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陰天的心情里卻有陽光的溫暖」

趙乙同說:「這是一個叫楊文寫給我的,讓我交給一個女人,說你知道。所以這封信交給你最合適了,他們也選擇離開這個城市。這個城市給他們留了不好的記憶,就像那個心臟病女孩複發死亡的家人,也不願意回想離開了村莊。」

不過好在這件事沒有欺騙我,但是我很好奇這封信怎麼交給那個姑娘?我和趙乙同卻看了看蕭炎,畢竟只有他才能做到。

蕭炎無奈的說:「行吧,等八卦鏡下次好了,我把信送過去。真的是,什麼苦差事都給我做。我知道了,明年我肯定發過去,放心吧。」

蕭炎接到這封信,放在自己衣服裡面的荷包里。看來楊文這次真心認錯了,這讓我們也覺得很欣慰。至少我們改變了一個人的心,不是很多人的心。雖然我們拯救了世界,但是已經習慣成了幕後英雄,根本不在乎虛名。

我對著趙乙同和蕭炎高興說了起來:「好了,今晚的事不考慮那麼多,我們來喝酒。」

「喝酒喝酒!」蕭炎拿起酒杯和我碰了碰,趙乙同自然也拿起酒杯和我們碰了碰,然後大口喝了起來。

趙乙同忍不住喊著:「痛快,沒想到今天咱們三個做了一件大事。值得慶祝,我們再次乾杯!」

今晚喝的很多,其中為了偉大的勝利而慶祝。所以今天早上起了很晚,酒喝的到現在頭還有點脹。看了時間沒幾天就要過年了,這讓我感到非常無奈,一個人和一個人過年。也就是我和徒弟明月,這太尷尬了。

雖然想起以前的事,特別是去年除夕,也是和家人最後一次過得除夕。

除夕是每年一次的大年到了,家家戶戶都要過年,不再做農活,開始忙活準備過年。我們家鄉很多人都出去大城市打工,外出打工的人基本在除夕前一兩天都會回家團聚。

今天我爸好不容易閑起來去鎮上買東西,買過年需要的東西,還有菜肉。就剩我跟我媽在家。我就跟我媽聊起天,我說:「媽,明天就是除夕了,你高興嗎?」

「高興,高興,怎麼會不高興呢。明天別忘了貼完門聯,忙完事後洗澡換新衣服」

我看著她坐在椅子上,那頭髮白的多了一些,臉上開始有點皺紋。雙眼看不到我,對的我說話,那眼中眼睛確看向別的方向。這讓我心痛,我握的媽的手說:「好的媽,這我都記得呢,不會忘記了。」

「那就好,現在11點了吧,該煮飯了吧,我去給你們煮飯。」媽說完放開我的手就準備扶的牆起來。

我媽是半殘疾,走路是可以的,左手不能動,右手可以動的。眼睛瞎了,但是摸的牆壁可以熟悉哪裡是廚房那是廁所,都能走到的。有的時候我跟我爸忙的沒時間煮飯,我媽也閑的沒事幹也難受,自己淘米洗下放在電飯煲按下自動煮飯。炒菜就只能我爸炒菜了,我還真不會炒菜。我確實不願意炒菜,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不想學,所以一直不會炒菜!

「媽,今天我不忙了,我來煮飯,今天我來弄就行。」我趕忙走到廚房去淘米煮飯了。

每次想起這件事我的眼淚忍不住流淌下來,還有和林子所說的話。

「那是,我在燕京印刷工廠打工,賺了點錢。 曖昧遊戲:總裁快閃開 對了阿凱,這半年在老家過得如何。」

「我不還是老樣子,哪能跟你比,在大城市待。」我只能羨慕他,燕京是國際大都市,聽說很多外國人也在燕京。

「那你跟我一起打工好了,我跟你說,燕京裡面有很多你沒見過的東西。那裡好玩的好吃的很多呢,來給你看我給你帶什麼了。」說完掏出一些沒見過糖果,塞到我口袋裡。

「跟你打工那是不行了,家裡忙,我不能走開。謝了好兄弟,出門沒忘了我。今天咱們好好聊聊。」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好沒問題,就跟你聊聊燕京有哪些東西。」

