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先祖陰靈的誇獎,我可一點不覺高興,不過,既然如此,說明他是什麼都知道了,反而省了我不少麻煩,於是直截了當地說道:「太祖爺爺,想必這段時間我們林家發生的事您也都知道了,根據爺爺們的猜測,那陰胎通過楊蕊的孕育,可以解除鬼咒。不知是否真是這樣?因為這個事關重大,所以晚輩今晚特意前來請教。」

老頭子似乎很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林燭殘年之時,還能做到這點,確實難為了他。老夫在這裡等了百餘年,總算等到了時機。孩子,解除我們林家鬼咒的時機到了,接下來就你的了。」

原來真是這樣的,而且,聽先祖陰靈的口氣,似乎接下里就是我的事了,我不由心裡一陣緊張。連忙說道:「大爺爺已經仙去了,晚輩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還望太祖爺爺指點明路。」

誰知,老頭子臉色突然暗淡了下來,難得和藹地看著我,說道:「孩子,事到如今,太祖爺爺就實話跟你說了吧。老夫雖然知道破解鬼咒之法,而且也一直在這裡苦苦守候時機的到來,但老夫畢竟是滯留在陽間一個陰暗角落的鬼魂,是無法去幽冥谷的,接下來只能靠你自己。再說了,楊蕊那丫頭跟你也有一段孽緣,現在解除鬼咒的陰胎在她肚子里,就算是為了她,你也責無旁貸。除了你,你指望不上任何人。況且林現在已經死了,你的爺爺林長林,還有林長山也去不了幽冥谷。所以註定了後面的路只能你一個人走。」 「幽冥谷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忙問道。言情首發

老頭子說道:「老夫也不知道,不過,聽說那是個惡靈集聚地,是被地府遺棄的一個所在,那個地方,就是地府鬼差也不敢隨便去。」

原來幽冥谷如何可怕,我不由想起上次在賤**的遭遇來,那刀疤鬼和他的奶奶就去了幽冥谷,當時從他們口中倒感覺不到那幽冥谷是個非常可怕的地方。不知道刀疤鬼和他奶奶是否真去了幽冥谷,現在又怎麼樣了?

林涵正走神,突然聽先祖陰靈說道:「林涵,到現在,老夫的使命也就算完成了。接下去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就算老夫也幫不了你什麼了。老夫也累了,也該走了。」

我忙驚道:「您要走了?您要去哪裡?」

老頭子神情頗為惆悵,但並不難過,平靜地說道:「老夫是鬼,但已經沒有資格去地府當鬼了,而這陽間畢竟不是鬼魂的歸宿之地,留在陽間的鬼魂,鬼魂中的魂力是會不斷耗損的,它們最終的下場無一例外的會歸於消亡,也就是魂飛魄散。老夫能夠在這裡堅持這麼多年,是非常辛苦的,現在使命完成,便沒有牽挂了,也想休息了。」

原來留在陽間的鬼竟然會不斷耗損魂魄中魄力,最終會因魂力耗盡而魂飛魄散。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

畢竟這老頭是我的先祖,為了解除林家的鬼咒才留在陽間苦苦支持的,這讓我對他肅然起敬,而且對於他即將魂飛魄散而難過。我隨即又想起在山洞中遇到的那個鬼師父來,他也是我的先祖,也是為了解除鬼咒而藏在山洞中培植陰胎的,後來把意念符傳給我后就魂飛魄散了。

我心裡有些發酸,面對著先祖陰靈,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也確實無話可說,既然他的離去是不可避免的,自然也不是我能夠改變的。

老頭子見我難過,釋然地一笑,說道:「孩子,別難過,林繼先能夠傳給你意念符,老夫又豈能落後?」

聽老頭子這麼說,我忙驚訝地看著他,難道他也要傳給我什麼厲害的東西?

