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修為和古木相同,但卻不是秦楓對手,如今那傢伙卻把秦楓逼成這般模樣,自己與其交手,結果恐怕也是極慘。

想起兩人的賭約。

武大將軍嘴角就開始抽搐,甚至後悔,自己為啥就接受了他的挑戰呢。

世上沒有後悔葯。

賭約還在,而且是在大漠天幾大將軍眼前定下的,排位戰結束必須要打。

所以武戰只能祈禱,秦楓能夠多頂一會兒,多消耗一會兒,然後在接下來的比賽,自己和其他將軍能夠對他造成麻煩。

當然,他更希望其他對手能和他兩敗俱傷,這樣排位戰自己最後一個出場,就有可能獲得第一名。

這傢伙知道打不過古木,開始慫了。

嘭——

然而,就在此時,場中的古木以一記漂亮的龍入九天,直接將處於劣勢的秦楓挑了起來。

而後者在所有人的目睹下,飛出比賽圈,重重摔在地上。

噗——

秦楓倒在地上,噴血而出,臉色刷白,手中佩刀也脫離在地。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被古木絕對力量壓制,結果已成定局,只是多支撐了一會兒而已。

從誅仙開始做皇帝 「古木,勝出!」

裁判長喝一聲,判定勝負。

「贏了!」

王副將等人紛紛亢奮起來。

不過,靜秋將軍卻微微皺眉,目光看向古木,有著幾分擔心,因為她感覺自己的手下好像有點疲倦。

秦楓被挑飛出去,古木站在台上有些氣喘吁吁。

武戰見狀,心中尤為大喜的想道:「這小子雖然勝出,但付出了不小的代價,秦楓也受傷了,不錯,不錯!」

另外兩名將軍也是暗爽不已,在他們看來,古木和秦楓都是勁敵,如今一個受傷,一個被消耗,這對自己後面的比賽很有利。

將秦楓挑出去,古木接下來的對手便是五名將軍,雖然被其消耗一番,但面對花翎軍的將軍,終還是將其擊敗。

雖然是勝了,但武戰卻是更加開心。

因為他知道這小子是在硬撐,後面還有兩名修為和自己弱不了多少的將軍,一旦交手,這小子恐怕要完蛋。

然而。

事實再一次給了他沉痛的打擊。

古木的狀態雖然很差,但在接下來的三場比賽,卻仍然以微弱的差距獲得勝利!

不過代價則很高,最後將荊甲軍的將軍挑飛出去,似乎已到了極限,立在台上噴出一口血來。

「和秦楓一戰,此人就已體力不支,連勝九場已是極限,下一場對戰武戰,恐怕凶多吉少。」

軍區高層紛紛搖頭。

台下,靜秋將軍眸子里有著擔憂,看到古木臉色蒼白,如強弩之末,甚至想開口勸他棄權,及時治療,以免影響後面幾場的防守比賽。

畢竟他現在的積分達到十二分,就算輸給武戰,還有十一分。

而秦楓敗在他手中扣了一分,現在只有十分,只要在接下來,不敗與其他將軍的挑戰,有希望得到冠軍!

然而,靜秋還沒開口,古木卻已經再次登台,他的最後一個對手武戰也走了上來。

「小子,你很厲害,至今還沒敗一場,可惜,你最後的對手是我,連勝要被終結了。」

武戰笑著說道,言語間充滿了挑釁。

這傢伙不是傻子。

古木此刻狀態極差,他絕對有信心搞定,甚至可以將其重創,但怕的就是他棄權不戰,所以得趕快嘲諷,穩穩拉住仇恨。

這顯然是多此一舉。

古木既然敢上台,當然不會棄權,只看他槍法擺出,身子晃悠了稍許,虛弱的說道:「少廢話,來吧!」

武戰見狀,搖搖頭道:「古將軍,你連身子都站不直,還要打,武某勝之不武啊。」

「我靠,這傢伙廢話真多,還不趕快上!」

「就是,趕快結束比賽!」

台下傳來不滿的聲音,他們已經預測了結果,不想這麼浪費時間,畢竟距離天黑有段時間,還可以看到另一名將軍打挑戰賽。

「哎。」

武戰聞得台下催促聲音,略表無奈,然後將自己法器祭出來,道:「沒辦法,這是比賽,得罪了!」

說罷,一劍砍出,比賽場內頓時狂風亂起!

觀戰武者見狀,頓時愕然。

這傢伙剛才還說勝之不武,還有點不想欺負人,可這一招打出,竟然蘊含全部修為,一點都沒手下留情的打算啊。

卑鄙!

無恥!

所有人瞬間對武戰定下了結論。

靜秋眸子里更是殺意滔天,如果武戰這傢伙敢傷了古木,她恐怕會暴走。

「小子,怨不得我,誰讓你以現在的狀態,還要上來送死呢。」

武戰一劍砍出,心中冷笑不已,他這是打算不出則已,一出就得讓這傢伙重傷,不調養半個月別想下榻走路。

劍氣而出,如咆哮的海浪。

古木立在比武台,神色惶然,而這個表情落在武戰眼裡,簡直爽到極致!

