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皇明白以一己之力無法對抗帝鴻氏與烈山氏的聯手,他若是不加入他們,就只能選擇新的盟友。

而黎山選擇的道路,與太一天宮是相同的。

這一點,羅征已經從秋陰河口中得知,現在從凌霜口中第二次驗證,讓羅征心中更加安定了。

誤打誤撞,他選擇加入太一天宮,也是一條非常正確的道路。

這些東西,九五二七恐怕也知道,但它一直不曾明說,而是若有若無的引導自己,朝著適合的路前行。

兩人一邊低聲交流著,也走到了神廟前方的廣場上。

四座神廟門口原本都豎立著一座雕像,屬於太一天宮的神廟前,是一把巨劍,有熊一族的神廟前,則豎立著一座巨大的熊羆,霸氣非凡,而屬於烈山氏的神廟門前則樹立著一把巨尺。

至於最後一座神廟門前的雕像,已經被毀去,只能看見一雙腿……

即使羅征沒來過這裡,他也知道,那裡樹立的應該是蚩尤本尊的三頭六臂雕像,如今已被毀的看不出來,只能一聲嘆息。

不過羅征最大的興趣,還是烈山氏神廟前的巨尺。

這巨尺雕刻的惟妙惟肖,外形竟與他的無量尺差別不大。

「那座神廟前的尺子,又是什麼來歷?」羅征問道。

「神農尺唄,」凌霜順口回答道,這本來就是一個常識,不過羅征來自於母世界之外,凌霜已經習慣他的無知了……

神農尺,不知與無量尺有什麼關聯,羅征心中嘀咕,但轉念一想,這神農尺既然能被烈山氏的族人們塑成雕像供奉,想必其來歷非凡,有什麼關聯恐怕是自己想多了。

兩人到了天宮門口之際,就有兩人攔在他們跟前,「若是天宮弟子,需驗明身份!」

凌霜舉起了手臂,手中那方框一般的須彌戒指光芒一閃。

其中一人便讓開在一邊,客氣的說道:「你可進入其中,」隨後又對羅征說道:「你也需要驗證。」

彼岸內大家彼此看不清對方容貌,僅能憑氣息判斷,他們自然無法判定羅征的身份。 這時凌霜倒是想起來了,隨即笑道:「帶你一路晉陞的太快,倒是忘記了,你既然入了心流劍派,就需要領取天宮的靈魂標識。」

「怎麼領取?」羅征問道。

「心流劍派不是有美貌如花的丫鬟服侍嗎?找她們去領取便可,我在這裡等你,」凌霜笑道,不過提到那些丫鬟,凌霜的聲音變得有些怪怪的。

千金歸來:帝少,寵上天! 「好,」羅征說著就要離開彼岸。

「等等,」凌霜忽然阻攔了,隨即頗為玩味的說道:「忘記問了,不知道在心流劍派的日子過得可曾開心?」

「自然是開心……」

羅征回答之後,才明白凌霜的意思。

太一山上只有三大劍派,這心流劍派的修鍊方式最為獨特,凌霜恐怕也有所耳聞,她這番話意思再明確不過。

不過凌霜自然想不到,那獨立的庭院中可不止兩位丫鬟的服侍,還有羅征所攜的眾女家眷。

羅征「嘿嘿」乾笑了兩聲,陽魂便已原地消失了,只留下凌霜站在原地咬牙瞪眼。

回到庭院內,羅征便吩咐了小茵去取靈魂標識。

小茵做事情極為麻利,半個時辰內就有一個來回,隨後就有將一張墨綠色的小巧令牌交給了羅征。

「靈魂標識運用的手段,與彼岸密匙類似,所需要的音節都篆刻在令牌上了,」小茵教授了羅征的運用之法。

等到小茵離開后,羅征就按照彼岸密匙那般手段,默誦小巧令牌上的音節,與彼岸密匙一樣,幾根線條出現在他手掌上。

但這線條遠不像彼岸密匙那麼複雜。

隨著羅征再度回天宮神廟時,他手掌已多了一些線條,這就是太一天宮獨有的靈魂標識。

神廟門前兩人驗證了這線條后,自然便放行了。

凌霜很有耐心的等在門口,羅征進了神廟后,她倒是沒有追問丫鬟的事,讓羅征鬆了一口氣。

神廟內的人也不少,絕大多數人的陽魂都蘊藏著犀利的劍運永恆真意,感受到這些氣息,倒是讓羅征有一種身在天宮的錯覺。

在凌霜的帶領下,兩人進了神廟左側的大門。

門內橫亘著一方牆壁,這牆壁皆由青銅鑄成,青銅牆壁的中央則有一把青銅長劍的浮雕。

凌霜與羅征進去之前,已有數名天宮弟子身在其中。

其中一名天宮弟子伸手之下,拍在青銅長劍浮雕上,這青銅長劍表面醞釀出一絲絲濃郁的靈魂氣息,接著就有米粒大小的白色小光點,從青紅長劍的劍尖上滴落。

「靈魂結晶!」

羅征看到那白色小光點,迅速做出了判斷。

在天葵神廟的時候,凌霜就告訴羅征,靈魂結晶是非常稀有的,畢竟這東西和魂丹不一樣,靈魂結晶能直接增強陽魂的力量!

