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楓,是藍楓!」

「藍楓回來了!」

「沒想到藍楓居然來看我們了!太好了!」

目光落在鬧哄哄的年輕族人們身上,大長老臉『色』一沉,低喝一聲:「全部給我閉嘴!現在是訓練時間,一個個都別給我偷懶!」

其身旁的兩位長老,亦是有些眼神不善地盯著一群小傢伙。

被大長老的凌厲目光掃過,眾人頓時偃旗息鼓,垂頭喪氣地擺好修鍊的姿式,假裝專心地修鍊,然而時不時朝著一旁偷瞄的眼珠,卻是出賣了他們。

眼見大長老又要出聲訓斥,楊逍趕忙擺手:「算了,大長老,先讓他們休息會吧。」

皺了皺眉,目光在一群擺出可憐兮兮的模樣的年輕族人們身上掃了掃,大長老無奈的搖了搖頭,輕嘆了一聲,旋即面無表情道:「行了,別裝模作樣了,趕緊休息。」

與其餘二位長老一同走到楊逍身前,大長老低聲埋怨道:「族長,你沒事兒來打攪我們做什麼?打攪我們便也罷了,你還給這些小崽子撐腰,你知不知道狩獵歷練和招生考核馬上就要開始了,留個這些小傢伙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聽得大長老那長篇大論般地絮叨,楊逍有些頭疼地擺了擺手,趕忙道:「停,我只待一會兒,很快就走。」

「是嗎?」

狐疑地瞥了瞥楊逍,大長老點點頭,旋即將目光投向其身旁的藍賢龍、藍楓,以及藍賢龍懷中抱著的那一個粉雕『玉』琢般的小傢伙,最終表情緩和了些,對著藍賢龍道:「賢龍,好久不見了,最近身體怎麼樣?」

「幾年了,一直都一個樣。」 總裁有令,夫人非嫁不可 藍賢龍微笑著回道。

「你呢,藍楓。」目光移到少年身上,大長老打趣道:「你這大忙人沒事兒跑來演武場做什麼?」

雖然早已見識過藍楓那恐怖的實力,但大長老在面對藍楓時,卻是沒有絲毫的拘束。 聽得大長老話中明顯帶著一絲打趣的話語,藍楓『唇』角揚起一抹苦笑,餘光瞥了遠處正偷偷注視著此地的諸多年輕族人一眼,藍楓低咳了一聲,略微有些尷尬地道:「那個,還是讓族長來說吧。。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在其心頭,終究還是有些沒底氣。

詢問的目光移向楊逍,大長老疑『惑』地道:「族長,有什麼事便直說吧。」

瞥了瞥大長老與其身旁的二長老、三長老,楊逍沉『吟』了下,旋即低聲說道:「藍楓從外面帶回一個孤兒,想將這孤兒的名字填入咱們楊家族譜……」

出乎意料的是,在聽得楊逍講完之後,預料中的『激』烈反對並未出現。

大長老與二長老皆是皺起眉頭,臉龐上掛著一抹猶豫。

望著陷入沉默的兩位長老,藍楓緊閉著嘴巴,默默等待著三人的決定。

「有戲。」儘管對三位長老,尤其是大長老、二長老的反應感覺有些奇怪,但楊逍心頭卻是忽然一動,再度開口,「說實話,大家對藍楓都知根知底,既然這孩子是藍楓帶回來的,想必身份上是沒有問題的,要不然,藍楓也不會把他帶回來了。幾位長老,不如就答應藍楓的請求吧。」

「我同意。」三長老乃是由楊逍一手提拔上來的,相對於大長老與二長老,威望略微有些欠缺,因此對於楊逍的提議,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便點頭答應了。

聞言,二長老猶豫地瞥了藍楓一眼,旋即聲音沙啞地道:「我也同意。」

瞧著二人當面表明態度,藍楓父子倆同時鬆了一口氣,旋即又將目光投向了大長老。

察覺到眾人的目光皆是匯聚到自己身上,大長老苦笑了一聲,沒好氣道:「看我做什麼?既然二長老與三長老都同意了,我的意見還重要麼?」

「大長老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我同意藍楓的請求。」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大長老的目光在藍楓身上停留片刻,旋即搖了搖頭,「要不是你藍楓,楊家恐怕已經滅族了,哪還管得了什麼族譜,如今既然你提出要求,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反對。」

