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漆黑的天幕下,古塵和二牛頗顯孤獨的走在小鎮的街道上。

這次不同以往,心中的仇恨不再,熟悉的街道再次映入眼帘,勾勒起的,更多的是他兒時的記憶。

那是很久之前的記憶,久到,和他當年一起的玩伴,都已經作古,甚至是他們的兒孫也都已經作古。

現在,不會有人再認識他了!

小鎮,依然是他心中的小鎮,但是,卻再也不是屬於他的那個年代。

街道中央,古塵靜靜站立;「當年,我有一個很要好的玩伴,叫劉增,他家很窮,我和他便是在這裡認識的。」

「怎麼認識的?」

「他太餓了,搶了這裡賣包子大伯的兩個包子,是我幫他解得圍,從那以後,他就成了我的好朋友。」

「呵……。」聞言,二牛不禁的笑著搖了搖頭,雖然聽起來很幼稚,但是,卻也觸動了他的內心。

這是最純真的友情,你對我好,我便對你好,沒有任何的利益糾紛和其他摻雜。

時至今日,在他們的眼中,這可能是十分幼稚的,但是,他們卻再也無法獲得這種純真感情。

古塵緩步,繼續前進,道;「知道嗎,當年我在鎮上,還真的算是一個挺受人尊敬的富家少爺,我和與那些富家子弟不同。」

「怎麼不同?」

「因為父親從小便是教育我,不可仗勢欺人,尤其是財力,財力不能成為張狂的資本,因為再有錢,碰到個打不過的,他兩拳就能打死你,再有錢也沒用。」

「呵,你父親的教育還真是直接。」

「是啊,因為我當年不能修鍊,所以父親便教育我,和善待人,廣傑善緣……。」

身影漸行漸遠,聲音也隨之消失在黑夜中,古塵和二牛兩人,最終不見了蹤跡。

這一夜,古塵和二牛逛了很多地方,逛遍了小鎮的每個街道,拜祭了父母,然後,還去了紫月山的龍虎軍軍營。

等到逛遍這些地方之後,東方已經泛起一抹血紅。

天要亮了。

二牛看了一眼東方,道;「古塵,我們該走了。」

古塵凝眉看向遠方;「再去最後一個地方。」

……

無需古塵說出地方,二牛知道,肯定是王戰的墳墓。

黎明前的黑暗,朦朧仍舊籠罩大地,古塵和二牛徒步,突然,兩人同時停了下來。

王戰的墳墓,就在百米的前方,但是此刻,一個白色的人影,正站在王戰的墳墓前。

誰?

古塵不禁的皺起眉頭,鳳陽城王家,已經不復存在,而王戰被安葬在這裡,知道他的人,也幾乎已經全都不在了,誰會和他一樣,前來拜祭,難道是……。

二牛低聲道;「好像是個女人。」

因為光線太過朦朧,所以,無法看清男女,但是從身材看,是個女人的可能性更大。

古塵不禁的tian了一下嘴唇,道;「應該只有她。」

說罷這番話,古塵大步前往,距離越來越近,終於,等到古塵和二牛兩人和這白色的人影相距不過十米的時候,人影轉了過來。

二牛雙眼大睜,一臉不敢置信;「秦榮?」

眼前這白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數十年前,和他們一起計劃對付方家,但是卻在最後擺了他們一道,帶走了方家所有家產的秦榮。

四目相似,古塵突然有種苦笑不得的感覺,不禁道;「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

秦榮嘴角上揚,給人如沐春風之感;「彼此彼此,你不是也還活著?」

和秦榮之間的關係,古塵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如果來概括,只能說,亦敵亦友,亦或者是朋友的可能更大。

當年對付方家的時候,兩人聯手,如果不是秦榮最後擺了他一道,他一定將秦榮當成了朋友,不過也正是被秦榮擺了那一道,讓古塵認識到,兩人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因為秦榮的心中,不會有朋友,這是她與生俱來的本性。

所以,兩人最親密的關係,也不過是合作關係。

如此的開場,讓古塵感覺夢回當年,又是那熟悉的感覺,不禁啞然失笑,雖然他和秦榮,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但是他們彼此,卻是最了解彼此和最熟悉彼此的人。

古塵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道;「幾十年的時間沒見,沒想到,你竟然也修鍊到了化神境。」

「你不也一樣。」秦榮道,「當年,我修為比你高,突破化神境也不足為奇,倒是你。」

古塵打斷道;「我也不足為奇,你應該知道我的修鍊速度。」

聞言,秦榮不禁的點了點頭;「確實,畢竟,當年我是看著你成長起來的。」

……

… 一句當年我是看著你成長起來的,不知喚醒了多少的回憶.

