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在很多人看來洛奇現在不但處境困難,並且是眾叛親離,他別說反抗,能不能吃飽肚子都是個問題,因為在被封鎖的情況下他根本得不到外界補給,哪怕治下的兩座天空城留有餘糧,這兩個月吃的也差不多了,而一旦庫存被耗盡,那他可就真的要被困死了。

洛奇已經完了。

這是所有人對他的一個判斷,大家都認為他現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不然就是等死,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了。

對此很多人都感到惋惜,畢竟洛奇可以說是最近幾年來發展速度最快,也最引人矚目的一位新星,結果還不等他徹底發展起來就要玩完了,這不由得讓大家心生感慨,大勢力真的是惹不起啊,否則對方管你是不是風頭正勁,兵不血刃間就能置你於死地!

但……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不是。

這兩個月時間裡,洛奇日子過的確實沒以前好,這是肯定的,但也絕沒有外界想象中那麼差。

首先就是他還遠遠沒到餓死的程度,天怒城的封鎖雖然讓其陷入困境,可由於有天狼城暗中幫忙偷運補給,所以他的處境最多只能算是比較緊張,當然了,他為此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比如說金幣,好幾百萬的金幣就這麼被花出去了。

只不過對於花出去的這些錢,洛奇卻一點都不在乎。

上一次蘋果樹商會和他完成了物資和戰艦的交接后,離開時順便將早已生產好的坦克戰甲都帶走了,因此早就得到了訂單的尾款,而這些錢又全部被交到了洛奇手中,這讓他手裡頓時多了上千萬金幣,而只要有這筆錢,天狼城就會一直幫他偷運物資,因此他距離彈盡糧絕還差得遠。

其次就是他也遠遠沒到眾叛親離的程度,自從封鎖開始后,確實有一部分人跟他斷絕了往來,這當中包括城主,也包括商會,可離開的這些人對洛奇來說都是可有可無的,只要紅寶石商會和蘋果樹商會這些真正的合作夥伴還在堅定幫他就足夠了,至於朋友就更不用說了,在得知了背山村被封鎖后,卡琳娜和貝格都先後聯繫上了洛奇,表示只要需要他們出力,無論錢還是兵都會第一時間到位,這種支持才叫交情。

至於大家錯的最為離譜的一點,就是走投無路這一點。

外人看來洛奇只有兩條路可走,要麼投降要麼死,沒有其它選擇,但洛奇恰恰沒有選擇這兩條路的任何一條,他選擇的是第三條路。

所以當外界都以為他死定了時,洛奇卻早已在這段時間將一切都準備妥當!

兩個月時間過去,一百套雷鷹戰甲全部被造好,不但如此,在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訓練后,一百位空魔戰士也都做好了戰鬥準備,並且已經身穿剛剛出場的雷鷹戰甲訓練了一周,雖然由於時間確實太過緊張導致戰士中絕大部分人還對戰甲比較生疏,但他們確實已經具備了實戰的能力,這就足夠了。

同時他麾下的所有戰艦也全部改裝完畢,現在他麾下的艦隊看起來或許和當初沒什麼兩樣,最多就是在船上添加了一些讓人不明所以的設備,可實際上這些戰艦從裡到外都以煥然一新,其隱藏的戰鬥力,也早就不能用原本的標準去衡量了。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可以說是整裝待發,隨時隨地都可以去和外面的天怒城決一死戰了。

不過洛奇並沒有著急,雖然一切都已就緒,他要給所有人最後一點時間,這個時間或許只有幾天,卻是足夠大家做好最後的準備了。

而這幾天,或許看起來和此前兩個月沒什麼區別,可實際上卻是暴風雨來臨前最後的寧靜。

這種寧靜,甚至連實行封鎖的天怒城都察覺到了。

和洛奇想象中一樣,此前天怒城之所以沒有對蘋果樹商會進行阻攔,確實是因為對方察覺到了他的舉動,當然這並不是因為內部又出了姦細,這只是瑞克通過蘋果樹商會的舉動做出的判斷。

