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間,無數靈光涌動,縈繞在易天行身體周圍。隨著易天行呼吸吐納,靈光不斷的融入到易天行體內,洗刷著易天行的肉身體魄。到了最後,易天行體內淡淡的白芒透體而出,緊貼著易天行的身軀,如同光罩將易天行籠罩在其中。

他的氣息在漸漸變強,雖未達到凝元之境,卻已超越了築基之境。

「唰!」易天行雙目緩緩睜開,兩道精芒如同兩道利劍。他坐在那裡,感受著體內充盈的力量流轉,他的臉上露出極為滿足的神情。看了看天色,易天行起身朝著山下走去。

……

「小胖子,告訴我,那天跟你一起的那個小子現在在什麼地方?」石屋前,段虎和小胖二人披頭散髮,衣裳破損的跪在地上,被數名壯漢圍攏著,一個壯漢抬腳踩在小胖的肩膀之上,一臉獰笑地問道。

而在不遠處,一個青年端坐在一把椅子上,好整以暇地看著這一幕。

小胖低著頭一聲不吭,胖胖的身子微微顫抖著。

「我們不知道,易哥出門的時候沒告訴我們去什麼地方?」還未等小胖回答,段虎便是搶先回答道。

「沒問你,多嘴!」那壯漢豁然轉頭看向段虎,一聲厲喝的同時,一腳將段虎踹飛出去。

「小胖子,你來說,你要是不說實話,我就將你身上的肥肉一片一片地割下來去喂狗!」壯漢舔了舔嘴唇,語氣兇狠地喝道。

小胖身子一震劇顫,抬起頭看著面相凶獰的壯漢,心中的恐懼達到了極點。他還只是個孩子,不過十五六歲,恐懼佔據了他的心靈,他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我真的不知道……」小胖大哭著說道。聞言,壯漢眉頭一皺,腳上一用力,小胖頓時承受不住,被踩趴在地上,整個臉緊貼著泥土,眼淚不停地從眼中滾落。

「我看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

「你在找死!」壯漢話語響起的同時,遠處一道厲嘯傳來,聲音中帶著滔天的憤怒和戾氣還有著滿腔的殺意。厲嘯聲傳入壯漢的耳中,讓他心中莫名的一寒。

。 無形的殺意直衝壯漢的腦海,讓他心底發寒。不過,當看到易天行獨自一人,而且還是個少年人,再看看周圍自己的同門師兄弟,心中安穩了幾分。他目光森寒的看向易天行,厲聲喝道:「小子,不要多管閑事,小心死都不知道死的?」

看著遠處倒地不起的段虎,再看看那被踩在地上,大聲哭泣的小胖,易天行心中便是有著一團火在燃燒。他目光愈加的森寒,一聲厲嘯,化作一道狂風,快速沖向那一名壯漢。

「小子,你終於出現了。」端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看到易天行出現,嘴角露出陰狠的笑容,道:「上次的屈辱,這一次我要你百倍償還。付明,先殺了這兩個廢物,然後再給我將他拿下!」

聞言,付明臉上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拳頭高高揚起,而後狠狠的向小胖砸了下去。強大的拳頭帶著無匹的氣勢,元力凝而不散,這壯漢赫然是一名凝元境的高手。

這一拳若是砸在小胖的腦袋上,毫無疑問,小胖的腦袋瞬間會像西瓜一般爆碎。

地上,小胖艱難地抬起頭,眼中仍舊掛著淚水,他看著瘋狂衝來的易天行,慢慢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命運的終結。

「找死!」易天行一聲爆喝,原本達到極致的速度在這一刻突破,整個人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千鈞一髮之際,來到付明身旁,抬腿橫掃向壯漢。

勁風襲來,那般鋒銳的氣勢,即便壯漢已經是凝元境的修為,此刻也不免心中一驚。原本打算擊殺小胖的付明,千鈞一髮之際,轉身雙臂橫於胸前。

「砰!」勢大力沉的一腿,狠狠砸在壯漢的雙臂之上。易天行含怒一擊,巨大的力量讓付明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還未等付明起身,易天行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一腳狠狠踏在付明的胸膛之上。

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付明胸膛塌陷,鮮血從他的口中狂涌而出。之前的猙獰與殘忍早已被恐懼所代替。鮮血噴涌讓他無法言語,他看著易天行,眼中露出求饒之色。

