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兩天在香港參加一個拍賣會,偶然得了一件深海蛇鰻和一件芝馬草。」林躍老實的道:「如果你老人家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煉續命丹。」

「居然有這樣的拍賣會?」莫聲谷奇道。

「是的。」林躍點了點頭,當下把拍賣會上的事情說了一遍,其中的珍品也如數家珍。

「竟有這樣好的事?」莫聲穀道:「 巫族詭事 ,倒對俗世的事情疏忽了。既有這麼好的拍賣會,那為師就過來看看,你把葯收好,等著為師過來。」

「好!」林躍點了點頭。

兩人說完,莫聲谷又問了些林躍練功的事情,便掛了電話。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

今天拍賣會上的東西是古董類的,林躍閑著也是沒事,便想去看看。

可是不知怎麼,胖子卻是一直沒有起床,自從昨天回來把自己鎖在房間之後,林躍到現在都還沒見過胖子。

想著胖子受了那麼大刺激,該不會是要想不開吧?林躍倒是有點擔心起來。


「老大!」突然,胖子從裡面拉開門來,對著林躍堅定的喊了一句:「我要成為武者。」

「哦。」林躍一時沒反應過來,倒有點發愣。

「我要成為一個厲害的武者,像老大你一樣。」胖子手握成拳,一臉嚴肅而又神聖的表情:「我不要再被人欺負了,不管多麼辛苦,多麼難,我都要變成老大這樣厲害的人。」

「好!」林躍被他的雄心壯志所感動,一手拍在他的肩上,笑道:「既然你有這個想法,我一定成全你。」

「謝謝老大。」胖子道:「我不會再怕艱苦了,一定會加倍努力的。」

「好!」林躍讚賞的點了點頭:「那從現在開始,你就蹲馬步,鍛煉身體,等時機一到,我就幫你提升。」

「嗯。」胖子重重的點頭,當下把腳撇開,蹲了個馬步。

「老大,你看我這個馬步蹲得怎麼樣?標不標準?」胖子朝林躍問道。

林躍看了看他,點頭道:「不錯,比起昨天來標準太多了。」

「那我就按這個標準蹲馬步。」胖子道:「我一定要用最快的時間鍛煉好身體,今天不蹲夠半個小時我絕不起來。」

「好!」林躍對他的積極向上十分滿意,道:「那你蹲著,我看好你。」

說完,背起沙發上的挎布包,朝外走去。

「老大,你去哪?」胖子一看問道。

「去看看今天的拍賣會。」林躍停下來道。

「我也去。」胖子站直身子,朝林躍走去。

「你不蹲馬步了?」林躍問。

「呃……」胖子有點尷尬的摸了摸後腦:「那個,回來再蹲也是一樣的。」

「你不是吧,三分鐘熱度啊?」林躍笑道。

「哪裡哪裡,做正事要緊嘛。」胖子推著林躍朝外走:「老大,我們快走吧,我早餐都沒吃,好餓噯。」

不由分說的就把林躍推出了門。

林躍笑了一下,想著他昨天才受了大委曲,也不忍說他,兩人朝外走去了。

今天參加拍賣會的人數比昨天要相對多一些,會場的椅子已經全部坐滿了。

畢竟相對普通人而言,古董比靈藥之類的要實用多了。

林躍和胖子還是坐在昨天的位置,周圍多了許多生面孔,想必都是為了古董而來。

三個vip室里一個人都沒有,昨天的黑衣神秘人和白髮老頭子皆沒有出現,而蘇別軒昨天受了鎖脈針之苦,想必也是沒這麼快恢復過來。

拍賣的主持人依然是龍天賜。

今天的龍天賜熱情明顯比昨天要高漲,一出場便聲音宏亮的道了句:「歡迎大家來到今天的拍賣會,相信經過昨天的拍賣會之後,大家都對今天的珍品充滿了期待,接下來,便由在下為大家拍賣各個珍品。」