蘋果樹商會和洛奇是什麼關係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並且這次蘋果樹商會的態度也始終分明,那就是力挺洛奇,還因此和天怒城發生了一次大規模的衝突,雖然在衝突中損失了二百多艘戰艦,但這種堅決的態度卻是讓瑞克等人不得不重視。

所以自從上一次衝突結束后,瑞克和魔能研究院就一直在留意著商會的動向,所以當商會為了湊齊護航艦隊而大張旗鼓的準備時,瑞克他們就知道商會和洛奇這是有大動作了。

正是做出了這種判斷,天怒城才選擇了放行,只不過商會和洛奇隨後的舉動卻是讓瑞克他們有些摸不著頭腦。

因為按照大家的判斷,所有人都覺得蘋果樹商會在與洛奇會合後會將龐大的護航艦隊留在背山村,而洛奇也會藉此外援與天怒城一戰,進而突破封鎖,包括瑞克在內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所以瑞克一方面讓天怒城放行,另一方面則是讓天怒城隨時做好決戰的準備,同時還派出了援軍。

可最終的結果卻大大出乎了眾人的意料,最終蘋果樹商會並沒有將護航艦隊留在背山村,而是怎麼來的怎麼走了,這種結果實在讓眾人摸不著頭腦,更為重要的是,也讓眾人產生了錯判!

在瑞克看來,這種結果是因為蘋果樹商會也拋棄了洛奇所導致的,他認為商會之所以全員離開,並不是洛奇不想讓其留下,而是商會根本不願意留下!

也正是因為這種誤判,讓瑞克做出了一個極為錯誤,並且是影響極大的決定,那就是調回了派往背山村的增援,這直接導致了後面的一場大禍! 蘋果樹商會全員離開的結果,讓瑞克產生了一個明顯錯誤的判斷,他認為蘋果樹商會對洛奇的態度已經不那麼堅定了。

當然這也不怪瑞克,實際上絕大部分人都是這麼想的,並且認為自己的想法有理有據。

首先,蘋果樹商會選擇站隊洛奇已經讓他們遭受了重大損失,二百多艘戰艦和幾十艘商船被天怒城全滅,損失之大何止是上千萬金幣能夠計算出來的?

其次,現在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是有人在刻意針對洛奇,這當中或許沒多少人知道魔能研究院參與了其中,但大家至少能看出來瑞克和天空聯盟肯定都捲入了這場針對洛奇的陰謀,在這種情況下蘋果樹商會最正確的決定就是拋棄洛奇快點抽身,否則他們必然受到更大牽連,到時候可就不是損失幾百艘戰艦那麼簡單了。

這種想法,讓大家都認為洛奇和蘋果樹商會之間也出現了矛盾,商會之所以大張旗鼓的前往背山村,只不過是為了將那幾百台坦克戰甲運出來,這至少能彌補一點損失,讓商會及時止損。

而和大家一樣,瑞克也做出了同樣的判斷,並因此做了一個極為錯誤的決定,那就是將此前派往背山村的增援部隊又撤了回來。

這在他看來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如果連蘋果樹商會都不幫洛奇了,那麼洛奇的處境自然會變得更加糟糕,而一旦沒有了商會的支援,瑞克非常自信天怒城一座天空城就足以將洛奇困死,根本不需要派更多部隊和更多天空城前往。

瑞克畢竟也是城主,他也有自己的勢力要經營,所以也要考慮自身,他因此也基於自己的判斷做出了最為正確的決定,只不過他完全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多麼的大錯特錯。

因為就在天空紀元119年5月16日這一天,發生了一件他做夢也想不到的大事!