聽得此言,附近眾人不由得沉默了下來,儘管妖獸暴『亂』已過去半年多時間,但它在眾人心頭留下的創傷,卻是依舊還未癒合。

不過,正如大長老所言,在眾人的心頭,皆是對藍楓懷著一份深深的感『激』。

望著平靜面對著眾人感『激』目光的少年,藍賢龍臉龐上『露』出一抹欣慰與自豪,他這一輩子,經歷了諸多風『浪』,然而在其心頭,最驕傲的事情卻是只有一件,那便是教出一個好兒子,並且付出所有能夠付出的代價,給其提供一個自由成長的空間。

「多謝大長老。」深吸一口氣,藍楓鄭重地道。

「不必謝我,作為楊家的功臣,這是你應得的權利。」擺了擺手,大長老瞟了瞟不遠之處正竊竊『私』語的年輕族人們一眼,沉『吟』道:「這些小傢伙……似乎很崇拜你啊!」

「他們崇拜的不是我,是力量。」搖了搖頭,藍楓唏噓地感慨道:「在這世界上,人們最崇尚的,除了力量,還有什麼?」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再多的金錢,再大的權利,都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因為,只有擁有了足夠強大的力量,才可能改寫自己的命運,以及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小小年紀,哪來那麼多感慨。」笑罵了一聲,大長老收斂了笑容,正『色』道:「藍楓,你在猛武學院呆了那麼久,又見識過許許多多的高手,眼界遠不是我們能比擬的,如今狩獵歷練與招生考核在即,我希望你『抽』點時間出來,給這些小傢伙好好地上一堂課。」

「呃……」愕然地注視著大長老,藍楓瞧了瞧遠處的年輕族人們,「讓我給他們上課?」

大長老眉頭一挑:「怎麼,你不願意嗎?」

「倒不是不願意。」小臉有些糾結,藍楓沉默了下,方才遲疑地開口,「只是,我擔心自己沒那個能力。」

聞言,三位長老,以及楊逍、藍賢龍幾人,皆是『露』出一抹笑容。

「藍楓啊藍楓,你太小瞧自己了。」二長老楊震笑著開口:「論戰鬥經驗,你不比我們這些老傢伙差,論戰鬥技巧,你更是能甩我們幾條街,拋開這些不談,單是你的眼界,便在我們所有人之上,若是連你都教不了這些小傢伙,那誰還有這個資格去教他們?」

聽得二長老絲毫不掩飾的讚賞,藍楓心頭卻是感慨萬千,誰能想到,眼前這一個言辭之中毫不掩飾讚賞之意的中年大伯,一年之前是何等的面目可憎,那可惡的嘴臉,實在是難以與眼前這一幅和善的模樣劃上等號。

「二長老過獎了。」謙虛地搖了搖頭,藍楓沉『吟』道:「既然諸位長老這般看得起藍楓,藍楓便試一試吧,希望不會辜負諸位長老的期望。」

楊逍與三位長老對視一眼,臉龐上的笑容頓時濃了幾分。

「那好,小楓,你留下來給這些孩子上上課,藍山的事情,便『交』給我與你父親來處理吧。」楊逍當即做出了安排。

不一會兒,楊逍與藍賢龍便帶著小傢伙離開了演武場,藍楓則是跟隨著三位長老走向演武場中央。

演武場中,望著那緩緩走來的瘦削少年,所有人心頭都是無一例外地湧起一股興奮與『激』動。

在這位幾乎稱得上楊家傳奇人物的少年面前,無論是多麼耀眼的天才,都是不得不收斂那一身傲氣,低下其高傲的頭顱。

不過,儘管心頭極為崇拜少年,但在那崇拜之中,卻也夾雜著一絲畏懼,待得少年走近之時,演武場中央已是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靜靜地盯著少年,屏住了呼吸,顯得有些局促,甚至不敢與少年對視一眼。