他給我介紹了燕京有很多大樓,有很多美麗的風景,燕京還是海邊城市。我還沒見過海,海到底是什麼樣子?還說他在一家工廠上班,一開始干2500塊錢一個月,現在漲到3500塊錢一個月。

如果3500一個月,一年就是42000了。一年吃喝住幾千塊錢也夠了吧,而且工資還會再漲呢。那時候被他這麼一說,我心動了。好想去燕京看一看,跟他一起打工賺錢。 昨晚喝的酒還挺多的,雖然把女鬼消滅了挺高興,但是又想起了傷心事。心裡開心又傷心,開心的事終於破壞了一個人的大陰謀,如果讓他得逞的話,那恐怕世界都可能被她毀了。現在好了,我們已經徹底把他們的陰謀打消掉。

雖然我們做了一件大事,但是我想起曾經的回憶。這讓我很難過,不知道怎麼會想起不堪回首的回憶,其實我想把這些痛苦的回憶忘掉。

我一個人走到喧嘩的街道上,只是想簡單散步放鬆下心情,現在讓明月一個人看店我是放心的。但是我沒走多,聽到有人再喊!

「殺人啦,有人死了,有人殺人啦!」

我轉頭看向一家店鋪,一個穿著普通的中老年人瘋狂大喊跑向外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一下被他這麼一喊,所有的難過的事都忘掉了,被突然大喊的聲音吸引住。

我好奇到了那家店鋪,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包圍了這裡。店鋪有兩個人在傷心哭了起來,一男一女有點年頭了。兩個人估計是夫妻,而且差不多可能有四五十歲。

我好奇問了問男主人:「老闆發生了什麼事?誰殺人了?」

男主人哭著傷心說:「我女兒死了,她沒有被別人殺,是自殺的。門被反鎖了起來,打不開。」

我好奇問了問:「那怎麼不報警呢?」

女主人說:「報什麼警,她是自殺了,還報什麼警。還不是她那個什麼男朋友害得,不聽我的話。現在好了,自殺死了。什麼蠢女兒,早知道多生幾個。」

女主人聽到女主人埋怨,突然大聲指責了起來:「還不是被你逼的,如果你答應了他們兩個婚事,孩子會選擇自殺嗎?你這個敗家娘們,就知道在家裡惹事。現在女兒被你逼死了,你高興了吧,開心了吧。」

女主人不樂意了起來,開始對男主人罵了起來:「你什麼玩意啊你,今天造反了不是。現在脾氣越來越見漲了,是不是我管不了你了?」

眼見女主人就要衝上去打男主人,被我和其他人攔住,不然還真打了起來。沒想到夫妻在一起還會吵架打架,不過從他們對話聽明白,似乎是女兒的母親不答應女兒和他男朋友的婚事,然後自殺了。

我覺得不太可能去自殺吧,怎麼會這麼草率,最終看到有人去了樓上,我也跟著上去。發現有一個房間,但是還有一個窗戶可以看到裡面。卻發現一個女屍穿著完整,還穿著高跟鞋,打扮的非常漂亮。

她拿著刀捅著自己肚子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地上流淌很多鮮血。看起來確實是自殺,房門也是反鎖了起來,別人沒辦法打開。甚至有人想把門撞開,都撞不開這個門。

於是我看向房間的四周,發現桌子上化妝品還沒有收拾,這說明這名女子剛化上妝然後用刀捅了自己選擇了自殺。而且桌子上還留了一張白紙,已經疊好放在桌子上,說明已經寫了遺書。

一個好好的女孩為什麼選擇自殺?難道真的是因為母親太過嚴厲,把她逼成自殺?如果真的嚴厲,不讓他和男朋友見面,應該會把門鎖起來不給她出去。但是很奇怪,這個門是她反鎖起來,不讓人進去。當然也有可能是這個母親把門打開,讓人看到並不是她逼著女兒自殺。

這件事沒辦法處理,只好叫警察過來。還好有人已經報警了,相信警察會很快來到現場。但是我還是很疑惑,這名女子真的會自殺?就僅僅是為了和男朋友結婚,不讓結婚就自殺我想肯定不太可能。

不管怎麼樣,這名女子已經死亡是證實了,警察會過來自己調查。我想管自然也管不了,再說這事和我也沒多大關係。於是我走出這家店,不得不嘆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還挺多。