易天行低著頭,目光漠然地看著付明,冷聲道:「傷我兄弟,你百死莫贖!」

「你不是喜歡殘忍嗎,今天讓你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殘忍!」易天行目光漠然地盯著付明。腳抬起,而後踩在付明的手上。

「咔擦!」骨碎的聲音在場中響起,易天行的腳一寸寸的上移,所過之處,骨骼盡碎。

「啊~」付明口中發出痛苦地吶喊,身子因疼痛而劇烈的顫抖著。

「哥!」人群中,一個壯碩的青年快速沖向易天行,怒吼道:「我跟你拼了!」

「付壯,不要!」躺在地上,已經是重傷垂死的付明艱難地喊道,但為時已晚,付壯衝到易天行身後,一拳狠狠地砸向易天行的后心。

「砰!」一道人影橫飛出去,斷裂的骨頭刺穿胸膛露了出來,而後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動不動。看著那躺在地上的身影,易天行緩緩收回腿。

「倒是兄弟情深,可惜,你們不該為虎作倀,更不該傷我兄弟。」易天行看向付明,冷聲說道。付明忍受著巨大的痛苦,看著易天行,眼中沒有了求饒之色。他閉上雙眼,眼角留下兩行悔恨的淚水。

易天行心中一嘆,腳尖一點付明胸膛,一縷勁氣侵入付明心臟,終結了他的痛苦。

易天行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青年,眼中散發著森森寒意:「王騰!」

聽到易天行喊道自己的名字,王騰渾身一個機靈。上次他被易天行重傷,經過半個多月的治療,傷勢恢復。他對易天行的恨,可謂是極深。但易天行實力比他強,他只能忍著。

不過,王騰也因禍得福,重傷痊癒之後,修為竟然突破到了凝元境。修為境界的提升,讓他信心爆棚,迫不及待的來找易天行,打算一雪前恥。不過。王騰還是很謹慎。來之前,更是讓付壯將他的哥哥付明喊來。如此一來,他這邊便是有著兩位凝元境的高手。

然而,誰能料到,這還不到一個照面的功夫,付明付壯兩兄弟便慘死當下。而現在,該輪到他來面對易天行的怒火。

此刻的王騰,心中無疑是很後悔。後悔不該來到這個地方,或者,派人來就行了,自己為什麼偏偏要跟過來?

看著易天行那冰冷的眸光,王騰喉嚨涌動,顫聲說道:「付明付壯乃是玄宗弟子,今日慘死在你手中。若被宗內長老知道,你定然無法逃脫,甚至還會連累你的兩個兄弟。」

「今日你只要放過我,回到宗內,我保證你不會有任何麻煩。」

「麻煩?」聞言,易天行臉上露出譏諷的笑容,「最大的麻煩就是你還活著,若是當日在山林中將你殺了,就不會有今日之事。」

王騰面色瞬間變的慘白,恐懼佔據著他的心神,但求生欲強烈的他怎會輕易放棄。他再次開口說道:「你可以不為你自己考慮,但也要為你的兩個兄弟考慮。」

「只要你放過我,我可以想辦法讓你還有你的兩個兄弟進入玄宗,成為玄宗弟子。要知道,每年可是有著好多人想要成為玄宗弟子,但都是沒有門路。」

「我爹是玄宗執事,修為高深,我哥是玄宗內門弟子,天資蓋世。你若殺了我,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你的兄弟也會因此而遭殃。殺了我對你們百害而無一利。你不為你自己想想,也得為你的兄弟著想著想。」

易天行眉頭微皺,目光落在小胖與段虎二人身上。此刻二人的模樣極為凄慘,衣裳殘破不堪,身上傷口無數,多處骨折。若非易天行回來的及時,此刻小胖與段虎二人恐怕已經成為兩具冰冷的屍體。

而這一切,全都是拜王騰所賜。自己的兄弟被人傷成這番模樣,若再讓王騰安然離去,他又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兄弟。

「就這麼放過你,我心不安吶。」易天行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說道。話音一落,易天行身上頓時爆發出迫人的氣勢,一股凜然殺意鎖定王騰。還未等王騰再次開口,易天行快若閃電般,眨眼間便是來到王騰面前,探手扣住王騰的咽喉。