但眼前的靈魂結晶也太少了吧?才米粒那般大小……

即使如此,那天宮弟子似乎也非常高興,小心翼翼的將白色小光點納入陽魂中,然後心滿意足的退在了一邊。

接下來幾名天宮弟子,也紛紛將手上拍在了青銅長劍上,他們同樣也能獲得靈魂結晶,而且每位天宮弟子獲得的靈魂結晶多寡不同。

有人的靈魂結晶宛若針尖一般,若不仔細看,幾乎都難以發現,而有人的靈魂結晶則略多一些。

「在神廟內能領取到靈魂結晶,這是按照天宮弟子的考評分配,如果是太一衛,則是按照他們的功勛分配,差距很大,」凌霜解釋道。

「你領取了多少?」羅征問道。

凌霜只是抿嘴一笑,沒有回答。

不過凌霜從四重天回到一重天後,靈魂氣息的確強大了不少,看樣子領取的靈魂結晶應該不少。

等了一會兒,終於輪到了羅征。

先前那些人也沒有就此離開,他們也想看看羅征能領到多少靈魂結晶。

隨著羅征伸手在青銅長劍上輕輕拍去,青銅長劍光芒一閃,一縷白光順著劍鋒掠下來,從劍尖上一點點光芒匯聚下來。

靈魂結晶不斷地匯聚之下,形成了一個白色光點,而白色光點不斷地膨脹,最終化成了拳頭一般大小!

留下來觀望的那些天宮弟子們,看到這拳頭大小的靈魂結晶,一個個驚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

「這麼多靈魂結晶?」

「這是作弊了吧?那等稀罕之物,一次領取這麼多?」

「此人……是誰?」

羅征一個人領取的靈魂結晶,比一般人多了數十倍。

「看樣子心流劍派很重視你,」凌霜看到拳頭大小的靈魂結晶,也有一些吃驚。

她可是央求了姥姥后,才去領取的靈魂標識,以她姥姥的地位而言,天宮會最大限度將資源傾斜給她。

即使如此,她從神廟內領取的靈魂結晶與羅征也差不多。

羅征也知道其中原因。

自己在心流塔內的表現,足以讓心流劍派重視起來了,否則他不可能領取到這等數量的靈魂結晶。

不過天葵神廟內羅征與凌霜吸納的靈魂結晶,有西瓜一般大小,面對這拳頭般大小的靈魂結晶,羅征心中自是波瀾不驚。

在那幾名天宮弟子艷羨的注目下,羅征將這靈魂結晶吸收了。

凌霜帶著羅征退出此門,就帶著他來到了隔壁房間。

這房間內有一道陽魂駐守其中,但這陽魂並非人類形態,而是一隻體型龐大的異獸,這異獸的陽魂散發出濃郁的虛空幻滅真意。

「那是空鳴獸,去吧,它會幫你打造一枚須彌戒指,」凌霜推了推羅征。

不是所有異族都與人族為敵,有一些異族數量稀少,但擁有某種獨特的天賦,也會選擇讓一些大族庇護,這隻空鳴獸就是其中之一。

羅征靠近那隻空鳴獸后,就聽到一道古怪的聲音傳來,「伸出你的手指。」

隨著羅征伸出手,這隻空鳴獸便低頭,頭頂上伸出兩道尖利的觸鬚,圍繞著羅征中指凌空雕琢。

不一會兒,一道雪亮的方框出現在羅征的指尖。

這方框與凌霜的一模一樣,就是一枚在彼岸內運用的須彌戒指,羅征運用須彌戒指多年,很快便熟悉了運用之法。

退出房間,凌霜將天葵神廟中獲得的那些魂丹,以及那金屬花枝一股腦門轉移到羅征的須彌戒指中。

「難怪那麼多人想要加入天宮,入四重天便發放這麼多福利,」羅征看著指尖的方框感嘆道。

凌霜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自是正常,這不過是開胃菜,接下來領取的東西才重要,我還未領取,就是等你一起!」 聽凌霜的這一番話,羅征微微一怔,什麼東西如此重要……

不過念頭一轉之下,他便已經明白了,隨即問道:「你是說,彼岸信物?」

「答對了,」凌霜回答道。

「天宮還會分發彼岸信物?」羅征又問,他以為所有的彼岸信物都是依靠自身能力在神廟中探索所獲。

「若能在神廟內探索,獲得一些奇特的彼岸信物自然不錯,但天宮自然會培養族人,也會幫弟子們尋覓,」凌霜說道。

例如加入某些大門派,也會發放一些法寶和武器,但這些免費發放的法寶終究只是尋常之物。

聽到這裡,羅征的期待倒是少了幾分,畢竟天宮弟子人人都能領取的彼岸信物,恐怕不會太強大。

凌霜猜到了羅征的想法,補充說道:「這些彼岸信物,是天宮中的強者從各處收集而來,不僅僅有四重天的彼岸信物,更高層的彼岸同樣也有,不過是否能承載彼岸信物,還要看你自身。」