不過這個爽,僅僅維持一會兒。

「來到好!」

突然間,古木驚慌表情收回,原本站不直的身子突兀挺地筆直!

二十七力修為更是爆發,長槍探出,直取武戰。

獨寵前妻,總裁求複合 這一招乃混沌槍訣的第一式,槍出如龍!

嘭——

一槍刺出,武戰的兵刃脫手飛出,而他臉色駭然,他不是虛弱嗎,怎麼狀態如此神勇?

他沒有時間再去多想。

下一刻,古木已然攻來,出手就是第二式——橫掃千軍!

只看他大步跨出,長槍一掃,將重心失衡武戰掃起,雙手握著槍柄,高高舉起,然後狠狠砸下來,喝出第三式:「山崩地裂!」

嘭——

武戰被槍柄擊中,落在地面上,青石板徹底碎裂,凹出一個大坑來。

咻——

古木槍頭探出,挑在灰頭土臉的武戰衣領上,然後隨手一揮,將其拋向天穹,長槍在力量增幅下,化為一道龍首,咆哮而上。

諸多武者聽到一個氣大力沉的聲音傳來:「龍飛九天!」

嘭——

天穹之上,槍芒化為的龍首最終將武戰擊中,而後者鎧甲盡碎,如殘葉般落在外圍地面上,四肢抽搐,昏迷過去。

……

校場一片寂靜!

鏘——

直到古木身子挺直的立槍站在比斗台,他們才回過神來,然後一個個嘴角抽搐。

太精彩了!

剛才完美四連擊,讓他們看的目不暇接。

可是。

這傢伙不是已經筋疲力盡了嗎?

怎會突然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戰鬥力?

在場所有人看到古木此刻狀態極佳,心中崩潰想著,難道一開始是裝的?

當然不是。

用古木的話來講,這叫表演!

代罪新娘:總裁,放過我 武戰言語挑釁,生怕他棄權,但殊不知,古大少同樣怕他棄權!

所以從秦楓那一場,他就開始布局,讓自己看上去苦苦支撐。

這樣,最後一局,那傢伙肯定會上場和自己打,而不是因為忌憚選擇投降。

果然。

武戰中招了。

上當的他,後果便是被突然爆發的古木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而且從此以後,成為了極南軍區槍法施展,最為經典的四連擊教材!

蔡虎會表演?

弱爆了。古大少無恥起來,誰人能敵? 「哥,我去醫院找不到你,你怎麼跑回來了?」

是宋亦珩。

陸萌詫異的轉頭,目光恰好跟從外面進來的宋亦珩撞了個正著。

沒想到,會看到陸萌。

不僅是陸萌,就連宋亦珩自己也愣了一下。

他目光一轉,看了看宋雲遲,又看了看陸萌,兩人之前氣氛不對。

「萌萌,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樂無憂跟在宋亦珩身邊,好奇的看著這一幕。

「亦珩我……」

陸萌話還沒說完,就被宋雲遲沉聲打斷,「景行在上面,亦珩,你帶無憂上去找景行玩。」

「無憂,你先上去吧。」宋亦珩看他們倆情況不對,想留下來。

樂無憂局促不安,「我……」

「無憂,上去吧。景行剛才哭了,他喜歡你,麻煩你哄一哄他。」

宋雲遲都已經這麼開口了,樂無憂也不好再拒絕。

點了點頭,便答應了。

宋雲遲叫了傭人,帶她上樓,宋亦珩站在原地,沒走。

他來到陸萌身邊,一眼便看到了她手腕上的金屬手銬,眉頭不動聲色的皺了皺。

「哥,這是怎麼回事?」

「亦珩,這是我們的家務事,你不用管。」

陸萌一直在用眼神向宋亦珩求救,宋亦珩深吸一口氣,笑了笑,擋在她面前,「哥,不管怎麼樣,你都不應該銬住萌萌吧?她是個人,又不是犯人,有什麼話好好說就行了,真沒必要這樣。」

一番話,聽在宋雲遲耳中,成了變相的呵護。

怎麼,他心疼了?

看到陸萌這樣,他心疼了么?

銳利的目光,在他和陸萌臉上來回徘徊,驀地,他嗤笑一聲,「亦珩,我再說一遍,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輪不到你來管。」

宋亦珩緩緩斂去笑意,「哥,你們已經離婚了。萌萌現在是自由的,你無權這麼對她。」

萌萌萌萌。

他跟陸萌是有多熟?

有多親昵?

「我想怎麼對她,是我的事。怎麼,你心疼了?」

宋亦珩無懼的跟他對視,他咬緊牙關,垂在身側的拳頭,捏得骨節咯咯作響。

「宋雲遲,你混蛋!」

Prev Post
四大宗門和皇都院的青年武者戰成一團,這倒是屍鬼宗人樂意見到的。
Next Post
哪吒無奈,只得繼續利用風火輪閃遁。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