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宗嘴角一陣抽搐,被譽為御天族第一難以掌握的絕學竟然看一遍就會,這或許真的是有緣。

侯伏龍嘆道:「賢侄掌握《紫金帝龍訣》這讓他一下子激活血脈中的紫龍之脈與金龍之脈,如果能夠完美駕馭,他將來的成就絕對會超過我們,只是要真正駕馭實在是太難,或許賢侄還是要有取捨才行啊。」

皇甫宗亦是點頭道:「伏龍說的沒錯,兩種都掌握難度十倍提升不說,到了後面還很容易出亂子,還是早點做出取捨比較好。」

葉昊神色淡然,他暗道你們是沒有見到這小子是如何修鍊的,紫金兩氣簡直如臂使指,兩者同修或許真能練到極致。想到這裡葉昊很是期待,大成的《紫金帝龍訣》可是能夠超越九境,如果葉凡真的能成,他們戰王府也將誕生一位超越九境的存在。

測試仍在繼續,紫金二龍纏繞葉凡,很快玄奧古字開始沉浮,只讓宗祠內十多人臉色再變。

大祭司驚嘆道:「好驚人的血脈之力,這怕是有記載來御天族最強的一個了。」

葉昊眼中射出可怕的光芒,掃過宗祠內的十多人,沉聲道:「凡兒的血脈絕對是御天族最純者,這個消息還是不要走漏的好。」

大祭司點頭道:「王爺說的沒錯,必須封鎖這個消息。」

皇甫宗同侯伏龍對視一眼,前者心有不甘道:「那個未來戰王府世子一事該如何辦?」

葉昊笑道:「當然照常繼續,玉不琢不成器,只有競爭才能讓人真正成長。」

皇甫宗心中冷哼,嘴上卻道:「大哥說的沒錯,年輕一輩的確需要磨練,光有天賦是不行的,要想真正成為戰王還必須具備戰王的一切素質,將來到底誰能成為戰王現在可是很難說的定。」

……

葉凡自然不知道周遭發生的事情,強橫的力量沖入脈竅中,如果不加以利用,那他也太傻了。他的修鍊跟常人不同,要衝開脈竅自然要進入試煉夢境,足足半年的時間他都在功夫第一境,現在第二境的正式修鍊還沒有開始,如果能夠先一步打通所有脈竅,將省事很多。

《御天訣》運轉,強行吞噬來自晶石的力量,很快讓葉凡感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融合在一起,已經化為一顆樹的武脈震動起來,感應中一道道根須竟然像似活過來一般,向著那些沖入體內的力量衝去。

這是虛脈!

葉凡很是吃驚,他沒有想到虛脈竟然是活的。這時他才記起小女孩曾今說過,武脈融合,將化為一個內蘊宇宙之樹,隨著他的修為提升,武脈將會衍變成真正的宇宙之樹,可怕程度絕對遠遠超過武脈。

意識到這點,葉凡瞬間將心神融入武脈中,霎時間他感到無數的虛脈宛若自己的觸手一般,向著那些力量激射而去。

吞噬力量只是第一步,葉凡清楚這些都是來自第一境的武脈,要想提升修為,他必須打通第二境的脈竅,這吞噬而來的力量必須作為沖開全新的脈竅做準備。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瞬間控制磅礴的力量沖向全新的脈竅。

「轟!」

第四竅跟第四脈相繼被沖開,就在葉凡想要再接再厲之時,一直隱藏在脈竅中的兩枚神文再度出現,它們開始瘋狂吞噬所有的力量。

葉凡暗自苦笑,他頓時明白,想要繼續沖開脈竅有些不現實,心中只能暗道可惜,想要快速提升修為明顯不可能了。

這次內部測試持續了足足半天,葉凡除讓修為晉陞到先天四重外,就是讓兩枚神文變得更加的亮了,他暫時還沒有發現吸收如此多力量的兩枚神文會產生什麼特殊功用。

結束了測試,葉凡在戰王府今後再也不會有人糾纏他身份的問題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生出了解戰王府的念頭來,不過還沒有等他付諸行動,月玉竹突然派人過來,讓他跟隨一道去挑女人。

葉凡明白,事情絕不是挑女人那麼簡單,如果只是服侍的婢女,月玉竹完全可以做主,讓他過去挑女人十有**是給他做侍妾一類的存在。葉凡對這件事情並不感興趣,可他根本無法拒絕月玉竹的安排,因為這事肯定得到戰王的默許,畢竟他如今算是獨苗一個,戰王肯定擔心孫子的事情。