「怎麼,一個個都啞巴了?」

重生之修羅歸來 望著一群沉默的小傢伙,大長老淡淡道:「你們平時不是經常吵鬧著讓藍楓來給你們上課嗎?現在人我給請過來了,你們反倒是不說話了?」

瞥了藍楓一眼,二長老楊震苦笑道:「你別看這些小傢伙現在看起來很怕你的樣子,實際上幾乎每天都吵鬧著要讓你來給他們上課。」

「沒想到我這麼受歡迎啊!」『摸』了『摸』鼻子,藍楓自嘲地搖了搖頭,「真是有些意外呢!」

一直沒怎麼開口的三長老,此刻卻是好奇地問道:「藍楓,你打算怎麼訓練他們?」

話音落下之時,正準備繼續訓話的大長老,頓時閉上了嘴巴,與二長老一同轉過頭來,耳朵微微豎起。

感受到身旁三位長老投來的好奇目光,藍楓淡淡一笑:「一時半會兒說不清,等下你們就知道了。」

頓了頓,藍楓輕輕邁出步子,走到一群年輕族人的正前方,平靜地注視著他們。

在少年目光注視下,所有人都無一例外地微微低下頭,全然不敢與之對視,便是『性』格最為跳脫之人,此刻也是隱隱感覺到一絲壓抑,心臟彷彿承受著一股無形的壓力般。

忽然降臨的沉靜,讓得場上的氣氛,頓時多了幾分凝重。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藍楓依舊是沒有開口的跡象,然而那一股無形之中的壓力,卻是在循序漸進地提升著,只是提升的速度過於緩慢,幾乎沒有人能夠察覺到。

「噗通。」

忽然之間,人群之中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女』朝著地面斜倒了下去,蒼白的小臉上,布滿了細密的冷汗,倒地之後,少『女』大口地喘息著,彷彿經歷了一場異常劇烈的運動,體力被瞬間『抽』空了一般。

而少『女』這一倒地,便如同是引起了連鎖反應,剎那之間,又有幾個年歲頗幼的少年少『女』接連地倒了下去,而這些小傢伙的反應,與那少『女』幾乎是沒有絲毫的區別。

這一幕,頓時令得其餘人紛紛嚇了一跳,稍一分神,便頓時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壓力,猶如一座巨山般,壓在肩頭之處。

站在藍楓身旁的三位長老,原本心頭還懷著一絲疑『惑』,然而目睹這一幕之後,臉龐之上,無一例外地浮現起一抹駭然與震驚:「這是……氣勢!」

望著平靜站立在前方的少年背影,三人的心頭,不由得狠狠地狂震起來。

少年所釋放而出的氣勢並不強橫,就連十歲之下的孩童,也是能夠承受住,然而恐怖的是,在所有人都不曾察覺的情況下,少年竟然在緩緩提升著氣勢,潤物無聲,一直到幾個孩子倒地之後,他們這三位長老,才隱隱察覺到。

很難想象,少年究竟經歷了多少次生死危機,參與了多少次戰鬥,方才能將氣勢控制到如此細微『精』妙的程度。

然而,在他們瞧不見的地方,一道透明的蒼老身影淡淡佇立,嘴裡也是低聲笑道:「怎麼樣,入化之境比你想象中更神奇吧?嘿嘿,老夫不妨告訴你,吐息鍛造法還有著許許多多的妙用等著你去挖掘,單單是控制氣勢,算不得什麼了不起的手段。」

一邊維持著入化之境的狀態,藍楓一邊小心翼翼地釋放著微弱的氣勢,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回答老者的問題。

不過在其心底,卻是對老者的話語極為贊同,吐息鍛造法,果真是妙用無窮吶!

心中正感慨著,藍楓忽然挑了下眉,旋即『唇』角揚起一抹淺淺的笑意:「效果……似乎還不錯。」

在其靈魂感應之中,一道模糊的身影,陡然爆發出一股超越自身極限的氣勢,在這一股氣勢之中,夾雜著一股修為突破時攜著的獨特銳氣。 事實不出藍楓所料,當他緩慢地提升著氣勢,讓得這一股氣勢,不斷地『逼』臨這些年輕族人所能承受的極限,這其中一些心『性』堅毅且積累渾厚之人,必然能夠硬扛住氣勢的壓迫,『逼』迫出身體的潛能,當場突破修為。

儘管更多的人未能突破修為,但也能獲得極大的好處,在他們丹田之內,元氣必然更加『精』純、凝練,在今後的對戰之中,同樣的元氣,能夠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三位長老,還請你們將倒地的族人移開一下。」小心翼翼控制著氣勢的釋放,藍楓艱難地低聲道。