回到了自己的店鋪,發現有兩個人在和明月交談,難道是又有新客戶來找我了?明月見到我,對他們說:「我師傅回來了,你們和我師傅談吧!」

兩個人客氣走到我身邊,這兩個人都穿著黑色衣服,而且顯得很年輕。看樣子是像土豪家裡的下手,估計還是能打的人。想必這個客戶家裡也會很有錢,不知道他們找我需要做什麼。

一名男子客氣對著我說:「大師,您好。我們老闆看風水的時候說看到殭屍,所以請您過來幫忙除掉殭屍,必定會獎賞重金。」

我笑了笑,對他們說:「行吧,那什麼時候過去?」

男子客氣的說:「最好是現在,我們老闆對這件事非常擔心。現在晚上都不敢出現,總說有鬼在盯著他。非常害怕,一直找了很多人都不靠譜。聽楊老闆說,您是大能,說找到你肯定能幫忙搞定這件事。」

楊老闆?這不就是楊帆的父親?沒想到發生了這件事,還幫我張羅生意。但是確定這次不是一個陷阱。我有點遲疑了下來,畢竟之前被他們耍過。雖然主要策劃是那個女鬼,但是楊帆的父親也有份。

不管怎麼樣,他們的先祖神靈已經被我們毀了,不可能還會修復好。所以不管怎麼樣,他們再不甘心也沒有曾經的輝煌。現在他們也和普通人一樣,沒有任何力量。我決定還是去,畢竟為了賺錢,相信他們沒有實力和我斗。

我對他們點了點頭,拿著背包和桃木劍,就和明月道別。後來跟著這兩個人一起走了起來,畢竟這裡是做生意的地方,不可能給你把車開到這裡。所以他們把車開到外面走進來的,我們現在也要走出去才能上車。

到了車停的地方,是一輛黑色轎車,跟他們穿著黑衣服非常搭配。看來他們都很喜歡黑色,什麼東西都要黑色。我上了車,就眯了眯,只是為了閉目養神。主要昨晚酒喝多了,今天醒來精神不是很好。

一名男子對著我說:「大師,估計有40分鐘的路程,你就安心睡一會,到時候到了我們會叫醒你。」

我不耐煩對他們說:「好的,我知道了。」

說完我開始在車上入睡,雖然在車上一直搖晃非常難受,但是很快就習慣了。等到45分鐘后,車開到了一個別墅,而且還是靠著一個天然湖水。確實是很好的別墅,可以說風水位非常好,想必非常的貴。果然是土豪,買房子從來不考慮貴,只考慮好與不好。

車到了鐵門,鐵門像認識主人一樣自動打開了門。不知道是有人打開的,還是設置好了機器自動識別,自動為自己的車開門。想必現在科學還是很發達,很多東西都開始用高科技。但是在農村從來沒見到這玩意,哪怕在城市都沒見過,這玩意果然只有土豪才能買得起。

進去之後我已經酒醒了,因為我習慣車開快的感覺,車慢了下來反而覺得不舒服。所以就像設了鬧鈴一樣,會自動醒來。前面兩個人正準備叫醒我,沒想到我已經醒過來了。於是我跟著他們下車,看到別墅真的大。

很難想象這要花多少錢買的,不知道蕭炎能不能買得起,相信他買得起吧。可能他老爸不會答應讓他買,畢竟修真者不好這口。修真者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這些對我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兩個人帶著我走進別墅,一進去被裝飾嚇到了,不僅高大上還非常精緻。看來買了房子對裝修也下了不少錢,這麼好的裝飾想必也很貴。終於帶著我進了一個書房,沒想到土豪還懂書畫。

一個近50歲的男人正在辦公桌上拿著畫筆在一張白紙畫畫,也不知道畫什麼東西,而且畫的很認真。身邊有一男一女只在靜靜看著,不敢說話打攪真在畫畫的男人。帶我的兩個人自然也不敢說話,我也只好靜靜坐在牆邊的椅子上等候,等他畫完再去談吧。

足足畫了十分鐘,不過我哦看得出來他非常耐心,沒有一點焦慮。說明他對畫畫下了不少工夫,對於藝術,畫畫我是看不懂。有的人畫一個人,大家紛紛這就是藝術啊,畫的非常好。其實壓根看不懂畫的是什麼,有什麼意義?