說完,龍天賜又說了些題外話,大概的介紹了一下今天拍賣會的主題和背景,又對賣場里幾個比較重要的主辦人員做了介紹,詳詳洒洒的,時間也過去了不少。

林躍和胖子靜靜的坐著,等待著第一件拍品上台。

「好了,我們話不多說, 我的女友是系花 。」說了半個小時之後,龍天賜終於進入了主題。

隨著他的聲音,禮儀小姐端著一隻錦盒走上了台。

「這第一件珍品是一枚封門青印章,底面篆刻『文壽承氏』兩字,是明朝文學家文徵明之子文彭用的印字。相信在場有許多書畫愛好之人,喜歡這件珍品的可以開始叫價,底價五百萬。」龍天賜道。

封門青是做印章最好的玉石,顏色越青越為上乘,這錦盒之中的封門青顏色青透,手電筒一打,光線直接打透,正是封門青中的上上品,燈光凍。

再加上是明朝文學家文徵明之子文彭用的印字,其貴重程度又是重上加重,在書畫愛好者眼裡,可謂是無價之寶。

聽到五百價的起價,林躍的心裡暗道了一聲,看來今天的這些珍品起價不如昨天的高,所謂整個拍賣會最底價一千萬起叫,想必也只是噱頭,說說而已。

「六百萬!」

「七百萬!」

「九百萬……」

「……」

下面的人開始叫價,每一個價格叫出來,都拔高不少。

林躍的心裡暗暗驚訝,想不到只是一塊玉石,竟然能賣出如此高的價格。

他突然想起來,上次在斗屍墓中,他收颳了不少古董,其中有一件玉石方方正正,大概十來厘米左米,上面刻了五條蛟龍,下面也是有印字,不知道拿出來賣,能賣多少錢?

昨天他買了深海蛇鰻和芝馬草,只剩下四億多了,如果明天那支長針競爭激烈的話,只怕還會不夠。

自己有那麼多古董收在手鐲空間中,不如拿來賣賣?

「一千萬!」

「封門青最後成交價格為一千萬,由這位先生獲得。」

他正想到這裡,上面的封門青已經定下了價,最後價格為一千萬,他一聽,頓時心裡一喜,這小小的一塊玉就能賣一千萬,那自己拿個十幾件古董出來賣,差不多就有一億了吧?

這樣想著,他就把胖子拉了過來。

「胖子,有點事你去幫我辦一下。」說著,他把嘴巴湊到了胖子耳朵邊。

「什麼?老大,你要賣古董?」胖子聽完之後驚訝的看著林躍:「你哪來的古董?」

他一直知道林躍醫術絕世無雙,卻不知道他還有古董啊。

從東海到香港,他們每人就提了個小包,裡面只是幾件換洗衣服,他根本沒看到林躍帶了古董啊。

「這個你就不要管了,你只管去問問,我還能不能加塞,把那些古董賣掉。」林躍道。

「加肯定能加。」胖子眺眼望了望,遠處的登記台前有不少人在排隊,手中都拿著錦盒,也都是一些中途要拿古董來賣的人,自己要賣的話,只要到那裡排隊登記就可以了。

「那好,你幫我拿幾件東西去賣。」林躍道。

「這……好吧!」胖子心裡滿是疑問,想問林躍哪來的古董,不過這裡人多眼雜,也不是問問題的所在,只好壓下了自己的好奇心,答應了林躍的要求。

「那老大,你的東西在哪呢?」胖子問道。

「你到登記台前等我,我去拿了給你。」林躍道。

「好吧!」胖子點了點頭,站起來朝登記台走去。

看著他走遠,林躍才站起來,離開了坐位,朝洗手間走了過去。

來到洗手間,他關上門,左右看了沒人,才身影一晃,進了手鐲空間。

「主人!」

一看到他進來,衣麻馬上跑了過來,鑽進了他的懷裡。

「衣麻!」林躍笑著叫了一句,手抱著她的腰,十分柔軟。

「吱——」

還來不及親熱一下,旁邊的小黑狸就跳了過來,往林躍身上跳去。

「小傢伙。」林躍無奈的放開衣麻,伸手接住了小黑狸。本來想佔一下衣麻便宜,現在都被小黑狸打亂了。

見小黑狸跟自己爭寵,衣麻的嘴巴不由得嘟了起來。

「主人好幾天沒來,衣麻好想主人。」

「我也想你們得緊啊。」林躍笑道:「只不過這幾天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沒有空進來修鍊。」