雖然一時間並未瞧出藍楓真正的目的,但三位長老仍舊是依藍楓之言,將幾個倒在地上的族人扶到一邊。

三十多位年輕族人,在時間緩緩流逝中,倒地的越來越多,片刻之後,場中央便只剩下寥寥數人還在艱難地抵抗著來自周圍那一股鋪天蓋地的恐怖壓力,而這幾位族人,恰好包括楊逍提到過的三位將要參加狩獵歷練的家族天才,楊光、林月,以及張寒,除此之外,還有著兩個年齡約十七八歲的旁系族人。

瞧得這五人仍舊是遊刃有餘地淡然佇立,藍楓驟然間提升了釋放的氣勢,頓時之間,一股鋪天蓋地的氣勢,壓得五人有些喘不過氣。

在近乎於極限的氣勢壓迫下,這五位族人,幾乎是無一例外地當場突破了修為。

「呼……」長長呼了一口氣,藍楓頓時收斂了釋放的氣勢,輕輕擦掉頭上的細汗,頗為滿意地注視著一群年輕族人。

望著一個個幾乎虛脫的年輕族人,大長老不由得皺了下眉,此刻終於是忍不住問道:「藍楓,你這是?」

微笑著擺了擺手,藍楓對著大長老道:「大長老不必著急,你很快就會知道答案。」

就在其話音剛剛落下之時,不遠之處的年輕族人之中,頓時響起一道夾雜著一抹驚喜的低呼:「我,我修為突破了!天,我突破到元氣境二重了!」

聽得這一聲充滿驚喜的低呼,附近的族人頓時紛紛檢查起自身。

下一刻,演武場中響起了『混』『亂』的驚喜聲。

「我也突破了,太好了,我已經在聚元境九重卡了快半年了,沒想到今天莫名其妙就突破了!」

「我沒突破,不過我的元氣『精』純了許多,若是再施展『回劍術』,威力定然會提升兩三成!」

「我也是,我也是,我的元氣莫名其妙『精』純了好多!」

三十多位族人,無一例外地獲得了極大的好處,無論是修為突破,還是元氣『精』純,都無疑是一件大喜事,也無怪他們這般興奮了。

聽得一群年輕族人的興奮議論,三位長老齊齊地將駭然的目光投向身旁的少年。

「呵,三位長老不必這般吃驚。」察覺到三位長老的駭然目光,藍楓面龐上帶著一抹笑意,「之所以能夠取得這般喜人的效果,還得多虧三位長老平日里對他們的嚴格訓練,說實話,咱們楊家這些年輕族人,或許平均實力暫時比不過八大家族,但他們的根基,卻是紮實得有些驚人,心『性』也不是八大家族那些人所能比擬的,這一點,三位長老的功勞不小吶!」

聽得少年這略帶一絲恭維的話語,三位長老心頭皆是舒暢無比,顯然,能夠得到少年的認可,也不枉費他們多年來的努力。

不過高興過後,大長老卻又苦笑著搖頭:「這哪裡是我們的功勞,真正的原因,是我們楊家根基薄弱,根本沒有別的什麼培養族人的手段,也沒有多少資源可以利用,唯一的辦法,便只能通過最原始的方式去訓練他們。」

「無論什麼原因,都不可否認,咱們族人能取得這般成就,三位長老功不可沒。」儘管曾經與二長老楊震有過一些不愉快,但在這一點上,藍楓卻是不得不佩服對方。

休息片刻之後,見得三十多位族人逐漸地恢復氣力,藍楓方才再度將眾人召集過來。

目光在正前方的一群年輕族人們身上掃過,藍楓緩緩邁出一步,這一動作,讓得發出竊竊『私』語的人群,霎時間安靜了下來,氣氛再度凝重了幾分。

默默站在少年身後的三位長老,在瞧得這一幕之時,不禁對視了一眼,眼眸之中,閃過一抹佩服之『色』。

藍楓的年齡,並不會比這群族人大多少,甚至可能比其中數位族人都要略微年輕一點,然而藍楓所取得的成就,卻是連他們這些老傢伙都為之汗顏,在藍楓面前,這些族人卻是連與之對視的勇氣都沒有,無一例外地低下其高傲的頭顱,可見他們之間存在的差距,是多麼的驚人。

「差距太大了,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將眼前一幕盡收眼底,大長老楊傲不由得搖了搖頭。