「測試進行的怎樣?」

月玉竹笑容滿面,拉著葉凡朝著王府深處走去,身邊有不少漂亮的侍女跟隨,都已不是處子之身了,葉凡猜測這些女人十有**都被便宜老爹睡過。

「具體如何不清楚,不過孩兒看爹笑得很是開心,應當不會太差。」

葉凡發現隨著深入,環境變得極為清幽,大概走了一盞茶的功夫,他們來到一座靜謐的宅院。宅院的規模很大,環境優美得很,還未踏入其中隱約就能聽到琴簫合奏之音。

「王爺平時可是很少笑的,能夠笑得這麼開心,肯定是凡兒給他長臉了。」

月玉竹的臉上浮現出驕傲之色。

「毓秀見過夫人還有公子。」

月毓秀一身宮袍搖曳而來,此時的她裝扮得很是性感,胸前雪膚晃人眼,尤其當她盈盈施禮之時,讓葉凡投來的目光掉入那充滿誘惑的溝壑中,很難爬出來。

葉凡暗自驚訝,直到這一刻他才發現月毓秀竟然生得如此豐滿,在他認識的女人中也就靳妤跟月蘭香能壓她一籌。 葉凡敢肯定,他以前是不會走眼的,月毓秀給他的感覺雖然豐滿,但絕對還沒有誇張到這種程度,難道這女人以前束胸了?

「你怎麼在這裡?」

月毓秀抿嘴笑道:「毓秀本來就是如玉軒的管事,出現在這裡有什麼奇怪的。」

月玉竹笑道:「好了,咱們還是進去再說吧。」

月毓秀微微一笑,對於葉凡老往自己胸口瞄的目光自然清晰感應到了,也明白他在疑惑什麼,給了他一個頗為意味深長的笑容之後,腰肢一扭,朝著宅院走去。

月毓秀的身段高挑,搖曳的背影很是迷人,緊隨其後的葉凡看著這一幕只覺眼前的宅院因為這個女人變得活色生香起來。

踏入宅院,幽靜立時被無數美人忙碌的身影取代,讓初次來到這裡的葉凡感到很是疑惑。沒有人給他解惑,在月毓秀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人來到一座小樓內。月玉竹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看著月毓秀道:「不用搞什麼節目,直接將人叫過來,可不許玩弄什麼虛假。」

月毓秀微微笑道:「夫人放心,質量不過關那是在砸毓秀的招牌,她們保證都會用自己最真實的一面來給公子挑選。」

看著扭動腰肢而去的月毓秀,葉凡忍不住道:「不是說找服侍的人嘛,孩兒怎麼感覺不是這麼回事兒啊。」

月玉竹笑道:「這當然是在找服侍你的女人。」

葉凡翻白眼道:「要找服侍的人還不容易,娘安排就是。」

月玉竹笑道:「凡兒可知這個如玉軒的女人都是從哪裡來的?」

「孩兒第一次來,能知道才怪了。」

「這裡的女人基本上都是從各地送來的,她們不是千金小姐,就是宗門掌教之女,每一個出生都很高貴。」

葉凡疑惑的道:「搶過來的?」

月玉竹搖頭道:「這裡可是戰王府,哪裡用得著去搶,時刻都有人想將自己的女兒送過來。當然了,如玉軒也會到各地搜羅美女,久而久之,這裡就成為王府一處美女收藏之地。」

葉凡疑惑的道:「難道這些人將自己的女兒送進王府,就是為了服侍人?」

月玉竹咯咯笑道:「傻小子,她們被送過來自然是為了服侍人,只不過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享受她們的服侍。現在整座戰王府除了王爺,就剩下凡兒有資格享受她們的服侍了。」

葉凡自然明白所謂服侍是些什麼內容,不由道:「爹時常來這裡找女人?」

月玉竹搖頭道:「你爹修為太強,一般的女人可服侍不了他,基本上他從不來這裡,以前如玉軒都是你那兩個已經死掉的哥哥招人服侍。」

葉凡皺眉道:「這裡很多女人都服侍過他們?」

月玉竹笑道:「如玉軒內只留處女,一旦被男人開過苞就屬於那個男人了,是不能繼續留在如玉軒的。」

葉凡暗自搖頭,對於這些所謂千金小姐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待會兒挑選之時敷衍了事就行,沒必要聽從便宜老娘的安排。

