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龍蒼爆喝一聲,手中大棍對準地面刺去,猛烈的摩**擦令棍頭冒出了流星般的紅光。

一道棍形勁氣擴散開來,化作千丈之巨,其上盤繞九龍。

這根巨棍樹立在天地之間,是典型的大範圍攻擊,要將眾多的范浪分身橫掃一空。

所有的范浪都在此刻微微一笑,然後舉劍當空,施展出相同的劍法。

劍法·千頭萬緒! 「就算我不在本家,他也翻不出什麼花浪。」許苑澤淡淡的語氣,真的就是沒有把許家山放在眼裡。

「許家山在沒用,他也是你們許家出來的人,那骨子裡面透出來的狠絕,是不容小覷的,你還是聽我的回家看一看,兩個臭蟲湊到一起了,還是會發生一些變化的。」莫江湘真的想把這位大哥給請回去,只要他回去了,許家山的那些小動作,一下就會被識破,也就不會發生什麼危險的事情。

許苑澤眉宇壓低的凝視著莫江湘,「不相信你男人的實力?」

「沒有。」莫江湘從來就沒有不相信他的能力,只是她是經歷過前世的人,她知道會發生些什麼,也就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

許苑澤是許家最具備當家的當家的資格,頭腦聰明,做事狠絕,從來就不會給自己留下什麼後續的麻煩事,這樣優秀的男人最後被她給毀掉了。

許苑澤滿意她的回答,唇角的笑容層層疊疊加,「這麼相信你男人的能力,不錯值得表揚。」跟主人就再莫江湘的唇角淺淺的吻了一下。

莫江湘皮膚冷白瞬間就變成了粉紅,他怎麼還動起嘴來了,「我相信你,但是我不相信許家山那個陰險小人,你就抽一天時間回去許家本部看看,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莫江湘連撒嬌都用上了,就是希望這個男人回去看一看,最好就是能讓許家山那個陰損小人沒辦法出來蹦噠。

許苑澤不滿足的又在她唇角親了親,「這麼擔心許家山會對我做什麼,我把他殺了好不好,那樣你就永遠都不用擔心了。」

莫江湘黑瞳認真的看著許苑澤,這次她沒有反對許苑澤的提議,甚至還很認真的思考起來,如果沒有經歷過上輩子,那麼她或許不贊同許苑澤這個建議,但是經歷了上輩子知道了許苑澤的罪行,與其讓他害更多的人,還不如讓他去死,畢竟在許家,沒有人會在意你到底是生是死,在乎的只是誰是強者,活著你就是強者,死了那也就是你的本事不夠。

莫江湘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表情嚴肅的說著,「好,殺了他永絕後患,你現在就回去,那樣我們可以避免很多麻煩。」

許苑澤眉心微微的擰了一下,盯著莫江湘,一直都在勸自己善良多女人,一改他什麼都好好解決的性格,現在居然同意自己的意見,這讓他懷疑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不是被人調包了,

「認真的?」重複的問了她一遍。

「嗯。」莫江湘肯定的點點頭,許家山不能留,留下來就是禍害,那不如就讓他走的安安靜靜。

許苑澤嘴角笑意擴大,盯著莫江湘,寵溺的說道,「好滿足你的願望,我把他解決了。」

莫江湘在聽到許苑澤認真的語氣,心臟還是忍不住的疙瘩了一下,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決定了一個人生死,這個感覺並不太好,「許苑澤……」

「怎麼又不忍心了?」她臉上的表情絲毫都沒有逃過許苑澤的眼睛。 人的思緒何其之多,剪不斷,理還亂。

范浪所用的這一招劍法,全名為「思緒劍法」,就如千頭萬緒一般,一劍當空,萬千劍氣化作銀線。

一人就發出如此之多的劍氣,何況眾多分身一起出手!

眾多分身發出的劍氣當空匯聚,形成絲絲縷縷的洪流,逆天升空而起。

龍蒼刺出的千丈巨棍向下怒砸,引發轟隆巨響,漫天風雨雷電交織在棍影之上。

兩者的攻擊一上一下,在半空中撞擊在一起,來了個硬碰硬。

這種碰撞,沒有投機取巧的餘地,靠的完全是實力。

轟隆隆!

一聲巨響,劍氣洪流將棍影吞噬絞碎,就見棍影片片崩裂瓦解。劍氣余勢不減,繼續向上,籠罩了上方的天空。

龍蒼臉色變化,手中龍頭棍加速舞動,被迫採取了守勢。萬千劍氣絲線洶湧而來,將他籠罩進去。

那些劍氣絲線柔韌多變,無孔不入,先是將龍蒼的棍子纏住,接著將他的身體纏住。

嘎吱,嘎吱。

劍氣不斷縮緊,形成強勁的壓力。

龍蒼就好像是被一團毛線給纏繞進去,很快被劍氣絲線淹沒,外人再也看不到他。

絲線越纏越多,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銀球,當空閃耀,猶如銀色月盤。

「喝!」

一聲爆喝從銀球當中傳出,彷彿石破天驚,一人一棍突破而出,再看龍蒼的外形,比之前有了很大的變化,身材壯了一圈,龍鱗凸翹而起,彷彿一柄柄刀子,腦袋完全變成了龍頭,呼吸之間吞吐雷電。

