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藍水上人!我們柳州三大勢力的巔峰人物竟然都出現了!」

隨著蒼穹上嫵媚女子的現身,此刻在場的所有修士都感到頭皮發麻,心中無力。

憑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又如何跟這三名有著化靈境巔峰力量的修士抗衡,爭奪寶物?

… 嘩嘩嘩——

柳州這處狼藉的山林上方,隨著藍水上人的出現,可謂是三足鼎立。

三道巨大身影屹立在眾人頭頂上方,強大浩瀚的恐怖威壓令在場所有先天境修士心生膽寒,默不作聲,靜靜站在一旁。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此地的天地異象,竟然把數十年不在柳州現身的藍水妹子給吸引來了,真是讓老夫大吃一驚啊。」

目光一動,金陽老祖看向遠處相貌誘人的婀娜女子,眉頭微微一皺。

藍水上人的名號,哪怕是在其他州域,也是響當的響亮。至少比起他在五百歲高齡才突破到化靈境巔峰,不知道要出眾多少!

「嘿嘿,金陽老祖,好久不見啊,想不到時隔百年,我們又以這樣的方式相遇。」見金陽老祖看向自己,藍水上人美目閃動,嬌羞笑著。

早在百餘年前,她跟金陽老祖便因為一處險地中出世的寶物大打出手,想不到百年之後,他們又要以相同的方式,來爭奪此地即將降臨的寶物!

「哼!當年那保命之物被你得了去,此地的寶物,今天老夫說什麼也要得到!」沒想到藍水上人一出現就提起當年往日,金陽老祖冷哼一聲,索性不再多言。

「哈哈,原來金陽老弟竟在藍水上人手中吃過虧,真是有趣,有趣。」

陰火上人見遠處兩人斗開嘴,捋了捋下巴上的鬍子,一副等看好戲的樣子。

呼——

浩瀚的蒼穹中,空間之力上下起伏。

就在三名巔峰老祖互相忌憚之時,忽然間,蒼穹上方的綠色圓月變得扭曲,一個彷彿黑洞般的詭異漩渦出現在眾人眼眸之中!

「好可怕的空間之力,單單這樣的手段,就已經不是上三天境修士所能擁有的,難道說,降臨在此地的東西,會是破玄大能之物?」

躲藏在山林中的姚星宇露出半個身子,一臉遲疑的看向頭頂上方不斷扭曲的青色圓月。

若真的是破玄大能之物出世,他說不定也要爭奪一番了!

「我先在此地隱伏,如果降臨之物是破玄大能之物,哪怕暴露自己,我也一定要將得到它。那樣的話,那名通天境老頭便不足為慮了。」

姚星宇心中陰森想著。

至於此地的化靈境和先天境修士,他倒是沒有放在心上。

這些人又有誰會是他一招之敵?

「寶物要出世了!」


在場之中,當修士們紛紛感受到蒼穹上方圓月有了變動后,目光皆盡一寒,隨時做好了準備出手奪寶的打算。

「雖然我只有先天境的實力,可寶物降世,那三名化靈境巔峰老祖肯定會互相牽制,我也並非沒有機會!」

一名實力只有先天境六重天的中年男子看著頭頂上方圓月,心中暗暗打算道。

懷中同樣心思的修士不在少數,哪怕他們明知道,自己肯定不會是陰火上人等人的對手,可寶物出世,沒有一個人能禁得住貪慾,輕易放棄這次機緣。

轟!!!

三息之後,空間之力越發強橫。

忽然間,一股驚天光芒從圓月中心的漆黑漩渦內湧出,一下便將站在半空中準備奪寶的陰火上人胸膛貫穿!

瞬時間!陰火上人隕落!

「什麼!!!」

在場,許多先天境修士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一道虹光從他們眼前劃過,緊接著,一具沒有任何生機的屍體從虛空中慢慢墜落!

不是陰火上人又誰是?

「怎麼可能?陰火上人竟然死了?他是怎麼死的?要知道他可是化靈境巔峰老祖,僅差半步就可以證成道果,成為上三天境霸主,怎麼會莫名其妙隕落?」

很多先天境見到如此一幕,都是瞪大雙眼,神色恍惚。

別說他們,就連在場的那些化靈境修士,如今看到如此一幕後,也都身體戰慄,目光充滿了恐懼!