月毓秀並未讓葉凡就等,她很快又回來了,跟著一道過來了還有上百位美女,這些女人穿的都是同樣的服侍,風格偏向緊腰收身,將她們的身材完全凸顯出來。

根本不用人解說,葉凡就知道這些女人還真是生得千嬌百媚,最為主要的是她們都是不施粉黛,完全沒有任何的人工包裝。如果真想挑人的話,絕對要挑花眼,好在葉凡根本就沒有這個意思,心態倒是很平和,能夠仔細欣賞這些女人的姿色。說實話這些女人還真是養眼,她們可不單單隻有美貌,每一個的氣質完全就是大家閨秀,不會因為要討好你就搔首弄姿,夢拋媚眼,只讓葉凡看得眉飛色舞。

等了一會兒,月玉竹見葉凡只顧欣賞,完全無動於衷,不由插話道:「用不著矜持,看上誰直接選,今後她就是你的人。當然,如果實在不知道如何選,大可將她們全都弄回去,天天輪著讓她們服侍,日子倒也不會悶。」

葉凡直翻白眼,瞧這架勢今天他要是不挑一個人出來,十有**便宜老娘還真會讓人將這些女人一同送過去。

想到這裡,葉凡不由仔細將所有美女過濾,很快他就注意到一個女人,姿色她絕對算是諸女第一,身材嘛讓他不由自主想要拿來跟月毓秀對比。不過葉凡注意到的不是這些,而是相比其他女人,這個女人明顯面帶憂愁,一副害怕被選上的樣子。

葉凡第一反應這女人自然是在裝,雖然被送進王府的女人肯定有不是自願的,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要想不被注意就要跟大夥一樣,特立獨行擺明就是再告訴別人注意她。

「你似乎很不願意被選中,能說說原因嗎?」

葉凡笑眯眯的看著這名一臉憂色的美女。

美女臉色一變,急忙道:「奴婢願意的。」

葉凡眯著眼睛道:「真當本公子是瞎子不成,剛剛你明顯就是一副不願意的樣子。」

月毓秀看著跪地的美女笑眯眯的道:「公子,她叫廉怡,是天刀門掌教之女,因為她爹廉崢曾今得罪了二公子,被二公子殺上門打成重傷,然而直接將她搶了過來。後來廉崢死了,有人說是因為二公子之故而亡,不過以奴婢的了解,二公子當時並未下殺手,畢竟有這位小美人在,成為殺父仇人就不美了。」

葉凡皺眉道:「那到底是誰殺了廉崢?」

月毓秀笑意盈盈道:「誰得到的好處越大,誰就有可能是兇手,如今天刀門的掌教乃是廉崢的三弟子陸垣,這傢伙一直不顯山不露水,可卻突然間成為掌教,嫌疑自然最大。」說到這裡她看著廉怡道:「聽說這個陸垣跟廉怡乃是青梅竹馬,可惜被二公子橫刀奪愛,強行給拆散了,這個陸垣當初可是拼了命的殺上王府來,只可惜事後被二公子如同死狗一樣扔出去了。事情非常有趣的是,奴婢聽說大公子也對廉怡很有興趣,二公子被刺身亡沒多久,就產生要將她給收了的想法。」

葉凡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廉怡道:「這小子怎麼看都對你是真心的,應當不是會為了掌教之位幹掉你爹。本公子從來不強人所難,不如就恢復你的自由身,讓你會天刀門如何?」

廉怡臉色數變,突然她跪在地上,看著葉凡咬牙道:「奴婢不回去,求公子手下奴婢,哪怕僅僅只是一個端茶遞水的丫鬟,奴婢也心甘情願。」

看著跪地的廉怡,葉凡不得不承認這女人很漂亮,單以姿色來論,就算是白秀兒似乎也要遜色一籌,難怪會讓兩位便宜兄長神魂顛倒。見廉怡一副哀求的樣子,葉凡不由皺眉道:「你認為那個陸垣殺了你父親?」

廉怡急忙道:「家父的傷勢奴婢清楚得很,絕對不會致命。本來最有希望繼承掌教之位的乃是大師兄,可突然間大師兄暴斃,他出人意料的登上掌教之位,讓人很難相信不是他下的手。」

