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其遠心裡的鬱氣正發泄不出,陡然馬車一停,他整個向前栽去,好在伸手穩住了身子。

抬頭的時候立刻就看到了那個女人出去的背影。

很快雲回再次進來,手裡捏著兩串糖葫蘆,眉眼間染著燦爛的笑。

馬車再次動起來,雲回將包裹好的糖葫蘆小心的擱著。

霍其遠知道雲回偶爾會吃兩顆,鮮少買兩串的:「你就不怕牙疼嗎?」

「又不是我一個人吃!」雲回下意識的開口。

不是一個人,那就是兩個人!

霍其遠悶悶的想,王府里還有哪個人讓她心裡一直惦記著,連吃串糖葫蘆都要買雙份的!

還有誰?只能是那個男人了!

霍其遠想到這點,心裡越發的悶的難受,怒火交加,可偏偏發泄不了。

突然,他噌過身子,很快的從她手裡搶了一串過去。

「那是我的,你還給我!」雲回不滿的瞪著他。

霍其遠撕開包裹的紙,當著雲回的面舔了兩口,咂了咂嘴:「真甜,你要不要?」

他遞過去。

雲回看著那上面沾染上的一層黏膩有些噁心,嫌棄的擺了擺手:「就當付你的車錢了!」

霍其遠一窒,原本還以為她會說:就送給你吃了。

他這人情就值一串糖葫蘆?

想想也真是不划算!

馬車在南陽王府門口停下。 雲回是立刻搬東西下車,霍其遠作為一個男人,當然是不可能看著女人去忙碌,自己穩穩坐著的。

他從她手裡搶了過去:「你先下去,這些我給你送下去!」

雲回本來想說什麼,可想到蔣霏,便閉上了嘴,扭身就掀開帘子下了馬車。

突然她的目光看著那徐徐往這邊過來的另外一輛馬車,定睛一看,那趕車的人竟然是弦影,那這馬車裡坐的男人是誰,她立刻就會意過來。

想到昨晚上他突然走掉,是看到了那副畫像和冊子,肯定是想起來什麼了。

雲回想到這裡,眉眼上挑,幾步就走了過去。

弦影突然攔在前面。

「讓我過去!」雲回不滿。

弦影沉著看了她一眼,突然目光落在雲回身後:「北齊的霍小將軍?」

雲回一怔,轉頭看向那站在她身後,懷裡摟著東西的男人。

她連忙過去將東西都搶了過來:「東西已經搬下車了,你可以走了。」

霍其遠挑了挑眉,見到她急於和他撇清關係。

他看著那落下帘子的馬車,嘴角一勾:「你這沒良心的丫頭,我好歹幫你一場,你就給我個糖葫蘆就算打發了?就不請我進去坐坐?」

雲回一愣,下意識里暗叫不好,看到弦影鄙夷的眼神,她很擔心的看向那個馬車,此時他坐在車裡肯定是聽到了。

天地良心,她跟霍其遠可沒有關係,兩人就是北齊認識的那兩年。

雲回恨恨瞪了他一眼:「你到底走不走?」

霍其遠看著她這是要炸毛的樣子,知道她心裡是在意車裡的男人。

他本來沒有想要進那個男人的地方,可現在他突然改變主意了。

他朝著雲回陰測測的笑了兩聲,突然往前看了一眼,拔高聲音:「攝政王就不請本小將軍進去坐坐?」

雲回心裡咯噔一下,立刻抬腳踢了過去:「趕緊滾回去!」

霍其遠連忙閃身,拍了拍胸口,有些慶幸:「好險好險。」

他的目光看向那掀開帘子站出來的黑衣男人,一如既往的殭屍臉,一點情緒都沒有,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看上他什麼了?

「攝政王你看到沒有,這就是你們南陽王府的待客之道,你這位王妃真夠粗魯!」

霍其遠聲音帶著嫌棄,撇了那漲紅臉的女人一眼,突然心裡解氣多了。

楚陌看著突然出現在王府門口的兩個人,皺了下眉頭,沉沉走下馬車。

雲回看到男人走出來了,臉色一喜,連忙抬腳抱著東西跑過去。

可男人除了最開始一眼,後來看都沒有看她,直接往王府里走。

雲回有些訝異,反應過來,立刻跟上。

霍其遠看著那個臭丫頭一改剛才對他的粗魯和蠻橫,小心討好的跟在另外一個男人身後。

懷裡抱著那麼多東西,那小跑的樣子看著是那麼滑稽,那麼丑,又那麼刺眼……

本來還想進去再攪合一下,可看到現在那一前一後的兩個身影,他突然心裡不舒坦,沒有了進去的慾望。

抬眼看著這個屹立在陽光下的宏偉府邸,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雲回跟著跨進大門,剛剛沒跑幾步,懷裡的東西一咕嚕滑了下去,全部掉在了地上。

伴隨著一陣聲響,雲回連忙俯身去撿。

可想到什麼,她立刻抬頭看向那個男人,本來就有一段距離,此刻他已經走到了迴廊那裡。

別說來幫她了,是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

雲回奔波了一上午,此刻不僅累,心裡是又著急又委屈。

「楚陌,你站住!」雲回朝著那個黑沉冷漠的背影大喊。

可男人是頭也沒回的消失在了那個拐角。

雲回剛才生出的歡喜和希冀一下被冷水淋了個透,她緊緊咬著嘴唇盯著他消失的方向,再看滿地的東西。

怎麼會這樣?

