽斬去。

「主人,小心!」

幾乎在同時,一道幽影閃過,正是魅靈小優擋在了林驚羽身後。

魅靈小優猛地捏掌,口中默誦著魅靈一族的神秘咒法,頓時一道虛無的掌印拍出。

而林驚羽也立刻反映了過來,身上第一道體紋驟然綻放光芒,拉著魅靈小優的手,瞬移到數十米之外。

「該死!」

「原來你小子身邊,竟然還有一個可惡的魅靈!」

「難怪老九會失手!地盟耶律家真是可惡,竟然連這種重要的消息,都沒有給我們提供!」

九紋龍老七冷冷說道,剛才雖然才是一招交鋒,他卻也知道林驚羽不好對付。

特別是,他身邊,還有一個詭異的魅靈!

要知道,魅靈一族,與人類截然不同!

人類攻擊,使用的是戰技。

而魅靈一族,攻擊使用的是術法!

「九紋龍?」

「你是九紋龍里的老幾?竟然敢公然來玄天道院刺殺我,莫非就不怕被發現?」

林驚羽自然猜出了這神秘男子的身份。

必然是那九紋龍組織!

否則,他口中便不會喊出「老九」。

「呵呵!」

Website 「既然你已經知道,我是九紋龍,就乖乖受死吧!」

「敢殺我兄弟,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們九紋龍都要把你殺死!」

九紋龍老七怒吼一聲,猛地舉起巨斧,便再次朝著林驚羽殺來。

「呵呵!」

「九紋龍,真是笑話!明知道送死,還敢過來!」

林驚羽冷笑一聲,雙手猛地結出開山印,一掌打出,勢若山崩一般。

其實,林驚羽也有一種感觸。

竟敢在玄武殿內的磨礪,特別是第七層塔上,看到那傀儡將開山印完善之後,他施展出的開山印的威力,似乎也已經遠勝從前!

無疑,這正是玄武殿的意義所在!

磨礪戰技!

林驚羽甚至覺得,此刻的他,只要是與任何一個靈脈境以下的修士交鋒,他都毫無懼色!

砰的一聲巨響。

那巨斧猛然落下,與林驚羽的掌印交擊,劇烈的衝擊力,另林驚羽也不禁連連後撤數步才穩住了身形!

「三印融合,完美一擊!」

林驚羽知道,面對這恐怖的對手,他不能再有所保留。

立刻結出那融合之印,同樣的,融合之印的威力,此刻也遠勝從前。

突然間!

就在林驚羽結印的一瞬。

他突然感到一道鬼魅的幽影,彷彿從自己的身後閃過。

那速度,簡直快速閃電,彷彿已經有一道人影來到了他的身後。

小太監的日常生活 「啊,主人!」

「小心…..」這一刻,魅靈小優也不禁驚呼一聲。

Prev Post
一群捕快也很興奮,大聲叫嚷著,發泄著之前被盜匪包圍的壓抑情緒。
Next Post
「沒有的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