葉凡淡然道:「你這些都只是猜測罷了,現在二哥已經死了,本公子可以做主恢復你的自由身,至於你到底想要去哪,沒有人會幹涉。」

廉怡臉色蒼白的道:「奴婢願意做公子的女人,如若不然,奴婢只願一死。」

葉凡心中直犯嘀咕,這其中肯定有問題,這女人似乎在害怕什麼,難道那個天刀門新任掌教真有那麼可怕?葉凡對這個表示懷疑,二哥死得蹊蹺,作為魔醫的衣缽傳人,又是戰王的幼子,他很明白兩位便宜兄長之死另有其人,而這女人或許知道一些什麼。

目光落在廉怡那蒼白的臉色上,葉凡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來,也許能夠從這個女人的身上挖到兩位便宜兄長的死因也說不定。

這個念頭很是奇怪,只讓葉凡忍不住一愣,兩位便宜兄長都是死於刺殺,他們在死前似乎都想收了這個女人,難道刺客跟那個天刀門的新任掌教有關?

想到這裡,葉凡突然對這個女人產生興趣來,兩位便宜兄長死就死了,反正跟他沒有一點關係,不過對方如果能夠幹掉他們,那要幹掉他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他或許有必要找出真正的兇手來。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的臉上突然間浮現出笑容來。 「你真願做我的女人?」

葉凡來到廉怡身前,捏著她的下巴,看著她那精緻到極點的玉臉,整個人忍不住笑了。

廉怡蒼白的玉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來,葉凡一看就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鬼,而她卻要成為他的女人。廉怡很清楚,眼前雖然只是一個少年,但她的命運卻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她就算心有不甘,也必修強顏歡笑。

迎著葉凡那充滿侵略性的目光,廉怡咬牙道:「奴婢願意。」

葉凡自然不會相信廉怡的話,對這女人的身體暫時也沒有任何想法,他只是好奇兩位便宜兄長得到她沒有多久后,相繼被人幹掉了,他很想知道現在這個命運會不會降臨他的頭上。

葉凡滿意點頭,看向一旁的月毓秀道:「就她了。」

月毓秀笑意盈盈道:「公子當真好眼光,這女人在出雲十大美女中排名第三,僅次於月仙跟月秀。現在公子得到她,十大美女就已經作用其三,只等將來將月仙跟葉璇娶過門,公子就能坐擁一半,這可要羨煞天下所有男人。」

聞言葉凡有些恍然的看向跪地的廉怡,難怪感覺這女人要比白秀兒還漂亮,敢情人家排名更高。不過想到出雲十大美女即將被自己坐擁一半,葉凡心中還是暗自得意的,這種事情絕對羨煞天下男人,如此壯舉可不是什麼人都要能力跟資格的。

「一個女人怎麼夠,凡兒多挑幾個回去吧。」

見葉凡似乎打算現在就收手,月玉竹立時不樂意了。

單挑邪魅總裁 葉凡暗自苦笑,便宜老娘對這事還真是不遺餘力啊,輕咳一聲,搖頭道:「娘啊,根本沒有那個必要。」

妙手回春 「什麼叫沒有必要,而是很有必要,毓秀,將這些女人都送過去,一個也不能落下。」

月玉竹臉色一板,她算是看出來了,葉凡完全就是想要敷衍她,索性也懶得再挑,這些女人放在這裡反正也是在浪費青春,還不如讓兒子合理利用起來。

月毓秀立即道:「夫人放心,奴婢會將一切都安排妥當。」

……

秀園是武玄城最大的紈絝匯聚之地,他們聲色犬馬,紙醉金迷,可以說這裡就是他們的聖地,基本上所有的紈絝都已進入這裡為榮。

金姑是一個很奇特的人,她最是擅長調教女人,送女人是她的一大愛好,很多來秀園玩的紈絝都得到過她的禮物,無不讚不絕口,很多更是達到著迷入魔的地步。以至於有些紈絝竟荒唐的將自己的老婆交給金姑調教,但凡女人,只要一經她的手就會發生魔幻般的變化,再不解風情的女人也能蛻變成絕世尤物。

金姑喜歡帶著一張面具,那是一張散發著妖異魅惑的女人臉譜,配上她那極度惹火迷人的身軀竟能讓無數紈絝著迷。

屋中很靜,香爐內輕煙冉冉升起,金姑坐於蒲團之上,在她身前的小几上趴著一個似睡似醒的女人,雪白如玉的**僅被一件嫣紅肚兜裹住,從金姑的角度看去,那曼妙惹火的**根本毫無遮掩。