「剛剛那道光束!已經不是凡靈所能施展出的力量!」


不知過去多久,當所有人都沉寂在這股恐懼中時,忽然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

「什麼?不是凡靈所能施展出的力量?難道說,那青色圓月另外一頭的寶物,是頂尖靈寶!」

嘶——

一名先天境修士剛一開口,很多人便倒吸了口氣。

頂尖靈寶那是什麼概念?

那可是連上三天境修士都要為之狂熱的寶物!

別說他們這些人無法輕易得到,就算是得到了,恐怕也無法保管,稍有不慎,怕就會引來生殺大禍!

「怎麼辦?若是讓金陽老祖和藍水上人得到這件寶物,他們肯定會殺人滅口,封鎖消息。我們這些人豈不都要遭殃?」

一名心思還算嚴謹的修士眨眼功夫,就權衡到了自己這些人留下的後果,趁著人群動亂,身影一晃,化作一道長虹,就欲準備離開!

「哼,想走?今天你們這些人,都要給我留在這裡!」

說這話的不是金陽老祖,也不是藍水上人,而是一直在一旁隱匿潛伏的姚星宇!

先前他在見到那道虹光僅僅一個照面,就將化靈境巔峰修為的陰火上人滅殺,立馬斷定,在蒼穹中綠色圓月後頭的,肯定是破玄大能遺留下的寶物!

那樣的寶物,只要他能得到,安然返回中都一點問題都沒有!

「真是見了鬼了,這南域大陸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如此頻繁的降臨破玄大能之物?之前引起大陸亂世的寶物也就不說了,可是這裡的青色圓月…」

姚星宇有些羨慕此地修士的氣運,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出手的念頭,只聽到蒼穹上『嘩』的一聲,一股股散發出火焰之光的恐怖威壓以雷霆之勢,瞬間將半個蒼穹渲染。

「虛空封鎖?這…竟然是上三天境大能的手段!!!柳州的上三天境老祖不是已經前往青州了么?究竟是哪位大能降臨在此?欲要對我們出手?」

原本還打算殺人滅口的金陽老祖聽到蒼穹上方傳來的聲音,身體微微一頓,陰森的目光也一下變得畏懼起來。

上三境之所以稱為上三天,正是因為,一入上三天,生死由我不由天!

僅僅一句話,就可以說明上三天境修士和尋常凡靈的區別。

金陽老祖雖然是化靈境巔峰老祖,可他膽子再大,也不敢跟上三天境霸主過手。

那樣的結果,無疑是白白送死!

「閣下究竟是誰?為何要降低身份,對我們這些凡靈出手?難道閣下忘記了南域大陸的鐵則?」


相比於金陽老祖的慌張,靜立在虛無中的藍水上人則要冷靜很多。

「我是誰?哈哈,我是誰需要你一個後輩去管?南域大陸的鐵則,那只是限制你們這些南域修士的,可限制不了老夫!」

姚星宇瘋狂的笑聲在蒼穹中回蕩,令此地無數被禁錮的先天境修士心生絕望。

彷彿他們聽到的,不是一名上三天境大能的嘶吼,而是一尊來自九幽魔鬼的審判!

轟——

狂風呼嘯而起,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一張散發出炎炎火焰的金色手掌從虛無中浮現,就欲將此地所有修士性命抹去!

「什麼!?」

藍水上人沒想到因為自己一句話,對方就直接出手,心中不由后怕起來。

眼前的危機,若是沒有其他上三天境修士阻攔,他們恐怕真的要隕落在此。

「難道我等的性命,就要在此終結?」

一名名先天境修士心生絕望的看向頭頂上方,原本顫抖的身體就要匍匐下跪!

不過…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

忽然一道帶著濃濃喜悅的錯愣聲從青色圓月內響起。

姚星宇準備滅殺眾人的手掌也在這片刻功夫,有了微弱顫動,最終停頓在半空上方!

… 「咦?我竟然出來了…不過這個氣息,怎麼有一股熟悉的感覺,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也不知道,那手臂之中的傳送陣究竟將我傳送到了哪裡?」

一道輕咦聲從蒼穹上方響起。

緊接著,巨大的青色圓月四周,虛空開始莫名崩塌,無數道靈氣漩渦以此為中心,形成一個巨大圓環,將一名身穿白色道袍,臉色紅潤,看上去十分狼狽的男子包圍其中!

「竟然是他!」

姚星宇停下手中動作,滿是錯愣的看著如汪洋之海般宣洩空間之力的蒼穹,目光鎖定在一名有些不知所措的男子身上。

他到現在,還能回想起當初自己在沙州出現時,遇到那名只知道逞口舌爭的化靈境劍修!