「主人需要衣麻為你做事嗎?」衣麻道。

「不用。」 重生搬磚工的小日子 :「只是一些小事,我進來取點東西,馬上要走了。」

「好的,主人。」衣麻心裡委曲,不過卻恭順的道了一句。

林躍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實在誘人,忍不住巴唧一聲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衣麻嬌羞的低下了頭。

「吱吱。」小黑狸在旁邊叫著。

「怎麼?小傢伙,你也要親親嗎?」林躍笑道。

小黑狸吱吱兩聲,搖了搖尾巴,那模樣不就正是要親親嘛?

「我可不親你,這一親下去可是滿嘴毛。」林躍道。

「吱——」小黑狸委屈的叫了一聲。

林躍把小黑狸遞到衣麻懷裡,便朝那堆著古董的角落走去。

如同金山一般的古董亂七八糟的堆著,就像一堆垃圾一般,這要讓那些拍賣商看到,只怕是會氣出病來。

隨手在堆里翻了一陣,林躍很快就找到那塊刻著蛟龍的玉印,又隨便選了六件東西,覺得差不多了,便退出了手鐲空間。

手裡拿著一堆古董,這似乎也太招搖了一點,林躍抬眼看了看,見洗手間的地上掉著一個紅色的塑膠帶,似乎是裝衛生紙進來的袋子,便撿了起來,隨手把幾件古董往裡面一塞,抬腳朝外走了出去。

胖子在登記台前等了許久,終於見林躍走了過來,連忙迎了上去。

「老大,你可算來了。」

「嗯。」林躍點了點頭。

「古董呢?」胖子道。

「喏。」林躍把手裡的紅色膠袋遞給胖子,說道。

「什……什麼?這是古董?」胖子不可置信的接過膠袋:「老大,你就用這破膠袋裝古董?」

這未免也太**了。

本書源自看書網 「好了,快拿去拍賣吧。」林躍也知道用塑膠袋裝古董有點可笑,不過事出突然,他也沒辦法。

「我先看看都是些什麼東西。」胖子說著便伸手進袋裡拿了一件東西出來。

他拿出來的正是那個有著五條蛟龍的玉印。

胖子一看到這個嘴巴瞬間張大,叫道:「我靠,不是吧,玉璽?」

「玉璽?」林躍挑了挑眉。

是了,這玉上雕有蛟龍,又方方正正,玉體通透,像這樣大的一塊玉石,不是皇帝的傳國玉璽又是什麼。他剛才一時大意,竟沒有想起來。

「不知道這是哪個皇帝的玉璽?」胖子道了一句,把底面翻了過來。

只見底面刻了八個字,不過並不是現代的字,胖子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是什麼。

「這上面寫的什麼啊?」他問道。

林躍看了一眼,他也不知道。


「你拿去看看,這個值多少錢。」他朝胖子道。

如果是玉璽的話,肯定值不少錢吧。

「老大……」胖子並沒有聽話的去排隊,反而抬頭複雜的看了林躍一眼:「這個,該不會是假的吧?」

開玩笑,玉璽啊,林躍居然就這麼隨隨便便拿出來了?

這個該不會是林躍從淘寶上淘來騙人的吧?

「老大,這個主辦方的鑒寶師父可是國內最專業的鑒寶師父,你拿這假貨魚目混珠可行不通啊。」胖子道。

「什麼假貨?你他娘的哪那麼多廢話?」林躍不滿的道:「叫你去就去,羅羅嗦嗦搞毛線?」

說著在胖子屁股上踢了一腳,把胖子踢去排隊。


他也不知道這玉璽是不是真貨,不過看上次那斗屍實力那麼強,生前必定是個君王級的人物,有這玉璽想來也不奇怪。


Prev Post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西西的地雷支持!么么噠~╭(╯3╰)╮
Next Post
天地之間,無數靈光涌動,縈繞在易天行身體周圍。隨著易天行呼吸吐納,靈光不斷的融入到易天行體內,洗刷著易天行的肉身體魄。到了最後,易天行體內淡淡的白芒透體而出,緊貼著易天行的身軀,如同光罩將易天行籠罩在其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