「哦?」羅征的眼睛微微一亮。

兩人一邊交談著,已進入了神廟內層。

一扇寬大的門緊緊關閉著,在門前還有三十多人等候著,看這些陽魂一個個坐定的樣子,應該等待了不短的時間。

凌霜走到那些人跟前問道:「隱門什麼時候開啟?」

其中有一人睜眼回答道:「應該就是今日。」

「好,」凌霜拉著羅征也退在了牆邊等候。@^^$

大部分天宮弟子在進入彼岸后,第一時間根本不會探索那些神廟,畢竟神廟危險重重,稍不注意就隕落其中,而且辛辛苦苦得來的彼岸信物,也很難比擬天宮發放的彼岸信物。

這些天宮弟子,會一直潛心修鍊,強化陽魂,迅速攀升到玄胎天,在這裡領取彼岸信物。

當然,這裡所說的天宮弟子,指的是山上的弟子,或者太一衛。

至於龍城的那些人,自然是沒有這個福分的,所以龍城之人的兩大出路就是上山或者加入太一衛。

在兩人等候的過程中,聚集在隱門附近的陽魂越來越多,最終竟達七八百人!!$*!

「心流劍派的人數,並不算多,這一次領取彼岸信物之人,竟這麼多?」羅征有些好奇的說道。

「天宮也不止一座太一山,何況心流劍派相比其他兩大劍派規模小了許多,」凌霜回答道。

心流劍派雖然並稱太一山三大劍派,但的確算是比較冷門的劍派,很多人都不適合修鍊,大多數人還是選擇了弒劍派和絕陣劍派。

眾人在這裡等待了大半個時辰后,那扇隱門輕輕震動了一下。

「轟隆隆……」門從兩側打開了。

眾人紛紛起身,順著隱門進入其中。

這隱門內是一個十分開闊的場地,場地的中央地面上,扣著兩個巨大的銅環,似乎在地下藏有什麼東西。

緊接著從另外一扇門內,就有三道陽魂緩步走出。

「這幾人的陽魂,好強大……」羅征盯著這三人目光微微一凝。

他進入神廟以來,也看到了不少天宮弟子們的陽魂,他們的陽魂散發的氣息,基本都不如自己與凌霜。

但眼前這三人的陽魂之強大,完全躍升了一個層次!

大部分陽魂都是灰褐色,雖然看不清楚容貌,但大體的輪廓和穿著也能看出一個大概,可這三人的陽魂表面,呈出了淡淡的紫光。

三人中的其中兩人快步走到那銅環一側,兩人的手臂變化形狀,變成了細軟的繩索纏繞在了銅環上。

隨著兩人猛然拉扯,地上的蓋子便朝著兩側拉開,這房間下方竟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陷坑。

三人中最前面那人,則拍了拍手。

隨後從這深不見底的凹陷處,就有一根巨大的銅柱升了起來。

在這柱子上鑲嵌著一個巨大的托盤,托盤上繪製著一個又一個圓圈,彷彿池水中的漣漪一般。

「一共有十三圈?」羅征數了數那些托盤說道。

「恩,」凌霜點點頭,「每一圈代表一重天,一共是十三重天。」

羅征心中又是微微一驚,「十三重天!豈不是說那托盤上,擁有十三重天內的彼岸信物?」

「大驚小怪!」

「前提是你有能力去融合!連十梵域都沒有,那些極好的彼岸信物也只能幹瞪眼!」

「彼岸十三重的石頭,和彼岸一重內的石頭有什麼兩樣,哈哈……」

旁邊一同等候的人們聽到羅征的話,頓時譏笑起來。

這些人說的話也對,也不對。

例如羅征融合的心神之眼,就遠遠強於一重天內的其他彼岸信物,或者說心神之眼就不屬於一重天內的彼岸信物。

但就整體而言,越高層的彼岸中的信物,蘊藏的彼岸之力越強大!

凌霜則耐心的同羅征說道:「彼岸三十三天共分為三界,第一界名為『欲界』,欲界便囊括了十三重天,若是跨越了十三重天後,便超脫至『色界』,那時就無法回歸欲界了,所以這裡收集到的彼岸信物最高層就是十三重。」

「原來是這般……」羅征頷首點頭,他對彼岸的了解的確太少了。

Prev Post
秋長生搖搖頭,鎮定道:「你想多了,我是說我的犧牲太大了。」
Next Post
只因,老十三,明顯是不相信李瀟等人的身份,這是在探查他們的根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