他沒有想起來?

還是看著她和其他男人一起回來生氣了?

雲回看著地上她特地買的兩匹布,還打算去給他做衣服,現在他這個樣子,怕是她做什麼都不稀罕了!

雲回心裡很難受,也很頹敗,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他才能記起來,或者多喜歡她一點!

不只是對她身體的喜歡,而是喜歡她這個人,從裡到外的喜歡。

突然眼前多了一道黑影,雲回看著地面上那個人影,心裡一顫,突然湧出驚喜,立刻抬頭:「楚……」

另外一個字咽在喉嚨里,她看著那冷冷站在她跟前的人,臉色冷了下來:「你來做什麼?」

弦影將地上的東西全部撿起來抱在懷裡,臉上帶著漠然,聲音不耐:「主子說讓屬下幫王妃將東西送去回安苑!」

楚陌說的?

雲回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朝著周圍看了看。

「別看了,主子沒有來,」弦影嘴角勾起一抹譏誚。

「那就有勞影護衛了!」 名門盛愛:江少心尖妻 雲回嘴角扯了下,轉過身朝著回安苑的方向走去。

回到屋子,弦影直接將東西放在外面的桌上,就冷冷的走了。

雲回立刻就讓薄月派人去給宋遇捎信。

她將懣有精神的女兒抱在懷裡,左右兩邊胖臉狠狠親了口。

女兒黑漆的眸子盯著她,高興的拍了拍手,去扯雲回的頭髮。

雲回不喜歡女兒這個習慣,本來開始還糾正了幾次,她有所收斂,後來楚陌回來了,慣了這丫頭兩次,這丫頭又膽兒肥了。

想到那個男人,雲回眉頭皺的很緊,心裡有些拿不定他到底怎麼想的?

昨晚上將那兩件東西翻出來后,他就不對勁了。

應該是想起什麼了!

可看今日這個冷淡的樣子,又不像!

雲回十分的在意,雖然心裡不舒服,可也不能放著他不管。

雲回給女兒餵了口糧后,薄月就回來了,將女兒塞給她。

雲回還是打算去正院那邊看看。

這次弦影沒有多說話,看到她來,臉上的不喜很明顯,還是不情願的進門稟報。

「主子說身子疲了,不想見任何人,請王妃先回去!」

不見她?

雲回心裡立刻覺察到不對勁了,兩人從昨天開始還是好好的,他終於鬆口答應不碰其她女人,怎麼今日就不想見她了?

難道是反悔了?

雲回想到這點,心裡是又氣又怒! 往前走了幾步,一隻手臂橫在她身前。

「主子說了,不想見王妃!」弦影沉聲提醒。

雲回抿了抿嘴,轉頭看向他,聲音堅定:「現在不是他要見我,是我要見他,你讓開!」

弦影一怔,不悅的皺了皺眉:「屬下只聽從主子的吩咐!」

雲回可不管他,徑自往前。

弦影立刻幾步上前阻攔。

「影護衛,我是王妃,你若是碰了我的身子,那就是對王妃不敬,我就和王爺說,你覺得王爺會在意自己的臉面,還是在意你這個小小的護衛?」

雲回眉眼間帶著輕蔑,冷笑出聲。

弦影身子一頓。

「如果你現在讓我進去,也是我自己闖進去的,如果王爺生氣,遭殃的也是我,你不是很想看到王爺廢了我嗎?現在就是好機會!」

雲回挑釁出聲。

弦影沒有說話,可是卻沒有再次阻攔。

雲回立刻推門閃了進去。

「出去!」

冷冷的聲音傳到雲回耳里,她身子一怔,抬頭看去,就落到不遠處站在窗口的男人。

她皺了皺眉,看著他清冷的背影。

「是我——」

雲回聲音帶著幾分哀怨,覺得這個男人現在變臉比翻書還快,前兩日還拉著她耍流氓,現在是見也不見她了。

難道這麼快厭倦了她?

楚陌轉過身看著那站在身後的女人,臉上看不出情緒,可聲音依舊冰冷:「誰讓你進來的?」

果然是不想見到她!

雲回這下可不忍耐了,自從他去了阿沙嶺,她就每日每夜擔驚受怕,好不容易盼到他回來了。

結果他倒好,一個失憶就將她打發了!

雲回想到這幾日伏低做小,一下高興一下難受,所有的情緒都系在這個男人的身上。

可是他想要了就往她屋子裡竄,壓著她做那羞人的事情,不想要了就不想見她,還對她發脾氣!

她抬腳朝著他走過去,伸手摟住他的腰身,緊緊的箍著。

憤怒的一口咬在了他胸前的地方。

「楚陌,你混蛋!」

隔著衣服,雲回將怨怒發泄出來。

楚陌皺了下眉頭,垂眼看著她,突然抬手過去拉開她。

雲回死死的咬著,恨不得給他咬掉了,可恨的是他穿了這麼結實的一件衣服。

看著他眼裡的冷漠和黑沉,她問道:「你昨晚上看到那些東西就沒有什麼想法嗎?」

楚陌覺得這個女人真奇怪,你不想見她,她就死纏爛打的過來,拉著你說那些奇怪的話,你想睡她了,她偏偏就矜持了起來,死活不讓你碰,甚至一碰就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Prev Post
她對著林衛國「大哥哥,大哥「地叫,好親熱。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