「咔擦」一聲脆響,王騰雙眼暴突,鮮血自口中溢出,身體抽搐了幾下便是沒了氣息。隨手將王騰扔到一邊,易天行移形換步,場中剩下的幾人還在驚楞之中,便是被易天行欺身到近前,一招轟殺。

日暮西陲,寧靜的山腳下,橫七豎八躺著數具屍體,易天行站在場中,身上的氣息漸漸平定下來,臉上的戾氣也是消失不見。漠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易天行轉過身,向小胖與段虎走去。

「易哥,對不起……」看著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小胖面色蒼白,聲音哽咽地說道。

「是易哥對不起你們。」易天行摸了摸小胖的腦袋說道。不遠處的段虎強忍著身上的傷痛,從地上站起來,顫顫巍巍地走了過來。

「這個地方是待不下去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易天行對段虎和小胖二人說道。殺了玄宗這麼多人,若是繼續待下去,待玄宗的人找上門,他們就真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唯有趁玄宗的人還未發現之前離開這裡,才是上上之策。易天行將傷勢較重的小胖背起,而後攙扶著段虎,一步步想著遠處走去。

夜色降臨,空中烏雲密布,天地之間一片昏暗。山腳下的石屋前,橫七豎八的屍體一個個睜著眼睛,死不瞑目,在昏暗的夜色下顯得格外的滲人。

忽然,一陣嘈雜聲從遠處傳來,夜色下,火光躍動,想著石屋這邊而來。片刻之後,一群人舉著火把出現在石屋前。當看到滿地的屍體,所有人都是一愣。

寂靜,壓抑!

「找!」為首的一位中年男子一揮手,低沉地喝道。後方,數名玄宗弟子拿著火把,快速的沖向石屋之中。片刻之後,這群人跑了出來。

「執事大人,屋內沒人,想必已經跑了。」

「給我追,天涯海角也要給我將兇手抓到,我要將他碎屍萬段!」中年男子咬牙切齒地說道,而後一步步走向王騰的屍體,將之抱在懷中。

「騰兒,你放心,為父一定會為你報仇!」

。 落日森林,位於玄宗東北方,距離玄宗約莫兩日路程。在雲州境內算是一處極為有名的地方,人氣頗為的旺盛。雖說落日森林之內危機重重,但其內機緣也是極多。

很多人便是為了這機遇,前赴後繼的進入落日森林。有的人,獲得機緣,從此一飛衝天,而有的人,則是永遠的留在了落日森林之內,埋骨於腐葉之下。

進入落日森林歷練,是雲州境內所有宗派弟子必修的一課。往往諸多宗門都會讓宗內弟子進入落日森林進行歷練,以此磨練弟子的心性,提高弟子的實戰經驗。

落日森林內,不僅有著強大的妖獸,更不乏三教九流之輩,其中凶名昭著者亦是數不勝數。

在這些負有凶名之輩面前,宗門弟子無疑是待宰的小綿羊。因此一般情況下,每個宗門都不會讓弟子單獨進入落日森林。

易天行帶著小胖與段虎二人出現在落日森林中,小心翼翼前行著。他們進入落日森林已經有著三人的時間。對於落日森林,易天行也是有所耳聞。其中危險也是很清楚。

若是獨自一人,易天行不必如此小心。畢竟,易天行曾經在生死邊緣掙扎求生,什麼樣的險地沒有去過。不過,這一次帶著小胖與段虎二人,卻由不得他不小心。

此刻,易天行顯得有些狼狽,本就有著傷勢的段虎和小胖更是不堪。好在段虎和小胖二人曾得到機緣,身體素質變的極為強橫,加上這幾天易天行就地取材為二人治療傷勢。他們傷勢雖然沒有恢復,當比當日要好的多,至少可以自己趕路。

三人的狼狽,來源於落日森林的危險,更是來自於無窮盡的追殺。易天行也沒有想到,殺了王騰和幾名玄宗弟子,竟然會惹出這麼大的麻煩。似乎那幫人不抓住自己,就不會善罷甘休。即便他們進入險境重重的落日森林,身後那幫人也沒有放棄。

紅日西垂,暮色降臨大地,遠遠望去,群山起伏連綿,在昏暗中如同一個個龐然大物,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莽莽森林,林木在風中搖擺,如同鬼影。

一聲聲凶戾的吼聲,此起彼伏,為落日森林平添了幾分恐怖之感。

夜色籠罩大地,落日森林之外,一座山洞中,篝火升騰。火堆旁,易天行靜靜地盤膝而坐,段虎和小胖二人早已疲憊不堪,已是沉沉睡去。篝火搖曳,映照在段虎和小胖二人熟睡的臉上,易天行看著二人,腦海中浮現從前的種種,不禁一陣失神。

一個人最痛苦的,不是得不到,而是得到了,卻沒有能力去守護。當初是,而現在,因為他不夠強,所以,他只能帶著段虎和小胖亡命奔逃。若他修為足夠強大,何至於此?

