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李瀟在此刻邁動步伐,猶如絕美的舞姿,幾步之間,不僅避開了白鶴的攻擊,更是繞到了他的身後。

「雷霆斬!」

當即,李瀟掌中雷霆光輝閃爍,戰狂之上更是劍芒流露!

「轟!」

戰狂橫掃,伴隨著雷霆般的劍芒,朝著白鶴的天靈蓋劈斬而下。

白鶴心驚,他沒想到李瀟的身法如此詭異,猶如一道血色魅影一般,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並且,白鶴感受到頭頂上傳來的力量,讓他心中震驚。

「給我開!」

白鶴怒吼,全身的真氣在舞動,雙手逆沖而上!

「轟!」

一道爆響之下,只見白鶴的雙手上散發出驚人的光輝,雙手更是猶如堅硬的鶴喙一般,撞擊在了戰狂之上。

頓時,雷霆般的劍芒肆意,直衝而下,纏繞在了白鶴的雙手之上。

而白鶴無懼,雙手一震,仗著自己的境界高深,此刻將雷霆斬的劍芒震碎。

並且,白鶴雙手握住戰狂,似要將戰狂奪過來!

「呵。」對此,李瀟只是輕笑一聲,身軀震動,真氣凝聚,一片清光浮現,從他的身上蔓延開來。

頓時,一股晦澀的氣息瀰漫,似要禁錮白鶴的妖魂,嚇的他急忙鬆開了手。

「晚了。」李瀟冷笑道,戰狂橫掃,一片清光爆沖而出,擊中了白鶴!

「噗!」

當即,白鶴口中鮮血噴洒,並且妖魂被禁錮,無法召喚!

這一刻,白鶴只能動用真氣!

但是,僅僅動用真氣,這如何能與李瀟一戰?

因此,白鶴此刻急速的後退,朝著不遠處黑藤少年衝去。

「幫我!」

白鶴驚呼,看著身後的李瀟追了下來,終於是恐懼了。

但是,那黑藤少年哪有功夫去管白鶴,此刻的他與季太一激戰,根本就騰不出來!

一時間,白鶴只能不斷的逃命,而李瀟在後面緊追不捨。

若非白鶴族本就是以速度見長,恐怕現在的白鶴就已經被李瀟追上,並且殺了!

「段伊劍!給我攔住他!」

李瀟大喝道,知道這樣追下去,一時半會也追不上,不如讓段伊劍出手。

但是,在李瀟開口后,發現段伊劍遲遲沒有行動,不由好奇,朝著下方看去。

這一看之下,李瀟面色古怪,只見在視線當中,哪有段伊劍的影子!

「這小子又跑了!?」李瀟咒罵一聲,有時候對段伊劍的膽小性格,真的是很無語。

「臭小子!還不給我攔住他!」

最終,李瀟在一個角落之中看到了段伊劍。

此刻的段伊劍身上有一些傷,但並無大礙,此刻聽到李瀟的聲音,面帶尷尬的抬頭。

「他在那裡!給我把他射下來!」李瀟指著前方逃遁的白鶴,對著段伊劍大喝道。

段伊劍聞言,大口了呼吸了幾口氣,像是要平息內心的恐懼一般。

隨後,就看到段伊劍召喚出長劍武魂,雙手握住劍柄,劍端瞄準了白鶴的身影。

「天命技!殺!」這一刻,段伊劍看似是勇猛的,是無謂的。

只見在他的一聲怒吼之下,他的長劍猛然只見暴漲而出!

這長劍在眨眼間就暴漲了百米,並且速度之快,猶如空破的流星一般。

「噗!」

一道悶響傳出,在段伊劍的天命技之下,白鶴毫無意外的被擊中!

「誰!?」白鶴怒吼,此刻身軀一陣搖晃,只見他的丹田之上,赫然出現了一個血洞。

而段伊劍在擊中白鶴后,又是躲到了人群後方,滿臉的驚恐,像是害怕被白鶴報復一般。

不過,段伊劍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

受傷后的白鶴,速度頓時大減,李瀟幾步之間就追了上去。

並且,白鶴是丹田受傷,他的妖魂更是受傷不輕,若非段伊劍的境界低了一點,剛才那一劍,就能震碎白鶴的妖魂。

此刻,李瀟追上白鶴,抬手就是戰狂劈斬而下!

雷霆般的劍芒閃爍,似要力劈白鶴!

白鶴震驚,心中恐懼,他怎麼也沒想到,身為武宗九層境界的他,面對一個武宗四層的人族少年,居然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此刻,看著戰狂落下,帶著那恐怖的雷霆劍芒,讓他心如死灰。

以白鶴如今的狀態,根本就擋不住李瀟的攻擊!

「啊!」

在最後一刻,白鶴怒吼,提起全部的真氣,像是要拚命一般。

但是,還沒等他出手,就看到戰狂落下,直接擊中白鶴的天靈蓋。

白鶴雙眼一黑,天靈蓋被擊中,卻沒有第一時間死去。

但是,隨即而來的是影殺之魂擊出的雷霆斬!

這一刻,雷霆斬落下,劍芒凌厲,直衝而下,劈在了白鶴的天靈蓋之上。

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出現,白鶴整個腦袋都炸開了,紅白之物散落。

「不好!白鶴被殺了!」

這一刻,遠處的耶律浩心神一動,面露凝重之色。

「那廢物東西,被一個武宗四層的人族給殺了?」黑藤族少年也是驚怒,難以置信白鶴就這樣死了。

而此刻,李瀟斬殺掉白鶴之後,朝著那黑藤族少年衝去。

「你很喜歡偷襲是吧!?」李瀟冷聲道。

這黑藤族少年之前偷襲李瀟,雖然沒有成功,但李瀟還是記得很清楚。

此刻,一團血色霧靄在李瀟的身上浮現,影舞施展,身影在原地突然消失!