等他畫完之後看到坐在牆角等候,好奇對著周圍的說了一聲:「這就是請過來的大師?」

兩個人微微點頭,小聲回應「是」就不敢說話了。他開始動怒了起來:「怎麼不去好好招待大師,讓大師在這裡等候像話嗎?再說也不提醒我一下,你們幹什麼吃的。」

說完站了起來,走到我面前彎腰鞠躬,這讓我接受不起。我趕緊站了起來,對他說:「沒必要,沒必要這樣,我無所謂,反正休息也挺好。主要你畫畫也不容易,萬一打斷了就不好了。」 土豪帶著我去了一個豪華客廳,不僅沙發大又高級,似乎擺著還有古董。難道擺了一些這麼高貴的東西,就不怕被別人偷走嗎?土豪的世界就是不一樣,反正我是對古董是沒什麼興趣的。

土豪和我坐在沙發上,很快就有兩名女傭端來糖果過來,果然服務還是一流的。土豪作出一個「請」的手勢,我毫不客氣拿著糖果開始吃了起來。

土豪微笑看著我說:「大師,我姓馬名克,全名馬克。你直接叫我小馬就可以了,不過小馬最近遇到苦惱的事,可能只有大師才能幫小馬了。」

我都不知道是什麼事,不過聽他這麼一說似乎很嚴重,不然稱自己是小馬。當然我是不會敢叫他小馬,他年紀比我大,再說又是一個土豪。我隨便叫,人家心裡會怎麼想,肯定不好。

我對馬克說:「老闆有事直接說好了,我能解決一定會解決,早點解決我也好早點回去。畢竟我家裡那地方發生了一些事,需要我回去處理。」

馬克趕緊抓著我得手說:「大師,你一定要幫幫我,不然我真的沒辦法。我保證,只要你能幫我,我一定會報答你。而且你家裡有什麼事,經管跟我提,有什麼事我一定會幫你。」

我一時納悶了起來,不是讓他直接說好了,他說了半天也沒說出什麼來。我對他說:「你有什麼事直接說好了,我先分析然後再去調查。」

馬克微微點頭,對著我說:「這個房子我去年就買了,早就裝修好了,我也是沒幾天住在這裡。關鍵這幾天我發生了很多事,我一個人看到不幹凈的東西,其他人都說沒看到。真的太可怕了,我不想再看到他們。大師,你一定要幫我想辦法解決,太嚇人了。」

我微微點頭,對他開始詢問起來:「那你是什麼時候什麼時候看到的,長得什麼樣子,有什麼特徵。還有在什麼地方,有沒有什麼重要的線索,或者有沒有跟你說過什麼話沒有?」

馬克想了想,想必他在整理思緒再回答,對著我你說:「前五天我在二樓陽台發現前面小山坡有一群幽靈轉著,沒多久就消失了。前四天在騎馬的時候發現殭屍,身上穿著普通的衣服,臉上嘴巴四個獠牙帶帶著血。後來我叫人來看,都說沒沒發現,害得我這幾天不敢騎馬。」

說完之後又在思考,看來發生的事情還挺多,真的是這樣那事情就複雜了了。不過竟然來了,總不能說不幫,所以還是要幫他的。只好靜靜等著他提供線索,想必還有很多。

馬克繼續說著:「前三天我上廁所突然在鏡子裡面看到一個陌生的臉,對著我笑,把我嚇壞了。那段時間晚上都不敢上廁所,太可怕了。前天我在床上睡覺,突然被鬼魂壓住,動彈不了。掙脫了很久,才嚇跑鬼魂。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噩夢,一個女鬼說要殺了我。大師,你一定要幫幫我啊,真的太可怕了。」

這裡難道鬧鬼?看樣子確實是鬧鬼。看來我得花功夫去調查,估計一時半會解決不了,可能需要在這裡待幾天。沒辦法,為了賺錢,什麼事都要做。

於是我對他說:「明白了,今天我先去調查,如果找不到原因我就再這裡守著。你出事了我也好照應,這樣我也好找出線索出來。我一個人先去樓頂在四周看一看,不要著急,我會想辦法找出原因。」

馬克不斷跟我握手感謝說:「大師,這幾天麻煩你了,只要你搞定這件事什麼要求你開。我相信你,因為你是楊老闆介紹了,我知道你有本事。你能來那就是給我面子,真的太感謝了!」

