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宗門和皇都院的青年武者戰成一團,這倒是屍鬼宗人樂意見到的。

龍昊天的四道分身並沒有直接去爭奪龍門聖碑,而是對著四名實力較弱的四大宗門弟子拍了過去。

「死!屍變掌。」

濁黃色的屍氣竟然蘊含著幽綠的詭異靈光,光芒閃爍之間,四名想要搶奪龍門聖碑的普通四大宗門弟子,應聲倒地。

可怕的屍氣滲透進四人體內,轉眼之間,四人便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可怕屍傀,這四具屍傀又對著其他武者瘋狂攻擊。

屍鬼宗者的人同時出手,一時之間,可怕的屍氣完全包裹在了龍門聖碑周圍。

「先對付屍鬼宗這群雜碎!」

雲破極大喊了一聲,可是卻沒有撤手的意思。

雲破極不撤手,其他人又何嘗不知道雲破極的意思。

可是眾人皆是想要得到聖品玄器龍門聖碑,強行對峙,皆不退讓。

而四大宗門的敵對,不退讓,更讓屍鬼宗的人笑歪了嘴。

「一群傻逼,都給老子去死!」

身為武王強者龍昊天,雖然將自己的實力一分為四,可是那等霸道的恐怖實力,根本不是在座任何一人能夠抵擋的。

恐怖的一道屍氣,直接震退近前的皇都院高手伊棋,反手一掌又對著雁盪山莊的雲破極兩人拍了過去。

毒後出逃:惡魔皇上真霸道 「白棺,殺人!」

龍昊天直接命令說道。

白棺雖然對龍昊天既不甘心聽從命令,可是龍昊天的實力,卻不是白棺能夠對付的。

既然兩位屍鬼宗的太上長老讓其聽命於龍昊天,那麼他也不敢不從!

「殺人!」

屍鬼宗的武者,融合了滔天屍氣直接震飛了所有的高手,而龍昊天則是直接將手按在了龍門聖碑之上,想要收取這龍門聖碑。

「該死的,不能讓屍鬼宗的人得到聖品玄器,否則全完了!」

雲破極被逼的遠退,不甘心的吼道。

「不能讓我們得到聖品玄器?桀桀桀,待我得到聖品玄器,你們是第一批葬送在我手下的人!」

「放心,這聖墓之中還有一件東西我還沒有得到,等我得到了那件東西,不僅僅是你們,你們四大宗門都給我等著,等著被我覆滅吧!」

龍昊天的陰冷聲音,在這巨大的白玉廣場之上回蕩。

除了無劍宗的武者沒有參與龍門聖碑的爭奪以外,其他三大宗門和皇都院的青年高手,皆是死傷慘重,也只有實力強大的天才武者存活了下來。

面對實力強的可怕的龍昊天,眾人皆是不敢在近前一步。

「無劍宗,你們為何不出手?難打你們和屍鬼宗的狼狽為奸?故意陷害我等?」

實力不足以對付屍鬼宗的武者,雲破極立刻將矛盾跳轉在了七夜等人身上。

「自己沒本事去搶龍門聖碑,卻想要讓我們當槍使,雲破極,你的腦子能不能正常點?有本事你去對付屍鬼宗的人?」

七夜盯著一臉怒容的雲破極,眼裡帶著嘲諷的笑容。

「你!哼!」

雲破極冷聲喝道,卻不敢去和龍昊天爭搶。

龍昊天可是武王強者,雖然實力一分為四,可是眾人都怕將龍昊天逼急了。

如果龍昊天真的發了瘋,在場的人,恐怕沒一個能夠活命。

想要搶奪聖品玄器,也要有命去搶。

分成四人的龍昊天,此時正用屍氣籠罩在龍門聖碑之上。

龍門聖碑上出現了一圈圈白玉光華,這白玉光華映照在龍昊天的臉上,顯得異常陰森可怕。

「我們該怎麼辦?」

飛鳥谷的小丫女東宮夜低聲說道,此時的她少了一份原有的自信。

因為龍昊天的出現,著實打破了這探索聖墓遺迹的平衡。

倘若真的讓龍昊天得到龍門聖碑,會不會如他所言,殺掉在此的所有人!

「如今只有聯合出手對付屍鬼宗的人,不能讓他們得到龍門聖碑,否則這聖墓遺迹一行,恐怕我們都只能放棄了!」

雁盪山莊的最強者雁南天長刀出鞘,眼裡帶著濃濃的戰意。

誰都知曉,如果真的讓龍昊天得到龍門聖碑這樣的聖品玄器,恐怕對於龍天帝國都是一個災難。

此時此刻,眾人也只能全力出手,聯合阻止龍昊天獲得龍門聖碑。

「聯合自然沒問題。不過我們剛才和屍鬼宗對抗的時候,某些宗門的人在一旁看好戲!想要坐收漁人之利!」

「如果想要再次聯合,某些宗門的人必須打頭陣才行。」

雲破極這句話,無疑指的是無劍宗眾人。

他這麼一句,所有人都是將目光注視到了無劍宗等人身上。

「七夜,你打算怎麼辦?」

無劍宗第一人玄通,問向七夜。

「聯合?遇到危險就聯合,遇到好處就背後捅你一刀?」

「我可不想和小人聯合!」

「而且,以我們的實力,獲取機緣寶物,足夠了!」

七夜冷聲說道。

然而這樣一句自大的話,卻是讓雲破極等人冷笑不已。

東宮夜美眸為凝,看向七夜也並沒有什麼好的臉色。

七夜這樣自大的行為,自然讓人心生不悅。

「嗡……」

突然之間,龍門聖碑再一次傳出了一陣嗡鳴,這嗡鳴似乎和龍昊天有關。

「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龍門聖碑便被屍鬼宗的人奪取了!」

雲破極焦急的說道:「你們,到底打不打頭陣?」

雲破極甚至直接對著無劍宗等人用一種威脅的語氣道。

「我們打不打頭陣,去不去爭奪龍門聖碑,與你雲破極有關係么?」

七夜冷冷一笑,故意拖著時間。

四大宗門和皇都院的高手,能夠走到這一地步,絕不是什麼善人,也不會是什麼單純的傢伙。

七夜雖然已經掌控了龍門聖碑,可是此時此刻,能夠玩一玩兒雲破極等人,似乎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第五百四十一章聖碑之威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竟然還在互相爭鬥!」