手中銀針飛速扎在身前女人的屁股上,媚勁透過銀針如電般鑽入,只讓女人發出異樣的呻吟。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在女子一陣如訴如泣的呻吟結束時金姑終於收針,目光落在那豐隆得過分的屁股上,她的眼中露出滿意的光芒。探手捏了捏,又拍了拍,金姑這才開口道:「今後按照我傳授你的方法修鍊,讓臀之九竅全開,將來你這屁股絕對能夠讓所有男人著迷。」

金姑的話軟糯膩人得很,能夠讓男人聽了心酥意馳,想入非非。

伏在小几上的女子慵懶回頭道:「萱兒也能像鈺姐姐那樣惹火嗎?」

金姑淡然道:「肖鈺體質特殊,外加天賦驚人,這方面你要想趕上她幾乎不可能。」

女子並不失望,這樣的答案她似乎早就知道,遲疑片刻才道:「主子真打算將鈺姐姐送人?」

金姑淡然道:「你們每一個從跟我那一天開始,就是我精心雕琢的一件精美禮物,需要你們時自然會將你們送過去,而你們要做的就是拴住那個男人的心。等將來有一天我需要用到你們時,你們再給我發揮作用來。」

女子急忙道:「萱兒自然已有做禮物的準備,只是不知到底是哪家男兒消受得起鈺姐姐?」

金姑的聲音突然變冷道:「不管你的事情就不要多問,這樣能夠讓你獲得更為長久。」

話音未落,金姑一巴掌已經落在女子的屁股上,痛呼間一個鮮紅的掌印留在其上,一時間竟散發出一股異樣的美感。

「去將身上的異味洗乾淨,別再里污染空氣。」

女子不敢怠慢,急忙抓起席間自己的衣裳快速消失,她剛剛離去,就有一人邁步而入,這是一個男人,他的知道女子消失才收回來,只不過眼中彷彿還有那晃動著的妖嬈**。

男子很快來到金姑對面坐下,深吸口氣才道:「不知金姑召見在下所為何事?」

「葉昊的幼子回來了?」

「的確回來了,經過內部測試他的體質絕對是御天族目前的第一人。」

金姑目露奇光道:「他難道真的具有【御龍體】?」

男子搖頭道:「當時只是紫金雙龍繞體,我能唯一肯定的就是他練成了《紫金帝龍訣》,是否跟葉昊同具【御龍體】還需要進一步測試。」

金姑沉聲道:「【御龍體】啊,上古葯宗覆滅的罪魁禍首就是他,要不然如今豈會讓日月二殿這種不入流的傢伙執掌天玄。葉昊具有【御龍體】,可他的實力太強,我們根本動不了他,如果他的兒子同樣具有【御龍體】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男子笑道:「那小子已經將廉怡收到身邊,他的兩個哥哥先後在這個女人的身上狼狽收場,如果他真將她給收了,那有很大可能具有【御龍體】。」

金姑沉聲道:「查到是誰刺殺葉昊兩個兒子的嗎?」

男子皺眉道:「葉昊兩個兒子已經被碧姬那個女人控制,按道理來說不是那方面之人所為。我曾今懷疑過魔醫,不過當初二公子被殺是在三公子找到前,他那個時候沒有動手的動機。」

金姑沉默片刻才道:「其實我們應該從廉怡這個女人入手,當初葉昊兩個兒子為了收服這女人將她送來讓我調教過一段時間,我感覺她身上有古怪。至於是什麼很難說,不過絕對跟葉昊兩個兒子的死有關。」

「那個女人當時可不再現場,她怎麼刺殺兩位公子?」

男子吃了一驚,對於金姑的猜測感到異常驚訝。

金姑沉聲道:「我並未說就是她動的手,只是感覺她透著古怪,絕對跟這件事情有關。現在她跟在三公子身邊,怕是類似事情很有可能再度發生,再確認他是否具有【御龍體】前,你可不能讓他就這麼死了。」

男子皺眉道:「我的身份可不適合接近他,這事還是有你出面比較妥當。」 葉凡很是無語,月玉竹最終竟讓月毓秀將整個如玉軒的女人都送過來了,這其中竟然還包括她自己。

「你說你要成為我的管家?」

Prev Post
瑤明顯就是在忽悠他,這讓他異常的惱火。
Next Post
而擁有真龍之軀和無上雷體的莫宇辰,基本上都在主導著這場戰鬥。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