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石城有一個不成文規定,凡是在任家族的家主,都統稱為一代,在家主之上也許還有老一輩的存在,不過那些人要麼歸土,要麼離開磐石城去尋求更高的武道去了。

當然也有些人仍然居住在磐石城,他們甚少露面,很少主動參與家族的內務,常年閉死關,或如古家的大長老,就是現任家主古蒼穹的叔輩,仍然在世,大隱於市。

而從現任家主開始繼續排列,以一代為名,才有了現在諸如二代,三代的嫡系稱呼。

漫天飛雪無盡飄下,眾人抖索著身子,見得不醫館走出一個黝黑青年,顯然是不醫館的老闆,高尚。

「你是李家的家主?」古木懶洋洋的從裡面走出來,見得眼前竟是一個氣質非凡的大美女,頓時目瞪口呆的愣在那裡。

李雅舒撇了古木一眼,冷冷道:「不錯,我就是李家的現任家主。」

古木回過神來,托著下巴在她身邊轉了兩圈,只看白衣長裙中若隱若現的曼妙身材,頓時嘀咕道:「乖乖,這李家的家主竟然是個大美人,看樣子還挺年輕的,這倒是讓人意想不到。」

「看夠了沒?」 福運寶珠 見得古木如此打量自己,李雅舒那冰霜的雙眉微微皺在一起,眼中露出一副厭惡。

「厄,看夠了。」古木撓撓頭不好意思說:「抱歉,我這個人一見到美女就親不自禁的會多看兩眼,李家主莫見怪。」

古木說的聲音很大,那些遠遠的武者自然聽得一清二楚,頓時對高老闆佩服萬分!

敢這樣跟冰山美女如此說話,而且說的還這麼理所當然,果然是牛到家了!

李雅舒冷哼了一聲,頓時知道眼前這高先生就是一個滑頭,只好看了看矗在下面外焦里嫩的李興,冷道:「高先生,我李家的嫡系不懂規矩,損壞了你的大門,的確是有不該,但你將他打成這樣,還要廢去雙手,未免做的太過分了吧?」

諸天一級保護廢物 一說到正事古木就嚴肅起來,當然嚴肅歸嚴肅,那雙賊眼還是照樣在美女身上掃來掃去,同時納悶道:「這女子看上去和楊婕的年齡差不多,胸部卻小了些,不過這樣冷冰冰的女人倒是別有一番味道!」

見得古木又不懷好意的在自己身上亂看,李雅舒心頭火怒,不過這次主要是來言和的,她只好忍著,道:「至於高先生開出的二十萬兩賠償,我李家萬不能答應。」

「鬧了半天,還是不同意賠償啊!」古木將下流的目光收回來,然後盯著李雅舒精緻的臉蛋,道。

「不錯。」李雅舒看到這無恥的男人盯著自己看,頓時將臉扭到了一邊,同時那雙玉手更是緊緊握了起來。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將他的雙手取走了。」古木說著就要走下去,不過剛走兩步卻停下了身子,只看他抬頭望著滿天飛雪,頓時張著嘴巴,吃驚道:「怎麼下雪了?」

所有人更是無語。

這哥們真是夠猛,那麼大的雪花在眼前飄了半天您老都沒看到?

難道你眼中只有美女,連周圍的景象都忽略了?

最強終極兵王 「高先生真要取我李家嫡系的雙手?」李雅舒沒有回身,而是冷冷傳來聲音,那語氣有些不善,有些不妙!

她當然不允許高先生廢了李興的雙手,就算李興做的欠妥,但這無關乎對錯,卻關乎著李家的名聲。

只是損壞了一扇門,就被廢掉一雙手。

這若傳到那些大大小小的家族耳中,定然會被人取笑,而李家何以立足於磐石城?