我微微一笑,一個人走到樓頂,看向四周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有小山頭,又有湖水,真是一個好地方。買別墅真會挑,挑到山湖美景的地方。

四周根本沒有陰氣存在,如果有鬼的話那真的不太正常。不過這麼好的風水,可能腳下就有墓,當然這也不一定。時間過了這麼久,誰知道墓還在不在。再說鬧鬼為什麼只有馬克碰到,其他人並沒有影響,所以這很奇怪。

難道馬克害了人?看他的樣子,還學習寫字畫畫,不像害人命的人。可能別墅這裡真的很奇怪,白天差不多線索,只好晚上來調查了。於是我到了晚上,在馬克的房間隔壁房間休息,當然沒有睡覺。

晚上我一個人在客廳悠閑自在的轉一轉,主要沒事做。在這裡轉一轉主要看能不能遇到鬼魂,和他講道理,或許在交流能找到什麼線索。於是我一個人坐在沙發,當然燈關著什麼事都做不了。

沒多久我身邊多了一個紅衣女人,我知道她是女鬼,並沒有過多於的驚訝。那紅衣女人明顯帶著驚訝表情看著我,好奇問起我來:「你是誰呀,為什麼不怕我?」

我微微笑著對她說:「你能有什麼好怕的,竟然你都坐下來了,那我們不妨抽點空一起聊一聊如何?」

紅衣女鬼笑了笑,不過笑聲聽起來非常好聽,她問著我:「呵呵呵,那你想聊什麼呢?」

我對她直言不諱:「就說說你為什麼盯著馬克老闆不放,為什麼不能和平解決,你知道這樣做違反了原則。就算我不找你,也會有別人找你。」

紅衣女鬼並不在乎,對著我說:「這是我們的地盤,我我們在自己的地盤想做什麼事需要外人管?別以為你是修真者就了不起,在我看來修真者也沒什麼。你插手我都不會感到害怕,不過馬克老闆對嗎,他肯定會被我們逼瘋!哈哈哈……」

我實在看不懂這身邊紅衣女鬼這樣做有什麼任何意義,就算我一個人制服不了所有鬼魂,但是修真者門派總可以吧?就像蕭炎插手,他可以叫上很多的人。

這時候紅衣女鬼突然唱起歌來,這時把我整的非常納悶。

「人生路美夢似路長

路里風霜風霜撲面干

紅塵里美夢有幾多方向

找痴痴夢幻中心愛

路隨人茫茫

人生是美夢與熱望

夢裡依稀依稀有淚光

何從何去去覓我心中方向

風彷彿在夢中輕嘆

路和人茫茫

人間路快樂少年郎

路里崎嶇崎嶇不見陽光

泥塵里快樂有幾多方向

一絲絲夢幻般風雨

路隨人茫茫

絲絲夢幻般風雨

路隨人茫茫」

為什麼一言不合就開始唱歌,這讓我很奇怪。她唱完之後並沒有離開,而且開始閉目起來。我好奇看了看她,也沒有說話,就是希望她還能做什麼奇葩的事情。

後來又睜開眼,紅衣女鬼對著我說…:「難道你不害怕嗎?」

我搖搖頭,表示一點都不害怕。都沒覺得哪裡可怕,為什麼整這些沒用的東西,就是為了想嚇到我?怎麼可能,我遇到比她恐怖還強的人,碰到太多了。怎麼會在乎她呢,我根本都不怕她。

一言不合她又開始唱起歌來,讓我非常鬱悶,但是我沒有阻止她。

「從那遙遠海邊慢慢消失的你

本來模糊的臉竟然漸漸清晰

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從何說起

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茫然走在海邊看那潮來潮去

徒勞無功想把每朵浪花記清

想要說聲愛你卻被吹散在風裡

猛然回頭你在哪裡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

就讓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戀

就讓它隨風飄遠

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

就像帶走每條河流

所有受過的傷所有流過的淚

Prev Post
「對不起!我代他向你認錯!」冷曼玉見到刑拳被冷玉踩在地上之後,頓時一慌,連忙來到冷玉身邊張開大手攔住冷玉向冷玉低頭認錯。
Next Post
「啊啊啊!」江楓依舊在慘叫著,這樣的痛苦不-常人能夠忍受的,他幾乎都快要疼得精神崩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