回想當年,如果不是秦榮,他早就已經死了,雖然兩人之間一直坎坎坷坷,但是,彼此之間的聯繫,卻是從來沒有真正的斷過。

從古塵剛開始修鍊,一直到今天,秦榮說是看著他成長起來的,倒也不是假話。

古塵唏噓;「回想當年,已經是百年前,時間過的真快啊。」


秦榮嘴角一抹淡笑;「是啊,難得你還記得王戰,我該替他謝謝你。」

「你不也一樣。」

「當然不一樣,我說過,我心中這輩子永遠都只有一個王戰,我們是夫妻,這麼能一樣?」

再次聽到秦榮說出這種話,古塵不禁的搖頭;「你的世界,我是永遠都不可能懂了,也永遠都不可能明白,但是我還是想問,既然你知道王戰當年對你是真心,為什麼任由這一切發生?」

「他只有死了,才會在我心中。」

「……。」

似曾相識的回答,古塵忘記是什麼時候自己曾經這麼問過她,她的回答也是如此,現在,依舊沒變。

似乎沒有了話,三人一陣沉默,直到東方的一抹艷紅的光芒照射在三人的身上,日出了。

秦榮靜靜的看著東方;「鳳陽城的日出,才能看到家的影子。」

古塵心中頗有感觸;「可能以後再也看不到了。」

聞言,秦榮詫異的看了一眼古塵;「怎麼,你要走嗎?」

「怎麼,難道你會留下來?」

兩人的問答,若是用在別人身上,一定會感覺很奇怪,但是用在他們的身上,卻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他們太熟悉彼此,就算是一方說,要留下來保衛清風府,另一方也絕對不會相信。

秦榮感慨道;「滄海滄田,果然物是人非,我路過軍營的時候,裡面已經空無一人。」

「你去軍營了?」

秦榮點了點頭;「我沒有怎麼逛,只是回到了我曾經的小樓呆了一會。」

古塵點了點頭,他說怎麼沒有聞到她的味道。

秦榮繼續道;「知道清風府的事情已經控制不住,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最後一次看看王戰的墳墓,以後,或許連拜祭他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古塵不禁的點頭,其實他這一夜所做的,也是因為如此。

當年的事情,過去已經過去,不管秦榮從方家得到了多少東西什麼東西,現在再追究,已經沒有意義,而且,古塵知道,她也是肯定不會交出來。

看著東方冉冉升起的紅日,古塵突然道;「記不記得,我還欠你一個人情。」

「不是兩個嗎?」

「我忘了,當做一個好了。」

「你這人……。」秦榮無語。

古塵笑了一下,繼續道;「你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暫時沒有,以後若是有,我會找你的。」

「是嗎?那就祝你好運,希望你以後還能找到我,行了,不打擾你和王戰了,我們該走了。」

「慢著,我以後需要的時候,去哪裡找你?」

古塵停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你或許該想想,等你以後想找我的時候,我或許已經不在了。」

說罷這番話,古塵腳尖輕點,直接飄然離去。

秦榮不禁的看向二牛;「他這是怎麼了?」

二牛縱了一下肩膀;「你比當年又漂亮了。」隨後追上古塵,離去。

看著兩人漸漸消失的身影,秦榮不明所以的皺了一下額頭,隨後再次看向了王戰的墳墓,久久站立……。


……

北寒州,在西北極寒之地,聖州在九州大陸東北,而幽州,則是九州大陸西南,皆屬於邊境。

不過,幽州距離方州,倒是三個地方里最近的,但是縱然如此,也不知要橫跨幾萬萬里。

時間不息,不管滄海是否化成桑田,依舊嚴密的扣合每個齒輪轉動,端是世間最無情的東西。

一月之後,紅日東升,一座巍峨的大山之上,古塵不禁的緊緊身上的血色披風。

略帶清寒的涼風吹過,讓人不禁的神清氣爽,而放眼四周,蔥鬱的山林,一望無際,淡淡的雲霧繚繞,不知綿延多少萬里,彷彿將整個世界,都覆蓋在了雲霧之下。


這裡便是幽州!