猶如一道血色魅影,當李瀟再次出現后,已然站在了黑藤族少年的身後。 面對突然出現在身後的李瀟,這黑藤少年大驚,心中更怒罵白鶴的不給力,這麼快就被李瀟解決了。

此刻,黑藤少年身影急速橫移,身上蔓延出幾條黑藤,猶如紮根在虛空中一般!

「斬!」

李瀟爆喝一聲,戰狂落下,帶著燦爛的雷霆光輝,似要斬碎這虛空一般。

「轟!」

「轟!」

連續爆響之下,那黑藤少年衍生出來的黑藤全部被斬斷,同時李瀟手持戰狂,逆沖了過去!

正當此刻,季太一出手,身後一株柳樹顯化,千百枝條猶如利劍出世,刺破空氣,朝著那黑藤少年刺去。

面對兩人的夾擊,這黑藤少年不再後退,長嘯一聲,當即一株黑藤藤條從他的體內蔓延。

這黑色藤條十分粗大,足足有水桶那麼粗。

只見這黑藤藤條猶如一隻魔手一般,朝著前方橫掃。

頓時,大片的柳絮被震斷,就連李瀟都被那股強大的氣息逼退三尺!

「我可不像白鶴那廢物!」黑藤少年冷聲道。

話音落下,就看到他逆沖而來,居然要一人獨戰李瀟和季太一!

這讓李瀟心驚,看這黑藤少年的樣子,想必是很有信心,估計還有什麼隱藏的手段。

因此,李瀟在這一刻急速後退,不想與只硬撼。

但季太一就想的簡單多了,他柳樹武魂震動,加持在身,逆沖而出,要與那黑藤少年硬撼!

「轟!」

一道道爆響當即傳出,只看到一株黑藤顯化,上面倒刺凌厲,橫掃而過,居然將季太一的武魂給震回了體內!

同一時間,那一道黑藤筆直的刺出,直逼季太一的面門!

季太一驚恐,之前一直與黑藤少年在戰鬥,但沒想到,這黑藤少年居然一直隱藏著實力。

如今,黑藤少年全力出手,將他的武魂震回了體內,如今再面對黑藤少年的攻擊,季太一心驚,急忙後退!

但是,那黑藤出擊的速度太快了,季太一剛剛後退,那黑藤已經衝來,畢竟刺入了他的肩膀之中!

「卡擦!」

一道悶響傳出,黑藤扭曲,震動,在此刻將季太一的一條手臂給斬了下來。

頓時,鮮血飄灑,季太一整個人都在顫抖,面色更是蒼白如紙!

「我來!」

李瀟見狀,急忙沖了過去,戰狂橫掃,將那黑藤震退,救下了季太一。

「你先去療傷。」李瀟說道,丟了幾枚丹藥給季太一。

季太一聞言,也不含糊,當即離開,顯然是去療傷。

而此刻,李瀟面對沒那黑藤少年,面色凝重。

很顯然,這黑藤少年很強,比白鶴要強出太多了。

如今,這黑藤少年暴怒,一株黑藤纏繞在他的身上,一條條黑色的藤蔓蔓延,朝著李瀟爆射而來。

「炎陽混索!」

李瀟怒吼,雙手結印,炎陽混索擊出。

只見一道火焰枷鎖旋轉,橫掃而出,所過之處,那些藤蔓全部被燃燒,化作灰燼。

但是,越來越多的藤蔓爆射而出,這樣下去,根本就是斬不完,燒不盡!

並且,李瀟的神色在此刻突然一凝,暗道一聲不好!

只見李瀟身上的血色霧靄在快速的消失,顯然影殺之魂要再次沉睡了!

沒有了影殺之魂,李瀟的實力就會大減,想要與武宗九層的黑藤少年相戰,這太難了。

但是李瀟無懼!

若是放在幾天前,現在的李瀟可能危險。

但是,在第二次試煉開始之前,李瀟已經修鍊成了炎龍出淵!

如今,想要戰勝這黑藤少年,看來只能施展炎龍出淵。

「你們都要死!敢跟我搶奪霸主之位!沒人能活下來!」黑藤少年怒吼道,藤條蔓延,猶如一隻只黑色的魔手,朝著李瀟探來。

李瀟面色凝重,自在劍意加身,在空中不斷的移動,避開對方的攻擊。

同時李瀟雙手結印,身上一簇簇火焰蒸騰而起。

整個人像是在燃燒一般,熊熊烈火衝天而起。

但就在瞬間,李瀟身上的火焰消失,而李瀟整個人的氣勢,更是降低到了最低點!

這讓黑藤族少年驚喜,以為李瀟是真氣用盡了!

當即,就看到黑藤族少年衝來,那根粗大的藤蔓猶如巨大的鍘刀,朝著李瀟的天靈蓋落下!

但是,正當那巨大的藤蔓即將斬在李瀟天靈蓋上的瞬間,李瀟身上爆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氣息!

像是一頭潛龍蘇醒,似要衝出深淵一般!

Prev Post
「是藍水上人!我們柳州三大勢力的巔峰人物竟然都出現了!」
Next Post
她對著林衛國「大哥哥,大哥「地叫,好親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