至於那二十萬兩更是不可能賠償給他,當然如果是二百兩或者二千兩,她李雅舒倒是賠得起,畢竟自己理虧。

只是。

古木仿若未聞,任由一片片雪花滴落在臉頰和手上,感受著冰涼的寒意,他鼻子微微一抽,隨後搖頭苦笑:「亂山殘雪夜,孤獨異鄉人。」

在那個世界,華夏國,每年下雪都預示著新年的到來,古木頓時湧上了一抹濃濃的思念。

他這是想家了…… 小糯米是最怕疼的,以往生病扎針,都要她和陸胤哄著,抱著,才肯乖乖聽話。

現在受傷了,她這個當麻麻的,卻不在她身邊。

她該有多委屈。

喬安不敢再想下去,越想就越是心疼。

她甩開慕靖西的手,加重音量,「夏霖,我們走!」

夏霖知道她生氣了,只好對慕靖西輕輕頷首,隨即跟她一起離開。

慕靖西眉頭狠狠一蹙,快步跟了上去,自身後抱住了暴走的喬安,「喬安,現在幾點了?你即便過去了,小糯米也已經休息了,你難道要吵醒她么?」

「我去看看她!」

「喬安,你太累了,需要休息。」

來回奔波,她回到基地,就快天亮了,根本沒有時間好好休息。

身體不是鐵打的,她每天這麼高強度的工作,他擔心她的身體吃不消。

喬安頓住腳步,美眸泛起絲絲冷意,瞪著他,「你到底想隱瞞我什麼?我不過是去看一看小糯米,為什麼你這麼害怕?」

「我沒有。」

「你有!」喬安突然想到什麼,她美眸瞬間瞪大,雙手緊緊抓住他的手臂,焦急的追問,「是不是小糯米怎麼了?!是不是?!」

是不是小糯米傷得太嚴重,所以他現在才一直阻止她,不讓她去看小糯米?

「不是。」慕靖西一手將她按進懷裡,「就知道你會胡思亂想,小糯米只是輕微的腦震蕩,她真的沒事。」

「我要去看她!」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她要親自去看小糯米,確認她沒事才能放心。

知道攔不住她,索性慕靖西便陪她一起去。

凌晨的醫院,靜悄悄的。

他們刻意放輕了腳步,來到小糯米的病房門前,在來醫院的路上,慕靖西已經告訴了喬安事情原委。

也一併告訴了她,出事的不僅僅是小糯米,還有陸萌。

陸萌情況嚴重一些,斷了腿,小糯米只是輕微腦震蕩。

喬安一語不發,從車上到現在,她沒有開口跟慕靖西說過哪怕一句話。

輕輕的推開病房門,病房裡,沒有一點燈光,黑漆漆的。

借著走廊的燈光,投射進來,她看到了兩張病床。

一張病床上,一處小小的隆起。

一張病床上,是陸萌。

她看了一眼陸萌,便立即走到了小糯米的床畔。

腹黑男的小綿羊 俯身,小心翼翼的觸摸著她的腦袋。

被紗布纏繞得厚厚的,看起來腦袋都變大了不少。

心臟揪疼,她俯身,顫抖著親吻著她的臉蛋。

在病房裡呆了十多分鐘,她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小糯米,又看著陸萌。

慕靖西站在病房門口,安靜的等著。

時間一分一秒劃過,喬安從病房裡出來。

頎長身軀靠在牆壁上的慕靖西,立即站直身子,跟了上來。

離開醫院,慕靖西從身後攥住她的手腕,「喬安,還在生氣么?」

「難道我不該生氣么?」

隱忍的怒火,終於在此刻爆發。

她不明白,就因為怕她擔心,所以連女兒出車禍這麼大的事都不告訴她。

將她蒙在鼓裡。

即便不考慮她的感受,難道他就不考慮小糯米的感受么? 「李家主,磐石城的雪好美,美的就和你一樣。」古木從思鄉中回過神來,向著身後的美女,由衷的說道。

李雅舒冷冷道:「高先生,現在可不是觀賞雪景的時候。」

「不錯。」古木恍然醒悟,拍了拍腦門道:「多謝李家主提醒,我現在就去廢了這人渣的雙手去。」

「慢!」

李雅舒身形一動,擋在了古木身邊。

「李家主這是何意?」

「我想問高先生到底是何意?」李雅舒冷淡道。

「我?」古木抖抖肩道:「要麼二十萬兩,要麼雙手。」

「高先生這是故意刁難我李家吧?」

開口要二十萬根本不現實,她李雅舒知道,想必這高先生也知道,於是再次冷笑道:「如今不過是借題發揮,來惡意針對李家吧?」

「李家主真是冰雪聰明,不過有一點猜錯了,我不是針對李家,而是針對他。」古木指著李興,道:「一個滅絕人性的畜生,我豈能讓他安逸的活下去?今天燒了他的臭皮,算是為他清洗下罪惡,至於雙手則是怕他再做一些人神共憤的事情來,我這是為他好!為你們李家積德!」

李雅舒聞言,臉色變得冰冷起來,聽她道:「就算李興沒有人性,那也是我李家自己的事,何必勞煩外人動手?」

「李家的事?」古木聞言笑道:「破壞了我的大門,就是我的事,今天他的雙手我要定了!」

「你敢!」

「我敢!」古木避開這可惡的冰美人,然後正欲前去,卻似乎在一瞬間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笑道:「李家主你看這樣行不?」