所以,他要變強,不斷的變強,強到令敵人顫抖!

天際微亮,晨光照耀在大地上,晶瑩的露珠在嫩綠的草葉上滾動著,散發著耀眼的七彩光芒。一夜未睡的易天行,依舊精神十足,看著仍舊熟睡的段虎和小胖,易天行留下一行字,便是起身走出山洞,邁步走向森林深處。

深入數里之地后,易天行停下腳步。到了這個範圍,易天行停下腳步,曾經為了逃命,他也進入過類似落日森林這中地方。在叢林中該注意什麼,他是極為的清楚。以他如今的實力,這個範圍剛好,若是繼續深入,那就不是尋求機遇,而是妥妥的在找死。

不再繼續深入,易天行開始在這個範圍之內橫向而行。片刻之後,一處寬敞地,易天行停下腳步。

前方,一隻通體赤紅,宛如野豬般的的野獸,在悠閑的散著步,嘴裡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赤紅的皮毛如同火焰一般,周身散發著淡淡的妖氣。顯然這是一隻妖獸。易天行一眼便是認出,這是一隻赤炎豬。皮糙肉厚,攻擊力極強,尤其是發狂的時候,格外的兇狠。

看眼前這隻赤炎豬的氣息,足以媲美人類中凝元二重境巔峰的修鍊者。易天行緩緩抽出隨身攜帶的一柄匕首,徑自朝著赤炎豬走去。

正在悠閑漫步的赤炎豬聽到動靜,豁然抬起頭,看到易天行的瞬間,雙眼中立刻凶芒畢露,發出一聲威脅般的吼聲。

一聲大吼之後,看到易天行依舊不曾離去,這隻赤炎豬頓時惱羞成怒,四蹄在地上一踏,便是朝著易天行充過去。張開大嘴之中,兩根尖銳的獠牙,閃爍著寒芒,其身體之上,隱隱有著紅光散發出來。

易天行腳掌猛然在的地上一跺,反手握著匕首,筆直的朝赤炎豬衝去。一人一獸掠過,狂風掀起滿地枯葉,就在即將對撞的剎那,易天行斜跨出一步,身子微側。手中匕首揚起,閃電般的朝著赤炎豬的雙眼刺去,頓時鮮血飛濺。

轟!

赤炎豬狠狠的撞在後方一顆巨樹之上,巨大的樹木轟然動地,大地彷彿都是震動了一下,凄厲的咆哮聲響起。赤炎豬的雙眼被易天行盡數被易天行刺瞎。

「吼!」

劇痛令赤炎豬幾欲瘋狂,循著空氣中的氣息,轉身瘋狂的朝易天行奔去,渾身鬃毛猶如鋼針一般倒豎起來。

面對瘋狂的赤炎豬,易天行顯的頗為從容,每當赤炎豬瘋狂衝來之際,快速向著一側跨出一步,手中匕首劃過,帶起滾燙殷紅的鮮血。

鮮血飛灑間,赤炎豬的瘋狂的沖勢也是越來越弱,顯然因為失血過多,身體漸漸虛弱,力量也開始衰減。

「吼!」似乎赤炎豬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身子驟然一停,立在原地一聲怒吼。在這般怒吼之下,赤炎豬身上紅芒大盛,身自陡然膨脹了一圈。

一股暴虐的氣息從赤炎豬身上散發出來!