這一天,在很多人看來都是極為普通的一天,既不是節日,也沒什麼大新聞,但是這一天對於天怒城卻不是如此,因為這天一大早,城主艾爾溫卻是接到了報道,得知洛奇出兵了。

「哦?」

得知這個消息,正在吃過早餐的艾爾溫就抬頭看了一眼下屬,然後就笑了出來:「終於要拚死一搏了?這倒是很符合洛奇的風格。」

身在最前線,艾爾溫自然比所有人都更加關注洛奇的一舉一動,考慮的也比別人更多,至少他始終覺得洛奇和蘋果樹商會之間的關係絕沒有外人想象中那麼簡單。

在艾爾溫看來,洛奇和蘋果樹之間可能搞出了一些小動作,比如說外人看起來商會的大部隊撤走了,可萬一這是障眼法呢?

萬一商會留了大量戰艦在雷鷹城呢?

這些事情外人或許想不到,因為他們不知道具體情況,可身處最前線的艾爾溫卻必須考慮周全,畢竟在前線打仗的可是他自己,稍有不小心可是要掉腦袋的。

所以別看其他人都覺得洛奇已經完了,可艾爾溫卻是一點都沒有小瞧洛奇,並且始終都保持著最高的警惕性,由於這種極高的警惕,當他得知洛奇出兵的消息后一點都不意外,因為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派出了多少部隊?」

點了點頭,艾爾溫就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後才問到。

「大人,只出動了雷鷹城一座天空城,一共派出了八十艘戰艦,已經確認洛奇的旗艦戰騎號就在其中,至於其他部隊都是以護衛艦為主。」

「這麼少?」

聽到八十艘戰艦這個數量,艾爾溫就笑了一聲:「看來蘋果樹商會果然將一部分戰艦留下了,但不可能只留下了五十艘這麼少,一定留了更多。」

作為洛奇的對手,艾爾溫早已將他的虛實探清楚,知道他原本就擁有三十多艘戰艦,所以很輕易就計算出了八十艘戰艦中那些是洛奇的原有部隊,那些是蘋果樹商會留下的。

只不過在他看來,蘋果樹商會不可能僅僅只留下了五十艘戰艦,這太少了,他覺得商會要麼就一艘戰艦都不給洛奇留,代表雙方徹底決裂,要留就一定留了幾百艘,代表他們再搞事情,而現在看來後者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洛奇派這麼少的部隊出擊肯定是在跟自己玩把戲,是想先示敵以弱,讓自己放鬆警惕后再發動奇襲。

不顧的笑了笑,艾爾溫隨之就下達了命令:「先派第一艦隊前去迎敵,然後讓第二第三艦隊做好戰鬥準備,具體的事情交給克西夫去處理,這種雕蟲小技騙不了他的。」

「是!」

答應一聲,站在一旁的下屬立刻轉身離開,緊跟著艾爾溫的命令就迅速傳達給了已然身在城外的克西夫。

克西夫今年四十多歲,是天怒城第一艦隊的艦隊指揮,能坐上艦隊指揮這個位置他的能力自然是不用多說,而他所指揮的艦隊規模也不是蓋的。

天怒城作為大型天空城,同時又是天祖教的聖城之一,其軍事實力自然極為強悍,城內共有七支艦隊,每支艦隊都達到了二百搜戰艦的編製,並且都是大型戰艦!

因此按照艾爾溫下達的命令,他看起來只是輕描淡寫的讓第一艦隊出動,可實際上卻是派出了二百搜戰艦去對付洛奇!同時也確實和艾爾溫想象中一樣,負責指揮第一艦隊的克西夫得知洛奇的兵力后,馬上就判斷出其在故意示弱,同樣認為洛奇一定還藏有更加大量的部隊。

在這種情況下,克西夫自然是不敢掉以輕心,立刻就帶領麾下艦隊飛離了防禦網,迎面奔著洛奇就去了。

站在旗艦的甲板上,克西夫沒用多長時間就看到了敵人,在他的視線中,洛奇的部隊雖然已經嚴陣以待,但距離身後的雷鷹城並不遠。

「看來外界對洛奇傳的太神了,都說他百戰百勝,結果也不過如此。」

看到洛奇擺出的這幅架勢,克西夫就冷笑了一聲,因為在他看來洛奇這擺明了在引誘自己主動進攻,可一旦他發動了進攻,那就等於中了圈套,這之後必然會從雷鷹城內衝出大量戰艦。