這貨的變化也忒快了,那些武者頓時有種跟不上節奏的感覺。

李雅舒悄然收回準備攻擊的雙手,靜下心,道:「高先生請說。」

「我看李家主年輕貌美,想必還沒有婚嫁,不如嫁給我,這樣我就成了李家姑爺,有權處置這個人渣啦。」

「找死!」

繞得李雅舒顧忌一家之主的顏面,在聽聞古木如此說來,憋在心裡的火氣就升起來,暮然伸出雙手,打出兩道凌厲的雪系靈力。

「唉唉,我只是商量嘛,你也不用打人吧!」

古木一錯身,閃開李雅舒的攻擊,一臉無奈道。不過卻看到美女手中凝聚出的一團團雪花,頓時一怔,道:「你是雪系武者?」

「自己體會吧!」李雅舒白袖一揮,一團團雪花在空中極速的落下,形成一股巨大的雪堆,竟是向著古木壓下來。

古木感覺到一股冰涼之感,駭然失色,急忙火系靈力施展出來,向著一側狼狽閃開。

「轟!」

雪堆重重落在古木剛才所在的位置,傳來一聲巨響。

「你真是雪系武者!」看著崩亂的雪堆,古木凝重道。

「這漫天飛雪就是靈力幻化出來的吧?

沒想到李家主竟然將雪系靈力達到了化虛為實的地步,我還以為是自然景觀呢。」

古木很鬱悶,在得知這周圍的奇景是李雅舒施展出來的人工降雪,那剛剛升起的思鄉感觸瞬加化為烏有。

李雅舒自然不知道古木的鬱悶,而是鳳眼一撇冷道:「高先生,今天我李雅舒來到這裡,就不允許別人動李興,除非,將我打敗!」

古木一聽,臉色正然,無恥說:「我高某向來不打女人,李家主你這是強人所難啊。」

「既然如此,我李家願意出五千兩銀子來賠償,高先生意下如何?」李雅舒身為一家之主,能在不得罪一個岐黃高手,就盡量不去得罪,畢竟傳聞此人可以治好那些染上怪病的武者。

「五千兩?」

古木微微有些心動,他當然不指望對方真給自己二十萬兩銀子,除非對方是傻子,可眼前這冰雪美女顯然聰明的很,既然人家一個女子如此商量,作為一個高尚的人,他認為自己是該讓步了。

「嗖!」

「嗖!」

古木正想說點什麼,突然看到遠方飛掠兩個身影,幾息間落在了李雅舒身邊。

「家主,區區一扇門,如何值得五千兩銀子!」來人乃兩個年過古稀的銀髮老者,那個頭比較高的老者,褶皺面容擠在一起,渾濁雙目盯著古木,冷道。

「大長老,二長老,你們怎麼來了?」李雅舒黛眉微蹙,這兩人的出現讓她頗感意外。

「呵,若是老夫再不來,今天李家的臉就要丟了。」那剛剛說話的大長老,一揮袖,口氣頗為不滿道。

「大長老所言極是,如果再晚來一會兒,我西城李家在磐石城立足幾十年苦心積攢下來的威望,在今天就怕是要沒了。」身後較矮的老者陰陽怪氣道,顯然對於李雅舒的做法很不滿意。

「好傢夥,原來是兩個倚老賣老的傢伙。」古木看得兩人口氣中帶著深深的不滿,頓時就明白過來,這倆老頭根本沒把所謂的李家家主放在眼裡。

尚武大陸,男尊女卑的現象極為嚴重,這裡的宗派家族掌舵人幾乎都是男性,而這西城李家卻是一介女流,又是如此年輕,古木很容易就能想到,此女坐在家主位置上肯定不容易啊。

「兩位長老,我李家在這件事情上有些冒失,賠些銀子有何不妥?」李雅舒臉色微變,不過卻只好忍讓,道。

「哼。」二長老脾氣有些暴躁,聞言冷道:「我李家雖然不如古沈兩家,但在磐石城還是有分量的,別說打爛一扇門,就算將他這不醫館拆了,別人也不敢說什麼!」

狂!

古木頓時發現這二長老比自己更狂,更牛!

不過他喜歡。

於是咧著嘴,笑了笑。

「小子,你笑什麼?」二長老話剛說完,就看到這黑臉男子撇著嘴笑了起來,尤其是那笑容充滿了鄙夷,頓時怒喝道。

「我笑你這把年紀,不在家安心養老,怎得出來亂溜達,萬一傷了身體一命嗚呼,那李家可要損失一寶了!」古木調侃道。

「你……」二長老見得古木如此咒自己,當下雙手探出,直接向著古木的脖頸抓去。

感受著武師級強者的氣場,古木臉色微微一變,不過旋即放下心來,暗道:「自己還是武徒的時候,古蒼傑一招下來根本無法抵抗,而如今以兩系真元晉級武士后,雖然面對武師還是猶如螻蟻,但至少可以喘息了。」 她還那麼小,最依賴的粑粑陸胤不在,最愛的麻麻也不在身邊,只有一個同樣受傷的姑姑陪著她。

誰能考慮過她的感受,考慮她害不害怕,委不委屈。

「喬安,我沒有惡意,只是怕你擔心。」

Prev Post
他清楚,這一掌就算是靈海境九重巔峰的強者,也未必能輕易接下。
Next Post
大地炸裂,塵土瀰漫,一道身影沖天而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