「七夜公子,小女子懇請你們無劍宗以大局為重!你們無劍宗應該主動挽回剛才的所作所為。」

東宮夜美眸微動,靜靜的注視著七夜,眼裡故帶著幾分焦急。

「哦?」

七夜嘴角揚起一個笑容,且看這東宮夜的自我表演。

而且至始至終,七夜等人可沒有動手的意思。

「哼,給臉不要臉!」

「待會兒我們對付了屍鬼宗的人,你們無劍宗最好死遠點!」

自己的魅力魅惑再一次受挫,東宮夜直接說出了怨毒的狠話。

「我們三大宗門聯合皇都院,一同對付屍鬼宗的人。聖品玄器,誰搶到歸誰!不過這之後的寶物,不能在得,而且要先除掉無劍宗的人。」

東宮夜開口說道,眾人皆是點了點頭,贊同東宮夜的提議。

口頭聯合既然已經決定,眾人在突然之間,同時對著屍鬼宗的人出手。

「七夜師弟,我們該怎麼辦?」

楚藉長槍微橫,他早已按捺不住心頭的戰意。

「咱們看好戲吧!那聖品皇器如果有那麼容易獲取,就不會是龍門聖地的至寶了!」

七夜淡淡一笑。

「七夜師弟似乎早已經胸有成竹了,難道那聖品玄器,七夜師弟已經?」

聰明的南逍遙看出了七夜的自信,一想到七夜溝通聖碑並沒有獲得什麼寶物,不禁試探的問道。

「不瞞諸位,那聖品玄器,我已經完全掌控,咱們就暫時等著吧!」

七夜同時對著眾人傳音說道。

七夜一語,無劍宗眾人皆是一臉驚愕。

就連無劍宗的第一人玄通,也是雙目顫動,震驚之色難以掩飾。

「殺!」

「轟隆……」

玄力保爆鳴震蕩著整個白玉廣場,雁盪山莊,純陽門,飛鳥谷,皇都院四大宗門勢力的青年武者聯合出手,直接對著屍鬼宗的武者進行攻擊。

屍鬼宗的普通武者哪裡是雲破極等青年高手的對手,一個照面,屍鬼宗的普通武者就損失慘重。

「不死屍傀!」

白棺立刻施展出剛剛控制的不死人護衛,聯合剩下的屍鬼宗高手,對抗雲破極等人。

「屍傀大陣!」

白棺大喝之間,屍鬼宗所有的高手,皆是籠罩在了相同的屍氣之氣。

「雁盪低雲!」

白雲飄搖,是雲非雲,這飄蕩的雁盪低雲之中,帶著毀滅性的玄力波動。

轟!

雁盪山莊四名高手同時出手,白棺的屍傀大陣剛剛施展出來,便被轟開了一個角落。

突然出現的近千具屍傀,片刻之間便倒下了十分之一。

「旋火爆錘!」

純陽門兩名年輕的煉器大師,更是用其煉製的戰器,大開大合的對著不死人屍傀瘋狂輪砸。

皇都院的翎羽伊棋,飛鳥谷的東宮夜和公谷飛靈一同出手。

場面似乎瞬間被三大宗門和皇都院的人壓制。

屍鬼宗的武者,不過是在短短瞬間便被擊殺了一半。

「還沒掌控龍門聖碑嗎?」

白棺焦急的叫到,如果不是因為龍昊天,他大可帶著人退開。

眼看自己的手下死傷不少,白棺一臉肉痛,恨不得放棄龍昊天,可是屍鬼宗兩位太上長老的命令,白棺又不得不遵從,死命護住龍昊天。

此時的龍昊天一直在用屍氣包裹著龍門聖碑,那給人的感覺,似乎像是在掌控龍門聖碑。

而在此時,七夜手印突然變結,那龍門聖碑爆發出了一團華光。

而龍昊天的臉上也突然流露出了一片喜色。

「讓你的人退開吧!這裡交給我了!」

龍昊天突然狂笑,一掌揮出,整個龍門聖碑拔地而起,巍峨古樸的可怕氣息,自龍門聖碑之上釋放出來。

「糟了!龍門聖碑被控制了!」

見龍昊天竟然操控著龍門聖碑,東宮夜的美眸之中流露出了一股深深的擔憂之意,她的眼裡出現的更多的是畏懼。

「龍昊天掌控了龍門聖碑,我們必須趕緊離開!」

皇都院的伊棋急速後退,幾乎是所有人都在這時候急速後退。

「快走!」

三大宗門和皇都院的高手皆是遠遠逃離。

「想走?走的掉嗎!」

龍門聖碑之上,一股可怕的氣息震蕩,直接席捲擴散。

走的最慢的伊棋,直接被震出了一口鮮血,重傷後退。

Prev Post
夏洛奇還是有點感動,能為自己放棄拜入食神門下這麼光明的前途。
Next Post
他的修為和古木相同,但卻不是秦楓對手,如今那傢伙卻把秦楓逼成這般模樣,自己與其交手,結果恐怕也是極慘。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