老頭子呵呵一笑,說道:「林繼先的意念符自然不錯,但那並不是我們林家的家傳絕技,是他後來在培育陰胎的過程中自創的,所以,林家的後輩並沒有習得這項強大的符技。他能夠傳給你,讓你承繼下來,我想他也能夠瞑目了。老夫現在要傳給你的則是我們林家的正宗絕技。」

林家的家傳絕技爺爺已經傳過我了,除了一些跟意念符不一樣的符技以外,便是走陰了。其實走陰才是林家最根本的絕技,因為林家是走陰人家族。所謂走陰就是能夠去陰間。爺爺他們都能夠在每個月初一子時這個時辰內自由來去於陰間和陽間之間。

雖然每個月只有這麼一個時辰,可別小看了這個技能,就算是楊蕊的爸爸和楊道長之流,雖然厲害,都不能夠前去陰間地府。

也就是林家有這麼特殊的技能,所以才叫走陰人家族。

現在先祖陰靈說要傳給我林家的絕技,那自然便是走陰了。可是,爺爺已經傳給我過了。為此,我便老老實實地問道:「您所說的我們林家的正宗絕技是不是走陰?」

老頭子點頭道:「這是當然,你別忘了我們林家是走陰人家族。既然是走陰人家族,走陰自然是獨有的絕技了。」

原來真是走陰,我不免有些失望,因為爺爺已經傳給我了。

老頭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不由哈哈一笑,笑得我莫名其妙,不解地看著他。

老頭子笑畢,問道:「小子,你是不是因為你爺爺已經教過你走陰了,所以覺得老夫沒必要再教你了?」

被老頭子看穿了心思,我不由有些尷尬,忙說道:「爺爺雖然教過我,但我還沒很好掌握,也還沒真正用過。」

老頭子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爺爺他們教給你的是走陰之術不行,因為它要受到時辰限制,每個月只有初一子時這麼一個時辰可以去陰間地府。老夫要交給你的是隨時隨地都可以自由穿梭於陰陽之間的、真正的走陰之術。」

我猛地想起媽媽曾經跟我提到過,說林家有一個神秘的人,只有他去陰間可以不受時辰的限制。原來說的就是這老頭?

我驚駭之餘,不由十分疑惑,忍不住問道:「太祖爺爺,為什麼爺爺他們只會受時辰限制的走陰之術呢?」

老頭子說道:「孩子,這是沒人知道的秘密,包括林家的人在內。而且,在我們整個林家數十輩人在,也只老夫一人會這個絕技。」

我驚訝地看著先祖陰靈,非常想知道其中的緣故。

老頭子便娓娓道出了其中不為人知的秘密。

原來,這老頭名字叫林默,到他那一輩,林家已經受到三輩人的鬼咒之苦了。林默是大爺爺那支的,他出生后在父輩的精心養護下,提心弔膽地活到了十五歲,林家為了保全他,不等他真正成年就給他娶了親,生了個鬼童犧牲了,才算是徹底地保全了他的性命。

當時的林家,就像現在爺爺他們一樣,會的走陰之術都是要受到時辰限制的,作為林家的嫡系子孫,林默自然也從小就接受了這種家傳之術。

林默天性聰明,林家的走陰之術和符技一學就會,當時林家就把解除鬼咒的希望寄託帶在他的身上。當時,林家已經知道鬼咒的由來了,不過還不知道梅娘惡靈的去向,也不知道陰胎的存在,這陰胎是後來,到林繼先這一輩,由林繼先發現的,而林繼先比林默還小了三輩,這是后話。

先說這林默,他一直致力於尋找解除鬼咒的方法,他知道解鈴還需系鈴人的道理,認定解除鬼咒的前提便是要找到鬼咒的根源所在,而要找到這根源,便要找到梅娘惡靈的蹤跡。

為此,林默每個月初一子時,都要去陰間地府尋找梅娘惡靈的下落。 當時,林家的人還沒有跟地府的鬼差搭上關係,林默去陰間也只能在鬼門關外圍偷偷查詢,不敢靠近鬼門關。

每個月就那麼一個時辰,在那茫茫鬼界,沒有一點線索,如何才能尋得梅娘的下落?