面對這麼明顯的圈套,克西夫才不會上當,所以隨後就下達了命令:「命令艦隊停止前進,洛奇只要不出來,咱們就不進攻,看看他打算怎麼辦。」 隨著克西夫一聲令下,艦隊停在了半空,距離洛奇的部隊接近千餘米的距離,顯然是已經看出了他的詭計,並且反將一軍。

作為艦隊的指揮,克西夫久經沙場,此時此刻表現的極為從容,當艦隊停下后便從容布陣,讓整支艦隊緩緩調整好了陣型。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就很為難了,因為克西夫明顯識破了他的圈套,並且反倒在後進入戰場的情況下調整好了自己的部隊,讓本就佔據了數量優勢的自己更具優勢,這樣一來洛奇還怎麼打?

至少,克西夫是這麼想的。

他帶著這種想法靜靜注視著對面,沒過多一會就發現洛奇的部隊開動了,開始向自己逼近。

「傳令下去,所有戰艦主炮準備炮擊!」

眼看著洛奇的部隊向自己靠近,克西夫就冷笑了一聲,認為這是洛奇等不了了,所以立刻就下達了命令。

在他的命令下,早已在半空拉開陣型的戰艦全部進入了戰鬥狀態,同時戰艦上的主炮也全部準備就緒,隨時隨地都可以開炮。

「開炮!」

這之後過了不久,在發現洛奇的艦隊已經進入了射程后,克西夫就毫不猶豫的下達了開炮的命令,而隨著他一聲令下,轟隆隆的炮響就立刻響徹天空!

二百餘艘戰艦的主炮在這一刻同時響起,每一艘戰艦上最大的炮口都冒出了火光,無數魔能炮彈在衝出炮口后瞬間越過了近千米的距離,飛向了洛奇的艦隊!

要知道這可不是一兩艘戰艦在發動攻擊,這是二百餘艘戰艦在一同開火,並且全部是在用高威力的主炮攻擊,在這種情況下所形成的火力網有多恐怖是難以形容的。

至少在克西夫看來,己方這一輪炮擊就足以讓洛奇的部隊遭到重創,因為戰艦主炮的命中率雖然比較低,但架不住火力密集,再加上洛奇的部隊又是以護衛艦為主,護衛艦的防禦網在這種密集的火力下根本形同虛設,所以根據克西夫的經驗判斷,他覺得僅僅這一輪攻擊過後洛奇少說也要損失幾十艘戰艦。

「大人,有些不對勁……」

然而就在克西夫剛剛想到這裡時,他身邊的副官卻是突然開口了,聽到這話的克西夫趕忙朝遠處看去,隨之也皺起了眉頭。

在他的視線中,己方的第一輪炮擊已經命中了洛奇的艦隊,接連不斷的爆炸乾脆形成了一堵火焰,圍牆般攔住了洛奇的去路,可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當爆炸所產生的火牆消失后,克西夫就驚訝的發現洛奇的部隊竟然一艘戰艦都沒有被擊沉!

這怎麼可能!?

眼睜睜看著洛奇的艦隊在炮擊下毫髮無損,克西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洛奇的艦隊絕對被剛才火力網覆蓋了,並且從爆炸的規模來看,他遭受到的炮擊肯定不在少數,怎麼可能毫髮無損?