無論是修為、心『性』,藍楓都足以將這些年齡與之相差不多的族人,甩出數條街之遠。

將藍楓與他們放在一起作比較,著實是有些欺負他們。

二長老楊震也是搖頭感慨道:「不是這些小子太差,而是藍楓太厲害了。他的水準,很明顯已經超過了一般天才的層次……」

別說楊家的這些年輕族人,便是那八大家族,乃至聚集了周邊數座城池無數天才的猛武學院,恐怕也是很難找出能夠與藍楓比肩的天才。

目光在三十多位年輕族人身上逐一掃過,半晌之後,藍楓方才緩緩開口,打破了場中的寂靜:「知道猛武學院中有多少月級高手嗎?」

聽得這無頭無尾的話語,眾人不由得疑『惑』地抬起頭來。

「八十多個!」深深看了身前方的年輕族人們一眼,藍楓的語氣凝重了許多,「除去半年之前死於獸『潮』之中的三十多個月級高手,猛武學院至今仍有著八十多個月級高手!」

演武場中,所有族人,都被這個消息驚得瞪大了眼睛。

便是三位長老,在聽得這個消息之時,也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

儘管知道猛武學院很強大,蘊藏著極為恐怖的能量,不過一直以來眾人都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然而此刻,當從藍楓嘴裡聽到這個極具震撼的消息之後,他們方才明白,猛武學院究竟強大到何種程度。

八十多個月級高手,這將是一股足以橫掃紅石城各大家族的力量!

縱然對手是日級高手,恐怕也是扛不住足足八十多個月級高手的恐怖衝擊!

便是楊家過去的第一高手族長楊逍,在猛武學院之中,怕也排不上號吧?

大長老深吸了一口涼氣,聲音微顫地喃喃:「不愧是猛武學院,實力……的確是相當恐怖啊!」

沒等眾人回過神來,藍楓便再度放出重磅炸彈:「這八十多個月級高手中,有超過六十位,都是各個年級的學員!甚至,這些學員中,不乏月級後期高手的存在!」

眼瞳微縮,眾多族人,死死盯著藍楓,目光在夾雜著不可置信。

「呵,瞧你們這幅樣子,月級高手就把你們嚇怕了?」

搖了搖頭,藍楓淡淡道:「我還沒告訴你們,咱們學院的四年級學員中,還有一位日級高手!」

「這……這是真的嗎?」三長老嚇了一跳,「學員之中,竟然存在日級高手?」

在眾人眼中,日級高手,也算得上紅石城最為頂尖級的存在了,足以開宗立派,創建一方龐大的勢力,雄踞一方。至於地級,便猶如核彈一般,通常是作為威懾而存在,只有關乎到生死存亡的時刻,才可能會出手。

整個演武場都靜悄悄的,所有人都艱難地消化著這個震撼的消息。

將雙臂環在『胸』前,藍楓安靜地站立著,用著微不可查的目光,觀察著眾人的反應,片刻之後,方才用著低沉的聲音緩緩說道:「我們楊家雖然暫時在紅石城站穩了腳跟,甚至替代了過去王家的地位,但你們有沒有考慮過,我們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你們知不知道,我們楊家的底蘊與八大家族究竟有著多大的差距? 熱力學主宰 不知道?那好,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就我所知,八大家族之中的每一個家族,都擁有至少一位日級高手,十位左右的月級高手,以及數以百計的星級高手。他們隨便派出一個厲害點的月級高手,便能夠將我們楊家滅個好幾遍!」

沉悶的氣氛中,一股無形的壓力,落在眾人的肩頭。

一股莫名的危機,悄然籠罩著他們。

深吸了一口氣,藍楓收斂了情緒,漆黑的眼睛,再度變得古井無『波』,臉『色』平靜道:「現在他們因為忌憚我的老師,所以不敢對楊家下手,但若是哪天我離開了紅石城,抑或出了什麼意外,那麼誰能夠保護楊家?靠你們嗎?」

Prev Post
獨孤劍瀟瀟那邊的情況與羅征相當,黑暗之中再度有長鉤射出,再度將獨孤劍瀟瀟朝另外一邊拖拽而去。
Next Post
「……沒有。」宋晨蔫蔫回了句,「不過你幹嘛突然要請若若吃飯?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是說你對若若意圖不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