「范浪,我們繼續!」

龍蒼髮出龍嘯,電目尋找范浪的蹤影。

人龍形態有很多種變化,龍蒼現在所掌握的是其中一種比較特殊的一種。現在的他,算是徹底拚命了。

范浪的聲音忽然在龍蒼耳邊響起:「玩的差不多了,結束吧。」

龍蒼目露凶光,立即身體迴旋,身上的鋒利龍鱗,切割出狂風般的勁氣,掃蕩四面八方。

一隻手掌突破虛空而來,神出鬼沒的印在了龍蒼的背上,這一掌看似綿軟無力,卻有著特殊的效果。

龍蒼身形劇震,體表冒出炫目的光亮,他體內的玄力竟然被強行打了出去,令他瞬間萎靡不振,連人龍形態都無法維持了。

手掌收回,消失不見。

龍蒼驚覺自己的力量少了近七成,外觀迅速蛻化為人,剛才那一掌直接打散他的力量,對他的影響實在太大了。

「怎麼會這樣?世上還有這麼神奇的武學?」龍蒼驚駭莫名。

勝負已經顯而易見。

龍蒼卻還不死心,手握著龍頭棍,仍想繼續戰鬥。

「范浪,我還能打!」龍蒼吼道。

這樣就有點太沒風度了。

「混賬東西,別丟人現眼,輸了就是輸了,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們龍家又不是輸不起。范導師剛才已經處處手下留情,你自己還不知道么?」

老族長出聲怒斥,反掌畫弧虛壓。

半空中立即撥雲見日,一股壓力籠罩下來,將龍蒼硬生生壓倒在地。

龍蒼咬咬牙,這才不甘心的低頭認輸。

半空中煙消雲散,彷彿拉開了變戲法的幕布,再看遠處的空地上,范浪負手而立,顯得雲淡風輕。

一般人根本看不透范浪的手段,連龍蒼這個當事人都被蒙在了鼓裡,只有老族長看的清清楚楚。

從一開始,范浪本人就一直站在那裡沒有動彈過,一直在用分身跟龍蒼戰鬥!

剛才出劍的,出掌的,全都是分身而已!

龍蒼跟一群分身打了半天,連范浪本人在哪都不知道,就算范浪站在地上一動不動,他都看不見。

僅用分身就把龍蒼玩弄於股掌之間,這個實力差距何等之大,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其餘的旁觀者們,看不透其中的玄機,但也見識到了范浪的實力。

「好強,這就是妖孽的實力啊!」

「他的劍法跟秘術都很厲害。」

「最後那一掌什麼來頭,竟然能將龍蒼打回原形,使他蛻化回人,這豈不是成了人龍血脈的剋星?」

「唉,還以為龍蒼能贏,沒想到差距這麼大。」

「人的名樹的影,范浪的名聲果然不是白來的。」

眾人又是唏噓,又是失望。

「龍蒼,現在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你要吸取教訓,回去之後,記得好好回味這一戰,范導師剛才有很多地方,都是在故意指點你。如果他想贏你,你連他的一招都未必擋得住。」老族長教訓道。

「是。」龍蒼低頭道。

「還不謝謝范導師的指教。」

「多謝范導師。」龍蒼轉過身,沖著范浪不情願的道謝。

范浪微微一笑,沒當回事。

隨後,一行人離開了練武場,去了另外一處地方。

這裡叫做龍祠堂,存放著一些強大的龍族屍體。

龍族雖死,餘威尚在。

一跨入這間龍祠堂,就會感覺到威壓,彷彿空氣都凝固了,寸步難行。

龍蒼介紹道:「我們家族與龍族共存,亦敵亦友。供奉在這裡的龍屍,有特殊的用處。煉化這些龍屍,配合一些特殊手段,可以改造人龍血脈,產生不同的變化。這種改變會有一定的風險,輕則破壞血脈,重則丟掉性命,但若是成功了,就可以讓人龍血脈變得更加強大!」

「貴家族對龍族的研究確實很深,這種改造人龍血脈的方法,我略知一二,曾有耳聞。」范浪道。

「你對此有沒有興趣?要是你看中了哪一具龍屍,我可以送給你。這種挑選要看緣分,若是你能跟哪一具龍屍產生共鳴,那證明最適合你。」

「不必了。」

范浪搖頭。

如此斷然拒絕,讓老族長有些意外,他還以為范浪不會錯過這麼寶貴的機會。

一般來講,只有龍氏家族內部成員,才能享受這種待遇。

老族長之所以破例,其實是看重范浪的身份與實力,想要結個善緣。

既然范浪本人都拒絕了,老族長也就沒有強求,帶著范浪在龍祠堂里轉了轉。

嗡!

嗡!

嗡!