以護衛艦的防禦網來說,面對自己這邊的主炮攻擊,說一炮就被擊沉或許有些誇張,但兩炮之內必然會被擊沉,久經沙場的克西夫這點經驗和把握還是有的,所以當他發現洛奇的部隊連一艘戰艦都沒有被擊沉,依舊在向自己靠近時,整個人都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難以置信。

「繼續開炮!快!」

愣了剎那,回過神后克西夫就趕忙沖著副官喊道,緊跟著包括他所在的旗艦在內所有戰艦就同時為主炮充能,馬上就展開了第二輪炮擊。

和剛才一樣,二百餘艘戰艦同時開炮的動靜依舊振天振地,密集的火力就彷彿一張大網般籠罩了洛奇的部隊,眨眼過去就擊中了目標。

轟!轟!轟!

由於身處艦隊的最前列,戰騎號在如此密集的火力下自然是率先被擊中,並且是連續被擊中了三炮。

要知道這可是來自敵人主炮的攻擊,按道理來說戰騎號即便是防禦力強悍的戰列艦,防禦網接連被敵人的主炮命中也是承受不住的,但是現在,當敵人的主炮狠狠命中了戰騎號的防禦網之後,防禦網卻只是亮起了刺眼的光芒,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以往無堅不摧的主炮,此時在戰騎號的防禦網面前卻彷彿失去了應有的威力,任憑一發發炮彈落在上面,防禦網都渾然不動,絲毫沒有承受不住的跡象。

這樣的一幕就連戰騎號上自己的船員都不敢相信,當防禦網一次又一次閃耀起刺眼的光芒時,看到這一幕的船員們都張大了嘴巴,然後所有人就齊齊轉頭,一同看向了甲板上的一根『旗杆』。

雖然是船,但由於採用的是魔能為動力,所以戰艦的甲板上是根本沒有船帆這種東西的,可是現在戰騎號的甲板上去是立起了一根旗杆,乍一看特別的突兀。

但是可千萬別小看了這根『旗杆』,因為這是阿尼耶等人為了改造戰艦而特意製造的裝備,這種裝備名叫防禦增強器,能夠以魔能符文為動力增強戰艦的防禦網,成倍增加防禦網的防禦力。

正是有了這東西,戰騎號的防禦網才能在無數主炮的轟炸下渾然不動。

而向洛奇麾下的其它戰艦看去,無論是一旁的狩獵者號,還是最早的雷鷹號,又或者兩個月前剛剛到手的五十艘護衛艦,每一艘戰艦的甲板上都立著一個防禦增強器!

在增強器的作用下,這些戰艦的防禦網全部得到了成倍的增強,也正是因為如此,面對天怒城艦隊的炮擊這些戰艦才會如此堅挺,否則是肯定頂不住的。

如此一來,當第二輪炮擊結束后,洛奇麾下這八十餘艘戰艦依舊是零戰損!

這一幕,徹底將對面的克西夫看傻了,久經戰陣的他根本就理解不了為何會出現這種結果,為什麼在兩輪無比猛烈的炮擊過後,洛奇的部隊中連一艘戰艦都沒有被擊沉?

這到底是為什麼?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這就是科技的力量。

在這一刻,符文科技的力量徹底爆發出來,並且還僅僅只是個開始! 多年的研究成果,在這一刻爆發了!

經過符文改造后,洛奇麾下這支艦隊的戰鬥力已經不能用當今任何一種標準來衡量,因為這些標準在符文科技面前已經不具備衡量的資格。

此時此刻,眼睜睜看著在兩輪炮擊中毫髮無損的敵人,克西夫徹底蒙掉了,這種結果完全顛覆了他的常識,讓他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同樣,在硬扛過兩輪炮擊后,洛奇所率領的艦隊終於逼近了敵人!

其實早在第一輪炮擊來臨時,洛奇就可以下令進行反擊,因為無論是戰騎號,還是經過改造的幾十艘護衛艦,主炮的射程都足以攻擊到敵人,但洛奇卻沒有這麼做,他害怕,害怕一旦自己發動攻擊天怒城的部隊會直接嚇破膽的逃走!

