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對著林衛國「大哥哥,大哥「地叫,好親熱。

要綁架她,林衛國覺得有些不忍。

在刀劉的鼓動下,林衛國沒能堅持。

因為林衛國覺得失去太多。


如果有了錢,林衛國也許會去找羅葉,如果她還沒嫁人,林衛國願意和她在偏僻的鄉村過上一輩子。

如果她已經嫁了人,林衛國會送她一筆錢,也許她一定會收。

但林衛國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去彌補自己犯下錯誤。

在服刑的最後一年,林衛國意外地收到了兩筆從北京寄來的錢,共三萬元。


落款人是「天天」,是個假名。

在第二張匯款留言上寫著:先不要問我是誰,我知道這筆錢會讓你日子好過些。

你出獄后和我聯繫,手機號碼:1368907****。

這個手機號你現在不用打,在你出獄的第二天…

刀劉比林衛國早一個月出獄。

在林衛國出獄那天,他早早地來監獄門口接他。

重獲之由的興奮之……

本書源自看書罓

… 如果她已經嫁了人,林衛國會送她一筆錢,也許她一定會收。

但林衛國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去彌補自己犯下錯誤。

在服刑的最後一年,林衛國意外地收到了兩筆從北京寄來的錢,共三萬元。

落款人是「天天」,是個假名。

在第二張匯款留言上寫著:先不要問我是誰,我知道這筆錢會讓你日子好過些。

你出獄后和我聯繫,手機號碼:1368907****。

這個手機號你現在不用打,在你出獄的第二天才會開通。

林衛國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是誰會給我匯錢。

不過刀劉卻很高興,這下實施計劃的資金已有了落實。

漫長的刑期終於熬到了頭,林衛國被減刑半年。

刀劉比林衛國早一個月出獄。

在林衛國出獄那天,他早早地來監獄門口接他。

重獲之由的興奮之情自然無以言表。

在小鎮上,刀劉給給林衛國擺了接風酒,介紹了兩個兄弟給他認識。一個叫肥龍,體重一百八十多斤。

另一個叫猴子,高高瘦瘦的。

倒是與各自的綽號十分貼切。

酒足飯飽之後, 替身寵妻別想逃

猴子到街上轉了一圈,領回幾個姿色平庸的女人,一看就知道是野雞。

刀劉將其中一個女的推給林衛國,自己則摟了另一個,在林衛國面前脫得赤條條,真刀實槍地幹了起來。

這樣的場面,林衛國還第一次經歷,不免有些慌亂。

倒是那個女的抱著刀劉,伸出手來在林衛國襠上揉了起來。

「兄弟,你怎麼了?不喜歡哥給你的女人?」林衛國還在猶豫時,刀劉扭過頭有些不悅地說道。

「不不不不。」林衛國連聲說道。

望著在刀劉雄壯身體下有些誇張扭動著白花花的肉體,壓抑好久的慾火開始爆發。

林衛國也同刀劉一般,在相隔不到數米的另一張床上,開始糾纏。

在*愛強烈的歡悅中,林衛國有身體象飄了起來,而他的心卻在不斷地往下沉……

數天之後,林衛國他們四人踏上火車,目的地是……北京。

站立在天橋上的林衛國,各種紛纏而至的回憶將他拖入了另一個世界,直到手機刺耳的鈴聲音驟然響了起來。

電話里傳來是刀劉些焦燥的聲音:「怎麼已經到時間了,還沒出來,你去看看。」

林衛國應了一聲,看了看手錶,心裡暗暗說道,平時都在九點結束訓練,今天已經超過了時間。

「我去看看吧。」林衛國對電話那頭的刀劉說道。

順著天橋拾級而下,在進金芭蕾的門口,傳達室里空無一人,林衛國走公告牌前,上面寫著今天在演出廳排練芭蕾舞劇《海俠》,請全體人員準時參加。

演出廳在一樓的左側,林衛國輕輕地推開門,無聲無息地走了進去,挑了邊上坐置做了下來。

劇院內除了林衛國倒還寥寥數人坐著觀看。

因此林衛國並不特別顯眼,也沒引起別人注意。

台上正在排練經典芭蕾舞劇《海俠》,這是林衛國看過為數不多的芭蕾舞劇之一。

從窮山僻壤來的林衛國對這種踮著腳尖的高雅藝術一直沒什麼濃厚興趣,記得那次看《海俠》是在章妍的提議下才去的。

遠遠的,我看到了秦小雨,她演的是主角「美多拉」。

穿著紅得象彩霞一般衣裳,雖然舞台其它女演員也穿著各色鮮艷的服裝。

但她在人群的中央,是那醒目,那麼與眾不同。

六的前,十五歲的她已是一個標準小美人。

五年後的今天她更是婷婷玉立,出類拔萃,美得另人目眩。

音樂聲音驟然變得急促,一群扮演海盜男人沖入舞台,圍住正翩翩起舞的少女。

少女四散逃竄。

林衛國看到「美多拉」被兩個海盜捉住,高高地舉了起來,她的臉上滿是惶恐。

林衛國依稀記得現在台排練的與我當日看的《海俠》並無不同。

不知為夏,林衛國的心在迅速地下沉,台上「美多拉」被海盜綁走這一幕馬上將在現實中出現,而他就是其中的一人。

這十多天與刀劉他們一結伴北行,林衛國對他有了更深的了解。

的確,他很講義氣,但他好爭、冷血的本性越來越暴露無遺。

林衛國打定主意,這趟計劃完成後,他不會再跟著他。


但林衛國深深地為秦小雨的命運擔憂。

她這麼美、這麼優秀, 竊命者[快穿]