范浪所過之處,時不時的有龍屍產生異象,或者雙眼亮起,或者響起龍吟,還有的動了動,彷彿詐屍。

種種異象,都是共鳴所引發的。

老族長臉色變得微妙起來,一般人初來乍到,能引起兩三具龍屍的共鳴就不錯了,范浪竟然能引起這麼多的共鳴,彷彿這些龍屍都在毛遂自薦,想要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像是這種情況,老族長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還是第一次見到。

「到底誰才是龍家人啊?」老族長感嘆。 儘管有這麼多龍屍「毛遂自薦」,范浪還是一概不予理睬,因為他另有打算。

眾人在龍祠堂里轉了轉,然後離開此地。

范浪覺得時機成熟了,主動說道:「我聽說龍氏家族裡有一個千年未解的謎題,對此很感興趣,不知道老族長能否讓我見識一下?」

「當然可以,你隨我來。不過事先說好,那裡有點危險,你們要按我說的做,不能輕舉妄動。」老族長痛快答應。

在老族長的帶領之下,眾人前往了那處謎題的所在之處。

傳說龍氏家族裡面有一個祖先留下來的謎題,一旦解開的話,就能得到祖先遺留下來的傳承。

這個謎題神神秘秘,至今無人能夠解開。

這才是范浪來此的目標!

那些秘籍,那些龍屍,在他看來都不算什麼,這個謎題才是重中之重。

他要親手解開這所謂的千古謎題。

老族長不知道範浪的野心,還以為對方只是想看看而已,很輕鬆的帶著范浪等人前往了謎題所在之地。

「那個謎題是一面石壁,上面雕刻了一共九十九條蛇,用眼睛去看這面石壁倒是沒關係,可一旦用意念探查,意念就會被強行吸入進去。凡是意念入內的人,都已經死了,無一倖免。我不是在危言聳聽,你們見到石壁之後,千萬別用意念探查,否則必死無疑!」

老族長一邊走一邊警告。

阿紫來自外太空,見多識廣,不屑道:「有那麼邪乎?你這麼說,我非要試試不可,倒要看看一面石壁如何殺我。」

「也不算是殺,只是意念進去之後,就再也出不來了。人沒了意念,就等於活死人,要是意念磨滅了,人也就死了。之前那些遇難者,都是這麼死的。他們的身體毫髮無損,意念卻沒了。」老族長解釋道。

「我的意念很強大,才不怕這類意念禁錮,見到石壁之後,讓我來試一試,幫你們解開那所謂的千年謎題,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這麼多年來,像你這樣想的人太多了,可一個個都死掉了,沒有一個能成功,甚至曾經有一位玄神的意念,都被困在了裡面,將他活活困死。如果你自信比玄神更厲害,可以去試一試,如果沒那個實力,最好別逞強。」

「玄神都不行?」

阿紫這才有所動容。

玄神的意念何其強大,甚至可以做到天人互感,參悟天道奧秘。連這樣的意念都被困在石壁當中,可見其中的兇險。

就算是阿紫這頭遮天魔龍,也得掂量掂量。

眾人一路來到了石壁所在地,這裡是一座大殿,有重兵把守。老族長帶人走了進去,伸手指向大殿中央,說道:「看,這就是千年謎題『龍蛇並起』。」

范浪以及阿紫雙雙望去,就見前面橫放著一面石壁,高度約有一丈,寬有七丈多,下面是雕龍石座。

石壁通體漆黑,不知道是用什麼石料雕刻而成,正面雕刻了糾纏的蛇群,按照老族長的說法,一共有九十九條蛇。在石壁的上方,刻著「龍蛇並起」四個大字。

單用肉眼去看,看不出什麼端倪,就是一面雕刻石壁而已。

老族長感嘆道:「這面石壁年代久遠,是我們龍氏家族第一代族長臨死前留下來的,他當時大限將至,還沒來得及說出這面石壁的奧秘,就撒手人寰了,給後來人留下了無數的猜想。老祖宗留下這面石壁,一定有他的用意,這裡面不知道藏著什麼。」

阿紫的思想倒是簡單粗****話道:「那還不簡單,直接將石壁打碎不就是了?」

「這怎麼能行!」老族長疾言厲色,「這可是一代族長留下來的東西,誰敢打碎?更何況,很多東西不是打碎就能得到的。一代族長要是真把什麼東西封存到了裡面,肯定沒那麼容易得到。」

「解不開謎題,又不敢打破,你們就跟石壁乾瞪眼吧。」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麼多年過去了,龍氏家族早就看開了,解不開就解不開,將這當成老祖宗的遺物即可。它本身就有足夠的價值。」

范浪在這時踏前一步,說道:「老族長,如果是一個外人解開了石壁的謎題,得到了裡面的傳承,龍氏家族會同意么?」

Prev Post
龍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內心感嘆和無奈,這,就是魔啊。
Next Post
「好了,放心我不是交代後事,我準備帶著我女兒出去浪跡天涯了,以後有空再回來看你們。」我想離開這個地方,這裡沒有值得留念的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