易天行神色不變,但身子快速移動,快若閃電般接近赤炎豬,匕首在元力的包裹之下,鋒利的令人肌體發寒。



鋒利的匕首精準有力的刺入赤炎豬的咽喉,一聲凄厲的嘶吼,滾滾鮮血噴洒而出,赤炎豬的身軀轟然倒地,抽出了幾下便是停止了動彈。

易天行神色平靜的拔出匕首,老練的手法,即便是長年混跡於森林中的獵手也是感到心驚。

切開赤炎豬的後勁,易天行用匕首撥弄了一番,然後用力一挑,一枚赤紅色的晶體被挑出,被易天行一把抓在手中。

赤紅色的晶體散發著一絲狂暴的元力波動,這便是妖獸所特有之物——妖晶。

人類想要修鍊,通常都是從天地之間汲取元力,煉化之後轉化為自己的修為。不過這種修鍊方式,修為進度的快慢直接取決於元力的濃郁程度。所以一般宗派選擇宗門地址的時候,多半選擇元力濃郁之地。

或在宗內設置陣法,聚攏天地元力,以提升修鍊速度。而另外一個辦法,便是從各種蘊含力量的物體中汲取力量,加以煉化。妖晶便是最為常用的一種。

將妖晶收起來,易天行隨意收拾了一番,便是繼續前進。

……

嘭!

布滿枯葉的林間,大地狠狠震顫了一下,一聲凄厲的咆哮自林間傳來,視線順著咆哮聲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一隻長高的黃色巨熊,正揮舞著碩大的拳頭,瘋狂的向著前方一道略顯消瘦的青色身影怒砸而去。

青色的身影神態從容,腳踏步伐,從容的避開黃色巨熊的拳頭。碩大的拳頭掀起陣陣狂風,吹動青衫獵獵作響。

嗤!

鋒銳的匕首,刺入黃色巨熊體內,順勢而下,一道長長的口子出現在巨熊的胸口,殷紅的鮮血噴洒而出。

吼!

胸前的劇痛,令巨熊陷入狂暴的狀態,雙眸之中隱隱泛著猩紅的光芒,巨掌攜帶著狂風和迫人的壓力,不斷的拍向青色的身影。每次拍下,都會在地面之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青色的身影在狂風驟雨般的攻擊之下,步伐從容,不斷的躲閃。在巨熊出現破綻之際,鋒銳的匕首便是會在巨熊的身上留下一道傷口。

一大一小兩道身影糾纏不休,在林間騰挪移動,周圍地面坑坑窪窪,皆是狂怒中的巨熊攻擊所留下的掌印。周圍巨木在巨熊的雙掌之下,宛如紙糊的一般。若是這手掌落在略顯消瘦的青色身影之上,絕對可以將之重傷。

但每次都總是差那麼一點點,就因為這一點,從而令巨熊的每一次攻擊都落空,而攻擊落空的代價就是身體上多了一道傷口。

這般顫抖了約莫十分鐘,黃色的巨熊,毛髮已經被鮮血染紅,攻擊也不復先前那般凌厲,衝撞的速度也是漸漸慢了下來。

胸膛劇烈起伏著,粗重的喘息自它的口中發出來,宛如風箱,呼呼作響。同齡般的雙眸死死盯著前方清瘦的身影,目光中充斥著不甘,憤怒,與委屈。然而,結局已然註定。

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掀起滿地落葉。

看著倒地的巨熊,易天行神色平靜,靜靜地站在原地,目光注視著巨熊。隨著鮮血不斷流逝,巨熊的呼吸也是越來越微弱,漸漸的若不可聞。

易天行抬步近巨熊,手中匕首閃電般刺入巨熊心臟,已然瀕臨死亡的巨熊甚至顫都未曾顫一下,便是氣絕而亡。易天行神色依舊古井無波,非是他殘忍冷血。而是因為,他懂什麼才是生存。

看了看天色,易天行將死亡的巨熊扛起來,巨熊將淪為他們的腹中餐。走到山洞之前,易天行將巨熊的屍體扔在地上,朝著山洞中喊道:「虎子,小胖,快出來幫忙!」

然而,等待了片刻,山洞中卻是一片安靜,沒有任何的回應。易天行的心頓時一沉,快速進入山洞之中。山洞中,空蕩蕩的,地面之上殘留著凌亂的腳印。

Prev Post
「我這兩天在香港參加一個拍賣會,偶然得了一件深海蛇鰻和一件芝馬草。」林躍老實的道:「如果你老人家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煉續命丹。」
Next Post
但魏龐如此提醒,倒是令蕭月笙有所爲難,畢竟依照他的性格,實在無法忍受自己吃啞巴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