所以他一直沒有還擊,硬扛著對方的攻擊在不斷逼近,打算接近到對方根本沒辦法逃跑的距離后在發動攻勢,而現在這個距離已經足夠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終於下達了命令。

「散開陣型,自由射擊。」

站在戰騎號的船頭,一身白惡魔戰甲的他雲淡風輕的下達了命令,緊跟著命令就通過艦橋傳遍了整支艦隊。

「開炮!」

「開炮!」

「開炮!!」

一聲令下,原本集中在一起的艦隊就逐漸散開,與此同時戰艦上主炮的炮口也不斷調整,最終將目標鎖定了克西夫所指揮的艦隊。

緊跟著在片刻后,猶如悶雷一般的炮聲就傳了出來!

由於戰艦的數量並不多,所以響起的炮聲並不算太過密集,但是炮擊的效果卻讓人瞠目結舌。

當洛奇下令開炮后,麾下戰艦主炮打出去的並非魔能炮彈,而是一道又一道比大樹還要粗的魔能光束,這一道道光束耀眼的很,並且威力極為巨大,因為當這些光束在半空中劃過時,能夠明顯看到光束周圍的空氣都發生了扭曲,這顯然是由於光束所蘊含的魔能質量太高,以至於連周圍的空氣都被影響到了。

這就是經過改造后的主炮!

為了能夠讓戰艦的攻擊力產生質變,奧頓等人在戰艦的魔法炮上繪製了大量符文,這些符文可不僅僅是提供魔能那麼簡單,在珀萊雅的傳導技術支持下,這些魔能符文不僅僅為魔法炮提供了更加充足的魔能,更是可以使得炮彈的威力更為巨大,尤其是戰艦的主炮。

奧頓等人徹底改造了艦隊的主炮,利用新的符文科技徹底改變了主炮的性質,使得改造后的主炮打出去的不再是魔能炮彈,而是威力更為巨大的魔能光束。

當然這些事情對面的克西夫是肯定不會知道的,不過克西夫也確實很老練,當他看到敵人開始了進攻,並且打出來的全部都是恐怖至極的魔能光束時,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妙,馬上下達了命令:「規避!立刻規避!」

面對這種級別的攻擊,克西夫知道是絕對不能硬抗的,因此他甚至來不及思考洛奇的艦隊為何會如此之強,就趕忙沖著副官喊道。

結果他這句話還沒說完,克西夫就感覺眼睛突然一陣刺痛,這讓他趕忙回頭看去,然後就看到一道魔能光束直奔他所在的旗艦而來!

剎那間,他發現周圍的一切都變慢了,這種感覺讓他極為不解,而當他轉過頭向周圍看去時,就看到一旁的副官正瘋了一樣向自己撲來,隨之他就被副官撲倒在了甲板上,而在他到底的一剎那,正好看到魔能光束落在了旗艦的防禦網上。

大概是因為時間變慢了的緣故,克西夫能夠很清楚的看到防禦網破碎時的樣子,那感覺就彷彿是脆弱的玻璃被一顆鐵球重重砸中了一樣,防禦網先是產生了一片龜裂,然後就變成了一塊塊的碎片,緊跟著碎片就化成了魔能消失在了他眼前。

然後,克西夫就看到了一片白光。

轟隆一聲巨響,他所在的旗艦被一道魔能光束直接命中,光束瞬間擊穿防禦網重重落在甲板上,並在隨後徹底將甲板洞穿,緊跟著連一秒鐘的時間都沒到,天怒城第一艦隊的旗艦,一艘第五代戰列艦版的旗艦,就這樣解體了……

與此同時,在克西夫的旗艦被擊沉的同一刻,艦隊中還有另外幾十艘戰艦被擊中,無一例外全部在被擊中后直接爆炸解體!

這一幕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快到讓所有人都反應不來的程度,以至於當一輪炮擊結束后,天怒城的部隊都幾乎沒什麼動作。

Prev Post
當船員們一身疲倦的爬上甲板,都一個個喘著粗氣的躺在了甲板上。
Next Post
「怎麼啦?開江兄弟?你應該要對自己充滿信心呀!」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