「既然你敢出現,那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當初你在沙州所做的一切,今日我就讓你全部奉還過來!」

轟——

說話間,姚星宇沖著楚雲所在的虛空大手一握。火焰之光如湍急河流,瞬間從他四周虛無湧出,化作一張巨大金色手掌,以雷霆之勢向對方呼嘯而去。

嘩嘩嘩——

巨大的威壓震懾著在場每一位暗暗慶幸的修士,若非先前青色圓月內走出一名男子,他們如今怕已經隕落在姚星宇的術法下了。

「那人是誰?年紀不大,可身上的修為,老夫卻一點也看不透!」金陽老祖慶幸的同時,目光一掃遠處靈氣漩渦中的男子,暗暗驚嘆。

靈氣漩渦所發出的恐怖威壓,別說是尋常的化靈境修士,哪怕是他親身面對,怕也不會像對方那樣,視若無物,一臉輕鬆。

「南域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天驕?莫不是,此人就是南離宗消失的聖子?可他為何會從虛無中的青色圓月內出現?難道說,在那圓月背後,連通的是一處太古傳承地?」

藍水上人看著蒼穹中男子偉岸的身影,心中深深折服道。

她在見到對方的同時,也把從青色圓月中走出來的楚雲當成一名實力稍微厲害些的化靈境修士!

「哈哈,死吧!」

忽然的,就在場中修士目光紛紛停留在虛無中偉岸男子身上時,姚星宇長笑一聲,揮舞出的巨大金色手掌劃破虛空,來到楚雲面前。

眼看著,就要將他瘦小的身體從大荒上抹去。

「哼!」

危機關頭,一道凌厲的輕喝聲從楚雲嘴裡迸發,只見在他四周環繞的靈氣漩渦一下崩碎,磅礴浩瀚的力量化作無形巨手,迎面向巨大金色手掌轟去。

醫婚霸道,總裁妻人太甚 這裡是什麼地方? 惡魔老公 ,就遭到他人攻擊?」

楚雲不知所措的看著腳下散發出炎炎火光的巨大手掌,深吸口氣。

先前他還沉浸在呼吸新鮮空氣的喜悅中,可誰想,這轉眼還不到一個剎那功夫,他就被人偷襲。

好在出手之人實力一般,並不是恐怖大能。

轟——

金色手掌和無形靈氣風暴相撞,一紅一藍兩道耀眼光芒以青色圓月為中心,開始不停向四周虛空擴散,掀起一股股浩瀚靈氣波浪。

「什麼?他現在竟然強成這樣?」姚星宇目光一寒,有些不敢確定道。

先前那一擊,不說有他十成力量,可七八成怎麼也有了,滅殺化靈境修士,根本不在話下。

可是現在,他卻如看到,楚雲僅僅呵斥一聲,便牽引四周靈氣漩渦將他術法抵消。

這豈不是說,對方已經有了完全不弱於他的實力?

「這怎麼可能?連一年時間都沒有到,這小子怎麼可能從化靈境初期修為提升到上三天境?縱然是中都最頂尖的天才,也做不到!」

姚星宇心中驚疑,熟不知比他還要驚疑的楚雲心中簡直炸開了鍋。

「搞什麼?隨便一個地方偷襲我的人都有上三天境?這還讓不讓人活?」目光一掃頭頂和南域大陸相似的蒼穹,楚雲苦笑一聲。

要知道,哪怕是在他當初生活的南域大陸,上三天境老祖也不是那麼容易見到的。

「看來,我陷入了一個很不尋常的天地,就是不知道,襲擊我那人,究竟是誰?」楚雲說話間,慢慢低下頭,看向腳下正一臉冷清的姚星宇。

「什麼?竟然是他?這怎麼可能?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楚雲深吸一口氣,強忍著心臟跳動,難以置信的表情頃刻間浮上心頭。

他自然不可能忘記,當初他從永恆汪洋世界中解救出來的天橋境修士。

只是…

世間真的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么?

他在南域大荒解救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片奇異世界中?

想到這裡,楚雲身體不禁一抖,抬起頭猛的看向頭頂蒼穹,驚呼一聲:「這裡,竟然是南域大陸!!!」

轟——


Prev Post
雲長歌給九韶喂下去的毒藥,事實上,所謂的解藥起不到任何的效果,因為她是一定要讓九韶『死』。
Next Post
只見李瀟在此刻邁動步伐,猶如絕美的舞姿,幾步之間,不僅避開了白鶴的攻擊,更是繞到了他的身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