這是讓林默十分頭痛和無奈的事情。在經過幾年的摸索后,毫無進展的林默不得不尋求突破,自少尋求信息上的突破。他開始嘗試著跟鬼門關的鬼差套交情,因為,林默當時想,梅娘死後鬼魂必定要先來鬼門關報到的,所以鬼門關應該有她去向的相關信息。

經過林默的多次努力,終於跟鬼門關的一個叫談弉的鬼差套上了交情,談弉是負責維持鬼門關秩序的鬼差,相當於我們陽間公共場合的治安保安。

通過談弉的私下查詢,鬼門關歷年來過關名錄中並沒有梅娘的名字,由此判定梅娘的鬼魂當時沒有通過鬼門關去地府。為此,談弉告訴林默,那梅娘很可能根本就沒去過鬼門關,而是直接就去鬼門關外別的什麼地方了。

雖然通過談弉沒有查到梅娘的確實去向,但至少可以肯定梅娘的鬼魂沒有去地府,而是在鬼門關外的某個地方。這對於林默來說,也算是一個不小的收穫。

接下來,林默便只需要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到鬼門關外的區域查找就可以了。

然而,根據談弉的介紹,這陰間的地域非常廣闊,地府只不過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就像是一座城池一樣,城池以外的陰間不僅非常廣闊,而且地府鬼差基本不過問。要在這樣的地方查找一個鬼魂,那簡直無異於大海撈針。

而林默每個月只有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可以在陰間,這樣下去,恐怕一輩子也別想查到那梅娘的下落。

林默把這個苦惱的問題告訴了談弉,其實,他當時不過是報著感嘆的心理所說的,並沒指望談弉真得能夠幫到他。誰知,這談弉卻把林默當真正的朋友,對林默說道:「兄弟,別的幫哥哥幫不上,至於在這陰間的時間長短上,哥哥還能幫幫你。<>」

原來,這談弉雖然在鬼門關外只是一個小小的「保安」,可他的背景關係卻非同一般,他竟然是閻王爺親生母親鬼婆的娘家堂侄孫,也就是閻王爺的外侄。因為他沒別的本事,所以才被安排在鬼門關從事這麼一個出力不費心的差事。不過,別看這個差事不怎麼體面,卻是個肥差,時常能撈些外快。比如林默跟這談弉能夠套上交情,也是林默私下裡給了他很多好處才這樣的。當然了,談弉最終能夠跟林默有真正的交情,也跟林默的人格魅力有關。這裡就不閑扯了。

談弉告訴林默,陰間跟陽間畢竟是陰陽相對的兩個世界,陽間的活人在陰間就像鬼魂在陽間一樣,是要受到耗損的,時間長了會折壽。這是一個方面。更麻煩的是,陰間和陽間之間的通道並不是隨時都可以打開,所以,林默就算拼著折壽在這陰間多做停留,也要受到兩界通道開啟時間的限制。如果想要自由來去陰陽之間,就不能單靠陰陽兩界自然運行規律的開啟,必須具備自己隨時能夠開啟陰陽兩界通道的能夠。

這也是林家作為走陰人家族跟別的道門不一樣的地方,林家能夠找到陰陽兩界之間的通道,並準確把握其開啟時間。說白了,林家之所以能夠去陰間,不過是取了個巧而已,並不是真的通過自己的本事開啟的這通道。

不過,這通道並不是不能開啟,只不過陽間的人沒這個能力而已,地府的上等鬼差都具備這個能力,所謂上等鬼差就像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面這樣的鬼差,而談弉自己還算不得上等鬼差。

原來這開啟是需要一種特殊的修為,用陽間的通俗說法就是功力,只有功力到達一定的程度才能開啟這通道。而功力不僅僅可以通過自身的修鍊而來,也可以通過傳授。

談弉要幫助林默的也就是要傳授他這種功力。當然了,不可能是談弉傳授,因為連他自己也是不會的。談弉是去請求鬼婆傳授給林默。

別看這談弉只不過是鬼婆的堂侄孫,鬼婆對他竟然非常寵愛,在他的儘力爭取下,那鬼婆竟然真的把起開陰陽通道的本事傳授給了林默。<>

不過,鬼婆在傳授之時有特別嚴令,嚴令林默不能把這本事傳給林家其他人,只允許陽間只有林默一個人會這種本領。

因此,林默一直嚴守鬼婆這個嚴令,至死也沒有把這本事傳給林家後人。

在林默學會開啟陰陽通道的本領之後,他便不再受時辰限制,幾乎常年混在陰間。通過他的艱辛努力,終於在有生之年查到那梅娘的下落,是在幽冥谷中。

不過,林默因為常年在陰間查訪梅娘鬼魂的下落,受到極其嚴重的耗損,衰老得特別快,到二十五歲的時候,已經衰老得像七八十歲的老頭了,而且就在這一年耗盡陽壽而亡。

聽完太祖陰靈林默的這段有關走陰秘技的離奇講述,林涵十分吃驚,他怎麼也想不到先祖林默的走陰秘技是來至地府至高無上的鬼婆的親傳。自此也知道了為什麼林家只有林默一個人會這種秘技的原因。