這個問題我以前不是沒有想過,但仇恨蒙閉了我的心靈,但從我見到她的那一刻起。

一種淡淡地親切感、一種與生俱來對美的珍異與對毀壞藝術珍品悲哀纏繞在林衛國心裡,令他心靈沒有片刻的安寧。

而這一刻,看著台上燦爛如花的秦小雨,這種感覺無限地擴張,象毒液一般深入林衛國的骨髓……

秦小雨消失在舞台上,所有演員都離開了,幾個觀看者也起身離坐,排練已經結束了。

林衛國雙腿象灌了鉛似的,費了好大幾才走到門口。

「那個演『美多拉』的演員真漂亮,她的舞跳得也好,我看她有潛質成為一流的演員。」

幾個從林衛國身邊走過的人被精彩的表演感染,紛紛議論著。

走出大門外,一陣強烈的寒風使林衛國昏沉沉地大腦清醒了些。

林衛國又點上一支煙,掏出手機,可他的手指抖個不停,竟無法準確按出刀劉的手機號碼。

雖在寒風中,林衛國的額頭冒出大滴滴的汗水,這不是因為熱,而因為緊張,更內心的天人交戰。

林衛國的手機鈴聲響了,不用看也知道是刀劉打來的。

到了北京后,他們用假的身份證買了兩部手機,沒其它人知道手機的號碼。

「出來沒有?」刀劉聲音比剛才更家焦灼。

「排練剛剛結束了,我想應該……」林衛國的話還沒說完,他就聽到幾個女孩在互相道別。

秦小雨那脆脆、甜甜的聲音,雖然與五年前有些不同,但林衛國還是能十分準確地辨別出來。

林衛國屏著氣,不說話。

秦小雨從林衛國的身邊走過,也許因為今天排練太累了,腳步沒來時那麼輕盈,顯得有些疲乏。

她的婷婷玉立、顯得略有些削瘦的背影是那麼迷人,好象天地間所有美麗的元素都集中於一體。

苗條的身材、盈盈一握的纖纖細腰、雪白勻稱的玉腿……

完美之中更有一種高貴的氣質,讓心懷不軌之人自生慚穢。

她越走越遠,一步步走向那猶如怪獸血盆巨口般地下車庫入口。

「怎麼不說話了,你怎麼了?」刀劉的聲音有些氣急敗壞。

「她已經來了。」林衛國咬了咬牙說道。

說罷他掛斷了電話,依靠在路旁的一顆法國梧桐樹,渾身軟綿綿如虛脫一般。

道路上滾滾的車流在林衛國身邊掠過,他好象無意識般獃獃地站著。直到他手指間夾著的香煙灼痛了他,才驚跳起來。

一輛白色的麵包車從車庫駛出,在他身邊停下,林衛國上了前排的座位,從口袋裡掏出了頭罩戴上。

刀劉他們都沒有蒙面,而林衛國卻不想被秦小雨認出。

車剛啟動,肥龍「嗥」地叫了一聲。

林衛國扭頭一看,看到被一百八十多斤肥龍壓在坐椅上的秦小雨,反手一抓。

肥龍白白胖胖的臉上出五道血痕。

乘著肥龍捂著臉痛呼,秦小雨抓著前排的扶手,從肥龍身體下鑽了出來。

「停車。」

她的聲音再沒有丁點清脆香甜,聲嘶力竭中帶著的無窮的驚懼。

林衛國與猴子坐的駕駛室與後排用鐵欄隔著。


秦小雨美得令人窒息的臉緊貼在鐵欄上,離我只有幾厘米的距離,我聞到一種蘭花的香氣。

也許是林衛國戴著象電影里恐怖份子嚇著了她。

秦小雨猛地轉身邊上的車門。

她的手還沒有觸車門,刀劉象噬人的獵豹般撲了上來,一下將她按倒在第一排的坐位上。

落入囚籠的野獸特別兇猛,在絕境中的人爆發的力量比平時要大得多。

秦小雨用指甲、嘴、腳反抗著兩人在坐位上撕打著,彪悍的刀劉竟沒能將她迅速制服,搏鬥驚心動魄。

林衛國忽然想起有一次秦小雨讓他陪她買雪糕,剛好停電,他們只得從消防通道下樓。

因為停電,樓道里很黑,秦小雨一腳踩空摔了下去,腿被消防栓的邊角掛破,頓時鮮血淋漓。

當時,林衛國和她不熟,而且她又是老闆的女兒,嚇著手足冰冷。

秦小雨不但沒哭,竟反過來安慰林衛國說道:「不要緊。」


後來,她沒說是與林衛國一起摔傷的。

這件事,林衛國印象很深。

他覺得她很勇敢,也很堅強,正如她現在表現出拚死反抗的決心。

但秦小雨畢竟是一個女人,很快就氣喘力竭。

這個時候肥龍也趕來幫忙。

秦小雨被他們從座位上拎了下來,雙手被反扭在身後。

刀劉的膝蓋頂在她的背上,她整個人緊緊貼在隔開前後坐的鐵欄上。

短短數分鐘的拚斗耗費了她巨大的體力,她美麗的臉上泌出一層密密的汗珠。




Prev Post
只見李瀟在此刻邁動步伐,猶如絕美的舞姿,幾步之間,不僅避開了白鶴的攻擊,更是繞到了他的身後。
Next Post
霍其遠心裡的鬱氣正發泄不出,陡然馬車一停,他整個向前栽去,好在伸手穩住了身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