仿若世外桃源,沒有爭鬥,充滿著安靜。

「轟!」

古塵心中正在感慨,一聲轟鳴從遠處傳來,打破了這份安靜。

二牛順勢看去,不禁道;「看來,又有人死了。」

「怎麼?幽州也是一處戰亂之地?」

「當然,除了我們以前的方州,哪個地方不亂?」

古塵想了一下;「北寒州。」

二牛無語的咧了一下嘴巴;「你倒是真的會找,不過,幽州雖然也很亂,但是,相比較聖州卻安靜很多,只不過,幽州修道者的實力差距很大。」

古塵不禁的皺了一下額頭;「什麼意思?」

「在幽州,強者很強,中間彷彿有一個斷層,隨後便是普通的修道者。」

聞言,古塵沉思了一下;「這倒是有點意思,不過,是什麼原因,讓中間這部分人離開了呢?」

「幽州的上面壓力太大。」二牛道,「不少修道者在實力達到一定程度之後,以為能出人頭地,結果卻發現,頭頂之上,滿是密密麻麻比自己強的人,出於這個原因,不少人便離開了幽州,有句話不是這麼說,寧**頭不做鳳尾嘛,而實力一般的人,則是在哪裡都一樣,時間一點點的積累,慢慢的,就形成了這種斷層。」

古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倒是有點意思了,不過,這些強者,為什麼會在幽州呢?」

「怎麼來說呢,幽州算是一個煉器盛行的地方,這裡不缺各種煉器大師,外界很難得的寶器之類的武器,在這裡的拍賣行經常出現,甚至,你也可以在這裡訂做專屬自己的武器,而且,聖器也有出現,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引來了不少強者,畢竟修鍊到了最後,很難精進,一些器械的彌補就顯得格外重要。」

聽二牛這麼說,古塵不禁的長出了一口氣,因為他顛覆了自己的一個認識。

在古塵的認識中,應該是修為越強的人,以後越是不依靠外力,而二牛的回答,卻是恰恰相反,修為越強的人,越是需要這些外力!

古塵點了點頭,他看向遠方波動傳來的方向,道;「你說的有道理,不過,那邊的戰鬥還未結束,反而越發激烈,看起來不像是單獨的個人戰鬥,去看看如何?」

「無所謂啊,反正也是順路去阡陌門。」

二牛說罷這番話的,先一步飛向那戰鬥波動傳來的方向。

戰鬥的地方,距離古塵兩人並不遠,只是隔了兩座山,等到古塵兩人趕到的時候,山林中的戰鬥,已經白熱化,兩批人正在山林之中激戰。

飛沙走石,強大的氣息橫卷,樹木崩斷,枝葉漫天飛舞。

古塵懸浮上方,眯眼看了一下,隨即就分辨出了兩個勢力,一方是青衣,一方是黑衣,此刻,青衣已經處於下風,被殲滅只是遲早的事情。

只是他感覺奇怪得是,這些人也全都有釋魂境修為,可是卻沒有一人飛向天空作戰。

古塵不禁的看向二牛,道;「二牛,莫非在幽州還有什麼規矩不成,為何這些青衣人,寧願在下方面對兩個甚至是三個人的圍攻,也不選擇將戰場拉到這天地間呢?」

聞言,二牛不禁的一笑;「這你就不知道了,在幽州的戰鬥,你若是想活命,就別往天上飛。」

「這是為何?」

「你還記得我給你煉製的炎龍弓嗎?」

二牛這麼一說,古塵當即恍然大悟;「莫非幽州的人,都配有弓弩?」

「百分之九十以上。」二牛道,「弓弩,在幽州是最普及的武器,飛入天空便是成為了活靶子,這些人雖然個個都能御空,但是我保證,誰敢飛上來,誰下一刻就會死!」

嗖!


Prev Post
霍其遠心裡的鬱氣正發泄不出,陡然馬車一停,他整個向前栽去,好在伸手穩住了身子。
Next Post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西西的地雷支持!么么噠~╭(╯3╰)╮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