林涵在心裡感嘆了一番,這才回到現實中來,想起先祖林默要將這秘技傳鬼他,頓時不安起來,連忙說道:「太祖爺爺,自然鬼婆嚴令您不得將這走陰秘技傳給林家其他人,而且你也一直信守這個嚴令,那您現在為什麼卻要傳過我呢?難道您就不怕鬼婆追究嗎?」

林默輕嘆了一聲,說道:「林涵,信守承諾故然是為人之本,但也不能拘泥不化,不會變通。我當初學這走陰之術,為的就是找到梅娘惡靈的下落,以期能夠找到解除林家鬼咒的辦法。現在我要違背這個嚴令,將走陰秘技傳授給你,也是為了解除鬼咒。這跟我當初跟鬼婆學這秘技之時的初衷是一致的。如果我一味堅守這個承諾,而不將這走陰秘技傳授給你,反而違背了我當初學這走陰秘技的本意。」

林默說到這裡,略微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再說了,我當時向鬼婆學這秘技的時候,我是人,是活人,當時向鬼婆承諾的也是活人,我在有生之年,至死都信守了這個承諾。現在,我是鬼,以鬼的身份傳授你這走陰秘技,應該不算違背承諾吧?」 這算什麼歪理?

我為林默這種詭辯頗不以為然,但轉念一想,為了解除林家鬼咒,他這麼做也無可厚非。為此,我對他又不免暗生敬佩之意。

誰知,林默又嚴肅地說道:「不過,違背鬼婆的嚴令終歸有違準則。我把走陰秘技傳授給你,雖屬無奈,但也要特別要求於你,你務必要遵守。」

我不明其意,但見林默神色肅然,也忙端正自己的心態,不安地問道:「我要怎麼做?」

林默盯著我,說道:「我要你跟我當初一樣,不能把這秘技傳授給林家其他人,而且,這秘技到你這裡為止,以後不管怎樣,你都不能以任何借口把這項秘技再傳授下去。」

所謂借口,自然是說他現在自己了。

我心裡自然明白,卻無心理會,忙鄭重地說道:「請太祖爺爺放心,我保證學會這種秘技后,只用來解出鬼咒之用,等鬼咒解除后,就連我自己也絕對不再用它。」

林默很滿意地點了點頭,又說道:「還有一點,盡量別讓鬼婆知道。」

我不解地看著林默,說道:「鬼婆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我根本就不會跟她有什麼往來,自然不會讓她知道。再說了,梅娘的惡靈不是在幽冥谷嗎?那幽冥谷並不在地府中,就算我去解除鬼咒,也是去幽冥谷,並不會去地府,所以那鬼婆自然不可能知道我。您就放心吧,那鬼婆定然不會知道的。」

林默說道:「話雖這麼說,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小心為妙,因為我擔心萬一鬼婆知道了,不知道她老人家會怎麼處理這件事,萬一因此影響到你解除鬼咒,就得不償失了。」

這話倒是在理,我忙點頭稱是。

林默又說道:「另外,林涵,我跟你說,你再去找幽冥谷之前,先去鬼門關找一下談弉。<>」

我忙不解地問道:「找他幹什麼?」

林默說道:「你去找他,就說是我讓你去找他的,他必定會看在我的面子上照顧你。別忘了他可是鬼差,在這個世道,不管是陽間還是陰間,辦事總得有點關係才行。」

聽太祖爺爺林默這麼一說,確實有道理,畢竟當初他就是因為這個談弉才學會了走陰秘技的。這時候,我突然想起在鬼市遇到幽玥公主的情形來,幽玥公主曾經給了我一塊鬼玉,並告訴我說,以後如果去地府,有了這塊鬼玉,沒鬼敢難為我。

我當時因為壓根沒想到有一天會真的去地府,所以沒當回事,一直把這玉放著,沒有帶在身來。現在看來,這玉或許真的有用。

想到這裡,我不免有些興奮,情不自禁地對那幽玥公主有些想念起來,不知道她究竟是什麼身份,不知道能不能為我解除鬼咒有所幫助。

我就此有些走神,林默自然注意到了,叫道:「林涵,你在想什麼?」

我自然不能說出來,忙隨口道:「沒什麼,在想那談弉會不會真的幫我。」

林默說道:「這個倒真的說不準,因為他是否幫得上。不過,有了這層關係,總歸不是壞事,所以你還是要去見見他。」

我點頭應許。

自此,太祖爺爺林默就算把前因後果給我交待過了,接下來便是傳授我走陰秘技。

我原本以為學這走陰秘技會有多難,誰知,根本就不需要我學什麼,太祖爺爺林默只是從身上掏出一粒鴿子蛋大小的綠色丸子來,要我服下。

這種學習技能的法子我可是聞所未聞,猶豫了一下才接過那丸子,捏在手中,卻沒有立刻服下,不解地問道:「太祖爺爺,這……」

太祖爺爺林默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不等我把問題說出來,便說道:「林涵,實不相瞞,這並不是普通的丸子,而是我的鬼心。<>」

「你的鬼心?」我大吃一驚,連忙再看那丸子,才發現那丸子果然不一般,雖然有形卻幾乎沒有什麼份量,而且,是透明的,裡面隱隱地氣息在流動。

太祖爺爺說道:「對,是我的鬼心,這裡面蘊含著我在生時所學的所以技能和修為,自然也包括那走陰秘技。這跟林繼先給你傳承是一樣的道理,你只要服下我這鬼心,也就得到我的傳承。」

「可是……」我覺得這非常不妥,連忙推辭。

林默立刻沖我一擺手,不讓我說下去,他繼續說道:「你不用擔心,這雖然是我的鬼心,你服下后卻並不會受到我的影響,你依然是你自己,你的思維,你的性格都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你得到的僅僅是我所會的技能。裡面有關我的其他信息我已經剔除掉了,還保留早我身上,不然的話,我現在也不能跟你清醒地交流了。」

怎麼還可以這樣?我十分驚訝。

林默繼續說道:「當然了,實話跟你說,這畢竟是我的鬼心,一旦給你,我很快就會歸於無形。不過,這正是我的選擇。其實,我剛才已經跟你說過了,我是鬼,留在這陽間就會受到消耗,魂飛魄散不過是早晚的事。因此,我還不如索性將鬼心給你,一來免除我教你學的麻煩,二來也可以把我其他技能一股腦兒傳授給你,也免得浪費了可惜。」

話雖如此,可我又著一位先祖陰靈在我面前魂飛魄散,我心裡自然十分難受,這叫我從感情上如何能夠坦然接受?

可是,這一切都已經由不得我了,很快,太祖爺爺林默的身形就變得模糊起來,我不安地看著他。

林默連忙對我說道:「林涵,記住我對你的吩咐,解除林家鬼咒的重任就交給你了,千萬別讓我失望。<>」

林默說完,便發出一陣暢快的大笑,而那笑聲很快就隨著他的身形一起消散了。

我睜大雙眼,卻看不見任何太祖爺爺身影留下的一絲痕迹,不由心裡一種難過。這才看著手中那一粒詭異的鬼心,將心一橫,閉上眼睛,把那顆鬼心放進嘴裡,一口吞了下去。 我就這麼稀里糊塗地得到了先祖爺爺林默傳授的走陰秘技,學得這秘技,我沒有絲毫的喜悅感,反而心裡沉重得像是壓了一塊岩石一般,因為這意味著解除林家鬼咒的重任從此真的全壓在我的肩頭上了。從此以後,不僅爺爺們指望不上,就是這一直暗自牽引著我們走向的兩位太祖爺爺的陰靈也徹底地消失了,我不可能再有別的人可以依賴,接下來的路只能由我去走。

我悶悶不樂地回到爺爺家裡,正好碰到二爺爺也在,正在跟爺爺商量大爺爺的喪事。爺爺見我悶頭而入,便叫住我。

我沒打算把去見太祖爺爺林默陰靈的事告訴兩位爺爺,便暫時拋開這事,走進屋去,料定爺爺一定有話要對我說,便不問,直接等他吩咐。

爺爺便說道:「林涵,我跟你二爺爺正在為一件事發愁,你來得正好,我們一起商量一下。」

發愁?大爺爺死了,喪事已經定了,等鬼節過後再辦理,現在我們林家唯一的重中之重的事情便是對付鬼節,以確保楊蕊的安全。爺爺說為一件事發愁,那除了過鬼節這事,還能有其他什麼事好發愁的呢?

我自然想到的便是三日後的鬼節,為此心裡一緊,忙問道:「什麼事?」

爺爺看了二爺爺一眼,說道:「就是你大爺爺頭七的事。」

原來不是鬼節的事,是大爺爺的喪事。我不由心裡暗暗鬆了口氣,但隨即心裡一動,頓時不安起來,連忙問道:「大爺爺的頭七剛好是鬼節,是不是這事有什麼問題?」

爺爺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按照慣例,頭七這天亡魂會回來拜別親人,你大爺爺的亡魂會在這一天回魂,可這天剛好是鬼節,萬一遇上黑無常和白無常來我們山寨找麻煩,撞上你大爺爺的亡魂,定然會驚了他的亡魂。」

我忍不住驚道:「驚了亡魂會怎樣?」

二爺爺搶先道:「亡魂受驚後會變成遊魂,歸不了地府,從此成為孤魂野鬼。



成為孤魂野鬼最終的下場便是魂飛魄散,這是剛才從太祖爺爺林默那裡得知的。因此,我們自然不願意看見大爺爺的亡魂真的成為孤魂野鬼。

由此看來,這事情確實是見令人頭痛的事,大爺爺死的日子也太巧了,我們本來就夠麻煩的了,他死後竟然還給我增添了一道新難題。

當然了,這不能怪大爺爺,我不過是心裡感嘆一下而已。

「那有什麼辦法避免嗎?」我自然是想不出辦法的,所以忙問兩位爺爺。

爺爺說道:「這事我們也是第一次遇到,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不過,我跟你二爺爺剛商量了半天,倒是有個不得已的辦法,在沒有別的辦法的情況下,倒是可以一試,所以也想聽聽你的意見。」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爺爺他們竟然也開始在意我的意見了,這讓我頗為感概。不過,現在不是感概這個的時候。

「什麼辦法?」我忙問道。

爺爺說道:「就是設法引開你大爺爺的亡魂,讓他的亡魂不到我們山寨來回魂。」

這乍一聽倒確實是個辦法,不過,在我的理解中,既然是回魂,那自然是回死亡之地,大爺爺的死亡之地在這裡,又怎麼讓他的亡魂去別的地方回魂呢?

在這個問題上我自然沒有能力決定,便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爺爺聽了我的顧慮后,說道:「其實我們跟你的想法一樣,都認為亡魂回魂是奔死亡之地來的。可是,這不過是我們的常識性猜測而已,我想這也不一定,也有何能是奔遺體來的。」

爺爺這個說法也有一定道理,如果回魂真是奔遺體來的,那就簡單了,只需要把大爺爺的遺體挪個地方就可以了。

我不由點了點頭,說道:「對啊,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辦了。」

爺爺忙又說道:「這不過是我跟你二爺爺的猜測而已,我們並不能確定。可惜我們以前沒有注意這個問題,不然的話,趁走陰去陰間的時候,可以找地府的鬼差問一問。」

爺爺說到這裡,二爺爺也嘆了口氣,說道:「是啊,再過三天就是鬼節了,我們只有初一子時才可以去走陰。現在顯然沒機會去問清楚這個事情了。」

聽二爺爺這麼一說,我不由心裡咯噔了一下,暗道:「真是巧了,我剛好學會走陰秘技,可以隨時去陰間。」

爺爺嘆道:「罷了,罷了,現在也只好先把大哥的遺體換個地方了,最終怎樣也只能看天意了,如果萬一避免不了,大哥也怪不得我們。」

二爺爺也無可奈何地說道:「那就這樣吧,畢竟我們現在保護楊蕊這丫頭才是頭等大事,既然沒有別的辦法,那我們就趕緊行動吧。」

「等等……」我顧不得多想,忙叫道。

兩位爺爺都不解地看著我,其中爺爺問道:「你有別的辦法?」

Prev Post
最後卻是有人請動了神運算元一脈的老古董出手,方才推算出李尋歡本身來自下界,因此震動了整個離恨天,令得無數強大種族為之瘋狂。
Next Post
秋長生搖搖頭,鎮定道:「你想多了,我是說我的犧牲太大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